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三十一章提中將怎麼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三十一章提中將怎麼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能找到四個十段位的高手,四象合力,逼出四股內息之氣。四股內息相撞下會產生人工的一種假天雷。

這種天雷其實就是一種高熱的氣爆球吧了,跟氣爆彈有點類似特徵。

用此天雷可以產生強於四人三倍的威力。如果那人是11段位高手,也許,咱們四象合力,輸贏在五五之數。

如果那人是12段位,咱們必敗無疑。」西門津通一臉凝重的講道。

「這還剩下一個十段位哪裡去找?」龔開河自語了一句,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凡,那位製藥的前輩能不能說動他出手一次。咱們a組可以傾全國之力為他找些藥材來算是回報。」

「那位前輩早遊玩去了,他又不喜歡用手機,平時都是他回來先聯繫我。哪能找得到,這個,沒指望了,另想辦法。」葉凡一臉正經,講道。心說那人就是老子自己,自己找自己找個毛玻

會議室里又沉靜了下來。

一個個都在絞盡腦汁的在搜索著,希望能擠出一個十段位高手來。

「可惜坐地老虎費青山受傷了,不然,沒準兒現在已經突破到十段位了。

華夏六尊老大的他都還沒突破十段位,另外五尊估計都沒這個能力突破。

華夏六尊是沒有希望了,而華夏四秀年輕一輩更沒指望。至於五極,這些都是傳說中的人物,咱們一個都沒見過。

而天下十大高手咱們國家也僅佔了兩個。也不清楚他們的底細,太多的不知曉了。

事事無奈,這天下事,即便是a組,也僅能知曉一小部分。」西門東洪一臉臭臭的講道。

「又下雪了,葉凡,你感覺如何?」就在這時候,想不到龔開河同志突然爆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

當然。在場的不是少將就是中將,甚至上將,哪個都是老狐狸。全聞出味道來了,這話中肯定有玄機。

而這玄機跟十段位高手還有瓜葛。龔開河同志可不是騷人,絕不會無地放矢的。所以,眼神全在葉凡跟龔開河兩位同志之間溜來回蕩著。

「這京城是北方之地,下雪純屬正常嘛,看都看膩了。有啥好感覺的。」葉凡玩太極推手了。當然不願意扯到雪家頭上了。要曉得,天通不好惹,雪紅也差不多。

到時真求辦一件事又惹出什麼風浪來就更麻煩了。更何況在雪家那武候村見到的那個神秘的小姑娘太厲害了。葉老大心有餘悸。因為,他聯想到了雪家的童子臉。

「葉凡同志,你可是a組副組長。最核心的班底成員。」龔開河給氣著了,瞪了這個不接招的傢伙一眼,逼了過去。

「呵呵,這裡有好多位副組長。更何況,在核心班底中咱年齡最小,資歷最淺,經驗最少。以後會多多向各位前輩請教的。」葉老大是越說越謙虛,李嘯峰都~~-更新首發~~差點笑出聲來。

「呵呵,年青人嘛。多幹些,姆褂瀉么Α!畢氬壞嚼シ逋蝗徊寤傲恕

「對對對,李老講得對埃所以,我決定給葉凡加加擔子。同志們,你們說我這個提議怎麼樣。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話,就以a組黨委班子集體決定形式往上上報了。」龔開河講這話時不是一臉嚴肅,居然是雙眼笑眯眯的。

「我同意龔組長提議。」戴成想都沒想直接就說道。

「嗯。我同意。」西門東洪說道,結果,全體一致通過,不過,直到現在大家也沒搞清楚龔開河要給葉凡同志加什麼擔子。只是。大家都不笨,估計跟這次鳳家的事有關係。

「我看。這天雷四象陣既然津通前輩願意給我們a組。咱們不光是用在這次跟鳳家的較量上。

各位同志都清楚,咱們a組雖說人馬現在也有五十來號了。但是,總體力量來講高端的,像九段八段的同志並不多。

所以,如果我們把四人為一組,傳授他們天雷四象陣。到時,四個五段也許可以打過一個七段。

四個八段可以攻擊一個九段。那四個九段參合在一起,打過一個十段。那無形中等於提高了我們a組的戰鬥力。」龔開河笑道。

「這想法太好了,還真有效果。只要培訓過後,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需要時就可以四個人合圍了。」林棟國同志也是直點頭。

「所以嘛,要成立一個特訓小組。所有隊員都會招集回來重新培訓。這個特訓小組組長加總教官我看葉凡同志很合適嘛。當然,為了秘密,葉凡同志可以打了藥水以另一個形象出現。」龔開河說道。

「不行不行,一個我沒時間去當這個教管。二個,我太年輕了,沒有經驗。既然這天雷四象陣是西門前輩家的,由他去指點是最好了。要是我搞不好指點方面出了岔路那可是害了同志們。不妥不妥!國家安全,不可兒戲。」葉凡那是趕緊推脫,這種爛事纏身上還了得。

「呵呵,你還要跟西門前輩合練天雷四象陣。即便是有些地方不熟悉,想必在這次的合練中也會練得差不多了。

葉凡同志,不必過於自謙。像你這個年齡,哪位同志敢講達到10段位。

你本身就是一天才,相信對天雷四象陣的領悟方面也是一點就通。這事就這麼定了。」龔開河一板子拍了下來,其它同志們全舉手表示同意。像這種只有苦差事沒有好處的活計當然沒人跟他爭了。

「這樣吧,龔頭兒,如果葉凡完成了任務也得在功勞薄上大大的記上一筆。下次隊里有提軍銜的時候,可不能把葉組長給忘了。不能光要馬兒跑得快又不給糧食是不是?」這時,李嘯峰出嘴為葉凡討要『賞錢』了。

「提中將,李老,這個,是不是太急了一些。即便是推薦上去,軍界委員會那些委員領導們還不得在背後用唾沫星子淹死我龔開河。能不能換個什麼都行。」龔開河愣了一愣,有些苦澀的講道。

「換個也行,提中將是太年輕了一些。要不這樣,葉凡同志現任同嶺市委書記,正廳級幹部。下次如果有機會就是副部了。到時,咱們a組伸伸手,額外的想些輒子相幫小葉同志一把。」李嘯峰乾笑了一聲,說道。

「李老,你不如直接把我龔開河架到火盆上烤得啦。提副部那是我龔開河敢插手的事嗎。那些委員們還不得一個個拿上槍槍斃了我。這事肯定不成。」龔開河搖頭。

「這樣不成那樣不就,開河同志,做人要厚道。」李嘯峰哼聲道,老傢伙臉都板了起來,臭臭的,旁人似乎都聞到了茅坑和屎味兒。

「算啦,有機會時軍銜的事可以考慮考慮。副部的事就不要提了,我真沒那能力。」龔開河嘆了口氣。知道今天不給個承諾,估計會在葉凡心裡長些疙瘩。更何況,李嘯峰同志的提議也很中懇,不算很過從,總得照顧著點。

「算啦李老,就不必難為龔頭兒了。我著實太年輕了,提中將和副部都不合適。不過,這總教官我是脫不了干係了。只是希望龔頭兒能答應我一點點小要求就是了。等下開完會後我直接問龔頭兒私下說說就是了。」葉凡說道。

「小要求,能不能說來聽聽?」龔開河可不笨,馬上講道。

「這是私事,不宜於大家都曉得,呵呵。」葉凡笑了笑。

「算啦,可以。能辦到的還差不多。」龔開河也不想再糾結於這件事了,轉爾,他巡了大家一眼,一臉嚴肅,講道「葉凡同志是特訓組組長,總教官。所以,這次去鳳家的事就以葉凡同志為主挂帥。初次試驗一下咱們的『天雷四象陣』的威力。」

「對對,我贊同龔組長的決定。」想不到西門東洪第一個站出來贊同了。不久,大家全舉手通過。

「龔頭兒,可人員才三個,還差一個呢?」葉凡一看這可不行了,趕緊提醒道。

「呵呵,你是這次行動的大帥。又是總教官,林組長,等下把a組人員資料全給葉組長一份,由他隨意挑眩

就是葉組長看上了我龔開河,我二話不說馬上加入。不過嘛,先給葉組長交個底子,我這身手,就八段開源之階。

如果你覺得可用的話我也不說了。」龔開河一臉淡幾聲,葉老大真想上前操這老傢伙兩拳頭。

「行,人馬由我定。到時嘛,開河同志不能缺了。給四象陣的成員們打打雜還是行的。」葉老大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噴出這句話的。

「這主意不錯。」李嘯峰在下側乾笑。

「中,我二話不說,打雜就打雜。」龔開河眉頭都沒皺一下,答應了下來。葉老大還有什麼話說,後面,自然,散會了。

不過,葉凡是直奔龔開河辦公室而去。

「有什麼事直說吧葉大帥,這五天之內我是你的兵了。」龔開河直接問道。

「那好,你自己認可的。既然是你的兵,那我就直接下命令了。」葉凡一臉莊重,講道。

「葉大帥請說。」龔開河還真像那碼子事,也是一臉的正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