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一十一章潤物細無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一十一章潤物細無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以往審計廳的同志下來還帶著笑臉,一般來講不是切身的利害關係時他們不會逼得太緊。

而且,有的時候還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哪項東西都不可能一點貓膩都沒有的。

雞蛋裡挑骨頭的話沒問題也能審出問題來,小問題會審出大問題來。而這次太反常了,他們人馬一到,拒絕我們安排的宴請,連工作餐都不參加。

擺明了一幅公事公辦的架勢。而且,這次審計廳下來的負責人相當有份量,只是排在常務副廳長之後的第三號人物,也就是余劍生副廳長。

他親自坐陣新龍街改造項目指揮辦公室。一臉嚴肅的盯著看著。而他的手下要這要哪的,你要財政拔款的項目用度等咱們也沒話說。可是他們一來要求我們出示所有收入以及支出的詳細發票說明等。

就連自籌資金那一部分也要求跟財政拔款的同等對待,一點鬆懈的意思都沒有。

我覺得他們這次下來是動真格的了。而且,我擔心他們是不是真要『雞蛋裡挑骨頭』了。」米月略顯憤怒講道。

「挑就挑吧。」葉凡磕了下桌子。

「葉書記,不光米月那邊,我今天來也是講的這個問題。」王龍東說道。

「你哪邊又有什麼問題,難道跟審計廳下來的同志也有關係?」葉凡真有些訝然了。

「沒錯。他們居然分出了三個人到了我們章河市。要求審計我們火電項目前期投資的那一塊資金運作情況。」王龍東說道。

「二面開花,他們想幹什麼?火電項目萬事才開始,而且還在爭取階段。更何況這個根本就算不上是一個正式的規劃跟項目。只是一種鋪墊作用的前期準備而已。他們來審計什麼?莫名其妙嘛,這個,要是搞的動作太大走露了風聲傳到南方那邊不就惹麻煩了。」葉凡略顯怒氣了。

「人家說對事不對人,我覺得他們反過來了。」王龍東哼道。

「反過來那不成了對人不對事了,這個人是指誰?難道是沖著我來的?」葉凡怵然一驚。

「是有點,你看。同嶺的幹部都曉得。我跟龍東同志都是你葉書記的鐵竿手下。他們選取的項目也太奇巧了,怎麼都跟你的手下有關係。難道連玉市長那邊紅谷寨的項目他們也要插手不成?」米月哼聲道。

「難道審計廳真是沖著我來的?莫非是柳家下手了。以此來要挾咱們擱置紅谷電站的調查這件事。」葉凡自語道。

「我看是有點像,以著柳哲明的能力,支使省審計廳下來還不是張張嘴的問題。」王龍東說道。

「好像不像柳哲明的手筆。」葉凡又搖了搖頭。心裡也是十分的納悶,搞不清狀況。

晚上孔端相當的煩燥,在屋子裡鍍了幾十個圈圈后感覺累得不行了才坐了下來,晃得老婆都頭暈。

孔端思忖再三。還是拿起電話拔通了,說道:「宋書記。省里怎麼想的?怎麼先前一點消息都沒接到。姓葉的這口風還真是關得緊。居然還在會上裝傻充愣。」

「這一點你倒是錯了,省里有說過事先不露任何消息以免得弄些麻煩事出來。

你想想,一旦傳出這個消息來。全省那些夠資格的正廳級同志們哪位還坐得祝

到時搞得風聲水起折騰得省委班子都不得安寧。所以,就是葉凡也不曉得這事。

羅書記的意思是乾淨利落的把這事封閉后再快刀斬亂麻般的處理了下來。」宋子良說道。宋子良是省委副書記,晉嶺省第四號人物,排名在黨群書記朴照錢之後。

「這個還真是詭異,葉凡難道沒去要求。這怎麼可能?這世上居然有著這樣不經要求也能提拔的事?還真是邪門兒了。」孔端根本就不信。

「有沒要求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如果說都沒要求這個也講不通。估計齊振濤在其中起了關鍵作用。

今年羅書記對於風州地區很關注著。想盡輒子想把風州地區在他的任期內抓上去那是有原因的。

至於原因你就不必要知道了。而振濤同志估計也是利用了這件事,因為葉凡同志的確表現相當的搶眼。

特別是在招商引資一塊很有見地。而且,前次葉凡同志到省里分別見過田省長齊省長以及羅書記。

三位同志對於葉凡同志對於風州的一些見解和看法都相當的認同。對於他的評價也相當高的,羅書記在會上多次有漏出葉凡這個信息來。

這個才是羅書記看中葉凡要把他安排過去的原因。而振濤同志認為如果不兼個職務就怕起不到效果。

因為,怕風州的同志不配合嘛。這個,也的確正常。你想想,你同嶺市委書記跑風州來指手劃腳的,哪位同志會服氣。

所以,這事就讓葉凡先兼職著了。並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這是省里看重葉凡,把他作為副省級幹部培養的前奏曲。

當然,如果葉凡能幹好這項目工作,真的讓羅書記看在了眼中。葉凡同志作為培養幹部也有可能。

不過,介於葉凡同志跟齊的關係很鐵。我覺得這種可能性還是較小的。

齊當然會推葉的,但是,羅從現在的狀況看只是從工作出發需要葉。」宋書記很看重孔端,所以,話講得也較透明了。一些不該講的也講了。當然,其中孔正旭的關係也擺在哪裡的。

「既然要提拔為省長助理了何必還要兼著同嶺市委書記一職?專門叫他去規劃風州地區不是力度更大,效果更好?而且,也上心上力一些了。」孔端講這話是有點酸味兒的。

「羅書記其實原來的意思也是這個意思,不過,這個意思在跟齊省長談過後就改變了。

估計是齊在其中硬頂著不讓葉卸去同嶺市委書記一職了。那是因為同嶺市是齊樹起來的典型,而風州是羅即將要樹起來的典型。

羅要葉去風州幫他干,齊當然也沒辦法阻攔著。只能是同意了,而羅要求葉全部解除同嶺的事專心干風州的事,齊當然心裡不痛快著了。

而且,這個也要有個先來后道之說。畢竟葉凡先去的是同嶺而不是風州嘛!

羅雖說是省委一號,但也要兼顧著齊省長的感受。畢竟,齊省長是省里二號人物。

而且,齊的後面還有一個京城鳳家在支撐著,羅書記在這方面也得斟酌斟酌是不是?

方方面面關係很多,都得考量著。這也是一個幹部必備的素質嘛!不然,一個考慮不妥當將引起一系列的多米諾骨牌效益。

這對一個身處如此重要位置的領導幹部來講將是致命的。」宋子良淡然說道。

「那葉凡夾在其中豈不成了夾心餅乾,如果賣力幫羅書記干,估計齊會心裡長疙瘩的。如果不賣力,估計羅會舉起拍子毫不留情的拍下去。到時,就不是樂事了。看來,這個省長助理也是一個雞肋,干好乾壞都不是個事兒了。」孔端突然之間又有種興哉樂禍了起來。

「呵呵,你能琢磨出這點來很好。其實,葉凡只是表面風光,一下子手握著風州跟同嶺大權。

其實,這樣子干對你來講未嘗不是件好事。不管怎麼說,葉要相助風州,首先風州那邊的事肯定會拖著他的。

風州的蔡亮是韋伯笑省長大力舉薦上去的。葉身後雖說有個齊在撐著,但蔡亮同志未必會賣他面子。

到時辦起事來估計會多方受掣肘。風州其實成了一個泥潭,搞不好的話葉凡會陷入其中,處於兩難之境。

到時,葉凡為風州的事搞得疲憊不堪之時哪還有空管同嶺的事。到時,你孔端同志不是能大把撐控。

這對你來講又未嘗不是一個好機會。一旦葉在風州的事幹不成,而又丟了同嶺,那他這輩子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盼頭了。

到時葉黯然離開同嶺之時就是你孔端風光的時刻了。更何況,你也要清醒一點,葉凡同志的確是個有才能的人。

他到同嶺不就幾個月,人家干成了幾件大事。這些其實都是他在為你鋪路,你要好好的抓住這些機會。

潤物細無聲,你要趁著他不在時慢慢的把同嶺悄悄的全部掌握在手中。畢竟,有葉在時跟他不在時同嶺的幹部心裡想法都不會一樣的。

這些大事干成了時你孔端同志的功勞不淺嘛1宋子良笑了起來。

「這豈不成了省委一號跟省政府一號兩大巨頭搏弈,而戰場就是同嶺跟風州。

哪邊會更風光就代表著兩巨頭的風光。不曉得將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刮跑了東風。

呵呵,葉凡同志還真是苦命了,哪邊風光他都得難過。這事,還真找不出一個魚與熊掌都能撈到手的好法子了。」孔端笑了起來。

「沒錯,世人都想兩全齊美。但是,魚與熊掌都想得的事是很難發生的。

對於葉凡同志來講,只能取其一而輕另一邊。我想,從葉跟齊的關係來看,他估計會選擇齊的。

畢竟,即便是他想倒向羅來講都是不可能了。官場中的同志最討厭牆頭草了。

對葉凡來講,開弓就沒有回頭箭了。這條路,他必須要走到底了。」宋書記淡然說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