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零五章葉老大在裝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零五章葉老大在裝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剛才葉老大余光中發現這老傢伙有這動作,那是毫不客氣的手在褲兜里一摸摸到一粒小黃豆就彈了出去。

因為速度太快,就是正等著葉老大出面救援的寧滿都不知情。齊天當然也沒發現黃豆,不過,他能感覺到這個跟葉老大不無關係。不然,也太湊巧了,這老傢伙不可能敢真的用手指頭戳到自己臉上的。

「沒用的東西1孔大少氣極了,根本就不管不顧馬上從地下彈了起來飛起一腳狠狠地在孔經理的腰部來了一腳。老傢伙身子在地下滑行了幾步距離才停了下來。

不過,他不敢吱聲,只不過卻是痛得眼淚直冒。掙扎著終於站了起來。

估計是怕孔少再補上一腳,所以,特別離孔東風遠了幾腳距離。當然,孔經理的幾十號手下都不敢伸手去拉老傢伙一把。一個個全都抬頭看著天花板。這個時候出去拉人那豈不是自找討打不成?此刻的孔東風就是一咬人的狗,見誰咬誰來著。

「好了,有事商量著解決就是了。沒必要鬥氣來著是不是?」就在這時候,葉老大的目光從壁上的畫上收了回來。

寧滿如聞天籟之間,馬上點頭大聲的講道,「對對,同志們,就按葉書記的指示辦。」

「什麼地方的書記,什麼玩意兒也來摻什麼和?」孔東風看都沒看葉老大一眼直接就是沒好氣的哼聲道。

「孔公子,你這是講什麼話?」市***的玉建強往前跨了一步,忍不住了說道。對於玉建強來講不鳥你孔家也沒什麼。畢竟國安部門的特殊性也決定了這個部門的工作性質是相當的。

「有錯嗎?」孔東風斜瞄了葉凡一眼還是一臉的不屑。

「呵呵,要說到『玩意兒』嘛這大冬天的拿把破扇子還真不是什麼玩意兒。以為拿把羽扇就是孔明再世了,年青人,還是實實在在點好。不是東西硬要裝東西還真不是東西了。」葉凡譏諷著笑道。

「啪啪……」

齊天鼓起掌來。笑道:「還是葉書記這話實成。葉書記是同嶺市委書記。同嶺市一把手。

如果葉書記都是『玩意兒』了那咱們這些生活工作在同嶺的手下們豈不全成了『玩意兒』了?

成玩意兒就玩意兒吧,不過,有些人哪連玩意兒都不如。以為開了個破樓就能老子天下第一啦。這世上,沒有天下第一。當『老二』還行滴。」

齊天那是陰陽怪氣,差點把孔東風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好了。齊師長,你來風雲樓幹什麼?」葉凡臉一板,很正經的問道。

「報告首長,我們來抓捕攻擊我手下的罪犯。」齊天很恭敬的一個立正,說道。

「你們抓罪犯就抓罪犯,到我們孔家的風雲樓來幹什麼?而且還打砸亂搶。真以為你們拳頭大些就能無法無天啦?這共和國是法制社會,和平社會。你們嘛,也照樣子要守法。」孔東風氣勢又上來了。

「罪犯窩藏在你們風雲樓啊,我們不來怎麼能抓到人?」齊天故意的雙手一攤。轉爾問道,「張營長,你們在這裡發現罪犯沒有?」

「葉書記也來吃夜宵啊?」這時。門道口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不是孔端還有誰。旁邊還站著遲浩強,葉凡一看就明白了。肯定是孔家搬來的救兵了。

「報道齊師長,剛才在抓捕罪犯時跑了一個,當場抓住四個。這五個人中的帶頭人叫孔發現。

經過我們核實,發現孔發現此人還是這風雲樓的東家孔東風的小叔。

難怪他們要阻攔著我們抓人而且故意搗亂,把主要人犯放跑了一個。

這風雲樓,根本就是在窩藏罪犯。而且,我們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張衛成一個立正彙報道。

「胡說,他們是來消費的,跟我們風雲樓有什麼關係?」孔東風扇子一收指著張衛成兇巴巴的問道。

「小同志,講話可是要實事求是,可不能亂加猜測什麼。」孔端瞄了張衛成一眼,馬上出嘴了。

「我的手下全都是誠實的人,不像某些同志。」齊天淡淡的哼了一聲,問道,「張營長,你繼續講。剛才在後院發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果然,聽齊天一講。葉凡鷹眼發現孔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而孔東風卻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不過,葉凡還是發現這傢伙在不經意間在連續的開合著那把扇子。看來,他的心情並不平靜。

「剛進來偵察情況時為了認清地形,我們還臨時頭拍照過。發現這風雲樓的後院根本上就是……」張衛成剛講到這裡。

孔端馬上又插話說道,「齊師長,你們既然是抓捕罪犯那就情有可原。這是你們自己的事,剛才發生的事估計是場誤會。既然跑了一個,那還是趕緊去抓回來為好。你說是不是齊師長,葉書記,你看呢?」

「這怎麼行,抓罪犯也不能破壞人家的東西是不是?這事剛才這風雲樓的東家孔東風說是要怎麼怎麼樣的賠償。我看,一定要把事先調查清楚。爾後才好磋商解決是不是?咱們不能讓商人們吃虧,要為他們主持公道。」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那是,如果真是我的手下的問題我們會照價賠償。但是,如果是風雲樓的問題我齊天也不會就此算了的。而且,逃跑的那個罪犯是因為風雲樓的打手們故意阻止而跑掉的。這責任得由風雲樓來付了。」齊天的講道。

「孔經理,我看這損失也不重,不就弄壞了幾張桌子椅子的。這個,也不值幾個錢。

這事就此算啦,還是讓齊師長帶人把罪犯抓回來才是正道。如果因此事讓罪犯跑了做出為害社會的事那咱們都將成為同嶺的罪人了。葉書記,你看這新龍街還沒有完全建設完畢,還是較亂的。要是長時間堵著人越來越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交通事故也麻煩是不是?」孔端趕緊和稀泥了。

自然,風雲樓後面的『故事』孔端是最清楚的。他是在提醒孔東風不要再『扯』下去了。

今天這個節骨眼上有響虎師團這些硬把子跟警察都在常要是端了你這窩子也完全有可能的。

「是有些麻煩,不過,事沒解決清楚又不好就此罷休了。」葉凡故意的皺緊了眉頭。其實,這貨在刁難孔東風。

「姓葉的,要怎麼解決隨你便!今天不賠償我們風雲樓,你們哪個都別想離開1想不到孔東風脾氣發了,看了葉凡一眼,冷冷的哼道。

「我也正有這個意思,既然孔東風同志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那正好了。」葉凡轉爾沖***的玉建強說道,「玉局長,據剛才的彙報說是涉及軍事以及國安安全的一夥罪犯正窩藏在這風雲樓中。

而且,正是因為風雲樓這些保安的故意為之而致使得罪犯跑了一個。

這件事既然涉及到國家安全,寧滿同志和齊師長都要配合玉局長調查處理此事。那這次事件就以玉局長為帥主持調查處理了。」

孔端一看,臉微微有些陰沉了。想不到這事還扯出國安來了,那豈不是麻煩了。

「國安又怎麼樣,我孔東風一沒作犯法的事,二沒通敵賣國。玉局長要怎麼樣調查解決請便。」孔東風不為所動,還是冷著一個面孔顯得很酷樣子。

「齊師長,剛才這位張營長說是在調查時臨時頭有抓拍一些什麼材料,請你們交給我們。還有,剛才抓獲的四個嫌疑犯也請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玉局長一臉嚴肅。

「這些交給你可以,不過,我們師里保衛科的同志會跟你們具體聯繫的。」齊天點了點頭,隱晦的看了葉凡一眼,發現這貨微微點了點頭,於是轉爾問道,「張營長,剛才你們發現了什麼,如果不涉及國家機密倒是可以當場給葉書記玉局長寧局長等領導講講。」

「報告師長,剛才我們喬裝進來抓捕破壞國家安全的犯罪份子時發現這風雲樓的後院還是一個封閉的特殊所在。

裡頭居然有著上百位的姑娘跟一批嫖客。從我們掌握的證據來看,這後院根本就是一個藏污納垢的隱性的妓院。

而五個嫌疑人也正是藏在這後院之中,而且,其中五位嫌疑人的除了跑掉的那位以外四位正抱著四個姑娘在玩跳舞遊戲。」張衛成彙報道。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你們玩的這手也太老套了。我孔東風的風雲樓開了也相當長時間了。

全市人民都曉得,我們都是合法守法的正規的經營。除了餐飲以外還兼營著歌舞廳等娛樂項目。

至於涉黃一塊,我們是絕不可能幹的。你們想誣陷也請找個好理由來,別跟我玩這些俗套的玩意兒。

我們孔家不是泥捏紙糊的。我們完全可以告你們誣衊。」孔東風一臉淡饋2還,葉凡早探測到這傢伙的氣波有些不穩當了。

「要不要我們當場把這些抓拍的錄像放一放?這個,也好證實一下我所言不虛是不是?」張營長乾笑了一聲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