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真查出事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真查出事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沒講剋扣財政部的拔款,只是講財政沒錢什麼的。還說紅谷寨的事不能急,一時全抽走這六千萬也沒地方擱去。

其實,我打聽過了,給他挪到其它地方至少二千萬了。我跟他講這是專款專用,財政部和省里領導都盯得緊。

更何況,我們這邊說用錢就要用錢。如果給挪走了就怕到時需要時一下子挪不回來。

你知道他怎麼講,那意思好像是說,有錢支援風州去舔人家的冷屁股,難道咱們市裡挪一點用你玉春風還要說三道四的。

人家只是暫時借一下,又不是不還什麼的,真是氣死人了。」玉春風哼聲道。

「這事,明天下午市委要招開常委會。你先回來,把紅谷寨的事總結好給每個委員一份材料。

在會上我可以適當的問問這事兒。這是專款,你要借行,給指定個還款日期。

這個,市常委會要形成記錄的,不怕孔端不還。」葉凡冷冷哼道,曉得孔端那天看見自己風光無限,自然心裡發酸發醋了。

這貨搞的一些小伎量無非是想拖著紅谷寨的進度罷了。要說孔端要把紅谷寨子爛掉那應該是不可能的。畢竟,對孔端來講紅谷寨能改善,他這個市長也臉上有光彩。

不過,第二天下午的時候米月卻是一臉菜色的匆匆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怎麼啦。是不是晚上沒休息好。不早跟你講過,不要過於擔心什麼。他們要查就讓他們查吧,只要咱們行得正就是了。」葉凡從轉椅上站了起來示意米月坐拐角處的沙發上,一邊泡茶一邊安慰米月道。

「葉書記,您處分我吧。」米月臉色陰沉著,眼圈都紅了。

「怎麼回事?別急,先喝口茶,慢慢講。」葉凡心裡一驚。趕忙問道。

「葉書記把新龍街的改造任務交給了我,這是葉書記看得起我米月。可是因為我使得其中出了一些紕漏。」米月說道。

「出一點紕漏也正常嘛,這麼大的改造工程,方方面面的事肯定多。人嘛,做事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是不是?只要主體沒有什麼錯誤,出現一些小問題也純屬正常。你不要急,看看咱們能不能把這小事給解決掉。」葉凡勸道。

「是我的一個親戚。他叫米勇,是我隔代的堂弟。人在市建設局『建築管理科』任副科長。

平時米勇表現都不錯。人中規中矩的。在建設局口碑也相當的好。業務能力也相當的強。這麼多年下來也沒出過什麼事。

後來他聽說了我是負責新龍街的改造項目。所以,一直找我說是要加入我們的團隊。

開始的時候我還擔心有人講我任用親戚什麼的,所以一直沒有答應。後來回家後母親也一直嘮叨,再加上我也暗中調查過了他,覺得還行。

所以就把他從市建設局借了過來加入了改造工作組中負責建設質量管理這一攤子事務。

幾個月下來他一直表示都不錯。而且我再三有叮囑他要把牢自己的嘴,收往自己的手。

因為,質量監督很重要。而且這一攤子事油水卻是也不少。現在的包公頭看見他干這種工作的幹部都是供著的。

拉他吃喝玩樂,要女人送女人要什麼送什麼。所以我經常也盯著他的。

想不到這次審計廳的同志下來調查。查到他頭上時卻是出事了。葉書記,您處分我吧。我工作沒幹好。」米月講著講著眼圈更紅,眼眶中也有眼淚在打著轉兒了。

「別急,把事講清楚點。」葉凡盡量保持著平靜的口吻安慰道。

「就是市委跟市政府兩個大門方面出了問題。」米月說道,臉漲得通紅。

「質量出問題啦?」葉凡一驚,趕緊問道。這大門問題可是一個門面兒的問題,出質量問題那問題就大了。

到時,不要講別的,光是孔端跟車軍那兩伙人的指責就能讓葉老大抬不起頭來。

「不是質量問題,是材料問題。」米月趕緊說道。

「嗯,你繼續說。」葉凡心裡鬆了口氣。

「原本是打算兩個大門都貼紅色帶花紋理的大理石,這事我也請教過你跟孔市長,當時你們兩位領導同意。

還講紅色代表著咱們的黨和國家欣欣向榮紅遍萬這家。而且,紅色還代表著一群群的戰士們在戰爭年代留下的血汗,這些血汗匯成了那一道道奔流不息的江河,莊嚴的凝結成五星紅旗,飄在蔚藍的天空中傲世全世界。

所以,選的底色卻是深藍色大理石。因為就兩個門臉兒問題,再加上還有幾尊石頭獅子要配套。

所以我們規劃時的要求是要選取材料好,紋理好,質量好的優等品大理石材料。」米月講到這裡估計是累了,頓了一下拿起茶喝起來。

「是不是材料不是優等品而選用了次品?」葉凡猜到了個大概,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其中的差價貓膩就大了。

「沒錯,本來在規劃材料時有人就提過。說是在選購大理石的時候,要慎用紅色、棕色系列的花崗石、大理石。

如果使用,面積最好別超過40平方米。盡量不要購買『流動攤位』的大理石,因為其中很多大理石都是染色的。

這種假大理石塗料的衛生安全等方面都有問題,其實就是假貨了。」米月講到這裡葉凡說道,「如果不慎買到假貨換掉就是了,別急,有解決的辦法。」

「不是假貨。」米月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大理石的品質分為優等品、一級品以及合格品三個等級的。

咱們需要的這種材質的大理石優等品跟合格品一平方米的差價達到了1000塊。

跟一級品差價卻是僅有500塊左右一平方。而我那個混賬親戚為了錢眛了良心。用的是次優等品。

這些次優等品跟優等品從色度到硬度以及光潔度等都十分的貼近,不仔細或者是懂行的專業人士是看不出其中的關竅的。」

「不是講只有三種等級嗎?怎麼又冒出一個次優等品來了?」葉凡皺了下眉頭問道。

「其實這個是他們行業人士自己叫的,次優等品其實是無限的貼近優等品但又比一等品好一些。其中的差價一平方僅有150塊左右。」米月說道。

「兩個大門共計鋪了多少平方?」葉凡問道。

「200多平方。」米月答道。

「200平方,怪了,按一平方150塊錢算合湊一塊也不過3萬塊錢,這其中的貓膩好像也不大嘛。在上億的工程中,你親戚膽子也太小了嗎?要整就整大些,就整了那麼三萬塊錢就落馬了。是不是有些划不來。」葉凡有些疑惑著說道。

「葉書記。你別再譏諷我了,我真的無地自容了。」米月脫口而出。

「不是譏諷,米月,你想想,這其中是不是有問題?」葉凡問道,一臉的正經。

「問題,有啥問題。這事明擺著是我那親戚眛著良心了。即便是只有三萬塊也夠他坐上幾年牢了。」米月有些不理解。

「審計廳的同志怎麼態度?」葉凡問道。

「余廳長說是要嚴肅查處。而且要上報給回省里。要抓典型,要在工程質量一塊上什麼什麼的。反正講得很嚴厲了。」米月說道。

「他們找到確鑿的證據沒有?」葉凡問道。

「證據都給他們拿去了。而且。他們很有幹勁,馬上支會了大理那邊的審計人員。人家已經拿到當時證據。」米月臉色有些沮喪。

「米勇抓了沒有?」葉凡問道。

「還沒有動作?也許,還有些程序沒走完吧。」米月講道。

「呵呵,他們不是沒走完程序,而是等著咱們請他們吃飯。」葉凡突然笑了。

「吃飯……」米月念叨著這兩個字,那眼皮子突然跳了一下,吶吶道。「難道他們也想撈些好處,這個。也太明顯了吧。我看那個余副廳長講得特別的嚴厲,而且一開始來就擺著公事公辦。好像不像是在等好處。」

「越嚴厲你不是越得去跟他們『切磋』一下。」葉凡譏諷著說道。

「那這事?」米月看著葉凡。

「你把米勇叫來,我要問問他。」葉凡臉一板哼道。

「他早嚇壞了,請了假躲回家了。要不晚上我帶他來。」米月問道。

「行。」葉凡點了點頭,嘴角邊掛起了一絲冷笑。

不過,晚飯時米月來了電話。說是怎麼找也找不到米勇,米月急得快哭了。

「別急,你好生想想,米月最喜歡去或都最可能去的地方?」葉凡安慰著說道。

「他會不會想不開?」米月說道。

「好死不如賴活,這種只貪小錢的同志不是什麼硬漢,應該不會想不開。」葉凡開導著,叫上李強三人分頭去找了。二個小時后李強來了電話,說是在大橋上找到了米勇。

米勇一臉的愧色,這貨低著頭。

「就為了三萬塊錢?」葉凡先是盯著米勇,足足二分鐘過後葉凡突然以化音迷術音波攻擊了過去。

「不是1米勇搖了搖頭。

「不是是什麼?」葉凡緊追著問道。

「他們當時說只是小錢,而且發票把數量增多了根本就查不出來。」米勇說道,不過,一下子又反應過來,他愣神了一下。

「他們是誰?」葉凡問道。

「我講錯了,沒有他們。」米勇狡辯道。

「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是不是?快說,他們是誰?」葉凡以更強的音波攻擊了過去。

「馬森林。」米勇終於倒了出來。

「馬森林是誰?」米月氣呼呼的問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