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一切皆有可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一切皆有可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久,花滿良雙眼睜得老大,那瞳珠子都快掉地下了。因為,太震驚人了。

那位車天先生居然雙腳居然好像有浮力一般就浮在潭面上來回走了一圈下來。花滿良震驚的發現,那水僅僅濕過車天的腳底板一厘米左右的厚度。

而且,花滿良可以肯定。這潭水中絕對沒有機關或暗樁之類的玩意兒,花滿良相信自己的眼光。

咳!

車天突然一聲吼,站在水面上雙手往旁邊一個重達上千斤的巨型石碾子招去。

不久,令花滿良更為跌碎眼鏡的事發生了。那千斤石碾子居然被車天隔空吸扯到了空中,在空中還轉了幾個圈子啪地一聲被車天給砸在了潭邊上。而潭水僅下浸到車天雙腳二厘米不到。

車天一抱拳一個彈跳,跳起足有四五米高一個滑翔距離足達三十來米到了葉凡跟前。

又是雙手一抱拳恭敬的對著葉凡行了一禮,爾後穿上鞋子站立於葉凡身側,從頭至尾他是一句話沒有講過。要不是先前漏了一句,花滿良會認為此人就是一啞巴。

「怎麼樣,我這位兄弟的身手跟你父親嘴裡所講的武林高手有得一比嗎?」葉凡淡淡笑道。

「比他們厲害。葉助理,這輩子我是頭次見到真正的武林高手。不瞞葉助理。

家裡雖說現在沒有了護院。但是,以前還是有留下些人的。他們現在都是家裡的保安。

其中也有幾個還行,不過,最多能腳斷石板。跟你的這位朋友那是沒法子比了。」花滿良一時顯得更為恭敬了起來。

「據我推測,你們家的帝王鑒的失去很奇巧。我想說的就是,你們不是沒有發現那位搶東西的高人,而是人家估計還留有什麼信物給你們吧?

而對方太強大了。強大到令你們家都不敢作聲的地步。在明曉得帝王鑒在他們手中你們家卻是無能拿回來。

所以,你父親每年都要去墳前請罪痛哭。這件事一直折磨著你父親及爺爺一輩人吧?

而且,也是你們花家的恥辱和榮譽。慮不敢講出來,我講得可對?」葉凡淡淡說著,鷹眼發現花滿良眉毛挑了挑,臉現驚詫,說。「葉助理,這事。不好意思。還真給你琢磨出一些來了。」

「你先前有顧慮不敢講這事我們並不怪罪你,不過,你現在覺得我這個朋友有能力幫你們拿回帝王鑒嗎?」葉凡淡淡一笑鼓勵道。

「有可能。」花滿良點了點頭。

「你願不願意一搏?你想好了,這事如果不解決,那將一代一代的下去折磨著你們花家。

對方即便是再有實力哪又能怎麼樣?我想,對方估計還是傳說中的武林門派或這方面的勢力吧。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是法治社會。再強的武功也經不起槍炮的轟擊的。

更何況。這事,既然我們插手了。當然就會管到底。不過,我唯一的一個條件就是你們花家要同我們合作。把風州的皮料子市場建立起來。

跟紅拍天真合作。而且,要把規劃搞大些。如果能做得到我們全力幫你們。

如果做不到這事就當我葉凡沒有講過。」葉凡講到這裡,又看了看花滿良一眼,笑道,「而且,你看到沒有。那位費公子的能量可是不小的。你的事估計還得落在他手頭上了。」

「這事……」花滿良閉目思忖良久睜開了雙眼,說道,「搏了!葉助理,咱們連夜趕迴風州,我去說服家父。

關於此事的秘密,我也知道得不多,還是由家父親口告訴你們為好。

而且,如果家父子這思想做不通的話這事根本就無法進行下去。雖然說我也很想把自己的事辦成,但是,我很敬重我的父親。

如果父親不同意,我也不會再管這事了。那隻能先對葉助理講一聲對不起了。」

「行,花司長這話講得很實在很忠懇,我喜歡交孝父的朋友。一個連父母都不孝順的人也不值得接交。」葉凡站了起來,三人匆匆回到京里又帶上了雪丫。

在等候飛機時車天有些不明白,悄悄的問葉凡道:「主公,把雪丫帶來幹什麼?這丫頭片子平時都不講話,好像沒有情感似的。沒味道一個丫頭。」

「呵呵,車天,看人不能只看表面。沒準兒什麼時候雪丫就能做出讓你跌碎眼鏡的事來。到時別怪我事先沒給你提醒一下。」葉凡神秘一笑。

「跌碎眼鏡,就雪丫,怎麼可能……」車天嘴裡念叨了一句,見葉凡不願意再解釋,他儘管有些鬱悶,但也不好意思再問了。

只好有些鬱悶的看了不遠處的雪丫一眼,想不到這丫頭估計也有些感覺自己倆人正在談論她。她還衝車天狠狠的瞪了一眼。

「瞪個屁,要不是看葉少面上,信不信老子扁了你丫的……」車天在心裡吼了一句,不過,他也曉得。

雪丫是葉凡乾妹子雪紅的貼身丫頭,也不好對她怎麼樣。只好鬱悶的在心裡如此這般發泄了一番罷了。

到風州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葉凡等人休息了三個小時。而花滿良卻是回去說服他的父親花東成了。

下午吃過午飯,傳來消息,花東成願意見一面。

這次見面的地點擱在了花家後邊一個樹林子里,為了避免驚動別人,花家就花東成跟花滿良兩人。

「花當家的。想必一些事花司長已經跟你談過了。怎麼樣,你怎麼看法?」葉凡問道。

「我想先看看你那朋友的本事再作決定。」花東成看了看車天一眼一臉慎重說道。

「行1葉凡示意車天表演一翻。

車天點了點頭,突然一掌拍向了遠隔十米的一顆小水桶粗的大樹。

嚓一聲巨響,樹突兀的就倒了下來。頓時是土飛草揚驚飛了許多的鳥兒。

葉凡鷹眼發現花東成那眼皮子跳了幾下,知道老傢伙也給震驚了。不過,老傢伙城府還是相當深的,居然沒有目瞪口呆。估計是先有心理準備的緣故了。

「怎麼樣爸,我沒騙你吧?」花滿良倒是先忍不住出聲了。

「果然是高手。不過……」花東成摸了一下下巴,似乎有難言之隱。

「有什麼話花當家的直接講就是了,咱們是帶著誠意而來的。」葉凡說道。

「才一個,如果有兩個這樣的還差不多。」想不到花東成講出這話來,花滿良可是急了,說道,「再一個。哪裡去找。爸不是講即便是咱們花家在清朝時想請到這樣的蓋世高人都難。人家葉助理能請到一個已經不錯了,還一個。爸。你別再死腦筋了。有些事,差不多就是了。葉助理也是為了咱們花家好,人家沒貪你花家什麼。」

「花當家的意思是只要再有一個如此的高手你就同意我的建議是不是?」葉凡表情平淡,問道。

「言出如山,葉助理,我就是這個意思。如果還能請到一位,我們花家願意出二千萬。只要能拿回帝王鑒。我花東成即便是賠盡花家所有錢財也會相助葉助理把事辦成?這事,說實話。已經梗在我心頭幾十年了。不吐不快。唉……」花東成有些激動了,嘴唇有點點顫慄著。

「二千萬。嗯,高人的確該拿。這樣吧,打個五折。拿回帝王鑒給一千萬給我請來的高人就行了。」葉凡點了點頭。

「噢,葉助理還真能再請到一位?」花東成好像比葉凡更急,看來,老傢伙還真是再乎他的帝王鑒了。

「先生,早知道的話把天通也給叫來就好了。」車天居然插了一嘴。

「不必。」葉凡擺了擺手神秘一笑。

「要不叫我父親過來?」車天又講道。

「真沒必要。」葉凡又擺了擺手。

「難道這世上還真有如此多的高手?」車天有些不信盯著葉凡。

「對有的人來講高手萬難求到,但對我來說,高手無處不在。我們家看門的都是高手。」葉凡笑著開了句玩笑。

「我看那個李松也不過才五段吧,哪有這麼厲害?」車天講的是紅葉堡看門的保安隊長李松。

「雪丫頭,表演一下給咱們的車天同志看看。」葉凡轉爾沖雪丫講道。

「我是葉助理家看門的,我叫雪丫。玩一手給你們瞧瞧。」雪丫嫣嫣的一笑,突然手腕一彈,一條鈴鐺樣東東飛出,這個,當然是雪家的震魂鈴了。

鈴聲一響,車天頓時一震,趕緊運功想抗。因為音波沒有攻擊向花東成父子,不然,兩貨早暈了。不過,也使得兩人感覺好像有重鼓在心頭上敲似的。

只見那鈴鐺在雪丫手上一掄,細繩往遠隔幾十米外的大片樹林而去。

嚓嚓過後接著就是轟隆隆的巨響聲,頓時,漫天飛舞著雜草野花以及碎石泥土,連地都給震動了。

因為,遠處被鈴鐺掃倒了範圍達幾十米的一片樹林。地下橫七豎八的倒著十幾顆小水桶粗的大樹。

再看花東成,老傢伙這次再沒忍住,跟花滿良一樣,目瞪口呆。其實,發獃更大的反倒是車天。

這貨嘴張得絕對能塞進一個大號的肉包子。口水居然都流出來了自個兒還不曉得。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車天轉爾咂巴著嘴吶吶著,側身看著雪丫像是看外星人一般。

「一切皆有可能。」葉凡淡淡一笑,咳嗽了一聲總算是把大家的心神給拉了回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