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四十章這傢伙在幹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四十章這傢伙在幹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何況,這樣子干對hu家有好處並不是損害到hu家。hu滿良肯定也看到了其中的厲害關係,知道這個對自己來講就是一次天大的機會。

「hu老爺子還真是倔啊,難道這世上就沒有解開這種『倔性』的良藥啦?這世上,一物剋一物,總會找到解決的辦法的。有酸就有甜,有苦就有辣嘛1費一度說道。

「這個,也不能說沒有,只不過難度太高,想完成這事兒基本上等於零了。」hu滿良突然又說道。

「噢,說來聽聽。沒準兒咱們能把『零』變成百。」費一度來了興緻。

「要講起這事就要從hu家的帝王鑒講起了。」hu滿良喝了。湯,看了大家一眼,接著講道「這帝王鑒傳說是乾隆帝所賜,其實是傳聞有誤。帝王鑒真正的賞賜者其實是雍正帝。當年家祖上做了一件皮製的龍袍甚得雍正爺喜歡。一高興之下傳下帝王鑒。」

「這帝王鑒到底是一件什麼東西?」葉凡問道。

「帝王鑒其實我也沒見過實物,我父親也沒見過,其實是在清末我爺爺那一輩人時就不見了。

據父親說帝王鑒並不是傳說中所講的玉制的,而是一塊像骨頭樣的東西。

上面雕刻得有精美的hu紋等。整體形狀像是一座骨質的寶塔。當時雖說是清朝,但家裡還有點錢。

所以,也拍過一張照片。就是那種一捏之下就冒煙的老古董玩意兒拍的,是黑白的。而且模糊得很,再加上時間長了,很難看清楚。

不過,父親像寶貝一樣的保存著。就是我也沒見過。」hu滿良有些憂鬱的講道。

「那後來怎麼又會不見了呢?」費一度當然要替葉凡刨根問底了。其實,這貨也來了興緻。

「這個……這個……」hu滿良好像有些為難,估計是不想把這個秘密講出來,有些吶吶著看了看費副部長一臉的尷尬相。

「滿良,你跟著我也有幾年了吧。」這時,費動義問道。

「嗯。自從那年提拔為處長時我就一直跟著費部長了。算起來也有七八年多了。費部長一直照顧著滿良,這些,滿良都銘記於心。」費滿良有臉感激,說道。

「呵呵呵,那個時候我可還不是副部長而只是部里人事司的司長長。」費動義笑了笑。

「嗯,我記得很清楚。老領導您剛提了人事司長不久就拉了我一把,我也提處長了。滿良這事一直牢記於心,一刻不敢遺忘了。」hu滿良點頭一臉恭敬的講道。

「唉。講起來有些感慨。說起來我提副部也有幾年了。那個時候難埃滿良,我也跟你講過了。當時我侄兒一度還不到三十,那個時候我是經常往他們家跑。一度也喜歡我這叔。」費動義笑道。話講得很隨便很親切。

只有葉凡跟費一度曉得這傢伙在編謊話。因為,七八年前估計費動義還沒認親費家莊,屁的會認識費一度。

當然。費動義如此編瞎話也是為了自己,葉老大倆人當然不會戳穿這西貝事。

「沒錯沒錯,當時叔也說我們費家莊風水不錯,經常來逛逛也沾些寶氣。」費一度微微點頭笑道。

果然,這句話一出。hu滿良有些動容了,雖說他掩飾得很好,表面上看去沒有色動。

但是,葉凡的氣波探測卻是清晰的感覺到他身上溢出的氣機是不穩當的。起伏相當的大。內心必不平靜,估計是被『費家莊』給震住了。

「唉。這事,不是滿良不想講。主要是講起來你們可能像是在聽天書。我怕你們講我在瞎編故事。」hu滿良果然決定揭密了。估計是費家莊這三個字讓hu滿良想到了許多事兒來著了。

「噢,我們就是喜歡聽故事。」費一度一臉興趣樣子盯著hu滿良。

「雍正爺的帝王鑒在我們hu家看來只不過是皇權的象徵罷了,只不過是一件雕刻精美的骨製品罷了。不過,正因為是皇帝所賜,所以,hu家祖上都很寶貝著他。不過。後來被人強行奪走了。」hu滿良講到這裡一臉的憤怒。

「強行奪走,怎麼可能。」葉凡脫口而出,故意的看了hu滿良一眼。

「怎麼不可能大哥,這世上高手還是有的。」費一度有些不明白了。

「高手是有,不過。你估計是不曉得hu家以前的實力。聽說在清朝時hu家養得有百來人的護院隊。

這些護院其中就不泛武林高手。聽說有些土匪圍攻hu家院子,一百多個土匪最後死了一半灰溜溜走了。沒能奈何hu家院子。

hu司長,我講的可是實情?」葉凡問道。

「是有這麼回事,不過,也誇大了一點。當年hu家養得有五六十號護院的。

說是百號人馬就過了一些,當然,那一戰為什麼說有百來號護院。那是因為把hu家弟子跟hu家作坊里的工人全算進去了。

何止一百號,估計都五六百號人了。土匪來了百號人,咱們hu家佔據著hu家院子,四周全是厚達接近兩米的厚實hu崗岩石頭砌的院牆,堅可比長城。

土匪又沒有大炮,自然攻擊不進來。我們占著地利,當然,我們hu家當時也有些家底子。實際上也買了許多的土槍,因此,他們反倒被我們殺了幾十號人。」hu滿良講起這個還是相當得意的。

「既然如此厲害怎麼帝王鑒還給丟了?」費一度有些不理解。

「強中更有強中手,hu家雖說有這麼多護院,但真正的高手並不多。那個時候hu家請的護院隊長也相當的厲害,一腳下去就能踢斷碗口粗的樹。連薄一點條石都能踢斷。」hu滿良說道。

「厲害,還真有這種人。我還以為電視電影中演的是假的。」費動義有些動容了。

「電視電影中的我不敢說是不是真的,但家父曾聽爺爺講過,絕對是真的。

爺爺還講,更厲害的人都有。能夠隔空一掌把小樹都劈斷。只不過咱們家卻是沒請到這樣的高手來。

像那種高手要來搶東西的話你能攔住嗎?你即便是有上百號人都沒用,人家根本搶了就跑了。

而且來無影去無蹤的。自從帝王鑒丟了后,家爺又到京城跟八國聯軍打了一常

最後帶去的護院基本上都戰死了。家爺回來后一病不起,他『去』以前把家父叫到床邊,交待一定要找回帝王鑒。

不過,幾十年過去了。家父一直耿耿於此事。」hu滿良說道。

「帝王鑒被什麼人搶走了,你們難道不清楚?」費一度問道。

「不清楚,人家是高人,咱們根本連人都沒見到就發現帝王鑒失去了。

雖說後來全城大搜索,但都沒有下落。沒有下落的東西家父即便是傾盡家財去找也無處下手是不是?

所以,一直到現在,家父都沒開心過。年年清明都要到爺爺的墓前請罪痛哭一常

為此,連外國人家父都恨上了。認為是他們氣死家爺的元兇。」hu滿良一臉憂傷說道。

不過。葉凡發現這傢伙絕對沒講實話。因為口氣波不穩當。

當然,葉凡也沒再追問。估計這件事對hu家來講是件秘密。不拿出點本事來人家根本就不敢講出來。所以,後面四人都是在閑扯著一些無關痛癢的話。

爾後就散場了。本來費一度提議去k哥,葉凡借口有事告辭了。

「費部長,那位費公子怎麼叫葉助理大哥?好像倆人還挺親密的。」望著葉凡跟費大少的車子遠去。hu滿良站在費動義身側問道。

「呵呵呵。」費動義眼神有點怪異的看了hu滿良一眼,說道「滿良,我知道你想打聽他們的來頭是不是?

我也不瞞著你了,那位葉助理是費少的拜了把子的兄弟。費少對他很看重,不然,你以為我會吃飽飯沒事幹拉上你到這裡來。其實,我跟葉助理也是頭次認識的。

至於那位費少,費家莊的大公子。你明白沒有?」

「不敢,我明白了。」hu滿良雙眼閃過一絲色彩,不敢再問了。剛到家門口,居然發現葉助理的車子停在自己宿舍樓的門前。

「葉助理,真是你?」hu滿良趕緊過去,發現葉助理真坐在車裡。

「跟我去一個地方,保准讓你滿意。」葉凡笑道。

「那行。」hu滿良想都沒想。直接就開車跟在了後頭。對於這位葉助理,能如此年輕的居然坐上省長助理的寶座。

hu滿良在咋舌的同時又看到了希望。而且,特別是那位費家大少好像很尊重這位葉助理。

車子直往郊外開去,一直開到了寒林寺。

「葉助理還真有雅興埃」hu滿良笑道。

「呵呵呵,夜湍確相當的雅興。」葉凡笑了笑,直奔寺院大門而去。

hu滿良發現大站前居然站著一個雙手抱肩的老成年輕人。葉凡跟他點了點頭。此人打頭,不久進了寺院一個內院之中一個水潭旁。

hu滿良儘管覺得詭異,但也沒有什麼害怕的。因為他相信,葉助理不可能害了自己的。更何況,自己也沒啥可圖的。

「hu司長,估計你們hu家的帝王鑒還有秘密沒有講出來吧。」葉凡笑著一指旁邊的椅子示意他坐下,爾後問道。

「這個,還有什麼秘密?」hu滿良微微一愣之後馬上講道。不過,見葉凡的雙眼盯得緊,hu滿良感覺有點低氣不足。心說怪了,葉助理的眼神怎麼如此的犀利,好像能殺人一般,有點可怕。

「他是我好友,叫他露一手給你瞧瞧。」葉凡笑著示意車天道。

車天雙手一抱拳,整個人一運氣,鞋子居然飛走了。爾後赤著腳往水潭裡走去。hu滿良雙眼緊盯著也不曉得此人要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