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零二章葉老大的乾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零二章葉老大的乾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呵,葉書記,他是『天崗洞窟景區』負責人陳雄。『天崗洞窟景區』隸屬於『天景集團』投資的搞的,搞得很成功,收效相當的不錯。

而且,陳總以前剛畢業時學的也是考古一類。現在雖說辭職下海了但對這方面的興趣一直沒有落下過。

而且,他也是我朋友。昨天晚上一回去我就把初步拍攝到的一些圖片給陳雄看過了,他也相當的有興趣。

說句實話,我也理解同嶺市政府的困難。而且也看到了紅谷寨寨們的實際生活上的困難。

所以,也有些打算。如果玉葉庵後面石壁的字真有價值的話倒是可以向旅遊一塊發展。

而陳總就是這方面規劃的專家,如果能引起他心動,這石壁變成第二個『天崗洞窟景區』也不是沒可能。

而如果他們有這個意向的話,這路完全可以由『天景集團』跟你們同嶺市政府共同出資鋪下來。」楊館長呵呵笑道。

「太感謝你們了,只要『天景集團』真肯來,我們市委市政府一定以最優惠的政策支持你們。陳總,我代表同嶺人民感謝你了。先敬你一杯。」葉凡笑著站了起來。

「謝就不必了,不過,話要講在前頭。要『天景集團』投資關鍵還要看你們石壁上的字是否有投資的價值。

這個,藝術跟藝術生意歸生意。如果沒有投資價值首先你們就過不了我這一關。

如果能打動我的話只能講是過了第一關。畢竟。昨天我聽老楊講過了。如果要搞旅遊開發的話首先這條路就是攔路虎,沒有幾千萬拿不下來。

還有石壁上字的保護以及風景區的規劃等一系列問題,我初初的算了一下,沒有一二個億是拿不下來的。

這麼大的投資項目,光是我陳雄也不可能拍板下來。畢竟,集團公司還有高層領導,得由公司董事會來決定這麼大的項目。

當然,最關鍵點還在我們『天景集團』董事長丁同山先生身上。」陳雄並沒有賣葉凡多大的面子。儼然以一個生意人的立場講的這番話。

葉凡也不作惱,笑了笑說道:「生意歸生意,朋友歸朋友。你們今天就是遠道而來的朋友。生意不成情意在,咱們滿飲此杯,為即將帶來的合作而共賀一下。」

陳雄微一猶豫,不過,楊館長卻是呵呵笑著站起來說道:「對對對。生意成與不成沒關係,關鍵是咱們因為石壁牽線才讓大家坐在了一起。這個。是有緣份的。咱們共飲此杯。二來,我也得感謝葉書記對我們考古團的大力支持,干啦。」

一見楊館長都如此講了,陳雄跟大家也就站起來滿飲此杯了。

齊天的動作很快,在這些如狼似虎的軍官們的鐵拳之下。下午葉凡正吃飯的時候齊天正在緊張的進行拳頭審訊,不久,攻擊柳月的五個人中那個被抓的倒霉蛋子全招了出來。

「那傢伙叫什麼名字?」晚上7點多。葉凡被齊天請到了一個秘密地點,看了看那個倒霉蛋。

「吳利棟。」齊天笑道。

「另外四個呢?」葉凡問道。

「這四個人倒有些麻煩。」齊天說道。突然抽了下嘴角。

「麻煩,有啥麻煩的?」葉凡有些訝然的看了看這貨。

「據吳利棟交待。請他們攻擊柳月的那個人叫孔發生。此人在章河市也算是一名人。

當然不是很光彩的那種名人。此人專門在地下賭場放高利貸,他的利息能嚇死人,日加五。

什麼意思,今天我借給你一萬塊錢,開始時說好五分利息。不過,如果明天你不會還的話就變成了八分利息。

後天就變百一毛一了,這樣子依次類推。大部分賭徒都能按時還錢。但是,總有少部分賭徒一時湊不到錢那就掉進了孔發生設的圈套了。

而且,孔發生養了許多的『小弟』,故意拖上一段時間再來問你討錢。先前你還以為人家放過你讓你緩一緩,你一疏匆的話就中了圈套。

到那個時候不還錢斷手斷腳被打殘都有可能。有的賭徒被逼上梁山賣房賣地湊錢還貸了。」齊天說道。

「姓孔,難道跟孔家有關係?」葉凡彷彿明白了。

「我們查過了,孔發生跟風雲樓那位孔大少有親戚。算起來孔大少還得叫他一聲小叔。

當然是隔了一代那種叔侄關係,並不是講孔發生的父親跟孔正旭是親哥兄弟。

其實這傢伙年齡並不大,三十幾歲罷了。跟孔東風的年齡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人家輩份大。而且,孔發生跟孔家的關係相當的親密,雖說是隔了代的,但人家往風雲樓跑得勤。

平時吃吃喝喝的多去捧場子,自然也算是進入了孔東風的法眼之中。這世道嘛,即便是親戚也雜著利的。」齊天的挪喻著口吻笑道。

「那又怎麼樣,難道你齊大少這位晉嶺第二公子還不敢動手抓了他?一個潑皮無賴罷了。」葉凡譏諷著看了齊天一眼。

「他算個屁1齊天突然變臉,冷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麻煩的是我們已經查清楚了。孔發生估計也感覺到了危機。所以,乾脆借著『痛快』躲進了風雲樓。而且,我們懷疑,跟著吳利棟一起攻擊柳月的那些傢伙很可能跟孔發生在一起。」

「他們認為風雲樓是最安全的了,從開樓至今也沒見哪位不開眼的去折騰過。不過,今天估計他們找錯了地方拔錯了算盤。別人不敢幹的事你齊大少難道也不敢嗎?」葉凡玩味似的淡淡笑道。

「這個……」齊天微一猶豫,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本來按我的性子來講根本就不用考慮,直接衝進去抓人就是了。別說躲進風雲樓,就是躲進公安局我照樣子抓了。不過,主要是考慮到老頭子在晉嶺。如果沒有他我根本就不問你了大哥。唉,真是麻煩。老頭子呆什麼地方不好偏偏要呆這同嶺。」

「嗯,你小子還沒全糊塗掉。孔家的實力在晉嶺省撒開就是一張大網。

齊叔現在晉嶺任省長,方方面面都有可能茨底線。而齊叔來了這麼久,估計早看透了這一切。

所以,在面對孔家時也較慎重。畢竟,齊叔還想幹些實事,不想給某些麻煩纏著幹事都沒時間了。

如果你現在捅了這個馬蜂窩子,人家絕對不笨,應該能查到齊叔頭上的。

當然,我們不是怕事,而正好想反,我們是想多幹事。不過……」葉凡看了看齊天突然笑了。

「笑啥老大?」齊天一臉憨憨的問道。

「你小子估計早派人去風雲樓了吧?現在倒是來考究我的膽量了看來,咱們的齊大少還有些不信你哥我的膽子是不是?」葉凡笑著伸拳就給了這傢伙一眼,笑道,「你丫的也太屁眼了,我葉凡這拳頭連副部級都打過,一個孔家,真讓我葉凡如此的發怵嗎?」

「哈哈哈……」齊天突然大笑開了,指了指葉凡,笑道,「還是大哥厲害,居然摸准了我的脾氣。不過,你這一拳可是輕點,丫的我這小胳膊小腿兒的可是承受不了十段位高手一擊的。」

「你小子,不信試試。一撅屁股我都曉得你要拉什麼?」葉凡點了點齊天,說道,「以著你的性格,而且這事發生在柳月身上。即便明曉得有可能給齊叔帶來麻煩,但是你也必須去做了。而且,我估計你不會正大光明的去抓孔發生。採取的應該是暗抓手段吧?」

「唉,老大就是老大,居然給你說中了。」齊天嘆了口氣翻了一下白眼,一幅莫可奈何的熊樣子。

「對了,你不是懷疑那五個人中有四段位高手。這方面情況確定沒有?」葉凡轉爾問道。

「被抓的那個倒霉蛋子吳利棟功底子不高,我試過,這傢伙最多二段開源左右,不過,此人也干過不少壞事。

以前是幫那些煤老闆護礦的打手,比普通人厲害得多。這些身手都是實際的搏鬥中打出來的。

而且,據吳利棟交待說是他們五個人中最厲害的那個傢伙應該叫劉強。

不過,此人並沒有多大的名氣。只不過吳利棟曉得他的厲害,以前發生過衝突,人家一腳下來就讓吳利棟的小腿給撒裂開了。

而且,吳勝利還講。那天攻擊柳月時劉強並沒出多大力氣,好像意思有玩玩那兩個年青人的意思。

後來想不到那個女的居然有槍,劉強也是嚇了一跳。不然,早解決了那女的兩個隨身打手了。」齊天講道。

「劉強估計有著四段開源階身手。」葉凡點了點頭。

「不對了,大哥,你這話講得可是有些那個了。」齊天看了看葉凡,彷彿明白了。這貨的眼神有些怪異。

「呵呵,如果真達到四段位,倒是可以爭取一下。為國效力嘛,應該的。而且也能將功折罪是不是?是得先查查這傢伙的底子才行了。」葉凡笑道,轉爾皺了下眉頭,說道,「不過,那傢伙功底子如此的高,你派去的人馬能不能行。難道你們師團裡頭也有四段高手?」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