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車軍被圍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車軍被圍攻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助理,火電項目是大事。不過,紅谷寨掛勾幫扶也是大事是不是?」這時,玉春風問道。

「當然是大事,財政部關注的項目怎麼能不是大事。火電項目是發展經濟的大事,而紅谷寨是民生問題,也不是小事。玉市長,有什麼困難你儘管提出來,今天這麼多同志都在場,也能即時的解決掉。」葉凡說道。

「其它倒沒有多大問題,就是款子到位的問題還有些小問題。」玉春風說道。

「款子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車軍被圍攻了不是早由省里直拔下來了嗎?而且省里一分都沒留下全給了我們。應該早到市財政局的賬面上了。畢市長,是不是這樣的?」葉凡轉爾問畢雲理,因為,市財政局也是在畢雲理這個常務副市長分管下的。

「是到賬面上了,前段時間就到了。」畢雲理只得點了點頭。

「這事我想說兩句,這筆錢是到賬面上了。不過,因為剛開年。像稅款等什麼都還才開始。

而爭取的上級拔款也得拖上幾個月才能到我們的賬面上。所以,最近一段時間市財政手頭上很緊。

因此,我是挪了一些到其它地方先撐著。一旦資金回籠馬上會還給紅谷寨專項賬庫的。

那天玉市長來我已經跟他講清楚了。也希望那邊能體諒市裡的困難。」孔端知道藏不住了,這事,明擺著是葉老大要為玉春風撐腰了。如果再不講話的話估計下邊就得由葉玉兩人一問一答抖落出來。到時就更被動了,所以,孔端採取的是主動進攻到防守著。

「噢,這個現象也正常。偶爾的拆借一下也情有可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車軍被圍攻了原。不過,我想提醒孔市長一下,挪可以先挪一部分。但不能挪太多。

不能超過二千萬。而且,既然今天各位常委們都在常也得制定一個資金回籠的時間表。

比如,什麼時候把這筆錢還回來。如果到時不能還回來那很可能會扯紅谷寨建設的後腿。

寨子的小公路馬上就要開工建設也,還有興修水利設施,劣質田改造。最近發現了石壁上的字。

『天景集團』後天或大後天又會下來考察。沒準兒他們滿意的話還要合作開發搞旅遊。

這些方方面面都需要錢。而且,我還有一個想法。要徹底讓紅谷寨的寨民們富起來,這筆錢就是紅谷寨的資金。

到時投資什麼的都由這筆錢來出。有了收益可以分給寨民們。或者按出股的方式分紅。

如果有分紅的話,寨民們的生活能得到有力的改善。這筆款子已經不是我們同嶺市政府的了。而是紅谷寨寨民的。

而我們只是幫助他們保管規劃一下罷了。不能講我們這個保管規劃人就能非法的佔用或挪用他們的錢。

本來這事是不允許的。既然孔市長講出了開年剛來的確市財政有些吃緊。

那這樣吧,挪既然挪了就不追究了。不過,15天之內得把這筆款子給回籠回來。孔市長,你看這個時間夠嗎?」葉凡看著孔端問道。

「差不多了。」孔端被逼沒法,只好點頭。

「不是差不多,我希望孔市長能給個明確的答覆。今天是3月15號,也就是說月底3月31號了是不是?」葉凡緊逼著不放鬆。不然。一個『差不多』完全會讓孔端鑽了孔子。

「就3月31號吧。」孔端臉微微有些陰沉,感覺被葉老大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呵呵。前面可得寫清楚年份。不然,誰曉得是哪年的3月31號。」這時。車軍同志又來打岔折騰事了。

「這一點我孔端很清楚,絕不會推到明年的31號的。」孔端生氣了,冷冰冰的哼著看了車軍一眼,問道,「我好像記得去年車書記講要辦班,加強對幹部進行再深造,堅定黨的思想。

進一步打造一隻鐵的紀律的幹部隊伍的。主要是針對去年的海山煤礦事件開展研讀。

今天都開年也一個多月了,不曉得車書記這方面工作開展得怎麼樣了?」

孔端重提這事,當然是為了挑起車軍跟葉凡的矛盾了。因為葉老大最不願意提海山煤礦的事了。

「沒聽說過市委黨校辦班的事,好像只有一個對於後備幹部培訓的班級。主要針對的就是正科級幹部。」畢雲理馬上舉旗支持孔端,夾攻起車軍來了。

「關於針對海山煤礦事件幹部思想再深造辦班的事我正在計劃之中,一旦計劃完備後會提交給葉助理看的。

而去年葉助理也有講過支持我的工作,我想,就在月底吧,一定要把這事籌備完畢了。

到時如果孔市長畢市長覺得思想還不夠堅定的話也可以經常來逛逛,旁聽一下也是有收益的是不是?活到老學到老嘛。」車軍呵呵笑著一臉的輕鬆樣子。

「去年我是有講過這事,而且是當作省里來的領導面講的。對於幹部的思想教育當然不能停了,一刻也不能鬆懈。

去年海山煤礦的事就是一個深刻的教訓,我們同嶺的同志們一定要引以為戒。

這對同志們來講也是一個改變思想,改變眼光提升境界的機會。當然,這件事的開展也要注意條件成不成熟。

還有被培訓人員的選擇上都要有個明確的度才行。不然就會亂套了,同志們心裡會不平衡。

我首先申明一下,這不是要整風。不是要整哪個。而是對一部分幹部進行一次輪訓的機會。

並不是進來培訓的幹部思想上因為有問題所以被拉進來培訓了。不是這個意思。」葉凡點了點頭,不過,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是啊,針對海山煤礦事件,我看完全可以開展一個研讀活動。以此為契機教育廣大的幹部們廉潔自律,以身作則。

管好自己的嘴,管好自己的手,莫伸手伸腿的。要深化對海山煤礦事件的感覺。」講到這裡。孔端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倒是有個建議,能不能讓車書記牽頭,要求針對海山煤礦事件要求同嶺的幹部們開展一次轟轟烈烈的思想認識跟自我批評。

找自己的缺點,提醒自己。每位幹部都要寫上一遍關於那件事的感想。

開展自律,以單位為條塊。在單位內展開。這樣既能普通性的讓廣大幹部們提高了認識,而且也節約了大家的時間。

免得還要脫產到黨校。浪費時間不說還擔誤了工作。當然。重點培訓一批人就是了,沒必要把大家都請進黨校去是不是?」

「這樣子效果絕對不好,現在大家說白了。在單位內搞內部自查自糾,開展幹部們的思想教育,這個,看起來轟轟烈烈很熱鬧。

實際上大家都是在敷衍了事。隨便寫個總結感想的往上頭一交就了事了。

純粹是在完成任務。這樣子真能讓幹部們的思想得到提高了嗎?不可能的。

而且,為什麼各級政府都有黨校。縣有縣委黨校,市裡有市委黨校。中央還有黨校。

這說明黨樣在咱們的體制中不能缺少,而且。黨校是幹部教育的基地,從當今現實來看,黨校發揮的作用是越來越大了。

你們看看,所有同志在提拔前或后都要進黨校再深造。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黨校成了幹部工作學習生活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黨校在幹部進步中所起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搞普通的單位內自糾自我認識自我感受我覺得不妥當。

主要是流於形式,而又沒有效果。咱們不但要講面,還要講效果的是不是?」車軍馬上表示反對,這貨還真想趁著這個機會收攏一些人心。哪能讓孔端來把局給攪了。

「嗯,車軍同志這提法有道理。黨校是咱們黨員們政治思想教育的基地,是絕不能少的。

不過,限於咱們市的實際情況。黨校能培訓的幹部著實有限。而且,正如孔市長所講的那樣。

要專門脫產或請假到黨校來研讀海山煤礦事件也著實有些浪費了。其實,這研讀在單位內部由單位領導人主持著就能完成嘛。

如果說一點效果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至少在研討過程中能讓幹部們認識到這件事。

比對一下進行自我檢討。當然,跟專門在黨校培訓相比效果肯定會差了一些。

針對這個問題,同志們其實可以展開討論一下。反正現在還有時間,大家就利用起來聊扯一下吧。」葉凡一臉平靜,說道。這貨自然是插於其中,想讓孔端跟車軍的火燒得旺些了。

「我來講兩句吧,我是搞組織工作的。組織工作的嚴肅性也讓我體會彼多的。

從實際上的效率以及思想政治工作的嚴肅性來講,針對海山煤礦事件還是應該辦幾個班的。

比如,各級各局各部門的一把手都是各個部門的帶頭人。這些同志的思想上稍微有點偏差就將出現大問題。

猶如一艘船這舵歪了,船就偏離了航線,如果撞上冰山什麼那後果就嚴重了。所以,班肯定要辦,而且,數量還不能少了。

咱們同嶺市的幹部可不少嘛。而且,去年陳省長下來也有針對此事談過看法。

而紀委那邊的同志也要求要加強幹部廉潔自律等。如果不辦班怎麼能讓幹部們深刻的體會到這一切。

這在黨校學習跟在單位內自查自糾根本就是兩碼事。因為,氛圍不一樣,收到的效果當然也不一樣了。」組織部長陳大海旗幟鮮明的支持車軍了。

而且,陳大海此人相當的老辣。居然把培訓的對象指定為各辦各部各局的頭把手。相當的具有針對性的。

這倒是對車軍來講有很大的幫助。只要控制了一把手,下邊的幹部們還不得由他折騰又能怎麼樣。估計此法子也是兩人商量得出來的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