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過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過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那天在風雲樓發生的事你也看見了。這個,這幾天國安局的玉局長可是折騰得有些過了。」想不到孔端頭句話就是埋怨這個了。

「過了,這個我不怎麼清楚。那是人家國安局的事,我是不會過問人家的工作的。不過,對了,國安局還是市政府直屬的職能部門吧。這事,如果你覺得玉局長在折騰的話你可以直接問玉建強同志嘛。」葉凡說道。

「葉書記,你我都清楚。國安局是個什麼樣的機構誰都明白。表面上看是他們跟公安機關也是差不多的,但人家乾的不一樣。

表面上看是市政府的直屬職能部門,實際上我孔端哪管得了他。而且連問都不能問,問了就有干涉國家安全的嫌疑了。」孔端有些惱火的講道,估計是早跟玉建強接觸過了,應該是玉建強沒賣他面子。

「你是市政府的領導,對於下屬機構,只要不是涉及機密的事問問也何妨。再說了,你既然知道這是涉及國家安全不能問,呵呵,我跟你不一樣嘛,也是不能問是不是?」葉凡笑道。

「可是玉局長說這次風雲樓事件的事是你指示,而他只是協助你開展工作的。」孔端略顯得有些急了,口吻也重了不少。

「孔市長,你說說看。既然市國安局是市政府直屬的職能機構。就連市政府都是在黨的領導下開展工作的。

建強同志講國安局是在我的指示下開展工作的也正常是不是?如果講是在你孔市長的指導下開展工作的也行。因為他們是你的下屬機構嘛!

但實際上難道你還不清楚,咱們哪能指導他們。掛個名罷了,他們要怎麼樣我們全不能過問。

這個,也是紀律是不是?」葉凡這一頓狡辯下來,孔端差點要抓狂了。

「可是玉局長講這次的事件是協助你開展工作的,說明這次的事件葉書記你才是主要的負責人是不是?我們不講整個機構,就講這次的事件就是了。」孔端有些火了。

「孔市長,你是在質問我是不是?」葉凡臉一板。哼道。

「質問,這個我孔端沒那資格。我只是想跟葉書記打個商量,某些事,希望不要一直糾著不放。

最近唐雲人都瘦了一大圈,連兒子的面都見不到。這事,不管怎麼講,他跟我還是有點親戚的。而且也是你的下屬幹部是不是?

這個葉書記你也清楚我們倆的關係。所以,我希望市國安局能不能早點結束這種無聊的掣肘。

一直瞎折騰著還要不要人家工作下去?」孔端是真上火了。

「這話。你跟玉局長講就是了。如果玉局長同意。馬上就可以結案。

不過,我也奉勸孔端同志一下,有些事,不象你想象中那麼簡單。唐楚幹了什麼,自然要受到什麼制裁。

至於說折騰,我想玉局長折騰也有折騰的理由。咱們也不能橫加指責人家開展工作。

如果真出什麼大事,你我都擔待不起。」葉凡也是一臉嚴肅。

「那行。我先到會議室了。」孔端一臉陰沉著走了。

10點30分,市委常委會議開始。

各位常委們聽取了玉市長的紅谷寨的規劃以及進度等方面工作報告。倒也沒什麼人講啥閑話。

「老畢。輪到你了。」孔端看了看畢雲理提醒他,因為。今天第二個議題當然就是京銀高速公路項目的問題了。而畢雲理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獃了。

「噢,對不起,我一時走神了。」畢雲理好像剛從夢中驚醒,臉微微一紅,說道,「這個……說句實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有啥說啥,實話實說就是了。」葉凡示意畢雲理道。

「這個,說句實話,最近我去過『神路集團』。不過,相當遺撼,沒見到宋香君總經理。

下邊的副總倒是有見到二個,不過,人家全在推。說他們作不了主,要等宋總拍板。

表面上還是挺熱情,說是一定會把同嶺的意見給宋總彙報一下。不過,我覺得,他們全都在『推』罷了。

估計,說句實話。到現在我已經筋疲力盡了。這個項目,我真是沒輒了。

對不起葉助理孔市長,還請你們批評我,如果還要爭取的話就請有能耐的同志去,比如遲浩強同志這樣能幹的同志准行。」畢雲理臉色有些黑氣著說道。

因為他發現了遲浩強嘴角邊那明擺著的有些誇張的冷笑。所以,一時氣憤,反正這臉肯定得丟了。

不如擺遲浩強一刀再說。不然,等下估計得干被遲浩強譏諷了。不如出動出擊把這傢伙也架在火上去烤一陣子再說。

畢雲理的這一招就是遲浩強也著實沒想到,這貨一愣心裡那個氣埃和著你老畢不行了居然還反『捧』我。

這不是在逼我嗎?這任務如果我不接,顯得我遲浩強弱勢,如果接了弄不下來,那豈不是也給人看笑話了。

所以,老遲這貨趕緊說道:「連畢市長都不行,這項目我老遲怎麼可能拿下?在坐的各位同志都知道,畢市長是協助孔市長管理市政府的。在跑項目這一塊更是得心應手。跟我乾的這一攤子完一不一樣嘛。專業的還不行我這業餘的就更沒輒了。」

講到這裡,遲浩強微微停頓了一下,當然不會讓老畢太好過了。當即又說道:「不過,這事好像過去也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了。

唉,如果能早點的話也許還有些轉機。這個項目,畢市長說自己不行,而我遲浩強也可以肯定不行。

但是,咱們倆個不行並不代表在坐的都不行是不是?我相信咱們這裡面還有許多比我老遲厲害的能人的。

如果能行的各方面某些同志能早點提出來換人也不用搞成這樣子了。這下子突然擱在這裡了,按市裡的規劃,高速項目可是火電項目的附庸品。

也可以說是為火電項目打前哨的。太重要了,要是因為高速項目的擱淺而致使得火電項目也,算啦,不講了。我就說這麼多吧。」

「呵呵,自己不行何必要去扯別人。某些同志啊,這個嘴皮子功夫是耍慣了是不是?

要不就真刀真槍的去干一回,我還等著叫某些同志『強哥』呢?」畢雲理僵硬著臉聽完后馬上呵呵笑著說道,「看來,我這人是不是人品有問題,想認個哥都不可能了。早說嘛,不行就拉倒是不是?我還可以另外叫聲李哥張哥的是不是?」

遲浩強一聽,那臉也黑了下來。不過,老遲知道這事肯定不好辦。所以也絕不開口應承下來。

「同志們,這個項目的確非常的棘手。畢市長也是盡全力了,雖說沒有成功,但云理同志這種精神還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想想,這大過年的雲理同志連年都來不及過了去跑項目。還得坐冷板凳受氣,但是畢市長都克服了這些。

一直堅持著往神路集團跑。不過,宋香君也太傲氣了一些。當然,白白要讓人家多拿出幾個億來折騰也的確不是人家所願的。」孔端還要為畢雲理爭口面子,轉爾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書記,這事,如果要換人你看哪位同志去比較合適。

如果不再派人去聯繫,哪咱們就得考慮沒有高速的結果。那咱們的計劃是不是也得改一改。

畢竟,火電項目是大事。這事,我們也好把結果跟省里駐點的同志講清楚。免得到時他們講我們草率從事是不是?」

就在這時候,葉凡的秘書小田進來湊近葉凡耳旁耳語了一聲。

葉凡站了起來,一邊走一邊說道:「同志們,聽說我們市委常委們正在開會研討火電項目,所以,省政府的崔秘書長想進來旁聽一下。他已經到門口了,我們歡迎崔秘書長。」

一時,會議室里響起了掌聲,崔揚帶著微笑進來了。

崔揚先是向葉凡以及孔端及各位同志打了聲招呼,爾後坐在了葉凡的右側,說道:「我也是剛從省里趕回來,一回來就聽說市裡正在研討火電項目的問題。

所以就急著趕過來了,因為,前幾天回去田省長又過問了此事。說是遠東電力集團的事要抓緊,別搞來搞去搞得一場空。

田省長親口指示,就是一個『緊』字。所以我趕緊過來跟各位委員們通通氣講講這事兒。

是啊,不抓緊不行了。省里各位領導都盯著呢,這一戰必要勝利才行。」

「那正好了,剛才畢市長正在彙報火電項目的前期配套工程京銀高速穿過同嶺市的問題。崔秘書長剛才沒來,現在再由畢市長給你講講。咱們正好一起研討一下下邊的具體實施方案了。」想不到遲浩強又插嘴搬弄出這個來,自然是為了再一步的羞辱畢雲理,反擊嘛!

因為,老遲同志被老畢的陰辣給徹底惹火了。雖說孔端一直向遲浩強使著眼神,但人都是要面子的。孔端又不好直接開口,遲浩強積蓄已久的『火山』終於爆發了。

畢雲理狠狠的瞪了遲浩強一眼,本想裝著沒聽見。不過,崔揚卻是不放過了,笑道:「那多不好,又讓畢市長再講一遍,太累了。要不有資料的話給我瀏覽一遍下來就是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