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二十九章蔡亮的地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二十九章蔡亮的地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助理,紅拍天真集團可是世界知名企業。他們到我們風州來投資的可能性有多高?

如果咱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相信如果要整合各方面市場的話政府沒有財力支持也不可能做到。

各位同志也明白,現在做什麼都需要錢。像整合市場這一塊,講起來容易做起來相當的難。

一點小錢沒用,到時咱們投進去了幾千萬甚至上億,而他們又不來,這個攤子誰來接?」這時,行署常務副專員張杳看了葉凡一眼,問道,「我是管錢袋子的,說句實話。

風州一年的財政收入就幾個億。真是經不起折騰,而且,省里這次將以天風渠為首建立生態發展帶。

雖說省里很重視,並且為此制定了五年規劃。前前後後將為天風渠項目投下二十幾個億。

但是,每年下來也不過四五個億。而且,每年下來,還需要我們地區財政拔出一個億來支持天風州生態帶的開發。

皮料子整合跟天風渠想扯在一起很難。咱們不能把有限的錢都分散了出去。

到時反倒是天風渠項目沒有了款子。到時怎麼辦?」

葉凡心裡一動,鷹眼觀察了這傢伙一眼。從此人的談話中葉凡感覺到了一些不和諧的因素。

剛才自己講了皮料子能跟天風渠融合發展的。而此人偏偏要分離出來。看來,意想中的困難在頭次見面會上就有人出馬了。

「是啊葉助理。關鍵是資金一塊的缺口太大了。」這時,一個戴眼鏡,穿著老式的中山裝的中年人講了一句,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我是分管水利一塊的,最近是忙得不可開交。

天風渠項目前期的規劃整理已經啟動,省里到現在只到位了一個億的資金。

這一個億,看起來數目相當的驚人。其實。要投入天風渠建設中去只是杯水車薪了。

怎麼講呢?咱們並不是光是修補一條水渠。省里這次的意思是將以天風渠為契機建立一個生態發展帶。

比如,以天風渠為輻射帶輻射出去是不是得建公路,在公路兩旁是不是得拉投資辦廠。

還要搞一些基礎設施,比如通電通水通路能硯些一合起來,那將花去一筆驚人的錢。

據我們地區聯合省里的專家們估算過,天風渠生態發展帶沒有一百個億是拿不下來的。

咱們風州在這五年內前前後後加上籌措的資金,按規劃要出七八個億。

光是一個天風渠已經耗盡了我們所有的財力。還要分出一個億去搞皮料子整合,真是財力不支啊!

如果能拉來『紅拍天真集團』的話還算是有收穫。如果拉不來。那將讓我們風州陷入一個巨大的泥潭之中。」

此人叫陳斌,地委委員,行署副專員。

「嗯,如果拉不來,而又擔誤了天風渠生態帶建設。那咱們根本就沒辦法向省里領導交待。」這時,一個長相普通的中年女子捋了一下耳旁的頭髮說道,此人是風州區區委書記孫貴菊。

葉凡琢磨一下似乎有些明白。這幾個傢伙好像有合夥商量似的。估計就是為了今天向自己發難了。

從這幾人的觀點來看,他們根本就沒意思在皮料子一塊花太多的錢。

其實。就是阻攔自己的計劃了。沒有了皮料子一塊的整合,我葉凡還來個屁。那從此處看來。是有人不希望我葉凡來這裡了。

「各位也言重了,剛才葉助理也講過了。皮料子一塊的整合完全可以跟天風渠生態發展帶的建立融合在一起發展嘛!

比如,紅拍天真集團到了,咱們完全可以在天風渠周遭帶找一塊較好的地盤給他們建廠。

而且,天風渠建好后,輻射到周遭不下上百里範圍。這個區域內可是牧草豐富,如果水量充足的話牧草業將得到更大的發展。

有了優質的草源,哪咱們的畜牲業發展不是更快。不是更能提供更好更優質的皮料子原材料。

而反過來皮料子生意好了,也能有力有利的促進畜牲業,從而促進天風渠生態帶的良性發展。」這時,一臉白晰的副書記周正剛同志說道。

葉凡心裡又是一動,估計此人跟先前幾個人不是同一個關係圈內的了。不過,也不能肯定,有些苗頭罷了。

「葉助理是過來領導我們風州的投資大發展的,說起投資。咱們風州在這一塊上非常的薄弱。

一年引進的項目資金總和還不到五個億。在這一塊上年年全省排名墊底。

咱們難道就不想打個翻身仗?說起這個,我真有些丟臉子。每年到省里開會,我都不好意思抬起頭來。

而這次葉助理過來是給了我們風州天大的機會。一個『紅拍天真集團』如果能引進過來,那將是幾個億。

就一個集團引資一塊就能完成我們風州全年的引資任務,咱們憑什麼不去干?」行署專員林強的言詞開始犀利了起來。

「同志們有顧慮這個正常,不過,這事還沒開始就給你們講成泥潭或爛攤子了。

同志們難道這麼不自信,如果事事顧及這顧及哪的,哪還要不要干工作?

省委委託葉助理下來是來拉動引資的,葉助理有著獨到的眼光。他不可能沒有根據就抬出『紅拍天真集團』來。

而且,就拿同嶺的幾個項目來講,咱們不得不講一句眼紅的話,咱們風州的確是拍馬也難以趕上。

這個,同志們的思想上是不是得轉變了。如果墨守成規,那跟花東成有何區別?」一頭白髮蒼蒼,穿著一身洗得有些發白中裝山的地委副書記周昌中用的是質問的口氣,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我是土生土長的風州人,在風州幹了一輩子的革命工作。

今年我50多了,說起來到現在還只是個副廳級的幹部。像我這種年齡在提拔一塊已經到點了,幾年後我將退休。

這些年下來,看到風州這種狀況,我心在滴血啊!怕這怕哪的哪就什麼都不要干,風州,那就讓它永遠受窮下去。

同志們,不能再讓風州這樣子發展下去了。這次省委給了我們契機,葉助理來給了我們希望。

我們要大刀闊斧的跟著葉助理把風州真正的帶上去。同志們,機不能失,失不再來啊1

「昌中同志,沒有哪位同志不想把風州發展上去,沒有哪個幹部想讓風州真正的受窮下去,也沒有哪位同志沒有出力而在消極怠慢工作。

作為風州的幹部,即便不是風州人,但他們都希望能把風州真正的發展上去。

關於今天的問題,同志們只是在交流這方面的問題。並不是阻止或不想干,昌中同志,你多慮了。」這時,蔡亮一臉嚴肅的說道,有隱晦的指責周昌中言詞過激的意思。

「既然想幹事,為什麼葉助理給的機會大家還要推三拖四的。咱們為什麼不去干?天風渠大發展是好事,但是,沒有輔助的皮料子的大發展,何來天風渠的大發展。這二者根本就是有機的融合在一起的,怎麼能硬性把它們分開來?」周昌中今天還真是昴上勁頭了。口吻非常的重。

「老周,這個不是大家考慮到資金問題嗎?干大家誰不會幹,關鍵的問題要有錢才能幹下去。

空口說白話也沒什麼用。比如說干,是不是一啟動就得需要錢款,這從哪裡來。

同志們有顧慮也正常,就怕到時陷入進去而天風渠可是省里確定的重點項目,到時抽不出錢來咱們怎麼向省委領導交待。

到時,你跟省委領導說這些錢我們都砸進皮料子去了,而且還沒有收穫。叫我們怎麼交待啊?」張杳激奮的嘆了口氣。

「呵呵呵,同志們交流很激烈嘛!這說明同志們都關心風州的事業,都想把風州發展上去。

這一點很好,很好1葉凡笑著還誇了大家一句,轉爾臉一板,說道,「當然,改革需要陣痛,而咱們引進資金的路也是不平坦的。坐享天上掉餡餅,你們想想,這個有可能嗎?人們常說,捨不得孩子套不中狼。

我想說一句就是,咱們就要舍了『孩子』,咱們要把紅拍天真集團套進來。

風州的財政當然吃緊,這一點我清楚。即便是我管理的同嶺來講,也常常感覺財力不足。

不過,不管怎麼樣不足,但是,該乾的事一定要去干。前怕虎后怕狼的,還怎麼引資,那豈不成了空談笑柄。

省委領導委託我來是在投資一塊協助你們的,你們連我最早提出的建議都怕的話我這投資一塊的工作還怎麼樣開展下去?

這事這樣吧,我們同嶺掛勾幫扶了風州四千萬的資金。哪就先用這四千萬作為引進紅拍天真集團的前期啟動資金吧。

同志們還有什麼建議,儘管說。」

「葉助理,當初全省兄弟地區和市都有給風州一定的幫助。像省城龍江市,像雲通市他們都出了五六千萬。

這筆錢省委可是有指示是用於風州天風渠的改造項目的。這個應該是專款的範疇。

不是我們不支持,只是這是專項款子,如果冒然挪用到了皮料子一塊的建設上面,那這個……」蔡亮講到這裡看了看葉凡,一臉的為難之色,說,「我們還真是左右為難啊葉助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