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柳家服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柳家服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大哥,今天不好意思。是有些掃興了,今後不會這樣了。」齊天臉漲得有點紅了,說道,「不過,請大哥留下來,咱們兄弟倆干幾杯吧,兄弟我給你陪不是了。」

「齊天,你這話什麼意思?」柳月兇巴巴的盯著齊天質問道。

「你想什麼意思,你說?」齊天怒了,騰地一聲就站了起來,雙眼灼灼的盯著柳月說道,「真以為我齊天是軟蛋是不是?你柳月是豪門千金,這一點我齊天比不上。

這些天下來我齊天尊敬你,那是因為你父親柳司令員而並不是你。說句實話,拋開柳司令這一節的話我齊天根本就不想鳥你。

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是不是?今天我齊天把話擱在這裡了,誰對我大哥不敬就是我齊天的敵人,包括你柳月和任何人。

你要走可,以現在馬上就走,我耳根子也清凈一些。至於說你回去怎麼樣去柳司令面前哭訴,隨你便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齊天候著就是了。

至於說柳董的萬勝集團,真以為這晉嶺你們就能怎麼樣了是不是?這晉嶺,還有我老子齊振濤在。」

齊天是什麼也不顧了,完全拋開了一切。乾脆當面鑼對面鼓的敲開了。

「呵呵,齊師長,這晉嶺萬勝集團算不了什麼。但是,齊省長上面還不是有位羅書記嘛!至於說我們柳家,也還是有幾位有些份量的人的。」柳生通也不得不站出來講話了。因為柳月給氣著了。

「呵呵呵,講得好。要講份量的話我葉凡也認識幾個。要不都攤開來講講。用稱稱稱,看看哪邊重一些。」葉凡譏諷樣子笑著哼道。

「叔,不給他們講。都是瘋子,瘋子1柳月氣得奪門而出,。柳生通看了看搖了搖頭轉身追了出去。

「大哥,乾杯,干。這事搞成這樣,都是兄弟我的不是。我的不是……」齊天拿起桌上酒杯連干進去了三杯。噴著酒氣,喊道。

「別擔心,柳信東也不能拿你怎麼樣?如果他真敢對你動手的話,我葉凡就是捅破軍界委員會的天也得找回公道。再說了,梅家也不是盞省油的燈。」葉凡的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我不是怕他們報復。這個我倒看得開。我是感覺對不住大哥你。柳月這小娘們太翹皮了。太翹皮了,豪門貴女就了不起啦?我齊天好歹也是一公子哥。她這樣子對大哥就是不行。不行1齊天氣得一拳頭砸在了桌上。當即砸碎了好幾個盤碟子。

「太不識相了,什麼東西?」柳生通一出門,終於憋不住了發了句牢騷。

「早跟你們講過,那傢伙就是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怎麼洗都臭。還不相信,這下子好了,這臉也丟盡了。

我當初就不同意爸的看法的。這種事就要強制性壓下來才是。只要叔肯打聲招呼。多點出擊,一審計一調查。同嶺還能扛得住嗎?

到時,葉凡擦巴屁股還來不及。哪還有時間去管柳暢的事了。」柳月憤憤然的說道。

「別埋怨他了,他也有難處。這審計雖說可以整,但是,也需要時間不是?就怕柳暢到時頂不住進去了。人一旦進去了要弄出來就麻煩了。更何況,王朝那傢伙的脾氣跟葉凡差不多,都是同性人。」柳生通冷哼道。

「姓王的還真是油鹽不進?」柳月倒是有些吃驚了,看了柳生通一眼,說道,「我就不明白了,一個副廳級的副局長憑什麼這般強硬。叔講的人給別份量都比他大得多。」

「還不是抱緊了葉凡的大腿,以為有個喬家大院在撐著就什麼都不怕了。我看也未必。」柳生通搖了搖頭,打起了電話。總得把這事即時的跟柳西河勾通一下再商量對策了。

葉凡掛了電話給鐵哥。

「看來,要徹底讓柳家服輸是有難度。我看這其中也並不是幾千萬的問題。柳西河有錢,不差這些。還不是一個面子在作怪。柳家雖說服軟了一點,但不肯『太軟』。不過,老弟,見好就收算啦。」鐵占雄勸道。

「收不了。」葉凡說道。

「怎麼講,以你所講的來看。即便是出一個億你們也有賺頭是不是?我就不明白了怎麼又收不了?」鐵占雄問道。

「我們根本就拿不出一個億的現金來,而且,我也不想拿出這麼多來。

既然是柳家在紅谷電站的買賣當中違法了,就得付出代價來。不但不能付一個億,就是七千萬的上浮百分之十也不給。

剛才我還看在齊天面子上給上浮了百分之十,從現在開始,就七千萬,不然,一個字兒也甭想再多。

不然,咱們就『鬥法』到底。這個,我也是考慮到財政部那筆拔款。給風州硬性的挪走了四千萬,就剩下六千萬了,盤下電站都有難度。

我有計劃,想用這筆錢盤下紅谷電站。轉手一折騰就能賺上一個億左右。

到時,有了一點六七個億的錢款,這對於為紅谷寨的致富添了大基矗」葉凡分析給鐵占雄聽。

「嗯,很有道理。你這可是大手筆啊,居然是用財政部改造田的錢來賺錢。

估計,這世上只有你敢幹這事了。別的幹部顧這顧哪的哪敢去冒這個風險。

而且,一般的幹部在柳西河柳家的相逼下早就服軟了。哪還有多少利潤可得手了。

不過,你的承諾可是漸漸迫近了,就剩下十幾天了。到時,你總得想個輒出來才是。

不然,你這一關就過不去了。要不我直接插手先把柳暢給抓了再說。倒柳家能扛到什麼時候。」鐵占雄也給激起了昔日雄風。

「省紀委遲遲沒有動作,估計蘭正這個紀委書記跟柳家的關係相當的鐵。

他們到底什麼關係,這個我不清楚。不過,從這裡頭可以看出蘭正對柳家的照顧。

當然,也不能排除這其中有對柳家的忌憚。畢竟,蘭正只是一個副省級幹部,不想去碰柳家這樣的硬把子家族了。」葉凡說道。

「咱們給他們加點料子算啦。」鐵占雄陰森森的笑了一聲。

「是不是叫李龍去個電話施壓一下?」葉凡笑道。

「這事如果蘭正知道李龍也曉得這事了的話那肯定是掩不住不得不辦理了。到那個時候,柳家再不妥協的話就讓柳暢先進去吧。」鐵占雄說道。

「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不過,我不想一直去麻煩李龍。如果咱們自已能解決的話自個兒解決掉不更好了。所以,我再給柳家兩天時間。再沒動靜的我不得不下重手了,這也怪不得咱們了。」葉凡的語氣也重了起來。

「中,再給他們兩天。如果柳家真要『鬥法』的話咱們幾兄弟併肩子上,一起陪他們好生的玩玩。」鐵占雄豪興得很。

其實,葉凡曉得。這是鐵哥在關心自己。

不過。令葉凡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9點鐘,柳生通再次拜訪。

葉凡當然也是不冷不熱的接見了他。

「葉助理。昨天晚上回去跟柳董商量了一下。柳董也深為葉助理的為民之心所感動。決定再次多捐贈二千萬給紅谷寨寨民們。你們只要給8000萬就可以轉購回紅谷電站了。」柳生通直接進入公事之中。

「沒有附帶任何條件嗎?」葉凡略為考慮后問道。這事當然得問清楚了。不然,附帶些條件不能接受那這筆買賣也無法成交了。

「一點小要求,我想,轉購儀式你們肯定會舉辦的。到時估計有省電的記者或電視台來。我們萬勝集團貼錢轉賣也是為了早日還水於紅谷寨老百姓。所以,這個……」柳生通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

「噢1葉凡裝著微微一愕之後點了點頭,笑道,「這個沒問題。我們一定會把萬勝老總柳董的善心給好好的宣傳一下的。不過,你們這合約是不是可以先簽定下來。」

「行。一切的材料我都帶來了。」柳生通點了點頭,看了看葉凡。笑道,「葉助理,聽說公安部刑偵局的王朝局長曾經跟你共過事?」

「王朝,是不是刑偵局副局長?」葉凡當然也得裝傻一下,所以,故意問道。

有些事,比如,雙方都明曉得是對方在搞自己。但都得裝著不曉得才是。不然,這面子問題就解決不了。

當然,柳生通如此的問葉凡也能猜到了。人家既然服輸了,也得提醒自己一下叫王朝鬆口放過柳暢了。

「是的。」柳生通點了點頭,「也不曉得他什麼時候到過紅谷寨,所以,關於一些事他也知道一些。這事……」

「他到過紅谷寨,這個,葉某還真不曉得。」葉凡吐了個煙圈,說道。

你丫的不知道那還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柳生通真想上前給這個搞陰謀,裝傻充愣的傢伙來一拳。

不過,柳生通克制住了,他知道,這位小葉同志在故意的讓自己再難堪的下。

於是,沉吟了一陣子,說道:「聽說前段時間你們同嶺下屬的紅嶺縣原縣委書記鄭滿,還有縣長常青都落馬了。」

「噢,還有這種事?」葉凡裝得一臉的訝然,爾後吶吶道,「怪了,到底為什麼事兒來著?」

「也不是什麼大事,聽說就是跟省城『柳漫公司』的一些事兒。這個,後來調查過了,柳漫公司並沒有什麼。關鍵是這兩位同志先前有干違法的事兒。不過,有些人一直盯著柳漫公司不放。人家開公司的不容易是不是?」柳生通面相有些尷尬。

「難道這個某些人就是王朝不成?不然,相信柳先生不會跟我談起王朝吧?這傢伙也真是,你在公安部呆得好好的跑晉嶺來幹什麼。真有些狗咬耗子了。」葉凡故意的皺了下眉頭,埋汰了王朝一句。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