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零八章差點全栽進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零八章差點全栽進去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撈撈撈,撈個屁1唐雲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看了老婆一眼,說道,「你不曉得,現在這事越搞越嚴重了。

聽說就連國安的玉建強都親自出動了。而且其中還牽扯著軍隊,說孔發生他們幾個不但攻擊軍人,而且還涉嫌國家機密什麼的。

你以為國家機密是哪么好玩的是不是?現在不要講撈人,就是咱們恐怕都要避之不及了。

不然,國安那個部門可是進得去是出不來了。」唐雲從沒這般頹廢過,整個人半攤在了沙發里。

「那怎麼辦?」孔荷香也真急了,臉色有些烏黑的看著老公。

「怎麼辦,涼拌1唐雲雙手一攤。

「我得趕緊找哥去,叫他想想輒了。」孔荷香拿起包包就要出門。

「孔端是嗎,沒用。」唐雲哼了一聲。

「怎麼沒用,聽說***不是也是市政府下屬的工作部門?哥是市長,叫他出面講幾句總有些用是不是?」孔荷香有些疑惑,講道。

「那你去試試看,我倒他孔端會不會出面。」唐雲譏諷著說道,雖說老婆孔荷香是孔家人,也叫孔端哥。

當然不會是親哥,那是因為孔端跟建設部孔正旭那一家有關係所以才跟著叫哥的。

當然,孔荷香跟建設部那一家較親的。不過,唐雲跟孔端的關係並不是十分的好,兩人只不過因為掛著點親戚罷了。不然,還有可能成為對手也沒個準頭。

看著老婆急匆匆出門而去,唐雲的臉上掛滿了冷笑。他知道,老婆如果在孔端哪裡碰了壁后肯定會去找孔家有份量的人出面了。

當然。也不一定就是正在建設部任職的孔正旭。而孔家還有能人。比如說,孔正旭的弟弟孔正風雖說只是一個正廳級的幹部,但人家是晉嶺省審計廳的廳長。

掌管著全省審計大業。審計這個部門是很敏感的,而且也是要害部門。對於財政拔款的部門都可以進行審計。

人言說,當今的領導能抓好幾個部門就行了。比如財政部門抓住就控制了錢。而審核部門抓住就能讓自己平安無事。還有公安部門抓緊點拳頭就更大些……

第二天上午。

葉老大的辦公室倒是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省電台的三姐之一的苗竹姑娘。

「苗大記者光臨咱這小地方有啥指教啊?」葉老大看了苗竹一眼故意的挪喻道。

「怎麼,不歡迎?」苗竹看了看葉凡。

「怎麼敢呢,咱這小書記可是惹不起省電的大記者。不然,給擱上『風采』攔目成了反面教材了。」葉凡說道。

「我知道葉書記還有氣沒消,這個,那天的事我言行是有些過j了。不過,我也是為了早日促成那件事,讓紅谷寨的寨民們早日能看到水。

咱們都生活在城市中,吃的用的花的都充足。而那些老百姓們可是連用水的權利都沒得到滿足,難道這不是你葉書記應該抓緊解決的事嗎?

如果葉書記認為我苗竹講錯了,我感謝葉書記救了我苗竹。但是。一碼歸一碼。

關於水的問題。我還是會盯著葉書記的。如果葉書記一個月內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苗竹還真要把葉書記送上反面的『風采』欄目了。」想不到苗竹這女子居然如此的剛烈。而且,葉凡也有些震驚了。也著實沒想到這女子居然有為民的一面。

原先推測是有人在背後搗亂,不過,葉老大的氣波能感覺得到,苗竹講的不像是作假的。

「精彩1葉老大突然出手拍了一下掌,示意苗竹道,「既然苗記者有一顆為民的心,那這些可不能只掛在嘴皮子上。不然,就成了空口說白話了。」

「我苗竹這次幫紅谷寨的寨民們幫定了,我實在不願意見到他們再如此的生活下去了。」苗竹的頂了過來,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曉得,我一個小小的記者鬥不過你這大領導。

你能在如此年輕的年齡就坐上同嶺市委書記寶座,背後的能人肯定很多。

你完全可以去省電想辦法把我踢出去。不過,在我還能呆在省電的幾天里我還是會盯著你葉書記的。

即便是我滾蛋了,只要我有一口氣在,我還是牢牢的盯著你葉書記。」

講完后苗竹雙目閃著堅定手眼神盯著葉凡。這丫頭片子,有點牛皮糖的味兒了。

「好1葉凡叫了一聲好后,說道,「既然這樣,那有一件事正需要你的支持……」於是葉凡把省博物館一行人下來的事給講了一遍。

「行,前天回到台里給領導彙報了這件事,台里已經決定這個月我追蹤採訪和拍攝。

準備把紅谷寨的事以及相關的人物好好的宣傳一下,辦一期專欄。而那這石壁上字的事我也會順手叫他們拍下來。

一旦有價值,我會請他們大力宣傳一下。只要是能讓寨民們過上好日子的事,我苗竹會去干。

當然,葉書記你也別把我苗竹當成什麼救世祖,認為我心地很善良。其實,我只是有選擇性的干這事兒。

主要是紅谷寨的一位大娘感動了我。」苗竹想都沒想,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看來,紅谷寨的寨民們能遇上苗記者是他們的福氣了。」葉凡是真心的感嘆了一句。

「我不敢居此功,我只是起到輿論監督的一點作用。用我的微薄之力為他們辦些好事。

而真正要把這些藍圖變成現實的那是你們領導的事。而主要要落在你葉書記身上了。

這二天我也打聽過葉書記的一些經歷。才發現葉書記還真是我們風采欄目要採訪的對象。

以前葉書記在好幾個地方工作的時候都創造了奇。我很是懷疑,紅谷寨一個小小的水的問題都解決不了。

這裡頭藏著什麼嗎?抑或是葉書記以前的事都是加工出來的?」苗竹這女子的言詞還真是犀利,一句一句的逼向了葉老大。

葉凡真想把紅谷電站的事捅出來,不過,葉老大控制住了自己。他淡然一笑,說道:「快了,不用一個月,紅谷寨就能徹底解決水的問題了。

至於說以前的奇,也談不上奇,只是我葉凡應該乾的一些事兒罷了。

我並沒有把它們當成奇,說到真假,你可以去考證一下嘛。這個,到當地一問不就清楚了。

我只想告訴苗記者,真金是不怕火的。我葉凡雖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官員,但我葉凡心中裝的是咱們老百姓。」

「看來這奇還真是真的,那我很期待著葉書記能在同嶺再現『神化』。」苗竹合上了記錄本,說道,「今天是我們台里決定下來后的第一天採訪,我也不打擾葉書記了。我準備去紅谷寨看看,看看他們對石壁的考察如何。」

「需要支持的話你可以直接跟市委的米月秘書長說,我們會大力支持你們的採訪行動的。」葉凡親切的跟苗竹握了握手。

剛送走苗竹,王朝來了電話,有些憤然,說道:「紀剛成此人雖說很剛正,但是,對於大事,他太看重蘭正書記的態度了。」

「王朝,官場有官場的規矩。像這種事不能再用江湖上的眼光去解決,這個並不是快意恩仇的時代了。

鄭滿是省建設廳副廳長,而且其中還涉及到一個縣委書記加一個副處級幹部。

紀剛成不得不慎重,而且就論級別來講,要查辦鄭滿的話紀剛成這個副廳級的紀委監察室主任已經不夠看了。

他必須得去請示蘭正。而蘭正是紀剛成的引路人,打個簡單比方,你王朝不是也經常向我彙報嗎?」葉凡講道。

「那是,在我眼中,全天下只有葉哥。」王朝毫不避晦,直接說道。

「好了,別把我捧這麼高了。這種話私底下說說還行,千萬別在公開場合講出來。不過,聽你的口氣,這事八成沒辦成是不是?」葉凡問道。

「紀剛成處理不了,說是要彙報給蘭書記。後來給我逼得緊,直接就帶我去見蘭書記了。

蘭老頭看過材料后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講要跟同志們交流一下看看怎麼樣採取措施。

我當時要求蘭書記支會一下省檢察廳完全可以把柳西河的兒子柳暢給先控制起來了。

因為他是紅谷電站事件的主謀。就憑咱們掌握的證居完全可以下手了。

可是蘭書記並沒有立即點頭,只是說證據還不夠充全一些,還需要繼續調查落實核查什麼的。

看來,蘭老頭是在故意的拖了。我懷疑,蘭老頭是不是給他們講通了。」王朝有些憤慨的說道。

「呵呵呵,能『拖』最好。不過,王朝,蘭正書記是個正直的人。你不要胡亂的去猜忌。有些事,領導有領導的難處,你要體諒著。」葉凡突然笑了。

「葉哥這話我有些不明白。」王朝有些疑惑問道。

「我不需要真正的把劉暢抓起來,這樣子干對咱們事情的解決起不到促進的作用。

我只需要水,只要柳西河肯出面把這事擺平了就是了。只要能讓紅谷寨民真正得到實惠就夠了。

至於說鄭滿他們三個估計這輩子是不可能再走出紀委了。至於說劉暢,化錢消災吧。

即便是把他抓起來對咱們來講也沒什麼意義,反倒惹得柳西河狗急跳牆要跟我們死磕的話,那谷溪水的解決難度就更高了。」葉凡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