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來了一拔又一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來了一拔又一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關係,只要石壁上的字能吸引住他們。相信一條路難不倒隊們,最多就是多投上一二千萬罷了。

相信丁董能看到其中所蘊含的利潤的。當然,咱們也得趕緊行動起來。

把紅谷寨能展示的都展示給他們。我覺得那信玉葉庵就相當的不錯,好像也有著二三百年的歷史了吧。

跟石壁上的字一結合起來倒是一個不錯的風景點了。還有咱們谷溪的水完全可以截流,比如搞遊艇項目,溪兩邊觀光。

還有,好像上游不遠處的水流落差相當的大,能不能漂流也可以考察。

這些,你有沒準備一下,到時考察團一到你都要盡情的展露出來?」葉凡問道。

「這些我都準備好了,的確是可以考慮的事。」玉春風點了點頭,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直說就是了,是不是又是水的問題?」葉凡收斂了笑。

「嗯,三叔公馬校長他們一聽說天景的考察團要來。一個個全興奮開了,所以,不小心又問到了水的問題。

唉,這個,如果暫時解決不掉就是臨時頭叫他們開閘考察團那天來的時候能把水放出來也好。

不然,如果水不能解決,哪還有什麼漂流項目,更別說搞遊艇了。這點水自己喝還不夠,更何況,要搞一個景區。

沒有水不可能幹成。到時大批的遊客到了就是吃飯都成問題。就更別說說其它的了。

就怕沒水問題倒真成了紅谷寨景區規劃的大攔路虎。」玉春風說出了實際困難。

「放心,後天肯定有水。」葉凡冷冷的哼道,心裡有些毛燥了起來,打定算盤,如果後天柳家還不來『合計』一下的話那就得下重手了。實在不行再施展一次彈指神功把新裝的閘門給再斷一次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轉爾,葉凡打了電話給米月,把下午的常委會提到早上10點半開了。

玉春風剛走,居然來了一個相當意外的客人——省安監局常務副局長唐意雄同志。

安監局全稱即為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安監局是政府的職能部門。列入直屬機構序列。主管安全生產和相關的政策法規工作。安監局具有行政權和執法權。

對於同嶺這個煤炭礦產大市來講安監局的同志來就得熱情著了,不然的話人家隨便搗鼓一下要求你停產整頓什麼的那就是『傷』不起的。

雙方寒暄過後坐了下來。

「唐局長這次下來是隨便走走還是有什麼意向?我們同嶺歡迎唐局長下來指導工作或作客1因為事先並沒有得到有關省安監局要下來檢查工作的通知,所以,葉凡笑著問道。

「沒什麼目的,就是帶了幾位同志下來隨便的走走。最近受趙局長委託到全省各地隨便走走。

順道也看看各地安全生產情況怎麼樣?畢竟,年剛過去,就怕某些地方或某些同志會因為過年而鬆懈下來。

忽視了安全生產工作從而倒致事故的發生。防患於未然嘛1唐意雄打著官腔說道。

「那是。唐局長需要去什麼地方看看的話我安排相關的同志陪你一起去。」葉凡笑道,不過。心裡有些嘀咕。

這唐意雄要走巡的話也是跟孔端聯繫。跑自己這兒來唱的又是哪一齣戲?

「倒還沒決定下來,先住下來明天再說了。不過,最近很難得回家一趟,想回家一趟再說了。」唐意雄說道。

「噢,唐局長的家難道也在同嶺?」葉凡問道。

「嗯,我是土生土長的同嶺章河人。講起來你們章河市的唐雲還得叫我一聲哥的。」唐意雄呵呵笑開了,葉凡心裡一動。有點琢磨出些味兒來了。沒準兒這貨來又是為了唐雲的事了,難怪這傢伙會到自己這兒來走走。

「唐書記是你弟弟。真是沒想到啊?」葉凡也是不露聲色的跟著笑道。等著這傢伙拋出唐雲來了。

「唉,講起來心裡也有愧埃」唐意雄嘆了口氣。皺了下眉頭,喝了口茶,擱下茶杯后嘆道,「我是土生土長的章河市人,可是因為工作太忙事太多,倒是極少回家。

這次本來是沒空回來的,只不過家裡發生了一點事,就是我那侄兒唐楚的事。

聽說唐楚還在醫院躺著的,畢竟是我侄兒,總得回來看看。不過,聽說風雲樓又發生了另一件事,而且還跟我們唐家有關係。

就連我那弟媳孔荷香也給你們市國安局叫去問過話了。這都什麼事嘛是不是葉書記?一個規規矩矩的女流之輩還能跟國家安全扯上關係?」

「這個,涉及國家安全的事我也不好講什麼。唐局長要問詢的話可以直接找市國安局的玉建強局長。」葉凡說道。

「聽當時在風雲樓玉局長說是這件事是葉書記指示的,葉書記,你看。這種小事,而且,也不可能跟國家安全掛勾是不是?

有些事,其實,也沒必要一直扯著是不是?」唐意雄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剛才回來時居然碰上了審計廳的余廳長,他一直拉我,說是中午請我吃飯什麼。

我當時覺得很奇怪了,他們下來是開展工作的,按理講這東道主你們同嶺這邊應該會招待他們的是不是?

飯菜怎麼樣倒是其次了,只要能吃飽就是了。因為他跟我平時關係還不錯,所以我也就隨口問了一句。

想不到他講這次下來不允許跟同嶺這邊沾上什麼關係。要開展工作什麼。

我就說了,工作要干這飯還是要吃的嘛,不能說光干工作連飯都不管了。工作歸工作吃飯歸吃飯是不是?」

「那是。」葉凡點了點頭,講道,「這個,當時我們同嶺有安排的。只不過給審計廳的同志拒絕了,這事,我也沒想清楚。不過,既然他們堅持著自己管飯,我們也不好硬拉是不是?以後回去千萬別講我們同嶺的同志連飯都不管就是了。」

「老余就是這麼一個人,你到哪裡去公事公辦都行嘛,幹嘛到同嶺來還真要公事公辦了。這審計審計還不是關鍵看領導。何必如此是不是?」唐意雄說道。

「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明白了,咱們同嶺跟全省其它區市一樣的嘛。余廳長在其它地方公事公辦,到咱們同嶺來公事公辦也是無可厚非是不是?

我們也不好說三道四的,畢竟,這是他們的工作,我們不但不能說三道四,而且還要大力支持著。

我已經跟下邊的同志們講過了,要支持審計工作。審計工作關係著共和國同志們辦事工作的作風工作態度以及有些規矩的問題嘛。

公平的審計是必須的,也是必要的。」葉凡打著官腔,跟唐意雄玩作迷藏了。

「不一樣。」想不到唐意雄想都沒想直接就搖了搖頭。

「噢?」葉凡裝著一臉愕然看著唐意雄。

「葉書記恐怕還不曉得,這同嶺可是個出人才出名人的地方。這省審計廳的一把手也是咱們同嶺人。你說說,我那朋友余廳長下來這裡折騰什麼是不是?差不多就是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嘛。」唐意雄笑道。

葉凡一聽明白了,唐意雄肯定是來為唐雲家講情的。而唐雲的老婆叫孔荷香,是孔家人。而審計廳廳長居然是同嶺人,那沒準兒也姓孔了。

於是裝得有些意外樣子問道:「同嶺人?我還真不曉得這事了,失禮失禮了。作為同嶺的父母官,居然不曉得咱們同嶺的名人,真是失禮了。」

「審計廳的老孔是土生土長的同嶺人嘛,要不我給老孔講一聲,叫他把余廳長叫回去就是了。別在這裡瞎折騰了是不是?」唐意雄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千萬別,人家是下來干工作的,叫他們回去那成什麼了?再說了,咱們行得正坐得端的,他們要調查就查吧。」葉凡微微擺了擺手說道。

唐意雄明白,葉凡這意思不是反對審計廳的同志回去。而是隱晦的拒絕了為唐家講情的意思。

瞬間,唐意雄的臉色一愣之後嘴角抽了抽,估計是覺得太沒面子了。老傢伙那臉色微微有點陰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呵呵,葉書記既然什麼都端正的話那還真不怕他們查了。那就查吧,讓他們狠狠的折騰。」

唐意雄這話可是帶有些撒氣和威脅的意思了,葉凡看了他一眼,也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是啊,人家要折騰就折騰吧。都是為了工作嘛,這個,我理解他們。」

「好了,聽說你還要開會,我就不打擾了。這個,明天早上你叫市安監局的負責同志陪我一起去章河那邊走走吧。反正是回家,隨道著去看看安全生產一塊抓得怎麼樣?既然都回來了,總得去看看。」唐意雄告辭了。

「這是應該的,是唐局長的工作嘛,我會支會一下市安監的同志們的。」葉凡淡然回應著,鷹眼餘光發現,老傢伙一轉身之後那臉色馬上變得鐵青。

老傢伙,你不痛快老子心裡比你還不痛快。於是打了電話給王朝,交待了一些事。

開會前20分鐘,葉凡正在思忖著會上可能發生的一些事。

這時,秘書小田進來說是孔市長來了。

葉凡出門來在小會客廳里招呼孔端坐下。心說今天難道是『接待日』,這『客人』是來了一拔又拔,倒是怪哉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