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三十五章挑拔離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三十五章挑拔離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是那是,這風州除了蔡書記可跟,其它還有什麼人可跟。林強能行嗎?

沒用!周正剛呢,這隻老狐狸從來不顯山不露水的倒是會偶爾折騰幾下。

不過,要講他會支持葉凡,那是狗咬耗子。這種跟自己沾不上邊的他應該不會出手的。

所以,此人不足為慮。」蔡歸搖笑了笑,突然張嘴一飲而荊

「我倒是他如何的收常」蔡亮冷哼一聲,也是一飲而荊

「唉,原本就曉得會是這種結果。我還是存著一些幻想,風州,難道真是我埋葬我林強的墳墓?」行署專員林強擱下電話后,臉上頓顯頹廢之狀,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獃獃的望著天花板。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林強看了看號碼按了接通鍵。裡面傳出一女子聲音,說道:「林專員,他們也沒成功。」

「我知道了。」林強講這話時有些沒有力氣。

「唉……」女子也嘆了口氣,沉吟了幾秒說道,「本來以為能來一個攪局的,把風州這局給攪動一下。

看看咱們是否有機會,想不到結局卻是這個樣子。先前葉助理可是講得很自信的,我還以為他已經有了腹稿。

想不到居然是這種結局。好像比他們前幾次去搞得更糟糕了。此人,畢竟是太年輕了。

沒有經驗,光靠著一腔熱血能幹什麼?這跟古代的莽夫有何區別!而且。自認為省里有齊省長撐著。

其實,這個時代,背後要有靠山沒錯。不過,自己太沒用了也是一扶不起的阿斗!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了,唉……我在風州也混了兩年了。原本也是籌疇滿志的,想不到這風州居然是這麼個情況。

蔡亮在這裡根深蒂固,從上到下幾乎已經形成了一張權力的天網,這天網不但壓得前任行署專員董峰喘不過氣來。最後選擇了離開。

而我的到來,想不到情況也差不多。難道老天真要逼我林強離開風州嗎?」林強有些激憤了。

「蔡亮在風州經營了十幾年了,而且,此人也很有手段。就連張杳跟陳斌都給他全面的收服了。這風州,不但人事是蔡亮的,就是行署,唉。全都給一手盤下來了……」女子講到這裡嘆了口氣不好意思再講下去。

「董部長,你別跟給我留面子。沒錯。正如你講的那樣。我這個行署一把手居然只是個擺設。

手下兩員大將張杳跟陳斌把整個行署都把持了。說句丟臉的話,我的筆還不如張杳的筆。

這日子還混什麼?葉助理跟萬副秘書長的到來,本來以為看到了希望。

不過,葉助理還是太嫩了一些。而萬達成卻是太『深』了一些。一淺一深。

淺的沒用,深的又太深不好接觸,不然的話恐怕連自己都要陷進去了。」林強哼道為。

「葉助理表面上看去剛性得很,不然的話頭一天過來也不會跟蔡亮掰了一次手腕。雖說表面上看葉助理是敗了。不過,我總覺得。難道這是他有意為之?」董部長有些疑惑。

「有意為之,明曉得要丟臉。為什麼還要有意為之。莫非是以退為進,他在試探蔡亮的反應?如果真是這樣子,那這位年輕人也值得推敲了。」林強講到這裡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好像來了精神頭。

「我覺得葉助理不會表面上看去的如此簡單,不然的話,羅書記跟齊省長怎麼可能委以重任。

雖說羅書記有利用他的意思,但從另一個方面看這個也何嘗不是重用?

更何況,他才多大年紀,同嶺大市的一把手,居然還兼著省長助理一職,享受的是副部級待遇。

同嶺那邊的事業搞得很紅火,最轟動人的就是財政部掛勾的那件事,人家整整給了一個億埃

就憑這一點,咱們晉嶺哪位同志有這膽識跟魄力。我覺得,此人肯定有著極深的『天線』。

而且,此人不像是表面上看去的如此的嫩著。難道是傳說中的『扮豬吃虎』?」董部長分析道。

「那是當然的,沒有『天線』想從財政部撈出一個億來,痴人說夢罷了。不過,『天線』歸『天線』,這地方上的事又是另一碼事。蔡亮太強了,強龍難斗地虎,咱們也只能是先看看了。今天在會上我試探了一下。」林強說道。

「蔡亮心裡長疙瘩了,想不到你今天的表現如此的異常吧。我覺得很好,就是要讓蔡亮琢磨不透才行。估計他會有一些變化應對的。不然,一直擺脫不了這種困境那不是個辦法。」董部長哼聲道。

回到招待所周昌中請吃點心,葉凡也沒心情委婉的拒絕了。

不過,葉凡回到房間時周昌中又來了。

葉凡很客氣的把周昌中讓進了房間的小客廳里並且親自泡了茶。周昌中喝了一口后贊道『好茶』。

「以前田主任在我離開時送的,到現在也快見底了。」葉凡笑道,不著痕的先露了點『關係』出來。

因為,葉老大覺得第一個下手的目標就是這位風州的元老周昌中。從白天的表現來講周昌中很積極。

而且,周昌中年歲也不小了,如果說還幻想著提拔那可能性較校所以,葉凡把他先定位為一個真想為風州辦事土生土長的一個風州幹部。

「田主任?」周昌中微微一愣之後說道,「聽說葉助理以前在中辦工作過,想必這茶就是田主任送的吧?」

想不到周昌中還真用過心,居然曉得這事,葉凡笑著點了點頭。說道:「田主任也相當摳門,就給了10罐。一拿回家就給朋友順走了一半。再後來給老領導們也送了一些,就剩下這點了。」

葉老大講得輕鬆,不過,周昌中可是聽得心裡大為震驚。因為,田江主任能送這種極品貨10罐的話那是給足了你葉凡面子了。

不然,恐怕一般的同志到地方工作人家會給你一罐就不錯了。

「葉助理,這局面好像有僵持的趨勢。這對我們開展工作很不利啊1周昌中也沒再問,轉爾就轉到了今天的正題上了。

「嗯……」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周昌中一眼,問道,「周專員這個時候來,估計應該是有些特別的建議吧。那趕緊說來聽聽,說句實話,在這裡我還真沒空逗留太久,那邊還一大攤子事在等著。」

「我知道,同嶺可是有幾個大項目,這些都離不開葉助理的親自指揮的。」周昌中點了點頭,想了想,說道,「傳說花家有塊帝王鑒,是乾隆帝親自賞賜的。

以前都供在花家堂廳正中央,還派得有十幾個武林高手護著的。當時每任風州府官員都要過大禮參拜的。

不過,後來就沒見到過了。有人說是被更強的高手給搶走了,也有人講是遇上了飛天大盜給盜走了。

還有的講是花家內部發生了內訌,結果這東西給哪位族兄給帶走了。

也有人講是砸壞了不敢拿出來云云。反正是什麼版本的傳說都有。」

「這事我也聽說過一些,不過,到現在來講也沒人能講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周專員提起這帝王鑒又有什麼打算吧?」葉凡問道。

「嗯1周專員點了點頭,喝了口潤了一下嗓子才講道,「別人不清楚,但這事花東成肯定清楚。不過,花東成是絕不會告訴我們的。所以,只能從他身邊最親近的人著手了。」

「我看今天他身邊那個老成的年輕人還不錯,聽說是花東成的二兒子花向北,他的思想還是蠻前衛的。如果是他在掌舵花家的話估計這事早就談下來了。我想,他應該曉得帝王鑒的事吧?」葉凡說道。

「他八成是不會知道的。」想不到周昌中居然很肯搖頭。

「花向北難道不是花東成的親兒子?」葉凡有些不明白了看著周昌中。

「絕對是親的,雖說花向北是花東成培養在花家皮料子商業一塊的繼承人。但是,直到現在,花向北並沒有得到花東成的十分的信任,估計這信任到現在也僅有四分,還達不到一半數。」周昌中一臉鬱悶的講道。

「難道是花向北不爭氣?」葉凡問道。

「倒不是花向北不爭氣,對於花家,我其實關注已久了。而且,也研究過他們。

當時也是有整合皮料子市場這一塊的打算。因為我是專管經濟的副書記,風州的經濟發展不上去造成全省墊底的尷尬局面。

這個,我是有責任的。而我又是土生土長的風州人,我心裡難過。所以,一直想著從什麼地方入手把風州帶出去。

只不過老天沒有給我機會。葉助理估計也看出點什麼來了,我也不再饒舌。

不過,我認為。要解決花家的問題是不是可以從帝王鑒入手。」周昌中說道。

「帝王鑒倒是一個不錯的插手點,不過,你剛才也講了。就連花東成的二兒子花向北都不會清楚帝王鑒的事,花東成自己又不會告訴我們。哪還有什麼辦法知道這事?」葉凡問道。

「花滿良。」周昌中脫口而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