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九十九章不速之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九十九章不速之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今天你這口頭承諾可是有些要命。」王龍東有些擔心。

「不承諾能行嗎?你也看到了,蘭竹那娘們好像打了雞血似的逼得太緊了。」葉凡哼道。

「嗯,這娘們著實令人生厭。我當時都恨不得上前給她來一下。不過,估計背後有人在慫恿她了。這個人是誰呢?」王朝想了想說道。

「這個人職位不會低,你沒看見。就是田省長和齊省長風部長都出面了。

當時有幫著葉凡的意思,這個,相信蘭竹這個久經沙場的老記者了絕對看得出來。

不過,此女還是一意孤行,可惜了。要是當初那枚石頭給砸死了她倒來得乾淨。」王龍東有些憤然了。

「不行,砸死了那也是個麻煩事。而且,這娘們長得還挺漂亮嘛。而且,此女在省電視台很有些門臉兒。聽說在省台被稱為三姐之一。不過,我可是她的救命恩人,我倒她在後面的追蹤採訪中怎麼樣塑造我葉凡這個市委書記。」葉凡倒是笑了起來。

「那也是,恩將仇報這種事她應該做不出來。」王龍東點了點頭。

「葉書記,力度還不夠大埃」王朝轉爾說道。

「包毅來消息啦?」葉凡看了看王朝。

「包毅在省紀委也有個朋友,既然鄭滿三人關於紅谷電站的事已經查清楚了。

並且人證物證等材料都齊備了。為什麼紀剛成還不動手。就憑這些證據完全可以提請檢察院出面把柳暢先給抓起來。

是不是這傢伙也怕了,還叫什麼『黑面虎』。我看他這外號是白取了。」王朝滿臉不屑的哼聲道。

「不一定。」葉凡搖了搖頭,看了兩人一眼講道,「黑面虎頭上還有多個婆婆。

而黑面虎要看『大婆婆』蘭正這個省紀委書記的態度。估計柳西河已經通過一些渠道前幾天就跟蘭正打過招呼了。

這事,蘭正也在考著得失利害。紀剛成雖說是監察第一室主任,但也只是個副廳級的主任。

要拿下有著厚實實力的柳家的柳暢,他得看蘭書記的指示了。如果我猜測得沒錯的話,估計這事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物。

最多就是柳家花錢消災。這事不會擱在檯面上去的,當然,像鄭滿三人肯定完蛋了。他們三個只能當替罪羊的角色。」

「那豈不是便宜了柳暢這小子,而且,他們如果私下裡了結了這件事,哪咱們的『水』的問題還是解決不了。

而且,我們也咽不下這口氣。柳西河擺下了擂台。咱們就要讓他徹底服輸才行。

不然,葉書記。你的承諾一個月內怎麼樣解決。難道真的回家賣紅薯不成?」王龍東有些急了。

「賣紅薯。那是不可能的。既然蘭正想把事化解掉,而柳西河又在裝傻沒有動作。

估計今天發生的事明天或晚上就會在省電播出來。到時給柳西河看見更會堅定他跟我『玩』到底的決心。

這已經不是一個紅谷電站的問題了,而是柳西河作為萬勝集團老總跟我葉凡這個市委書記在打擂台。而籌碼就是『水』。」葉凡臉色漸顯煞氣。

「反正那天的證據我當時相助了紀剛成,不過,我當時有提出條件。這事能成的話要求證據都得搞兩份。所以,我現在手頭上還有一份。如果不行的話乾脆交給李龍算啦。到時,李龍只要打聲招呼。蘭正想化解也解不了的。」王朝陰森森一笑。

「嗯,這一點你做得很好。不過。我想,既然你是以代表紅谷寨的利益而去相助紀剛成的。

而紀剛成也曉得你手中還有同樣的一份材料。所以。這事,你乾脆直接去跟紀剛成攤牌。

先探探他的反應如何,到時,估計紀剛成為難之下只能是隱晦的點出蘭書記出來。到時,紀剛成不行,你直接跟蘭正接觸。」葉凡淡淡的哼道。

「也行,畢竟我還是公安部刑偵局一個副局長。我倒蘭正看到我是什麼嘴臉。」王朝點了點頭。

第二天早上王朝匆匆去了省城龍江市。

早上九點鐘葉凡剛進辦公室,市軍分區司令員呂林來了電話,說道:「葉書記,有件事有些奇怪?」

「奇怪,怪什麼?」葉凡問道,在轉椅子上靠了靠。

「今天早上一大早,才7點多的時候咱們省軍區副政委繆牛峰少將從省城匆匆趕到了我們同嶺市。」呂司令說道。

「繆少將,他來幹什麼?」葉凡心頭一動,問道。

「說是叫我陪他去駐紮在咱們同嶺市的響虎師團去走一趟。」呂司令講道。

「就你們倆個去,還有沒其他的同志?」葉凡問道。

「呂司令講還有一位同志,不過,他在半路上等著的。我本想問問是誰,不過也不好意思問。

等下就能見到了。葉書記,你說,繆副政委來幹什麼?人家響虎師團可是燕京軍區王牌,雖說跟省軍區都同屬於軍隊系統。

但是,人家的上級是燕京軍區,並不是咱們省軍區。本來我以為繆政委是代表省軍區下來到響虎師團去慰問。

作為地方上的軍隊工作部門,他到響虎師團慰問官兵們也純屬正常。不過,看架勢好像不是這個情況。

因為繆政委下來是兩手空空的,而且只帶了兩個隨從。一個是他秘書一個是勤務兵。

如果是去慰問肯定會來一大幫人馬的。」呂司令有些疑惑不解。

「老呂,你說說,是不是跟那天谷溪壩上發生的事有關係?」葉凡心頭一繞,有些感覺了。

「對了,莫非是唐家找來的說情人。唐楚不是聽說被響虎師團給扣押了嗎?唐雲知道找我我是不會出多大力氣的,而且響虎師團跟我們市軍分區同一個級別的,咱們也管不了他們。所以,由上頭搬人去了。不過,估計繆政委也沒多大用了。」呂林說道。

「也不一定,雖說省軍分區管不了響虎師團。但畢竟同屬於軍隊系統。

而繆牛峰同志沒準兒什麼時候搖身一變成為某集團軍首長,那不就成了響虎師團的上級首長了。

這些都是可以互通的,而且,繆政委既然能爬到現在這個位置,又是將軍。

其人在軍隊系統的底子絕對不會有多薄的。而咱們晉嶺省軍區也是屬於燕京軍區管的。

打斷了骨頭連著筋,這其中總會有些瓜瓜葛葛了。」葉凡有不同的看法。

「應該有聯繫,不然,繆政委不可能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呂林說道。

「放心,繆牛峰去也沒用。到時,沒準兒還灰頭土臉的。你要注意一點,叫你陪著去你要注意自己的定位。」葉凡慎重交待道,因為,柳月家底子就連呂林都不清楚。葉凡怕呂林無端的惹下麻煩來。

「我明白,我就是一個聯絡者跟陪客罷了。到時我不會講任何有利害關係的話的。」呂林說道。

不久,呂林又來了電話。說那個跟著繆政委一起的半路客還真是唐雲。而且,唐雲還帶來了兩車的慰問品。

那這件事就很明顯了啦,肯定是找人講情去了。畢竟,唐楚現在還在響虎師團給扣押著,沒有出來之前唐雲這飯都是咽不下的。唐雲搬慰問品去自然是為了交好齊天了。

上午10點多,齊天接到守門的彙報,說是省軍區副政委繆牛峰少將在同嶺的呂司令陪同下來了。

「來者不善嘛……」擱下電話后齊天懶洋洋的哼了一聲,因為,剛才早接到葉凡的電話了。這大概的東東都能猜到了。

不過,該有的禮數齊天還是要做到的。而且,人家帶了兩車慰問品來自然也得先孝納了。

所以,這貨帶著師班子成員到了大門口迎接去了,畢竟來的是一少將嘛。

雙方寒暄過後進了師部的會客室里。

「繆政委今天能來我們響虎師團真是蓬蓽生輝埃往年每年晉嶺省軍區都會派些同志下來慰問我們的官兵們。我們響虎師團的官兵們都很感激。這次你們來還帶來了這麼多的慰問品,這個,駐紮在晉嶺給你們添麻煩了。」齊天淡淡的掃了繆政委一眼,微笑著還要放些屁的謙虛話。

「呵呵呵,那是應該的。你們駐紮在我們晉嶺,這是國家派你們來的。

是為了保護祖國而來的,而且,剛才聽呂司令講你們還利用業餘時間為地方搞建設。

比如修路等,聽說你們還把一個軍訓場無償的給了市軍分區。

齊師長真是有心了,我代表同嶺市軍分區感謝你們對地方上的支持。」繆牛峰肯定是在打拋出話題的契機了。先是把齊老大捧得相當的高以便於後頭講情嘛。

「哪裡哪裡,能為地方建設出把小力氣是我們應該的。軍民共建嘛,再說了,同嶺市的葉書記也很重視我們響虎師團的建設。

有什麼困難他也會伸手給解決的。比如這次我們師部在同嶺建軍官家屬樓小區就得到過市軍分區以及同嶺市委的大力支持的。

軍民之情血濃於水,還分什麼彼此是不是?」齊天打著哈哈等著繆政委出牌了。

「軍隊為國防建設作出了重大貢獻,也是保家衛國的好同志……」唐雲也插了一句小捧著齊老大。

「噢,謝謝。繆政委,這位同志也是省軍區的首長吧?」齊天是明知故問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