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二十五章詭異的撤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二十五章詭異的撤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問題我也一直在考慮,不過,我覺得,咱們是不是把這個機會讓給紅谷寨他們?」葉凡講道。

「讓給紅谷寨,葉助理,這個,怎麼讓?能不能講清楚一些?」車軍緊追著問題,這貨心裡不痛快著。但凡有一點機會都想翻盤的。

「財政部不是給拔了一個億扶持紅谷寨嗎?咱們把這筆錢用來購買紅谷電站。爾後把電站的收益全部返還給紅谷寨子搞發展,帶領寨民們致富。當然,這其中還會涉及到一些程度操作問題,同志們可以交流一下。」葉凡說道。

「葉助理,這其中要涉及的問題可不少。比如,交給紅谷寨他們能管理得了嗎?

不是咱們貶低他們,畢竟他們只是一群老百姓。文化低素質方面都不可能跟政府部門相比。

二來,咱們市政府如果全面放手了這電站算起來也是一個大件的危險品。

要是因為管理不善而出了什麼狀況咱們在坐的都脫不了干係。我覺得這個問題相當的多。」陳大海想了想講道。

「老百姓就不能管啦,現在有好多的民營企業家們掌管著上億資產的大公司。

人家不照樣子管理下來了,陳部長,你這可是有些低估了紅谷寨了。

幾千寨民中不可能幾個優秀的人才都找不出來吧。而且,咱們即便是把它『讓』給紅谷寨,但也不可能全面脫手不管。

我覺得是不是可以這樣?」王龍東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說道,「紅谷電站盤下來過後產權歸紅谷寨跟市政府。

咱們也投上一股,比如十分之一。在購買后要設定一定的條約。這紅谷電站的管理要由市電業局來管理。

這樣咱們就不用擔心什麼了是不是?紅谷寨每年等著分紅利搞發展就是了。」

「葉助理,市財政賬面上可是錢不多了。前次常委會你也同意過讓財政部的這筆款子先借給它用。月底再還款子就行了。這個,現在臨時頭要拿這麼多錢,到哪去拿?」孔端有些惱火了,覺得葉凡在出爾反爾。

「呵呵,財政部下拔一個億。你提出用作它用的最多二千萬。還剩下八千萬有什麼不夠用的。難道孔市長連這未經常委會受權的八千萬都給挪走了。假如真是這樣子的話哪我可得甩下臉子的批評你了。」葉凡一講完,馬上收斂了笑,一臉嚴肅的盯著孔端。知道這貨不想拔錢出來,或者是不想讓自己好過。

「那倒沒有,不過,一下子抽走了七千萬,我在想。雖說電站有紅利分。但一年下來除了發工資以及一些必要的開支外最多就剩下一千來萬。

這個,按這種進度的話。要到猴年馬月才能把紅谷寨的發展搞上去。

如果給部里領導知道了。人家是要眼巴巴的瞧著要出成績的。而且就在這二三年之內,而不是十幾二十年。

到那個時候黃花菜都給涼了。此法子我覺得雖說對紅谷寨的寨民們來講是一筆穩定的收入,但並不有助於紅谷寨的,比如田地改善,興修水利等。

這些都完成不了,又何談徹底發展紅谷寨。而部里領導會認為咱們是在挪用專項款子。到時會出大事的。」孔端哼道。

「嗯,我還真沒想到這個上。如今給孔市長一提醒。這個問題想想還真是相當的嚴重。這個,說白了就是挪用幫扶的專項款子。而正如孔市長所講的那樣子。人家給了錢當然就指望著能及時的出成績。沒有成績了人家還會出第二筆錢嗎?」車軍馬上講道,倒是覺得擱置紅谷電站購買事件的機會又到了。

「這能叫挪用嗎?我看算不上挪用。財政部是要幫扶掛勾紅谷寨沒錯。

而購買下紅谷電站也是幫扶紅谷寨嘛!這利潤還挺高的。而且,資產一下子就猛漲了。

這電站剛才有可靠資料顯示過,絕對值1.5個億是不是。那樣子一來七千萬不就變1.5個億了嗎?

這等於是葉助理的決定在讓紅谷寨的幫扶款子成倍的賺錢。這種高利潤還能講是挪用,那還真是歪理了?」米月淡淡說道。

「對了,一講到這個我倒是突然有個古怪的想法了。剛才經米秘書長一提,我是臨時頭來了主意。

還是用紅谷寨的錢盤下電站,爾後,經過檢測後知道這電站沒有安全問題后咱們馬上可以把電站轉買出去。

當然不是全部賣掉,而是以合資方的形式拆賣掉。什麼叫拆賣掉,就是出售一部分的股權,比如,出賣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權。

而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權由市電業局跟紅谷寨共同持有。這樣,紅谷電站還操控在咱們的手中,用水什麼的也要在先前的買賣合同中講清楚。

而且,我估計,七千萬盤下來,如果紅谷寨出五千萬,市政府出二千萬。

這樣子一轉手整個電站可以拿到1.8個億左右。而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權就能拍到八千多萬了。

等於咱們的資金馬上就回籠了,而且還幫助紅谷寨白得了一部分的電站股權。」葉凡笑著講道。

果然,大家都沒話可講了。

呂林一拍手掌笑道:「真是妙啊,葉助理這招支得真是神了。葉助理沒去經商還真是可惜了,這錢賺得,還真是比坐火箭還快了。哈哈哈……」

「呂司令,還真給你講對了。聽說省里決定讓葉助理同時管理同嶺跟風州。沒這能耐怎麼可能讓省委領導看在眼中。」玉春風樂呵呵的笑道。

「同志們過獎了,這個,不是管理風州,不要把概念混淆了。省里只是叫我分點心思協助風州,並不是管理。而且,只是投資一塊業務上。其它的我不用去做了,不然,也著實太累了。」葉凡謙虛的講道。

「葉助理還真是謙虛著了,雖說只是管理投資一塊。咱們在坐的都曉得,投資其實也是跟各方面的事都扯在一起的。

不可能光光一個投資就能拉下來。比如,投資涉及工廠的建立,還有市場的管理髮展以及涉及到人事管理等方面。

差不多也算是風州的大半壁江山了。」想不到車軍突然插嘴說道,貌似在誇葉凡了。

但在會的同志都有點感覺,這貨不會這般好心的。估計是借葉凡之事在刺激風州的蔡亮這個地委書記。

你葉凡去佔了人家大半壁江山,人家心裡會痛快著那才是怪了。

屁的快,要不是逼著柳西河人家會賤賣回電站給我,那隻能是作夢了,葉老大在心裡自嘆了一句。

「呵呵呵,車書記過獎了。光是投資一塊就能佔了風州的半壁江山,那是絕不可能的。正是因為風州在投資一塊的薄弱,所以,省里才強化了這一塊的協助他們。這說明什麼,說明以前這一塊所佔的份額相當的少。怎麼能講佔了半壁江山,言過了。」葉凡也是淡淡微笑著馬上糾正了過來。

晚飯的時候葉凡突然接到米月的電話,彙報說是審計廳那伙人居然詭異的撤走了。

「章河市那邊的分組撤了沒有?」葉凡問道,心說柳家的速度還真不慢。估計是跟晉嶺審計廳的主管領導打了招呼吧。

「都撤了,剛才接到審計廳的余廳長電話。說是已經核查完畢,沒有發現什麼大問題。

還有,一些小問題已經交待給市審計廳的同志整改一下就是了。而且,余廳長還誇說咱們市的財務工作做得很好。

葉助理領導有方,有力的杜絕了重大事件的發生。關於一些小問題,余廳長也講了,這個,純屬正常。」米月說道。

「你那個堂弟的事怎麼處理的?」葉凡問道。

「本來是要去投案的,不過,堂弟一時籌不到那麼多錢。所以,準備明早就去。余廳長也沒再問這事,所以,這邊我加緊了一些把錢給補上了。當然,我堂弟該怎麼樣處理就怎麼樣處理,千萬別因為他讓您為難。」米月說道。

「這樣吧,記大過,撤職就是了。」葉凡說道。雖說米月不想把這事扯到葉凡身上,但葉凡也要半照顧一下。

「謝謝葉書記。」米月很感激。

「省安監局的唐意雄今天在什麼地方折騰?」轉爾葉凡問道。

「海山煤礦。」米月說道。

「還想整事?我看他是腦門子給驢踢糊塗了。」葉凡冷冷的哼了一聲。

「也不清楚唐意雄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我覺得有些納悶。本來經過去年的事件過後海山煤礦在安全以及各方面都得到了有力的提升。而且,鳳經理畢竟是留洋博士。在管理一塊融合了西方一些最新的管理模式。

使得海山煤礦完全摒棄了以前鳳草天那種土匪模式的管理方式。雖說這個還有一個適應過程,但已經逐步的走向了正軌。

安全一塊也是抓得相當的好。明曉得會是這樣,唐廳長還去折騰什麼?

還不如換一個地盤折騰沒準兒還能折騰點什麼來。」米月也是相當疑惑的講道。

「他是想再捅馬蜂窩子,你想想,海山煤礦事件雖說已經過去了,但是,那件事的影響還沒有完全消除。

如果今年再折騰出一個安全事故來,那豈不是說明同嶺市我葉凡並沒有吸取教訓,完全置國家跟省里的提醒跟處理而不顧。

唐意雄打的好主意,想折騰這事來壓制我,他只能講是作夢了。」葉凡哼聲道。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