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零四章孔大少拉風出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零四章孔大少拉風出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倒是都住手了。

不過,人馬頓時分成了二塊。風雲樓的殘兵敗將們跟響虎師團的軍兵們對峙著怒目相視。而先前衛副局帶來的幹警也全都互相扶著退到了後面。

一個半謝頂的老傢伙這個時候才從人堆里擠了出來,此人就是風雲樓的經理孔理森同志。老傢伙老遠就沖寧滿叫道:「寧局,怎麼搞的。你看看,我這大樓都快給他們這群混混給拆了。這事一定要嚴肅處理,賠償一切損失,不然,我們孔家絕不答應。」

老傢伙第一句話就抬出了孔家來,自然是提醒寧滿了要注意這樣是孔家的風雲樓。

「孔經理,別著急,先讓我把情況了解清楚再談處理的事。放心,市局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損壞的財產你們先清點一下弄個清單出來。」寧滿也有些怵這老傢伙,自然好言相說了。

「寧局長講話可是要算數。」孔經理哼道。,「你放一百二十個心,絕對讓你滿意。我們市局是幹什麼的,是維護正義的執法部門。」寧滿再次表態。

「寧局長,你還沒問明事實就胡亂的表明了態度。你這明擺著是要欺負我們這些當兵的是不是?」這時,齊天的手下,四段高手中校營長張衛成冷冷說道。

「是啊,寧局長剛才那話講得可是冠冕堂皇的。說什麼正義執法部門。既然稱為正義,自然要一碗水端平。不然,還沒了解情況就表了態,這個屁的正義。寧局長,如果你真這樣子乾的話我的這些手下可是不答應。」齊天手下的另一個四段位高手李輝額角還青腫著說道。

這傢伙估計受到過劉強的攻擊,樣子相當的狼狽。衣袖和褲管都僅剩下半截,小腿上還有血在溢著。

「你們請出示證件證明一下。」寧滿一臉嚴肅的哼道。

「出來得匆忙,我們沒帶。不過,這世上是沒有人敢冒充響虎師團的。」張衛成掃了寧滿一眼,略顯憤怒的說道。

「哼。沒有證件我只能把你們當破壞份子抓了。你看看,你們都幹了些什麼?把人家的酒樓砸得亂七八糟的居然還搶詞奪理。不用講了,全都銬起來跟我們到市局去接受調查處理。」寧滿頓時來了精神頭,示意手下拿人。

當然,寧滿這樣子干一個是做給孔家看的。二來也是要打擊一下這些傢伙。你丫的也太囂張了,見到我寧滿那口氣還如此的沖。好歹我還是市局局長。

「你們上來試試1張衛成往前跨了一大步,雙眼虎視著拿著手銬上前來的幾個幹警。幾個幹警一看,估計是被張衛成那軍人的鐵血氣勢給逼得往後不自然的退了一大步。

這些幹警都是有直覺的。像張衛成這樣的人帶給他們的直覺是煞氣逼人。似乎能聞到他身上的血腥味兒,一個個都在想這傢伙估計是殺過人。因此,一個個轉頭看著寧滿。不曉得該怎麼樣處理。

「看我幹什麼,你們是吃乾飯的是不是?給我聽著,哪個不聽話直接拿下1寧滿覺得權威被挑戰了。今天不拿下這幾個傢伙還真沒法子收場了。

而且,寧滿也估計過。發現兵蛋子那邊加上同夥有十幾個。不過,能再戰的最多剩下四個人。

因為其它的全都歪腳斜腿的坐在一些破爛的椅子上,估計都受傷了,失去了再戰能力。

自已這邊可是有著20號人馬,而且有槍,怎麼可能拿不下這群不聽話的傢伙。

這些幹警再沒猶豫,十幾個全都上去了。不過,腳步還是有些緩慢。

「哪個敢動我齊天的人?」就在這時候。齊天大吼一聲從外邊進來了。

「你是?」寧滿一愣之後立即嚴肅的問道。因為齊天沒穿軍裝。也許寧滿不認識他,抑或是故意這樣子問。

「響虎師團師長齊天,怎麼著,寧局長,要拿我的手下開刀是不是?要不咱們在這大廳擺個擂台,咱們好好的pk一下?」齊天冷煞煞的哼道,五段高手的氣勢發出。直逼寧滿而去。

轉爾,齊天看了手下一眼說道,「馬上包紮。」

隨之從外邊進來兩個提著急救藥箱的軍醫,馬上就忙碌了起來。

好大的煞氣,寧滿心裡一寒。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步。

而那十幾個幹警一見這架勢,趕緊一個個悄悄的退了回來。人家師長都到了還拿個屁的人。真惹人家火大了幹起來吃虧的肯定是自己。跟響虎師團有些好扛的。

「精彩。太精彩了1就在這時候,很清脆的拍掌聲就這樣突兀的響了起來。隨著掌聲,從門外走進來一個顯得很老道的年青人,其人頜下還留得有些鬍子。

「孔少,你終於回來了。」半謝頂的孔經理一時j動,跑著就上去,一不小心給地下的斷桌腿給絆了一下,頓時在大家面前表演了一個洒脫的狗啃泥。

哈哈哈……

瀟洒……

這個狗啃泥薄…

那是,也可以叫作豬拱屎是不是?

齊天的手下樂得哈哈大笑著某些人打趣了起來,而風雲樓的打手們只能把笑憋在心裡不敢笑,而乾脆們也差不多狀況,為了防止笑聲出來,一個個模樣都有些怪異。

「起來1孔東風覺得很丟面子,本來拍掌出場相當的有創意,而且一下子就吸來了全場的眼光他自我感覺還是相當的拉風的。想不到這剛拉風一下居然出現了來敗場子的傢伙——孔理森。

「對……對不起孔少,我沒管理好酒樓,給這群混蛋砸了……」孔經理滿臉漲得通紅,嘴裡吶吶道。

「沒用的東西,滾一邊去。」孔東風哼了一聲,看了齊天一眼,又看了看寧滿,譏諷著哼道,「寧局長,怎麼,嚇怕了是不是?師長又怎麼樣,王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更何況一個小小的師長,又不是天王老子。如果你剛才講的話不執行的話,我孔東風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

孔東風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抬手指著寧滿訓道:「你的話就跟放屁一樣?」

「孔公子,請你講話客氣點,我正在處理事情。」寧滿臉微微有些紅了,這個也太難堪了。你孔家勢大,但我的新主子車軍也不賴嘛。因此,反駁了一句。

「客氣,要我孔東風客氣的話就得拿出客氣的理由出來。對於一個講話當放屁的所謂的局長我孔東風何用客氣,那豈不是掉價!你寧局要客氣行,把你剛才下的命令執行下去。我孔東風自然會對你客氣,不然,那就是什麼,放屁不如1孔東風講話是雅俗共賞,一幅咄咄逼人架勢。

「孔公子,剛才是沒有證據我還以為這些人是什麼地方來的流浪漢。現在人家師長出面了,已經得到證實了這些是響虎師團來的。這個,我自然不能再叫幹警們把他們銬起來了。當然,要解決問題大家都得去局裡一起坐下來談談。」寧滿漲紅著臉,不得不低頭。

對方人家師長在,這個也是個不能硬來的主兒。到時搞出更大的麻煩來就沒法子收場了,那就是大問題了。寧滿敏銳的感覺到了這個矛盾的尖銳性,處理不好的話有可能丟帽子的。

所以,也顧不及面子什麼滴了。一切向『帽子』看齊,面子在帽子面前算個屁?

「看來,咱們的寧局長真要放屁了!寧局長,這裡是風雲樓。是有人在砸我孔東風的場子。你長個記性,不然,我得直接打電話給省廳的胡廳長了。再不就是政法委的……」孔東風冷笑一聲了過去。

「這個……這個……,孔公子,你先聽我解釋一下。」寧滿剛講到這裡只見孔東風把手上的扇子一輪,哼道,「我不想聽某些人在這裡放屁!這屁越放得多就越臭,別污染了我的風雲樓1

孔東風顯然是惱了,覺得寧滿太不識抬舉了。居然不想按自己的意思執行。

寧滿吶吶著看了看葉凡,不過,葉老大此刻卻是正轉頭欣賞著牆壁上的字畫。

葉老大欣賞得很專註,似乎忘記了現場正在爭辯什麼?寧滿心裡憤怒得真想衝過去踹這傢伙一腳,你丫滴也太陰了是不是?到這個節骨眼了居然在裝傻充愣著。

「什麼人在這裡狗叫,還屁呀屁的,真是臭不可聞1齊天故意的抽了抽鼻子,做出一股要掩鼻的架勢。

「你講誰是狗?」孔經理一看給主子出力的機會到了,為了消除剛才狗嘴泥的負面影響,所以往前大跨一步指著齊天的臉凶道。

而且,孔經理估計是沒控制好力度,那腿往前一伸,整個身子往前一撲,眼見那手指頭馬上就要戳到齊老大的鼻子或眼睛了。

叭地一聲。

孔經理表演了一個灑滿的空中飛人直接就撞在了來不及閃開的孔大少身上。兩有叭嚓一聲相撞過後摔倒在地滾成了一團。

「弟兄們,有人陰謀攻擊咱們的師長,給我拿了。」這時,齊天的手下張衛成大叫一聲,一個彈腿上前往孔理森身上招呼去。

「算啦,給他一點教訓就是了。」齊天貌似很大度的擺了擺手,而且還用眼角餘光掃了葉老大一眼。

只有齊天曉得,剛才孔經理那一撲其實是葉老大的飛刀支持下才造成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