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喜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喜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清楚,不過,憑直覺,還有羅坎成同志對他的容忍。我感覺此人肯定有嬌寵的本錢。不然,就他那性格,那態度,早給坎成同志一腳給踹到啥地方去了。」齊振濤微微搖頭。

「怪了,京里好像也沒聽說過姓車的高官?」這時,齊天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換個腦子,你不要只盯著姓車的。可以從多個角度去想想,也許,這個車軍的母親是某位的女兒。所以,並不一定要找姓車的,那就是個誤區了。」齊振濤說道。

「這下子倒好,高成走了,接替他的是個更狐狸的孔端。聽說此人跟建設部那位孔大部長還有些親戚。

而羅書記又降下一個囂張的車軍,據說陳大海也是『羅天上仙』安排的?

倒是真有樂子了,黨群書記跟組織部長聯手,我葉凡還怎麼樣管帽子?

這是明擺著要奪權,我這個書記在政府一塊被孔端這個市長給頂住,而在市委這一塊又被車軍兩人攔路。這日了,看來是不給我過了。」葉凡說道。

「你用心些,你的日子是難過。不過,我想,總是有法子解決這些問題的。而且,我也相信你有這個能力和眼力勁。車軍再囂張,你葉凡還是同嶺一把手嘛。」齊振濤哼聲道。

「嘿嘿,要論囂張,誰能囂張過大哥你。聽說您老人家第一次去中組部述職就打了部里一個處級幹部,還跟一個副部長頂了頭。車軍在你面給,給你葉老大提鞋都不配,我呸1齊天乾笑開了。

「呵呵,還有更遠的。以前小葉同志在天水壩子當一個村民組長時可是就頂了我齊大炮這個南福省的常務副省長。

後來聽說省城市委書記也是被你葉老大給幹了好幾拳頭。所以嘛,不必過於擔心。

車軍,再有份量難,相信小葉同志完全可以擺平嘛1想不到齊振濤也的挪喻起葉老大了。

而最得瑟的莫過於新上任的代市長孔端同志了,風雲樓一個很大的豪華包間里坐著幾個人。

畢雲理、遲浩強、任信天、萬富才都在,這圓桌上。差不多就是孔端在同嶺市的核心班底了。四個常委全在坐,差不多佔了同嶺市常委會三成天下。

不過,坐主位的並不是孔端,而是一個俊朗,黑色披風的年輕人。這大冬天的,此人手中居然還搖著一把題有墨寶的扇子。

「孔少,好久不見了,富才敬你一杯。」萬富才一臉諂媚的拱著個身子棒著酒杯。孔少其人就是自稱龍的孔東風。這風雲樓的主子。

「嗯1孔東風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條。這聲音是從鼻腔里漏出來的。他拿起酒杯只是淺淺的來了一下。好像就是伸舌頭舔了一下罷了。

不過,萬富才這位連葉老大都不怎麼擱在眼中的同嶺市的大財神爺並沒有絲毫不悅的表情,而是滿臉堆笑著一飲而盡之後。好像很榮幸樣子輕輕的坐了下來。

「對了萬局長,你怎麼到現在還是個局長?」孔東風第二句話一出,萬富才那般厚皮的老臉也微微的紅了一下。這貨相當的尷尬。嘴裡吶吶著不曉得該怎麼樣回答。

「呵呵呵,東風,萬局長估計不久你就要叫萬副市長了。」這時,孔端一臉親和的笑道。

算起來,孔端的父親跟孔東風的父親是拜了把子的兄弟。孔東風還得叫孔端一聲哥。不過,孔東風這人眼高於頂。他才不會認父輩那邊擱下來的事。

「噢,看來,東風我要搶先賀一下萬市長了。」孔東風淡淡的笑了笑還搖了搖扇子。

只是拿起杯子伸出舌頭又舔了一下就擱下了。害得萬富才又不得不趕緊站起來拱著身子一飲而盡,這邊。還得擠出滿臉的堆笑來。

「謝謝,這事,還得靠孔市長多給提點一下了。」萬富才笑道。

「富才,你還真得抓緊些了。雖說吳用被捋了帽子,再加上走了個林月。

市裡一下子就空出兩個副市長位置來。不過,全省盯著的也不在少數。

對了,最近你跟交通局的宣明堂較上勁了。聽說新龍街改造項目上省財政廳給扣著三千萬了。怎麼又給拔了下來?

你有沒問一下萬廳長,是哪位尊神出馬擺平這事了?」孔端問道,對這事也彼為好奇。

「這事,我哥沒有說。」萬富才搖了搖頭,臉色一下子臭臭的起來了。

「唉。估計是上頭壓下來了。這事,估摸著跟他有關係了。」畢雲理嘆了口氣。這個『他』當然指的是葉凡了。

「那肯定是。米月跟他走得很近,估計都上床了吧。他不幫她誰幫她。」遲浩強譏諷道。

「米月,就是市委那個米月吧。我聽說鳳草天在我的酒樓揚言說要讓米月三個月成為他的小妾,有這事嗎?」孔東風突然插了一句。

「是有這麼回事,只是,現在鳳草天都蹲號子里了還搶什麼人?」遲浩強哼道。

「鳳草天恐怕也是給他弄進號子的吧?」孔東風說道。

「是他,就是海山煤礦礦難的事弄進去的。」遲浩強說道。

「看來,葉書記蠻有能力的嘛。我孔東風什麼時候倒真想去見識一下這位尊神。」孔東風一臉自大的笑著。

第二天早上,葉凡搶在八點前趕回了同嶺。這個時期太『非常」大家眼睛全盯著的,如果不在很會令人猜疑。

早上9點鐘,葉凡正坐辦公室批閱一些文件。這時,秘書田青進來說是新上任的車副書記在外間的小會客室里。

「噢,是車書記來了。」葉凡應了一聲走了出去。發現車軍正翹著二郎腿,一隻手拿著茶杯,眼睛在天hu板上眨巴著。

見葉凡出來,車軍居然沒有站起來的意思,只是掃了葉凡一眼,笑道:「葉書記還真不老。」

「呵呵,你也差不多嘛。」葉凡笑了笑,本想出來打聲招呼握握手,見這貨如此的囂張,連站都不站,而且,那一條右腿還在晃蕩著。

葉凡轉身就往辦公室而去,頭也沒回,嘴裡卻是說道「車書記,到裡間坐坐吧。」

「這外邊很好,就在外邊聊聊就是了。」背後傳來車軍的聲音。

這裡是老子的地盤,你倒是支使起我來了。葉凡沒理他,曉得這傢伙是想一來就給自己這個同嶺一號人物一個下馬威。

這個時候如果聽了他的話那今後就不用在同嶺混了,所以,葉老大直接進了內間的辦公室,不過,門也沒關。他倒,這貨進不進來。

田青秘書發現,車軍那微笑著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不過,車軍並沒有起身進去的意思。而是還在晃蕩著二郎腿,嘴角又掛起了冷笑,一邊喝茶一邊望著天hu板。

足足五分鐘過去了,見田秘書連續茶的意思都沒有。車軍冒火了,叭地一聲,茶杯被他重得的磕在了茶几上,哼道:「連茶都不會倒嗎?葉書記留你有什麼用?」

「對不起田副書記,茶還在燒,沒開1田青冷冷的說道,因為,他也看出苗頭來了。為了自己主子,田青也是豁出去了。

「還在燒,一壺茶要燒上十分鐘嗎?」車軍瞅了那個電熱茶壺一眼,哼道。

「哎喲,這一急給忘了按開關了。」田秘書裝著一臉的不好意思,講道。

「你繼續燒1車軍站了起來,狠狠的瞪了田青一眼,撒氣著把茶杯又重重地往茶壺上磕了一下,才走向了葉凡的內間辦公室。

「坐吧車軍同志。」葉凡面無表情,指著對面的轉椅子,一幅公事公辦的架勢。

既然今天車軍就是來比氣勢的,那就要狠狠的把他打壓下去才是。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軟,你硬他就軟,你軟他就硬。

「葉書記,我們剛來,這屆市委班子也換了幾個。我是想,能不能在明天招集各位常委們開個見面會。不然,連班子成員都不認識,怎麼開展工作?」車軍說道。

「你的要求很合理,本來我也有這個打算。只是今天太忙了一些,所以,那就定星期一早上9點吧。」葉凡說道。

車軍就提了這麼一個問題就告辭走了。

葉凡給米月打了電話,米月自然去安排了。

不一會兒,王龍東來了電話,問道:「星期一早上就見見面嗎?」

「嗯,沒有專門的議題。當然,關於年底的事也要講講了。」葉凡講道。

「聽說這次常委會是剛到的車軍提議招開的?他有沒提出什麼議題來。」王龍東問道。

「沒有,不過,此人,得注意著。」葉凡說道。

「聽說此人很囂張,會不會就在頭次會議上發難?」王龍東有些擔心。

「不用擔心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如果他敢在頭次會議上就發難,哪咱們好好的讓他曉得這同嶺是誰在當家。」葉凡冷哼道。

晚上的時候,葉凡居然意外的接到了喬遠山的電話,他只講了一句話——報國的事成了。

「成了,復職了就好?」葉凡說道,心裡也略顯得意。因為,喬報國的事完全是葉老大操作的結果。

「不是復職,他去德平了。」喬遠山說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