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貌似很客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貌似很客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七折,再降我不來了。」梅盼兒口氣漸顯強硬。

「好了,六點五折。你敢不同意的話你知道我的厲害的,就這麼拍板了。」葉凡霸氣十足。

「你以為是在開常委會是不是,還拍板。我看你這當官都當得犯迷糊了。」梅盼兒生氣的哼道。

「你同不同意?」葉凡聲音重了許多。

「同意還不行嗎,我怕了你我的葉大官老爺。就懂得欺負我們這些無權無勢的女人。」梅盼兒咕嚕了一句。

「對不起,不過,你們能不能在近二三天之內過來?這邊晉嶺省電台有製作宣傳片,你們需要什麼材料我問蘭竹記者拿給你們。」葉凡問道。

「蘭竹,是不是女的,估計長得很漂亮吧?」想不到梅盼兒又扯什麼來著了。

「你又扯這個幹嘛,她漂亮不漂亮關我屁事埃」葉老大有些惱了。

「不漂亮人家會那麼甘心情願為你辦事,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了?」梅盼兒才不怕葉老大,繼續問道。

「沒關係,剛開始時她還陰過我。後來在石壁下我救過他,估計是報恩才肯幫我們宣傳一回了。」葉凡講道。

「報恩啊,以身相許就是了。」梅盼兒挪喻道。

「你又來了?」葉老大哼道。

「好了,不講了,後天過來吧。」梅盼兒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在米月秘書長的陪同下直奔風州地區而去。

風州地區可以稱得上是晉嶺的西伯利亞。位置處於晉嶺省的西南邊。而晉嶺省的發達地市卻是在中部跟北部,南邊一塊相對來講比較落後。

特別是風州地區,是晉嶺省排名墊底的地區。跟同嶺相比整整落後了十幾年。

可是這個地方人口眾多,而且,地盤也不校只不過因為地理原因的沒有多少礦產所致使得該地區相當的落後。

省委羅書記這次也是下定了決心要把風州拉上去,其實,也有賭徒心理。

要知道,要把一個幾百萬人口的大地區搞上去那是相當的不容易的。

即便是傾盡晉嶺全省財力也未必能一口就吃成個大胖子。要是這些錢砸進去如石入大海,那羅坎首先就得負起指揮性錯誤決定。

所以,對於這件事,羅坎成不得不重視起來。親自派來了心腹大將萬達成這位省委副秘書長來協助葉凡這個省長助理為風州的投資大業作貢獻。

風州的城區現代化水平很低,就是10層以上的高樓都很難見到。街道也很窄小,而且,兩邊的商鋪看上去跟南方真是沒得比。

整個風州本城區看上去跟南邊一個小縣城的格局差不多。當然。地盤卻是不校

風州地委書記蔡亮的接待搞得還是相當的隆重,帶領地委以及行署班子到城區外邊的雕像處來迎接的。葉凡的車子停下來時。發現蔡亮跟萬達成貌似正熱火朝天的聊著。

「葉助理。風州人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早就盼著你來了。」蔡亮一臉樂呵呵的伸出了手。

「我也早就想過來看看風州的風景,果然不錯。」葉凡笑著伸手跟蔡亮握了握,爾後在蔡亮介紹下跟市委班子都握了握手。

車子直奔地委會議室而去,風州地區副廳級及以上幹部全都濟濟一堂了。

「葉助理,您請上坐。」蔡亮很客氣的作了個請的手勢。

「這怎麼行,我跟達成同志都是來協助你們開展工作的。在這裡。你是主人,我們是客人。」葉凡笑著推辭道。

「葉助理。您跟萬秘書長都是省里來的領導。坐這裡是理所當然的。」蔡亮堅持著,貌似還是相當客氣的。

葉凡假意的客氣了一下后也就沒再推辭著坐了上去。因為,今天葉凡的身份是省長助理。蔡亮坐右側,萬副秘書長坐左側。而邊兩旁都是風州地委委員。

「我們歡迎葉助理講話。」風州地委秘書長丘含笑話音落地,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這次下來主要是受省委省政府的委託來協助風州的同志開展工作的,專註的就是投資一塊。

你們把我當成省招商局的同志就是了。不過,省委羅書記,齊省長,田省長等省里領導對於風州的發展都非常的關注著。

不是講風州發展不好,這個,大家心裡都明白,那是因為地緣關係。蔡亮等同志已經做得不錯了。

而這次省里領導決心很大,他們是真心要把風州的發展搞上去。而風州的發展這次是圍繞著天風渠展開的,將以天風渠為紐帶形成一個生態發展帶。

而我這次下來也是配合天風渠的發展,以此為契機在周遭形成一個投資的環境帶。

而據我所了解,風州的皮料子產量還是相當大的。不過,產量大並不代表著利潤高。

風州皮料子加工技術還相當的落後。所以,閑話我不想多講。下邊我想聽聽各位同志關於風州皮料子一塊的情況報告。

當然,有其它方面比較重要的投資項目以及環境變化等方面的情況也可以融合在其中一起講來。

我們暢所欲言,其目的就是要為風州的發展獻言獻策。」葉凡說道。

「嗯,葉助理講的是實情。以前我們風州總是以為皮料子生意做得好,是晉嶺乃至這一帶這一塊的帶頭人。

其實不然,咱們產量雖說佔據份額大,但其產生的利潤並不比別人高。糾其原因是什麼,就是因為生產工藝落後,各個皮料子商人沒有形成統一的規劃,不團結,各自為戰。

致使得皮料子這一塊並沒有形成有效的產業鏈。大大的降低了市場競爭力。

下邊就由分管投資以及皮料子這一塊的副專員李掛明同志講講具體的情況。」蔡亮接著話頭講道。

「前次我們跟葉助理聯繫過了,也派了專家到同嶺跟葉助理進行了淺顯的交流。

葉助理的意思是能不能推出一個帶頭人來,此人就是花家的花東成。

所以,丘秘書長一回來帶來口信后我馬上組織相關人員去跟花家接觸。」李副專員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臉色有些尷尬,想了想才說,「在這裡,我想跟葉助理坦白一下。

這次。雖說我們花了大力氣跟花家接觸,但實際效果並不好。說白點,沒有說動花東成,這件事我沒有辦成,請領導批評。」

「花東成是怎麼表態?」萬秘書長問道。

「沒點頭,一直在推。我們也說動了花家一些有實力的族人去遊說花東成,不過。結果是越來越糟糕。

那些幫我們講話的全給頂了回來,而且。花東成顯然是生氣了。後來幾次我也親自去過。他居然躲著不見人了。

說起來我也相當的鬱悶,想不到我這個行署副專員想見到一個普通老百姓還要求爺爺告***。這世道難道全變了?」李專員臉色相當的難看。

「原因是什麼?你們分析過沒有?」葉凡問道。

「原因我們也分析過,而且還研究過。第一,花東成的思想太老套,他的思想還停留在家族生意沿襲的階段。

而且,他認為花家生意一直做得還不錯,雖說不能大富大貴。但在咱們風州這一塊他做得還是相當不錯的。

其實,就是一個眼光問題了。第二個估計是認為。如果以他為首,就怕花家處理皮料子的技術外傳出去。那花家豈不是將丟掉最大的『絕招』。

到時花家沒有了最大的秘招,那花家在皮料子這一塊的魁首地位將會失去。

第三個,估計是花東成一直認為自己是風州皮料子這一塊的最正宗的傳人,不想跟斑駁的技術差的人合作,以免污了祖宗傳下來的技藝。」李專員說道。

「閉關自守,自視其高。花東成的眼光太窄小,思想太老套。這一切造成了他不願意發展壯大。其實,他還有一種小富即安的思想。這諸多原因造成了這種結果。」這時,地委行署專員林強看了大家一眼,說道。

「如果不能說動花東成,想把風州皮料子這一塊綜合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其它又找不出第二個能具有他如此影響力的代表來。這事,還真是相當的棘手。」蔡亮皺了一下眉頭說道。

「非得拿下花東成不可,這次皮料子一塊的倔起,也許就是風州大發展的一個契機。

皮料子生意涉及斜,比如,皮製衣服,皮包,皮鞋等等相關的產業,這一延伸出去圈子會越擴越大。

而且,反過來,如果風州的皮料子走向了正軌,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具備了強大的市場競爭力,那反過來也能促進農村畜牲業的大發展。

這對於風州這個以農業為主的大區來講將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所以,拿下花東成,勢在必行。

同志們,關於這一塊的想法,我跟羅書記也彙報過了。羅書記也相當的重視,不然,也不會叫我過來專門的協助你們開展工作了。

所以,這一塊必須要拿下。提前跟大家透個底子。法國『紅拍天真集團』在皮件一塊生意做得很響亮,很具有影響力。

估計不久,他們將到咱們風州一行。如果能說動他們投資,幾個億應該不成問題。

關鍵的問題我們要拿出拿得出手,能讓他們心動的東西來。不然,留不住客人,一切都是空談。

所以,我才想整合風州的皮料子一塊的市場,形成合力,等法國客人到了后咱們才有了談判的資格。

不然,即便是他們能投資一二個億建廠。但咱們將成為他們的附庸。那樣一來,其造成的結果就是他們拿走了絕大部分的利潤,而咱們只能分到一點剩湯剩水。

這是我葉凡絕不願意見到的結果,這對於咱們風州皮件發展來講也是不利的。

因為,我們的軟肋被別人操控在了手中,咱們的咽喉被別人拿捏住了,掙扎幾下都會痛,何談發展?」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網……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