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你來我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你來我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欄杆上全都雕刻得有精美的圖案。估計是摸的人多了,時間也長了,所以,顯得很光滑。在路燈下還會反光。

估計是周昌中事先有打招呼,所以,剛走近石橋就發現橋那邊匆匆而來一群人。

其中打頭的那位長瘦臉,身穿清朝時商人的那種降紅色,帶有花紋的皮袍子。其人頜下留著長長的鬍鬚,一幅滿清北方商人的架勢。

而後面的其它人倒都穿的現代夾克或羽絨服等,葉老大一看就知道了打頭的就是花東成這老傢伙了。

「葉助理到了,花某沒遠迎,失禮失禮得很1花東成一邊雙手抱拳上下顛動著一邊講著客套話。不過,葉凡在他臉上可是沒看到一絲歉意的神情。

「有勞花當家的了,葉某事先沒下貼子而冒昧拜訪,倒是我失禮了。」葉凡也客氣的抱拳搖了遙覺得跟這老傢伙客套還真有些演古代電影的荒唐感覺。

雙方客套寒暄過後一群人過石橋往花家宅子而去。

「花當家,你們這月湖保護得很好嘛1葉凡笑道。

「保護?」花東成看了葉凡一眼,好像有些不理解似的。旁邊一個年青人趕緊解釋道,「爸,葉助理是講咱們的湖水很乾凈清澈。」年輕人講完后看了看葉凡又說道,「其實,這湖水根本就不用保護。因為,花家祖宗有規以,花家後輩們都遵守著。這月湖就是花家的聖地。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往裡扔東西和排放污水等。

連洗澡都不行,所以,一直以來,幾百年了,月湖還保持著原有的風貌。

這在現代社會是很少見的。即便是我們花家作坊有些時候下水道堵了後有有提議把水抽進月湖再排放出去。

不過,家父從沒答應過。寧願弄來長長的管子和大型號的抽水機把污水抽到很遠的地方也要守著月湖。」

「花當家的上心了,如果人人都有花當家的保護之心,哪咱們這個世界恐怕會幹凈得多了。」葉凡感嘆了一句。說著話就到了花家大宅院。

遠看不知道,近看嚇一跳。

這花家宅子的確大,外邊全是用一種顯白色略帶點花紋理的石頭砌成的。高足有六米,院牆四角還有四個小角樓,聽說是防土匪用的炮樓。

而院牆並不是單牆,而是像城牆一樣寬達一米五左右。

「花當家,你這院子可是銅牆鐵壁。」葉凡笑道。

「不敢不敢。不過,還是很堅硬的。解放前。有一次瓦山土匪頭子陳雕帶了是百人想到我們家來搶東西。最後是攻了二個小時還是放棄了。

而且,土匪被我們花家護院的打死了十幾個。葉助理,你看,這石牆上可是有攜砸出來的小坑坑。

以前這四個角樓上還裝得有小炮。院子里有水井,常年存得有半年的米糧等生活用品。

即便是被圍半年都沒事。」花東成略顯得意的摸了一把鬍鬚,笑道。

圍牆裡頭有幾井院子,環環相扣著。葉凡等人跟著進了一個大堂。廳堂很高大。中間橫樑是用巨大木頭橫架上去的,堂廳里擺著幾十把的太師椅。

花東成把葉凡讓進了客坐。而葉凡帶來的同志全都坐在下首一側。花家的族人全都坐在另一側,彼有股子談判開會的架勢。只是中央沒有會議桌罷了。

這排場還不校葉凡在心裡冷哼了一聲。輕輕拿起茶碗,掀開碗蓋子在碗邊上輕輕的颳了一下。發出輕微的一聲后才湊到嘴邊喝了一口。

「花當家的,你們花家人丁興旺,生意場上又是財源廣進埃真是值得可喜可賀了。」葉凡當然得先給這老傢伙戴戴高帽子了。

「呵呵,我們花家做生意可是有著五百多年的歷史了。哪年皇宮內不來我們花家訂製一批精緻的皮製品。

就是以前晉嶺巡撫有時為了求得幾套皮衣袍子還會專門的登門拜訪。

不過,當時有嚴格的規定。什麼樣成色的皮衣袍只能給什麼樣品級的官員穿,不敢亂來。不然,就違規了。那可是要殺頭的大事。

所以,有些人,即便是有錢我們花家也不敢給跟皇宮一樣料子的皮衣袍給他們的。

不過,即便是成色微差點的衣袍我們花家產的也是供不應求。有些杭州商人特地從那邊趕過來就是為了求得花家的皮袍子。」花東成還真不曉得客氣,略顯老氣的講道。

那都是過去的歷史了,你老傢伙還活在過去老祖宗們創造的輝煌之中,還顯擺個屁呀。葉老大在心裡腹誹了這老傢伙一句。

這貨嘴裡卻是一臉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從古代到解放前的花家生意都紅極一時,相信到了現代,花家生意更是蒸蒸日上,百尺竿頭了。花當家,可喜可賀啊1

葉凡自然是在挖坑逼花東成了,對於現在的生意,花東成應該有清醒的認識的。

「這個,葉助理。說句實話,我們花家的生意並不差,我們現在提供的皮料子原材料雖說比別的商家貴上一倍左右,但還是供不應求。

不過,從市場佔有份額,相對來講是減少了。現在有些皮料子廠粗製濫造,嚴重的敗壞了我們風州的皮料子信譽。

按理說政府分管皮料子市場這一塊的工作人員應該加大對這種狀況的管理。

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皮料子廠全都給取消掉,還我們風州皮料子的真面目才對。

不然,長期下去,外邊的客商會對咱們風州的皮料子失去信心的。看到這些,我花東成很心焦埃」想不到花成東居然講出這麼一番話來。從其人這些話中葉凡覺得這老古董好像又並不『老』。老傢伙聰明著。

「花當家的,皮料子生產也分層次分等級的。比如你們花家生產的皮料子原材料按等級分的話就是優等品了。

其它廠家產優等品的較少,但人家產量多,而且人家價錢較便宜。你們雖說皮質好,但價錢又貴了不少。

而且,從數量來講,你們並不佔優勢。花當家經營了皮業幾十年了,對市場應該也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咱們風州的皮料子生產要形成自己的市場,就得團結起來合作才行。不然,各自為陣……」葉凡趁機拋出了打算。

「合作,他們不夠資格。如果葉助理能找出哪家也獲得過御賜信物的皮料子商家出來,我花東成願意跟他們合作。」花東成講這話時可是相當的老氣橫秋了。

花東成的兒子花向北一看,趕緊擠了些笑解釋道:「葉助理,家父主要是擔心一合作開始魚龍混雜,最後不但沒合作好,反倒是把我們花家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給弄丟了。

對於合作的問題,家父不是沒考慮過。不過,總覺得條件跟時機都還不成熟。

我們到現在採用的還是傳統手工處理原皮,這是因為我們花家幾百年下來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皮料子製作的程序跟手段。

關於技術,這個如何合作,總不能把花家的傳統工藝拿供手讓出去合作。現代社會雖說講究合作,但是,商業機密更為重要。

不然的話,為什麼有些核心技術給人家掌握了,咱們就給人家拿捏住了軟肋。

比如微軟晶元,咱們一直沒辦法掌握。咱們搞的那些玩意兒,顯然不如人家。

就靠著這晶元,凡是要用他的晶元的電腦都得給錢。這就是商業機密的作用,是一個企業存旺的關鍵。

因此,如果我們拿出了技術。這樣一來,我們花家將失去了最硬的屏障,還憑什麼能屹立於風州大地上。」

「是啊,前次地區領導都來找過我們了。不是我們要悖領導面子不合作。

關鍵的問題是合作的弊端太大了,一合作,將失去花家作坊,使得花家失去風州皮料子處理第一家的身份。

而且,這些年下來,我們雖說規模並沒有擴大,但是,我們花家的生意卻是做得紅紅火火的。

每一位花家後輩都以能生在花家而自豪。而且,花家的皮料子進一步供不應求,依然堅挺。

我們也商量過,即便是永遠這樣子發展下去,我們的皮料子依然會屹立於風州之地。

從質量這一塊來講將永遠的引領風州皮料子生產的潮流。」這時,花家一個戴眼鏡的老傢伙用非常翹皮的話講道,葉凡知道,這傢伙叫花唯一,是花成埽也是花東成事業的堅定跟隨者跟支持者。

「呵呵,時代不同了。現在做生意不但要講究質量,也需要數量。光有質量失去了數量不能形成有力的競爭力。

光有數量沒有質量其結果就是被人壓制,也不能形成有力的市場競爭力。

這二者之間是缺一不可的,如果花家能站起來振臂高呼,把風州的皮料子生產統一起來。

哪在下一階段的跟法國著名的皮製品商家『紅拍天真集團』的合作競爭中才能佔有一席之地。

才不能讓外國人壓制著我們的國貨。我們風州的皮料子要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而紅拍天真集團就是一個有力的契機。花當家的,為什麼不考慮這一點。

這是花家皮料子走向世界的絕好機會。至於說技術方面,完全可以採取一種妥善的解決辦法。

這技術,還是你們花家的而不會成為別人的。」這時,周昌中副專員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