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崔秘書長也來湊熱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崔秘書長也來湊熱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崔秘書長,其實也沒什麼好瀏覽的。高速項目我沒有跑下來,因為高速項目的主投資方神路集團的老總宋香君根本就閃人不見。

這事,我實在是沒輒了,這腿都快跑細了。我畢雲理能力有限。不過,前段時間開常委會時曾經跟遲浩強同志還打過一次賭。

說句實話,在咱們這種莊嚴的場合講賭有些不合時宜。不過,我們並不是賭錢,而是賭能力。

我承認對於高速公路的事我失敗了,不過,遲書記到現在也還沒贏去。我是很期待著遲浩強同志拿出能力來,把高速項目從我的手中接手過去。

到時拿下高速項目后我畢雲理心甘情願叫他一聲『強哥』。」畢雲理陰沉著臉,乾脆不要面子了,決定跟遲浩強扛到底。

畢雲理根本就不相信遲浩強能拿下高速項目,所以,到時,遲浩強必步入自己後塵。這丟臉也有個墊背的,心裡也平衡一些。

「畢市長,前次我承認是有這麼一個賭局。不過,這賭的對象可是有些偏頗了。」遲浩強急了,趕忙說道。

「噢,說來聽聽,我倒是有些興奮。兩位同志雖說是在賭,但賭的卻是為國為民辦事實,說明兩位同志都有爭強之心為國為民之心嘛,這點很好!很好1崔揚略為有些打著官腔,並且半眯上了眼看著畢雲理跟遲浩強了。

這貨。估計早聞到了火藥味兒。國人都好事,能看到兩個市委常委赤膊上陣那是相當刺激的。

不過,這貨估計是認為自己是省里派來的。自然,在坐的有些同志心裡是不怎麼痛快著了。

你崔揚也不過一個副廳級幹部,在坐的哪位不是這個級別。你在這裡人五人六的無非還不是扯起田省長的大旗狐假虎威罷了,牛個屁!

「當初畢市長說是難見到神路的老總宋香君,而我說能想到辦法見到她。

而畢市長就說如果我能見到她就叫我『強哥』,並不是要拿下整個的高速項目。

只要見到她就算是我勝了是不是?如果老畢同志現在還願意再賭一把的話。我還是願意去試試的。」遲浩強也給崔揚和畢雲理逼上了梁山,不得不扛下來了。他是雙眼盯著畢雲理。

當然,從骨子裡講。遲浩強也有傲氣的。他壓根兒就不信見不到一個企業老總。

遲浩強而且早查過了,宋氏雖說有錢,但並不是國內所傳的什麼二代三代的後代子孫們。

所以,再有錢都可以用官面上去壓制嘛?如果是二代三代的就難講了,你用官面上的事去壓制。人家比你還有勢力。那你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算啦,兩位還賭什麼賭。我剛才不是也講過。不能要求我們的幹部事事都能辦成嘛是不是?總有能力不及的地方。而且這事雲理同志也著實上心了。辦不成也不能表明什麼,至於說賭什麼,那純粹一句玩笑話是不是?你說呢浩強同志?」孔端逼著遲浩強拆賭局。

「好,這是你講的。我是沒本事見到宋香君,你去見一回給我看看。

只要能證明你見到宋香君了,我畢雲理叫你一聲『強哥』。這話一言九鼎,在坐的都可以做證。

當然。要在正式的拜會場合見到才行。不能講你遲浩強同志埋伏在什麼地方突然竄出來見到那不能算見到。

但是,如果見不到呢?」畢雲理也給氣糊塗了。甩口而出。

「五天之內,我遲浩強見不到宋香君。我叫你一聲『雲哥』。」遲浩強冷笑著說道,兩人倒是硬氣到家了,氣得孔端真想衝上去各給煽上幾耳刮子。

「兩位好氣魄,崔某佩服不已。而且兩位是在工作上展開競賽,這個,不能講是賭是不是?

我倒是很期待著五天後的結果。剛才也聽了畢市長講過了,要說服神路集團,首先就得見到宋香君總經理。

這是關鍵之處,人都見不到何談拿下這個項目。而這個項目又關係著火電項目,所以,不能拖了。」崔揚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助理,孔市長。就規定個期限吧。如果五天之後還有變故,就得馬上採取其它措施了。不然,後果相當的嚴重。」

「嗯,就定為五天。如果不行的話咱們馬上招開緊急會議,另想輒子。下邊就由龍東同志彙報一下火電項目前期的準備情況。」葉凡點了點頭講道。

當王龍東彙報完后孔端首先指出道:「龍東同志,我不得不批評你兩句了。

年前我們都講過了,一定要加班加點的完成基礎的設施。而且,為此我還特批了五百萬追加錢款。

想不到到現在了工程進度並不能如我們所願。如果能早點完成,咱們是不是可以早點請來遠東電力集團的考察團。

也早一天安心下來,不然,這要折騰到什麼時候。我看,從明天開始,是不是請崔秘書長親自到現場指揮,帶著專家們進行監督。

如果龍東同志覺得實在不行的話,葉助理,就得考慮到換人或另想輒了。

剛才畢市長說是沒輒了,咱們馬上就採取了措施。所以,對每件事,每個項目都一樣。

不能再拖下去,要當即立斷才是。崔秘書長,你說我講的有理沒有?」

其實,孔端也有逼崔揚的意思。對於剛才崔揚插手畢雲理跟遲浩強的事,孔端也相當的惱火。

而且,壓根兒來講孔端就對田省長的代表催揚同志不感冒。認為他們來是搶了自己的勝利果實,是來搶桃子的。

「是啊同志們,咱們要搶在時間前頭。不過,火電項目干具體工作的龍東同志估計是遇上了許多的困難。

但我要問一問,為什麼不及時的解決掉這些困難。而且,孔市長才是火電項目同嶺這邊的主要大帥。

我想問問孔市長,關於具體項目,你是否有過問有隨時盯著的。你有相助龍東同志解決過幾次問題?

說到錢嘛,五百萬好像很多。不過,真拿到五十個億的項目中,那還算錢嗎?」崔揚貌似有相助王龍東的意思,而還點名批評了孔端,其實是對剛才孔端刁難他的反擊罷了。當然,崔揚也知道田省長很看中冶然也不會對王龍東同志下重手,這次的矛頭卻是指向孔端了。

「崔秘書長,我孔端不是光負責一個火電項目。全市幾百萬的老百姓吃喝拉撒我孔端都得去管。如果單讓我負責一個火電項目當然不成問題了。」孔端也有些火了,講話有些尖銳。

「呵呵,要兩頭兼顧著嘛。如果連領導一直關注著的項目你孔端同志都不熱心了,哪你熱心什麼?

而且,不要跟我講全市的問題。全市的事當然多了,不過,你孔端同志下邊還有許多的幹部嘛,哪能由孔端同志你一個人去干是不是?

比如某些同志就能做到兩頭兼顧。拿葉助理來講吧,人家不但要管理好同嶺的事,還要為風州的事出謀劃策。

跟孔市長你相比,呵呵,葉助理並沒有多出一個腦袋嘛。」崔揚是在笑,不過,在笑中卻是把孔端同志貶得一無是處。

而且,還有暗暗指責孔端對火電項目不出力對領導不敬的意思。其實,崔揚早就對孔端也有些不滿了。

因為孔端不滿意省里插手火電項目,所以,孔端對崔揚的態度是不冷不熱。

這一點,崔揚當然也感覺到了。不然,也不會在今天的會議上如此的駁孔端的面子了。

「呵呵,葉助理不但是同嶺市一把手,而且人家還是我孔端的領導,省長助理。

當然也算得上是你崔秘書長的領導是不是?如果我有葉助理的能耐,不早就上去了。

這說明嘛,人啊,能力各有不同。崔秘書長,可不能拿我跟葉助理比埃

沒有可比性的。倒是崔秘書長是省里來的領導,跟葉助理算起來還是同事,倒是可以論論千秋了。

不過,總感覺,呵呵……」孔端也是微笑著,笑聲中藏著『刀片』的。那話又只講了一半,耐人尋味。這貨居然想挑起葉凡跟崔揚的矛盾來。

「剛才孔市長也講過,你沒有可比性。而我也是葉助理的手下,當然也沒有可比性了是不是?所以,咱們一切還是聽葉助理指示一下是不是?」崔揚把『刀』交給了葉凡。

「嗯,火電項目是咱們省今天的大項目。對於咱們同嶺來講是來之不易的。

田省長他們都關注著,拿下火電項目是我們同嶺市每位幹部必須要乾的事。

即便是工作再忙再累也不能落下了對火電項目的關注。同志們,咱們再辛苦上一段時間,一旦火電項目塵埃落定之時也是咱們得到回報之時。

對於章河市火電項目,各方都要抓緊,不能有任何的鬆懈。從明天開始,省里來的指導組也要全部到位,到現場指揮。

而市裡孔市長長和龍東同志在現場辦公,商量一下如何進行下一步的規劃以及實施。」葉凡這總結是模稜兩可的。當然,也隱晦的批評了孔端這種既想分到成績又不想真正的出大力的思想。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