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三十一章兩個跳樑小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三十一章兩個跳樑小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助理這手太妙了,好好1想不到周昌中還沒等蔡亮有所表示先拍起掌來,而林強也跟著拍掌。

萬達成也含笑著拍了起來,蔡亮微一猶豫,擠了點笑也跟著有一搭沒一搭的拍了起來。

因為,再反對的話那豈不擺著不要葉凡來協助引資了,那樣子乾的話傳到省里還了得,就是這些委員們心裡估計都會鄙視自己的。

「看來同志們都理解我的想法了,那這事就這麼決定了。既然來了風州,關於引資一塊我想成立一個臨時頭的招商指揮部。

成員方面由你們地區招商局為主。其它局方面,比如財政局,公安局,建設局等局子也不能落下了。

畢竟,引資是個大問題,涉及的方方面面都相當的廣,來不得半點的馬虎。

比如咱們的合作方紅拍天真集團需要哪塊地皮,如果沒有建設局國土局的同志參加怎麼行,遇是緊急情況時還需要國家強力機關的介入是不是?」葉凡說道。

「嗯,是不能少了這些部門。如果有他們的加入的話也方便葉助理辦事。我周昌中是分管經濟發展的副書記,願意加入這個指揮部當一名跑腿的小卒。」周昌中態度非常堅決的表了態,葉凡看得出,這位快到點的同志是真的想發揮餘熱了。

「我也願意參加。」想不到地委行署專員林強同志想了想居然也表態加入了。

一時之間。蔡亮的臉色又有些難看了起來。這兩位同志可是地區排在二號跟四號的人物,他們倆個都加入了,那豈不是將大大的加強葉凡對風州的掌控能力了。

葉凡完全可以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力辦事。這不等於憑白的操控著地區行署了。

「葉助理,指揮部設立我不反對,是該設一個指揮部。不過,這人員方面其實應該由省里來的同志組成才好。

而我們風州地區都是你們的下屬機構。風州所有的部門你們都可以隨時的調遣,還何必要每個局辦都要抽人過來。

那樣子不但勞民傷財,而且機構也重複了是不是?比如說林專員跟周書記兩人。林專員要專註於全區發展大業,周書記是分管經濟的副書記,天風渠的大發展絕對離不開他們的。

到時他們分身乏術,就怕到時你又會懷疑是不是風州的同志辦事不盡心。

人的精力畢竟有限是不是?而且,光是一個引資,地區招商局參加就足夠了,何必整出這麼多的麻煩來?」蔡亮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麻煩。蔡書記,你說有什麼麻煩?乾脆今天就把麻煩全都擱桌面上講講。看看能不能解決掉?」葉凡淡淡哼了一聲。對於蔡亮的惱火已經在胸中發芽了。

「蔡書記的意思是機構重複設置反倒不利於開展工作。」這時,丘秘書長插了一句話貌似在解釋。

「重複,哪裡重複了?難道你們風州已經有了一個引資指揮部?」葉凡淡淡的看了丘含笑一眼,問道。

「這個倒沒有……」丘含笑臉一紅,微微搖了搖頭,不過,也解釋不下去了。

地一聲。那把合金打火機給葉凡點上一根煙后扔到了桌面上。他一臉嚴肅的巡了全體同志一眼,說道:「天風渠省委省政府很重視。但是,你們風州的引資工作省委省政府也沒輕看。

這些年下來。風州在引資一塊十分的薄弱。你們全地區一年的引資金額有時還抵不上沿海一個縣。

同志們,咱們要看到差距。而不是把門關得緊緊的自我安慰,咱就是老大了,這樣子乾沒用。

我跟萬秘書長是下來協助你們開展工作的,而不是要全面的調動你們風州所屬的下級部門。

招商指揮部的成立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有實用性的,有利於你們招商引資工作的開展。

這事就不用再議了,我會直接交待達成同志擬一個人員表出來從相關部門抽調人手。

希望被抽到人員的部門領導要努力配合,隨叫隨到,咱們共同為風州的招商引資工作貢獻自已的一份子力量。」

蔡亮咂巴了一下嘴后終究是沒再講話,只是臉色不怎麼好看。

「對了,晚上就由周書記陪我一起去花家一行。」葉凡想了想看了周昌中一眼說道。

「行,葉書記到時來個電話,我隨叫隨到。」周昌中沒有絲毫猶豫,點了點頭。葉凡跟邁達成二人暫時就住在地委招待所。

「那傢伙很囂張啊蔡書記。」會完後有人閃進了蔡亮的辦公室,開頭的第一句話就是此話。

「囂張,這裡不是他囂張的地方。」蔡亮看了常務副專員張杳一眼,背往椅子上一靠,冷冷哼道。

「那是,蔡書記來風州也有十幾年了吧。這裡不要講是銅牆鐵壁,但至少也是固若金湯。」張杳笑道,看了蔡亮一眼,說道,「不過,就怕他這抽調人手有目的埃」

「目的當然有,老張,你分析一下葉凡想幹些什麼?」蔡亮吐了個煙圈,臉有些臭臭的。

「搶權罷了。」張杳一語中地。

「絕對是,想從各部中抽調出人手后好支使嘛。這傢伙別看他年輕,但構是不校

你是來協助蔡書記招商引資的,居然也敢厚著臉皮來搶權。難道他還真想把風州也經營得像同嶺一樣,什麼東西。」市委常委、統戰部長蔡歸搖同志看了看夾在手指頭上的煙頭,憤然講道。

蔡歸搖跟蔡亮可是有親戚的,兩人又是本家,關係在地委委員裡頭是最鐵的。

「同嶺一樣,我看他也未必全面的控制了同嶺。」蔡亮淡淡哼道。

「應該不可能吧,最近同嶺幹了幾件大事,比如,財政部掛勾紅谷寨。

還有,聽說章河市正在爭取50億的火電項目。還有京銀高速等。這些事都干成的話哪件都能讓人光彩無比。

而且,去年海山煤礦那麼大的案子,結果怎麼樣?高成下去了,而這傢伙卻是穩坐書記寶座屁事沒有。」蔡歸搖有些疑惑,說道。

「到現在他們干成的無非就是一個財政部掛勾幫扶項目,其它幾個八字還沒有一撇。

想拿下,難度很高。還有,就拿全面控制同嶺來講也未必,孔端是好壓制的嗎?

車軍呢?此人的囂張你們倆個不是沒見識過。還有個高深莫測的市委副書記李韋。

此人你們倆個別看他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其實,只有我知道,此人才是個難纏人物。」蔡亮冷冷的哼道。

「怎麼可能,李韋是副書記兼紀委書記。我看這些年下來也沒在同嶺整出什麼吧?純粹的閑人一個。」蔡歸搖講話較隨便,脫口而出問道。

「能讓你們看見他還稱得上是『高深莫測』嗎?」蔡亮哼一聲后看了兩人一眼,說道,「知道同嶺市原市委書記張宏東為什麼病退二線嗎?」

「不是講他得了癌症無法正常開展工作了,所以自已提出來的。」張杳有些訝然的看著蔡亮。

「毛的癌症。」蔡亮叩了一下桌面。

「有人講是高成把他整下去的。」蔡歸搖說道。

「高成有哪本事的話自已也不會倒在海山煤礦事件上了。」蔡亮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八成就是李韋,因為,這其中牽扯著張宏亮的某些不光彩的事。

李韋一硬,當然是暗中出手了。省里最後給了張宏亮面子,讓他平淡謝幕。

不然,估計小張現在早在唱著《鐵窗淚》了。哪還能容得他在醫院逍遙?

還有海山煤礦事件,表面上看好像是高成在上跳下竄,我琢磨過,這裡頭絕對有著李韋的影子在。

就拿財政部的風部下來那天不是差點發生流血事件,誰幹的?葉凡絕不會背後捅自己,孔端更不會。

老麻坑縣的馬大林還是他的妹夫,孔端腦子進水也不會捅自己妹夫一刀。

除了這兩個人,還有誰有膽量干這事兒,除了李韋絕找不出第三者了。」

「還真是有些道理了。」張杳點了點頭,有些佩服的看了蔡亮一眼,笑道,「蔡書記,我看你快變成『同嶺通』了。估計葉凡都沒有你看得透徹罷。」

「他算個屁!別以為頂著個省長助理就牛逼哄哄了。那只是個虛職。一沒提級,二來,一點實權都沒有。他只是羅書記手中的一桿嫩槍罷了。」蔡亮有些老氣橫秋。

「能做羅書記手中一桿槍也不錯嘛。」蔡歸搖略顯佩服。

「你懂什麼,如果是羅書記手中的核心長槍當然管用了。關鍵是葉凡不是,他永遠也不可能成為羅書記核心圈內人的。」蔡亮哼道。

「那也是,腦門子貼了個『齊』還想改換門庭,這是官場大忌了。」張杳居然用有些可憐的口吻講著葉老大。

「不過,這小子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以為羅書記叫他來的,扯起大旗就想管理咱們風州了。

這指揮部的建立就是他撈權的第一步。估計是想通過此事逐步的蠶食蔡書記您的權力圈。

比如,拉攏有份量的同志進入指揮部。剛才大家都看見了,林強跟周昌林兩個人可是表現特別的扎眼。」蔡歸搖分析著講道。

「兩個跳樑小丑罷了。」張杳哼道,看了蔡亮一眼。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