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零三章風雲樓被砸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零三章風雲樓被砸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四段有兩個,不過,老大,你可不能拆我的台了,小弟我求您老高抬貴手了。咱好不容易淘來的高手,真不容易埃有你們a組在,什麼人材不給你們掏空了。剩下的都是些雞角旮旯的可憐貨色。」齊天話一出馬上想到一個嚴重問題,馬上解釋道。

「你小子也真是,真把我葉凡看成a組的『黃世仁』了是不是?我再怎麼缺人也不可能去挖你的牆角是不是?再說了,我一向反對。以前老龔同志可是對我盯得緊。我不是照樣子反感這個,別看到有用的雙眼就放光彩。總不能把天下四段及以上的全一網打光吧。還讓不讓人活下去。」葉凡笑道。

「那我放心了,我相信有他們兩個在拿下劉強那是絕對的。而且,咱們還帶得有槍,不過,子彈是用橡皮子彈以免得不小心時打死了人。」齊天又翹皮了起來。

就在這貨得意之時電話響了起來,接通后齊天聽了一聲后大聲的吼道:「怎麼可能?」

又嘰哩哇啦了幾聲后這傢伙一臉臭臭的擱下了電話。一拳頭砸在了茶几上,又拔通了電話吼道:「你們馬上到風雲樓附近,以風雲樓為中心散開五里之地搜查劉強。」

「怎麼啦?」葉凡問道。

「劉強那小子居然給跑了,而且還擱倒了我六個人。氣死我了!這幫沒用的蠢蛋,十個人居然還抓不了五個。還有槍,這槍成擺設了。」齊天憤憤然罵道。

「不對了,劉強難道不止四段?不然,你們兩個四段居然對付不了一個四段。這裡頭可是有問題了。咱們馬上也趕過去,讓那小子跑掉太可惜了。」葉凡講著就站了起來往外邊跑去。

「麻痹的,難道是五段不成,怎麼可能?」一進車子齊天就嘀咕開了。

「有可能。」葉凡說道。

「如果是五段昨天怎麼還會跟我派出的兩個三段頂階相持那麼久。雖說昨天那個劉強有『玩弄』的意思,但人家五段即便是玩弄也能輕鬆搞定我的兩個手下了。」齊天有些不相信。

「他是沒想到,是『玩』過頭了,咋然間見到槍當然也有些發軟了。五段又怎麼樣。照樣子不能對付子彈的。」葉凡說道。

「是了,估計是這樣子的。奶奶個熊。想不到劉強如此的厲害。要是能特招入響虎師團那就好了。」齊天一拍膝蓋。吼了一聲。

「呵呵……」葉老大幹笑了一聲,齊天一看,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這貨耷拉下了腦袋。

曉得有葉老大在自己響虎師團絕對沒戲唱了,跟a組有啥好搶人的,這貨一想起這個自然有些肉痛得咧牙了。

「劉強多少歲了?」葉凡開始摸底查戶口了。

「我又不是管戶口的,那曉得這麼多?」齊天沒好氣的哼道。

「不說的話我可是要附帶品的。你不是還有兩個也符合條件?」葉凡淡淡一笑。

「打住,我的確是不曉得那傢伙的情況。應該三十齣頭吧。」齊天急了。趕緊叫道。

「以著劉強的腳力,就是跑的話估計現在也出五里之地了。咱們這樣子力度還是不夠。人手太少。」葉凡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不如叫武警協助?」齊天說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那邊雖說有上萬人馬,但能一次性帶出半個連來已經是違規了。再抽調人馬估計會吃一個處分。」

「你那邊不要再抽了,部隊有部隊的規矩,即便你是師長也不行。叫武警的話太顯眼了,搞得咱們同嶺風聲水起的人家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案件。也不妥當……」葉凡講著,想了想叫停車後下了車子。

這貨一個電話掛到了龔開河那裡,說道:「龔頭兒,我有緊急情況向你彙報。」

「廢話少講,講重點。」龔開河口吻很嚴肅,於是葉凡把劉強的事給講了一遍下來。要求道,「龔組,我要求你馬上給同嶺市國安局的負責人打聲招呼,要求協助響虎師團的官兵們抓捕劉強。而且,我需要劉強的詳細資料,要快。」

當然,葉凡曉得。龔開河不可能直接下命令給市國安局的玉建強局長的。估計會給晉嶺省國安廳下緊急命令。

果然,僅僅五分鐘葉凡的電話響了起來,一接通,傳來玉建強的聲音道:「葉書記,我是市國安局的玉建強。剛接到上級指示協助您抓捕劉強。您現在什麼地方,我馬上帶人過來。關於劉強的資料我們正在搜集。」

「我們去公安局,人馬散開20里之地,以風雲樓為中心輻射開去。還有,如果遇上響虎師團的官兵們你們可以配合在一起,互通消息,共同抓捕。」葉凡也沒二話,馬上下達了命令。

市國安局不可能有劉強這個普通人的資料,但是,葉凡相信,國安有國安的手段跟辦法。

果然,10分鐘后玉建強帶著幾個人到了市公安局。

寧滿卻是一臉酒氣的噴著從車上下來了,這貨臉色相當的不高興。估計是從酒桌上來的。

不過,他見葉凡已經到了,也只好上前打了聲招呼,問道:「葉書記,這麼晚了把我叫來不曉得有什麼事?」

「這事由玉局長跟你談吧。」葉凡示意玉建強。

「寧局,我們正抓捕一個嫌疑人,他叫劉強。天雲省項南市人。今年30周歲。

圓盤臉,身高一米七五。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鼻尖上有個傷疤,聽說是小時候跟人打架給別人咬掉的。

此人還沒有結婚,家裡有……以前曾經幫過多個煤礦老闆護礦。我們需要市局幹警的幫助。」玉建強說道。

寧滿打著飽嗝,噴著酒氣只好點頭了。畢竟這事涉及到國家安全,他也不敢怠慢。一時之間,警車全出動,一張天網形成,出同嶺的道路全給封鎖了,搜捕圈子進一步擴大。

十幾分鐘過去了還是沒有劉強的有關消息。

「葉書記,如果說劉強已經出了同嶺市區應該不可能。咱們市區面積也不小,而且咱們行動迅速。現在搜捕範圍擴大到了30里。各個關卡都沒有發現疑似劉強的人。我懷疑此人根本就沒有離開同嶺市區,就躲在什麼地方。」玉建強說道。

「咱們市區戶籍人口達到三十幾萬,再加上外來務工的,少說也有四十來萬人。而且面積也不小,要藏一個人那是很容易。咱們要抓到他難度相當的高。」寧滿說道。

就在這時候,寧滿電話響了起來,接通后嗯啊了一陣子後放下了電話就說道:「葉書記,有人在風雲樓鬧事,我得過去處理一下。」

「鬧事,到底怎麼回事?」葉凡一皺眉頭,問道,自然想到了會不會是齊天的兵蛋子跟風雲樓的打手們起了衝突。估計劉強跑了后齊天暗中布置的人手人家早發現了。

「剛才接到衛局電話,說是風雲樓的孔經理報警說是有一幫來路不明的人在風樓亂砸亂搶。樓里的保安出去制止時一下了被打倒了十來個。

晚上是衛局值班,所以就親自帶著人過去了。發現居然有幾個傢伙在搗亂,他們正跟風雲樓的保安們打成一團。

風雲樓大廳都給砸壞了。衛局一看馬上帶人上去要求雙方停手。倒也停手了,不過,他們講是響虎師團的人,來接他們的戰友的。

其實就是先前打砸的那伙人。本來這事衛局要求雙方到局裡來說明,衛局也好調解一下。

想不到那伙人太沖了,說是沒空什麼的馬上就要走人。而且還抓了孔經理的一個親戚以及四個朋友說走就要走。

孔經理當然不讓,叫來了幾十個朋友圍住了他們。而他們又強行要走,又打起來了。

衛局上前想制止,不過,雙方都不聽。因為他們亂來,所以衛局帶的人也上前去相助著圍著他們不讓他們走。

結果帶過去的十幾個幹警也被打了。現在打成了一團,衛局請求局裡支援,他頂不住了。」寧滿快速說道。

「我們過去看看,這不是添亂嗎?」葉凡冷哼了一聲抬腳就走,不久,車子到了現常

還真是熱鬧,風雲樓的大廳成了演武堂。幾十個打手跟十幾個幹警合擊齊天的幾個手下們。

雖說齊天的人手少,不過,這些手下可都是響虎師團的精英。本來響虎師團就是燕京軍區的精英部隊,而他們更精英中的精英。

所以,一下子就撩倒了二十來個。一個個抱腿摸手的痛苦一片,而幹警也被打趴下**個,當然,而齊天的手下估計也有幾個受傷了,現在還在混戰的也僅有三四個了。

齊天本來是帶了50個人出來的,只不過現在全參加搜捕去了。也著實抽不出人手了,不然,風雲樓估計早被砸得亂糟糟不成樣子了。

「住手,全住手,都住手!我是市公安局的寧滿。全都給我住手1寧滿拿著個擴音筒聲嘶力竭的大吼了著,而帶來的十幾個幹警也威風的沖了進來,馬上散開站在他身側身後儼然形成對壘架勢。場面還是相當的唬人的。未完待續。。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