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三十章A組常副被人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三十章A組常副被人打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再一瞧西門東洪,葉老大差點笑出聲來。因為,在會議室里他居然還戴著一個很大的墨鏡。幾乎快把半邊臉都遮蓋住了。

老傢伙玩什麼?葉老大在心裡嘀咕了一句。而李嘯峰居然也來了,坐在最尾巴的椅子上。

見葉凡進來,他點了點頭,又呶嘴朝著西門東洪動了動。葉凡更是納悶,不曉得老李頭又玩什麼噱頭了。

葉凡再次看了看西門東洪,在鷹眼下終於發現了一點端倪。好像被人打了似的,半邊臉都浮腫著。

因為那個大墨鏡遮擋的緣故,即便葉老大有鷹眼也看不怎麼清楚。畢竟,鷹眼只能看到表象,無法透視。

「都到齊了,開會吧。」龔開河擱下手中第二千三百三十章a組常副被人打了茶杯,直接說道,他看了大家一眼,講道「同志們,今天把大家招集來,的確很匆忙。因為,這件事發生得太出乎咱們意料之外了,已經威脅到咱們a組的生存,所以,沒辦法。下邊就由西門組長給大家講一講這件事的經過。」

果然,會議室里所有同志一聽居然關乎a組存亡。一個個全都身子都坐直了,幾十雙眼睛都盯向了西門東洪,這貨一下子成了焦點人物。

「『西疆爬狸貓』這句打油詩講的就是來自天山山脈下住在伊犁河畔岳支山下的鳳氏家族的鳳四姑娘。

而鳳家經葉凡同志介紹,出現了兩個十段位高手。一位就是鳳家目前的老祖宗鳳聲香,另一位就是鳳四的師傅才東眉。

前段時間因為同嶺市海山煤礦礦難的事糾出了天木礦業集團的真正掌舵人就是鳳家。

而葉凡同志也發現了鳳家的人才,所以,利用礦難的事葉組長跟鳳家達到了協議。

他們願意讓王居和六段跟鳳雷五段加入咱們a組以交換對於鳳家企業天木礦業集團違規違法的一些事的妥善第二千三百三十章a組常副被人打了處理。

這件事是葉組長聯繫上的,而天木礦業的事也告一段落了。(最穩定,所以。我受組裡委託。陪著蘭遠金將軍以及李嘯峰將軍一起去鳳家進行正式的徵招工作。

奇怪的是她們把我們帶到了一個山谷。

裡頭有一座石頭建的房子。進到大廳后,發現廳里居然隔著一紗帳。而鳳聲香跟才東眉都分坐在紗帳兩側。

蘭遠金將軍代表軍隊向鳳家宣讀了總參要徵招王居和跟鳳雷以及鳳草天三人的正式通知后不久。

那曉得簾帳子后突然傳來一道略顯沙啞的冷笑道:你們想搞霸王搶人是不是。

我們講這是我們國家的正式徵招,凡是華夏公民。年滿18歲都有服兵役的義務。

而先前通過同嶺市委書記葉凡同志已經初步接洽了。鳳家也同意了,現在難道想出爾反爾。

想不到簾帳後面那人顯然生氣了。突然感覺簾帳一動,一道大力居然隔著簾帳向蘭遠金將軍砸去。

我一看不行了。趕緊逼出內氣一扯把蘭將軍扯了回來。不過,正想閃時,感覺臉上一陣子劇痛,整個人被一股柔性力量給砸得轉了三個圈子才穩當下來。

不過,停下來后我這臉就成這個樣子了。我也不怕丟醜了,反正都丟盡了。」西門東洪講到這裡摘下了臉上墨鏡,會議室全體同志頓時啞然。葉老大差點笑出聲來。

因為,西門東洪的雙眼絕對拉風,比熊貓還要熊貓了。腫得老高。很大的兩個黑色圈圈,都差點延伸到鼻子了。

「大家可能還不清楚,東洪同志可是一位九段第二個層次的高手。」龔開河一臉嚴肅的插了一句。

頓時。會議室里安靜得很。一個個當然都在盤算了。九段第二個層次被人家玩猴一樣隔著一層紗帳都成這個樣子了。那人功底子有多高。是有些滲人得很。

「那人應該超過十段位了。」李嘯峰說道。

「能隔空隔著紗帳,輕描淡寫的就把東洪同志打成這樣。此人。我估計應該達到11段及以上水準了。」這時,王仁磅的父親王成澤插了一句話。

「我也是這樣想的,那人應該有著11段水準。」這時,坐西門東洪上側的那個青袍白鬍子老頭說道。

「這位是東洪同志的爺爺西門津通,他的功底子比東洪同志深厚得多,十段位高手。」龔開河一臉慎重的介紹道。大家都跟西門津通打了聲招呼。

「後來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他們也曉得我們是國家軍方的,當然也有所忌憚。不過,裡頭又傳出聲音道:你們想讓我們鳳家的人蔘軍可以,首先,你們使的手段也不光彩。

這個,過去的我就不講了。不過,要鳳雷和王居和行,你們得拿出實力來。

看剛才那位姓西門的//無彈窗無廣告//功底子還湊和,九段第二個層次吧。不過,就這點實力,我宋青還看不上眼。

我給你們五天時間,你們儘管去找人來。我在這裡候著,過時不候。

能在老夫手中撐過20招,王居和讓你們帶走。能打平老夫,這二個人都給你們。能打敗老夫,鳳家人任你挑。」蘭遠金說道。

會議室里又沉默了。

良久,龔開河繃緊著臉嘆了口氣,說道:「同志們,總得拿出個辦法來。」

「他是直接向我們a組挑戰了。」西門東洪憤怒的哼聲道。

「麻痹的,乾脆派出一個師圍了他們。那人再厲害能厲害過咱們的槍炮嗎?」李嘯峰發脾氣了。

「人家不會那麼傻不啦嘰的等著,李老,這法子行不通。更何況,鳳家還有兩個十段,就是鳳四功底子也不弱,年輕一輩人中翹楚。

要是這些人僥倖逃了出去,那將給國家帶來多大的危險性。這些高人殺人你想抓住他們就難辦了。

更何況,咱們就是滅了鳳家,那華夏還有多少個鳳家這樣的大家族,人家不會產生忌憚或反抗之心了。

這一點絕對行不通。」計永遠將軍也是緊皺眉頭,講道。

「宋青是誰?你們聽說過嗎?」這時,總政過來的楊國濤中將問道。

「沒聽說過,咱們組裡沒有絲毫關於此人的信息。」分管情報工作的崔金同副組長略顯尷尬的講道。

「我不是早提過,咱們a組的情報機構是不是要改革了。鳳家這種大人物咱們居然沒絲毫的有關信息,這對國家安全形成多大的隱患?」楊國濤批評起人來了。

「站著說法不腰疼,你來分管情報試試。」崔金同反嘴了。

「同志,你這種態度可是很不好,要不得。」楊國濤言詞開始犀利了起來。

叭地一聲,桌子被李嘯峰拍了一巴掌,他哼道:「現在講這個有屁用,還是趕緊想輒把鳳家的事擺平了。這事都擺不平,咱們a組還真可以散夥了。」

「嘯峰同志,你這是什麼態度?」蘭遠金插嘴幫腔起楊國濤來。這兩個一個是總參來的,一個是總政來的,自然要相互幫襯著了。

「態度,我看李老這態度夠鮮明了。我想請問,軍方有人曉得宋青其人嗎?」葉凡冷冷的問起楊國濤來。

「這個……你們是情報機構,反倒怪起軍方來了?」楊國濤說道。

「總參可是有二部三部,這些都是情報機構。你們連個屁都不曉得,倒怪起a組來了。

a組怎麼啦,人馬少,攤子大。像宋青這種隱世的高人,有幾個曉得他們?

更何況,沒準兒人家出現時是以另一個外號或名字顯示的,咱們哪能想到此人?

現在不是問情報的時候,關鍵是把這事擺平了。要不,你們軍方派些人出馬,把鳳家給擺平行啦。」葉凡冷冷的反擊了過去,李老是他最尊敬的老人,哪個講他葉老大鐵定跟你急。

「你……你……要我們出手你們幹什麼?」楊國濤差點給噎住了。

「看到沒,還不得指望著我們出手。所以,該嗦什麼就嗦什麼,別嘰里瓜啦的盡講些不著邊際的話。」葉凡哼道。

「那你說怎麼擺平?」楊國濤逼將了過來。

「好了,大家商量吧。那人如果是11段及以上的高手。咱們組裡的現狀就是沒有11段位及以上能力的同志。

這11段跟10段區別有多大。相信在坐的心裡都有個數。估計,五個10段還難擋一個11段位。

可是這件事必須得去做,時間還限定在五天之內。如果說去少林武當求人,人家未必肯出馬管這閑事去得罪鳳家這樣的高人。

更何況,像少林武當這種大門派11段位對他們來講也是極稀罕的高手。

即便是有個把沒準兒人家根本就不在派里。」戴成出來和稀泥道。

「打不得壓不得,還真難辦了。」林棟國中將咕嚕了一句。

「剛才西門津通前輩說是為了這事可以把西門家的一種秘術,叫『天雷四象陣』拿出來合練。

不過,需要四個高手合練才行。剛才我已經跟東洪同志,李老通過氣了。

西門前輩願意算一方,王成澤同志已經突破十段位算一個。葉凡同志算一個,不過,還差一個。」龔開河講道。

「請問西門前輩,『天雷四象陣』有什麼威力?這是關乎咱們a組的大事,恕晚輩冒昧了?」葉凡略顯敬重樣子,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