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零一章師長算個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零一章師長算個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齊師長,山不轉水轉,河不轉路轉。響虎師團還是駐紮在同嶺市範圍內的。

而且,你們軍官家屬樓就在同嶺本市。聽說有許多軍官的家屬或親人都在同嶺工作。

有些事,方方面面還是在牽熾起來你們也算是半個同嶺人了。

既然都在同嶺,溝勾坎坎的事有時總會遇上的。有些事,沒必要做得太絕。留條後路的好。」唐雲生氣了,冷哼著,這話可是有點威脅的意思了。

「這個不勞唐書記擔心,雖說我們許多軍官的家屬以及親人都在同嶺工作。但是,溝溝坎坎的事我們自已能解決。而且,醜話講在前頭。如果有人故意的製造些溝溝坎坎的話,我齊天……」講到這裡,齊天突然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擱,哼道,「絕不答應1

「告辭1唐雲站了起來,怒視著齊天。

「年輕人,有些時候話不能講得太滿。師長又怎麼樣?還不是燕京軍區的下屬部隊。

正如唐雲同志所講的,山不轉路轉,沒準兒有一天就會轉回來的。有的時候,還是想清楚些。

唐楚的事我希望你們能恰當的處理,這件事,我會向燕京軍區的吳政委了解情況的。

如果發現某些同志會弄虛作假搞一些什麼的話,我繆牛峰絕不答應。」繆牛峰也是甩下了一段狠話,老傢伙氣呼呼的昂首轉身走了。

唐雲,自然惡毒的轉頭再次看了看齊天。而齊老大卻是回然以嘴角的微笑。

而呂林。自然是一聲不吭,有些歉意的向齊天表示了一下也跟著走了。

「混蛋!混蛋!他娘的,太囂張了,不就一個師長?算個屁1唐雲狠狠的砸了車門一下。

「稍安勿躁,就讓他暫時囂張一下。唐雲。冷靜,你一定要冷靜。這事,我會找機會跟吳政委講一聲。一個師長,也許,不久他就不是師長了。到那個時候。你要怎麼樣都行。人嘛,要給自己留條後路才行。」繆政委也是一臉臭臭的講道。

關於唐雲事件齊天馬上在電話里給葉老大樂不可支的描述了一遍下來。

「哈哈,你小子估計要倒霉了。」葉凡興哉的笑道。

「倒霉,不會吧,怎麼可能。」齊天有些鬱悶,看著葉凡問道。

「人家不是講吳什麼遠的政委是繆政委的朋友,到時人家可得盯上你了。」葉凡笑道。

「吳遠也算不了什麼。在燕京軍區裡頭排名很低。只不過一個副政委罷了,軍銜也才少將,想嚇住我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這事,如果他聽說是柳司令的女兒險些被欺負了。估計吳遠早就躲得遠遠的了。」齊天一點不擔心。

「這事,估計有好戲看。不過,你小子把人家給罵了還拿了人家兩車貨,算是收穫不淺。咱們的唐書記估計要鬱悶死了吧滴。」葉凡興哉樂神了。

「咱們師吃的是章河市公安局的,那是花的國家的錢,又不是他唐雲自個兒掏腰包。所以。這兩車慰問品咱們吃得放心,安心!該吃嘛,送上門來的東東。」齊天還洋洋自得著了。

「你心安人家可是鬱悶著了。」葉凡笑著擱下了電話。不過,不久齊天又來了電話,這貨在裡面罵道:「唐雲那傢伙簡直是老糊塗了。狗膽包天了。」

「什麼意思,難道老唐同志又幹了什麼出格的事?」葉凡是一臉的訝然。

「先前我派去保護柳月的兩個兵蛋子打來電話,說是柳月要去魚溪逛一逛。

所以他們倆個就陪著去了。嗎的,肯定是唐家派的人。故意的弄了個古董撞在柳月身上。爾後要柳月陪,而且幾個人馬上就上來拉扯著柳月往旁邊的樹林子里拽。

我的兩個兵蛋子上去本以為三下五除二就能撂倒這幾個傢伙。想不到幾個傢伙估計也練過。合擊起來傷了我們一個人。

幸好柳月拔出槍來才嚇跑了那幾個傢伙。」齊天氣憤的講道。

「看來,唐家是急了,這『碰瓷』的老套路居然用在柳月身上了。不過,這個,按理講唐雲應該還沒回家吧,這難道不是唐雲搞的?」葉凡有些疑惑。

「絕對是,不然,怎麼可能無端的出現高手。要知道,我派的兩個可都是高手。

絕對有著三段頂階實力的。他們一個叫趙源,一個叫陳厚,都是我從整個燕京軍區淘來的寶。

他們那邊雖說有五個人,但如果繼續打下去估計我那兩個手下還頂不住了。

依次推測,五個人中肯定至少有著三個是三段頂階或者有著一個四段開源階的高手。

這些人怎麼可能去玩那俗套的『碰瓷』的玩意兒,那還不掉價死了。」齊天說道。

「嗯,以唐家的家底子請幾個高手應該不難。不過,唐雲玩這個是不是太幼稚了。

這個,即便是柳月被他們抓去了,但也太明顯了。一查不就會聯想到唐家身上嗎?

這種掩耳盜鈴的騷包事唐雲這種聰明人怎麼可能去干?難道不是唐雲的手筆而是他老婆或家裡什麼人乾的。」葉凡分析道。

「這樣講來也有可能,唐雲現在估計還在路上,可能不是他親自找人乾的。

但也不能排除他先前安排好的,不過,八成不會是唐雲乾的。太明顯的事他不會笨到如此地步。

不過,也不能排除唐雲在知道了後果后鋌而走險。只要把受害者柳月給整成植物人或瘋子,這事上頭還真不好直接判下來了。

爾後唐家再請繆政委以及吳政委出面,這事,估計就能大事化小了。」齊天哼聲道。

「五個不會全跑了吧?」葉凡問道。

「趙源拚命的搬倒了一個,打斷了那傢伙的腿。我也正在趕回同嶺的路上,只要一審就清楚了。」齊天說道。

「要是包毅在就好了,倒是可以指揮市局撒下天羅地網。我看他們往哪裡逃1葉凡嘆了口氣。

「是啊老大,這寧滿用得也太不順手了。如果你現在叫寧滿去處理這事兒,估計八成會敷衍著了。真等他時黃花菜都給涼拌著了。」齊天說道。

「不會,這次寧滿會出全力。不說了,我給寧滿去個電話。咱們試試。」葉凡擱了電話馬上給寧滿去了電話。

「怪了,寧滿難道投降葉老大了,不可能吧?」齊天嘀咕了一句叫道,「開快點,老子要去抓人1

三輛軍車滿載著幾十號威風的士兵們直奔同嶺市而去。

當天下午,省博物館的楊青松副館長來得還真是及時。下午三點就帶著一些考古字畫方面的專家到了同嶺。

葉凡覺得楊副館長及時回來對於同嶺的紅谷寨來講是個天大的機會,因為,楊館長帶來的專家中有幾個是相當有名氣的。

這些人其實就是考古字畫這一塊的名人。借他們的嘴完全可以為紅谷寨子展開免費的『名嘴』宣傳。

所以,晚上的時候葉凡就在同嶺賓館招待了楊副館長一行人。

喝了幾杯酒後葉凡笑道:「楊館長,你們需要什麼幫助就直接跟市委的米月秘書長講。

她會安排一位同志專門負責給你們提供幫助。這些字刻在高達百米的石壁上,而且上及三國時的曹操,下室宋代的蘇大學者。

對於你們研究華夏古代文化以及歷史應該是有相當的幫助的。」

「這是肯定的,昨天晚上我連夜趕了回去向項學南館長彙報了你們同嶺市紅谷寨的石壁刻字後項館長也相當的重視。

馬上指示我安排這方面的具體事務。而且也下拔了一定的資金作為研究費用。

我們準備以此契機成立一個課題組。這次我們下來準備長期駐紮在紅谷寨。

不過,就是一條不大方便,這路沒有通。如果路通了有車子進去我們的儀器以及生活用品等都好解決了。

這個,全靠著馬來馱對於物資的運輸也是有限度的。」楊館長提出了自己的困難。

「是啊,講起這個我這個書記心裡有愧埃紅谷寨現在連路都沒打通,這給群眾的生產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不方便。

不過,同嶺市委市政府已經下了最大的決心。以這次財政部下來掛勾幫助為契機先把路的問題給解決了。

不過,也請楊館長等各位專家們體諒同嶺市政府的困難。這條路全面打通,即便是鋪上碎石子也需要幾千萬的大投入。

這對於我們同嶺來講也不是一個小數目。更何況,紅谷寨的問題還相當的多,不光是一條路的問題。

所以,我希望楊館長等專家領導們能理解同嶺政府的困難。在宣傳一塊上給予我們一定的支持,多方籌資先把路的問題解決了。

而且,路的問題解決了也便於你們開展科研課題的研究是不是?其實,說起路也有一點好處。

當初如果路通了的話也許紅谷寨早破壞了。不復現在這樣的天然自成,對你們來講也何嘗不是一個好的機會。」葉凡說道。

「嗯,這種情況我也遇上過不少次了。」這時,一個高鼻樑的中年男子摸了一下下巴說道。

「呵呵,陳總,你是不是心動了?」這時,楊館長笑著說道。

「這位是?」葉凡心裡一動,覺得這個陳總有些什麼苗頭,也就緊跟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