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零七章收個六段跑跑腿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零七章收個六段跑跑腿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雖說沒殺過人,但你以前在幫助那些煤老闆護礦的過程中經曾傷過好幾起。

而這次你更是犯下了嚴重的罪行,攻擊打傷軍人不說。居然還挾持人質。

這些罪累加在一起,估計,這輩子你甭想從牢里出來了。我聽說你在家裡是獨子,父母親就盼著你早結婚抱孫子了。

劉強,難道你這輩子想讓父母失望落淚。」葉凡的聲音很扎人。

「事情已經發生了,我還有什麼話說。難道你葉書記會好心到幫我開脫罪名。這些,我劉強幹了。幹了就幹了,坐牢就坐牢!就是殺頭我也不會皺下眉頭的。」劉強譏諷著哼道,這傢伙還相當的硬氣。

「你是不是不服?」葉凡看了李嘯峰一眼,問道。

「當然不服,你去問問你們同嶺市公安局那些『英勇』的幹警們,隨便挑一個出來跟我過過手。不要講他們,就是響虎師團的兵蛋子們怎麼樣,還不是全一窩峰上來打群架,全是沒用的種!警察怎麼樣,軍人又怎麼樣,只懂得圍毆。一個個全沒種,沒種1劉強滿臉的鄙視。

「那是你沒碰上高手,你以為軍人都是孬種是不是?人家一拳頭就能打扁你。在這裡狗叫什麼?以為有兩下子就能天下無敵了。」蘭遠金可是有些生氣了,人家可是軍人的正牌代表。

「老頭。看你這身打扮,對了,兩顆星星加月牙兒,噢了,居然還是個中將。

中將就了不起啦,不錯不錯,來來來,咱們要不玩幾手。什麼東西,到時被打得滿地找牙時狗叫的是你1劉強脾氣被點燃了,這傢伙覺得這輩子估計得把牢底坐穿了,所以什麼也不再乎了。

那是一句話塞出去差點噎死了老蘭同志,葉凡跟李嘯峰互相看了一眼差點笑出聲來。

「我不行並不等於我們軍中沒有高手,你小子放什麼屁話!軍中有的是好手,一根指頭就能捏死你這螞蚱。」蘭遠金給氣著了。軍人脾氣上來了,也是連連爆著粗話。

其實。他先看了葉凡一眼。發現這貨裝傻沒看見似的,只能是硬著頭皮耍嘴皮子功夫了。老傢伙自然在心裡對葉老大是恨得牙痒痒的。你丫的也太餿了吧,居然眼睜睜看著不幫忙。

「那就叫個來試試,我劉強這輩子沒什麼。打從高中畢業后開始就跟著師傅到處擺地攤,吞過珠子刀劈過肚皮。這身本事是天天練出來的。不是耍嘴皮子就能耍出來的。而且,這輩子我是最討厭嘴皮子之輩,什麼玩意兒滴。」劉強譏諷著蘭遠金同志。

姓蘭的老傢伙的臉漲得有些紅了。李嘯峰知道也差不多了,太過於刺激蘭遠金的話就怕這老傢伙是老羞成怒也不大好。都是同志嘛。不能太過於傷了感情是不是?

於是,李老淡淡笑道:「劉強。你以為你真是拳頭能打天下嗎?那還真是笑話了。別的不說,如果今天你能放倒你面前的同嶺市委書記葉凡同志,我李嘯峰今天當眾作保你以前的罪行全給勾消。而且放你回家。」

「你說勾消就勾消了是不是,你以為你是什麼人是不是?國家是有法律的,別蒙我這鄉下人,老子不是蒙大的。」劉強像是吃了槍了兒似的逮誰克誰。

「呵呵,劉強,李老以前是國家防務部副部長。軍界委員會正宗的委員,雖說現在退休了,他如果說要勾消你的罪行,那還真不是講假話。不信的話你就試試?」蘭遠金在一旁笑道。

「講話算數?」劉強站了起來,雙眼盯著李嘯峰。這貨雖說不是體制中人,當然曉得這個名頭所代表的意義。

「我李嘯峰講話當然算數,只要你能把葉書記擱倒就算贏了。當場放你走,而且,你的事一筆勾消。」李嘯峰挪喻般的笑道。

「就他,我劉強一隻巴掌就能解決掉他。」劉強不屑的看了葉老大一眼。

「你算什麼東西,在老子面前人五人六的,今天老子就要讓你看看什麼叫高手1葉老大突然生氣了,一伸手往劉強招了過去,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劉強瞳孔頓時瞪得老大,馬上想擺姿勢站好馬步。不過,那股詭異的力道太強悍了。

劉強硬是被隔空扯到空中隨著葉凡的手勢在空中旋轉著,一下子轉了上百個圈子轉得劉強頭昏腦花眼前全是金圈圈那股力道才突然間消失,叭察一聲劉強被狠狠的砸在了地下,這傢伙麻木了。他坐在地下,那是獃獃的看著葉凡。

半晌,才噎出一句話道:「你……這……這難道就是師傅所講的,傳說中的內息外放。聽說……聽說要達到九段位大圓滿的高手才能逼出來。不對,師傅以前講九段大圓滿好像都沒這般厲害的,葉書記您,您難道是10段位?難道真是,真是……怎麼可能……市委書記,十段位……」

「看沒到小子,在他面前,你猶如螞蚱一般,要解決掉你,人家伸伸指頭就夠了。而且還不用碰上你這身自皮囊。隔空就能完事兒了。怎麼樣,還不趕緊拜師?」李嘯峰乾笑了一聲,突然臉一板哼道。

當一聲,劉強幹凈利落的雙膝脆了下來,舉著手銬大叫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兒劉強三拜九叩1

這傢伙一講完根本就不管葉老大同不同意,那腦袋嗑得地板都在震響。

「李老,你這是幹什麼,我可是沒說過要收他為徒的。」葉老大不滿的沖著李嘯峰嘀咕了一句。

「人家也有著五段身手嘛,收個記名弟子給你跑跑腿兒還是不粹世上,跑腿的越多你不就活得越滋潤著是不是?」李嘯峰眨巴了眼鏡一下,呶了呶嘴笑道。

「可這小子有犯罪紀錄在身,這種徒弟收來我這市委書記那豈不成了窩藏罪犯的包庇犯。不妥不妥!我可不想自個兒把帽子給捋掉了。」葉凡趕緊擺手說道。

「李老,您老不是說能幫我勾消罪嗎?這樣,我可以參軍。將功抵罪怎麼樣?你們可以派我去殺敵。殺好怎麼樣,能不能抵消罪行。」想不到劉強居然決心很大。

「不後悔?」李嘯峰一臉嚴肅,哼道。

「絕不後悔,我劉強言出如山。」劉強跪在地下說道。

「那行,葉書記。劉強同志我們軍隊特招了。當然,他身上所犯下的罪行一下子還不能全消除掉。

先讓他背在身上,以後要看他表現了。可以用立下的功勞一件件消除。

在還沒有完全消除前這記名弟子的身份就先掛著,免得連累著你成了包庇犯是不是?

當然,如果劉強今後表現特別突出,立了多件大功,那就可以消除了。

到那個時候,你再考慮收下這個記名弟子的事能不能行。我代表軍界委員會感謝你了。」李嘯峰說道。

「這個,麻煩……」葉凡故意的皺緊了眉頭。

「都是為了國家嘛,你在政府工作也是為國為民。葉凡同志,這件事就不用講了。這個,也是上級的命令。如果你不遵照執行的話我們將向晉嶺省委提出。到時候你還不得點頭是不是?而且,你也不想讓人曉得你是高手是不是?」蘭遠金跟李嘯峰在演雙簧,貌似在強逼著葉老大了。

最後,自然是葉老大勉為其難的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

出門后李嘯峰一巴掌拍在葉凡肩膀上,笑道:「你這次又立功了。不過,你感覺到他的真實境界究竟有多高?」

「功勞不功勞的就算啦,就算是我葉凡還龔頭兒對張強的照顧這個人情吧。今後別整天擺著張強的事來說三道四了。至說說這小子的境界,剛才我初步的試了一下,沒準兒已經達到五段頂階。倒是一顆好苗子,可以重點培養。一不小心就成六段位了,呵呵。」葉凡說道。

「是啊,講得好,這樣的好苗子一不小心就是六段位高手了。六段位的同志可是咱們a組的中堅力量,工作的開展全靠他們了。所以,他這記名弟子你可得重點培養一下才是。」李嘯峰狡詐的一笑。

「中,叫龔頭兒跟我講。」葉凡知道躲不開,估計這傢伙突破的事也會落自己頭上了。乾脆『光棍』著就答應了下來。

「對對對,還是小葉同志講得對,應該由開河同志跟你聊這個問題嘛1李嘯峰笑咪咪的。

這個,李老也曉得。龔開河來講,那豈不是又得欠下小葉同志的人情。人情債在該需要還的時候小葉同志完全可以張嘴嘛!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許多人都將因此睡不著覺的。

都凌晨三點半了。

「你呀你呀,被你害死了1唐雲伸指頭有些顫慄的指著老婆孔荷香,那是臉色鐵青,差點要咬牙了。

「我不也是給逼出來的,本以為把那姑娘抓來一逼,她會自動的撤訴的。到時,咱們楚兒不就出來了。想不到那幾個人都沒用,還講什麼武林高手,全是沒用的廢物。結果連『發生』也進去了。這事,你得趕緊想些輒把『發生』給撈出來。不然,我真沒法子跟叔嬸交待了。」孔荷香也是一臉菜色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