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三十八章活動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三十八章活動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塔克拉瑪干雖說被稱為『死亡沙漠』但是,它卻是有著輝煌的歷史文化,古絲綢之路途經塔克拉瑪乾的整個南端。

而古絲綢之路當時繁榮時期在沙漠裡頭肯定有留下許多『傳說』、比如財寶,古寶等。

這些沙匪們以前足跡遍及塔克拉瑪干,對於這裡頭他們比任何人都熟悉。比如商人來講,他們最多是沿著一條固定的路線走。

而這十六連環塢的沙匪們就不一樣了。為了搶劫后便於逃走,所以,各方面道路都要會熟習才行。

所以,他們基本上摸遍了塔克拉瑪干。所以,哪裡有財寶,哪裡有傳說他們比咱們都熟悉。

自然,『淘古』也展開了。還別說,聽說運氣好時還真能淘到古人的古董那些東西。」費長天笑道。

「他們的組織應該都還在,只不過較鬆散,不像以前那麼嚴密了是不是?」葉凡問道,心說a組應該有他們的相關資料。不過,全不全就難講了。

「這個是絕對的,不然,咱們的國家也不能容他們存在下去是不是?」費長天笑說道。

「師伯,你既然感覺到了突破的契機。那我還有個建議,你看行不行?」葉凡說道。

「說來聽聽?」費青來問道。

於是葉凡把寶志禪師的『大般若轉息法』講了出來。而且提出了以四人合力相助他突破。這樣的成功率將大大提高。因為費青山自已感覺到了,那說明就差一點點了。

「這種法子估計對你們也有損傷吧?」費青山問道。

「損傷是有,就是損失些功力。沒關係,過段時間就能補回來。」葉凡說道。

「唉,要麻煩大家,青山心裡難安埃」費青山嘆了口氣。

「說啥麻煩,咱們都是一家人。」葉凡趕緊說道。

「好好,講得好。咱們都是一家人。」費長天笑著,眼色不經意間又從費蝶舞的身上掃過。

費蝶舞好像也感覺到了爺爺的眼光,有些彆扭起來,而且,還偷偷地看了葉凡一眼。這些,葉凡的鷹眼當然都感覺到了。

丫的,一句話不當又惹起費老爺子的想法來了。麻煩啊,葉老大在心裡感嘆了一聲。趕緊開口說道:「師伯。你把突破地點選在華山的堂秀峰之顛,是不是有特別的含意?」

「你應該想得到,以前你也聽說過了。」費青山臉色嚴肅了起來。

「大伯想一血橫斷家之恥。想當年日本雙刀流派橫斷家族的橫斷井田郎到咱們華夏叫囂,太極門的陳無波的師傅沒忍住跟他決戰華山之顛,最後慘敗,鬱郁而死。咱們泱泱華夏當然不能讓一化外小國叫嚷了,所以。爺爺決定應戰。地點還是在華山堂秀峰之顛。」費一度說道。

「嗯,橫斷家經過跟葉凡一戰之後現在也是元氣大傷。估計沒有幾年是恢復不過來了。不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費青山摸了一下下巴。哼道。

「難道他們還想折騰什麼是不是?」葉凡聲音很冷。

「沒錯,前幾天收到貼子。說是二年後再比一次。這一次雙方都可以邀請任何武林朋友參戰。

只要勝就是勝。我是擔心啊,他們如此的干根本就是在搞武林惡鬥。雙方為了面子估計都得拚力去邀請人了。

到時豈不成了兩國武林之間的大決鬥。所以,我還不突破是不行了。就是了為泱泱華夏我費青山也得奮起才行。

而這次突破選在堂秀峰顛上其目的也是為了刺激我自己不忘舊恥,突然爾後再滅他們威風。」費青山話越來越堅決。

「講得好,二年是不是?咱們等著。到時,我要讓橫斷家再次滿地找牙。我要讓橫斷家從此後談華夏而變色。」葉凡突然站起,哼道。

「好氣魄1費青山一巴掌拍去,一下子落空了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笑道,「呵呵,忘了剛才茶几給拍散架了。蝶舞,到飯點了,來一曲湊興,我跟葉凡一度他們喝幾杯。」

「嗯……」費蝶舞臉蛋微紅,點了點頭準備去搬琴了。

「蝶妹子還會臉紅,真是怪了?」費一度乾笑了一聲。

「就你話多,就不彈給你聽。」費蝶舞白了堂哥一眼,小跑著走了。

「不談給我聽是談給某人聽吧,哈哈哈,這次我是聽定了。」費一度哈哈笑開了。葉老大也有些訕訕然,有點尷尬。

吃完飯後葉凡休息了一陣子,一看時間剛好是上班時分,也就直奔總參軍務部而去。

葉老大有a組配發的特別通行證,倒是很順利的就進了總參總部。丁三根少將以前是軍務部第一副部長。

是葉凡那個時候的頂頭上司。兩人倒是很熟悉。聽說葉凡來要,丁三根早就叫秘書肖和在門口等著了。

「好久不見,丁部長是越來越有風采了。」葉凡哈笑著跟丁三根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老老1丁三根拉長聲音笑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看到你們如此的年輕,我真是羨慕礙…」

「丁部長並不老嘛,還不到50歲。這在共和國的軍隊系統中也屬於中壯派了。」葉凡笑道,接過肖和遞過來的茶喝了一口。

「唉,我們留不住你,可惜了。」丁三根有些遺閡⊥貳!澳嵌際敲1葉凡淡然一笑,看丁三根一眼,說道,「不過,會有後來的人是不是?」

「後來人?」丁三根念叨了一句后看了葉凡一眼。

「不介意的話這次來主要是給你推薦一個人。」葉凡乾脆直白地說道。

「噢。說來聽聽。你推薦的人才絕不會差的是不是?」丁三根若有所悟,似笑非笑的看著葉凡。

「費向飛,南福省軍分區參謀……」葉凡把費向飛的具體情況講了一遍下來。

當然,葉凡並沒有提費向飛是費家的人。不過,相信丁三根真有這個心的話肯定會跟去查根的。一查就清楚了不是?

「費向飛,上校參謀……」丁三根自語了一句在想事兒。葉凡也不急,等著他想事兒。

良久,丁三根抬起頭來。說道:「跟你講句實話吧,他進來可以。不過,要弄個好的職位就相當難了。只能是先掛個虛職,等有了空缺再說了。這個,他來得也太不是時候了。」

「行,只要能進來那就先掛著。」葉凡淡淡笑了笑也不急,相信丁三根在調查過費向飛的底細后估計會重新考慮他的位置的。丁老頭肯定是在玩噱頭了。

「唉……」丁三根顯得有些疲憊往沙發後邊一靠。還摸了摸頭。

「老領導累了是不是?可不能這樣子幹革命工作。工作要干,這休息可不能少了。」葉凡說道。

「唉。有些辦法。謝部長把大部分的事兒都移交給我了。不幹這軍務部誰來打理是不是?」丁三根又嘆了口氣,說道。

「這是好事兒啊老首長,葉某先恭喜你了。」葉凡笑道,轉眼就明白了,估計是謝建要退休了。因為謝建歲數也大了,估計快七十了吧。

「哪裡的話,謝部長雖說到點了。但他的位置未必能輪到我。雖說謝部長還是相當的首肯我的。不過,葉凡。跟你講句掏心窩子的話。這事,由不著他。更由不著我。我現在要乾的就是干好謝部長交待的事,等著人來移交就是了。」丁三根明顯的有些言不由衷。

葉凡聽得有些迷糊,心說你跟我聊這些幹嘛。轉爾,葉凡突然一震,若有所悟了。估計是丁三根知道自己的一些關係,是不是也想……

「丁部長不能這麼想嘛,至少,謝部長是首肯你了才把部里大部分的事務都交給了你。雖說謝部長留下的位置相當的關鍵,但謝部長的推薦也是相當的關鍵。相信以丁部長的能力完全勝任這個位置的。」葉凡笑道。

「唉,半點不由人礙…」丁三根又嘆了口氣,看了葉凡一眼,突然身子往葉凡這邊傾了一些,說道,「老弟,跟你說實話吧。這事,我的把握真不大。

有些事,成績跟資歷都要。但有些也不能缺了,那才是最至命的。你看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經是筋疲力盡了。

即便是有些其它想法,但也只能止步於此了。」

講到這裡,丁部長突然又提高了聲音說道:「老弟,不跟你聊了,還有個會。不過,你講的事我會儘快給處理了。當然,能弄個好點的位置老哥我儘力。不過,弄不到好位置時老弟你也別怪老哥我了。」

丁三根顯得相當的親熱。

「呵呵呵,一切盡在不言中,謝啦1葉凡站起來伸雙手緊緊的跟丁三根握在了一起,轉爾,葉凡空出一隻手來在丁三根的拳頭上輕輕的拍了幾下,說道,「這個,跟老哥也講句掏心窩子的話。老弟我求你的事兒啊沒準兒會給你帶來好運呢?言盡於此,告辭,下次回京我作東,咱們哥倆好好熱乎一下。」

隨著跟丁三根關係的進一步加厚,葉凡覺得如果能想辦法把他給說動過來好像也不錯。

即便是不能進入葉系圈子,但是能成為好的朋友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因此事牽線搭橋讓他靠上費家,那這事成了后丁三根是不是也得把自己這個『搭橋人』給記在心底。

「費向飛……難道有什麼?」丁三根望著葉凡的背影遠去,身子一震,馬上回到了辦公室打開電腦……

忙活了一陣子丁三根站了起來,開始在辦公室里兜上了圈子,而且是雙手緊握拳頭,似在正在考慮一件生命存亡的大事似的……

「大忙人啊,爸叫你吃晚飯都沒空?」想不到一回到紅葉堡,喬大小姐用著譏諷樣口氣哼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