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四十四章大長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四十四章大長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像也有些道理。」天通笑著倒也點了點頭。

「道理個屁,有實力的人講話就有道理。老子實力比葉哥弱就沒道理。這世上講得好啊,真理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王仁磅沒好氣的哼聲道。

「誰叫你弱得可以了。」天通更是得瑟的斜了王仁磅一眼,這貨不由得有些鬱悶。

車子沿著小公路直往上去,不久就到盡頭了。

「搞什麼搞,這裡離回天崖至少還有三四里路程吧,怎麼不直接開到村子里?」天通發牢騷道。

「是有些奇怪。」車天也點了點頭。

「估計是想保密吧,畢竟是華山派,要保持神秘是不是?」葉凡說道,幾人下車沿著石階路而上。

路兩旁種了許多的松樹。蒼松翠柏,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人還是相當愜意的。

走近了一看才發現這村子還真不小,而且,令人有些古怪的就是村子里沒有一座現代樣式的樓房。

全是以前那種木頭柱子撐起的土牆房子。看上去猶如一個被社會遺忘的極度貧困村。

不過,衛生方面搞得很好。不像普通的農村到處雞屎羊大便的。村道也有兩米寬,而且,全是被踩得非常光滑的石板鋪的。看樣子是有些年頭了。

村子道口也沒有以前門派那種有弟子看守,空蕩蕩一個人影都沒有。幾個小孩子在池塘邊高興的用石子打著水漂。樣子極為的歡快。一個皺巴巴的,穿著一身青布袍子,腳底下蹬著一雙布鞋子的老頭子坐在道旁的一個粗糙的石頭上正在賣力的抽著一袋旱煙,巴嗒巴嗒的雲霧飄渺。老頭看了葉凡幾人一眼就轉過臉去看著打水漂的孩童們。

「老人家,你好1天通跑過去雙手一抱拳來了個武林人士相見的禮。不過,天通同志這抱拳抱得有些不倫不類的,樣子非常的搞笑。

「年輕人,電影看多了是不是?」老頭斜了天通一眼。淡淡的說道。

「電影,我很少看。」天通搖了搖頭。

「很少看,你這又是抱拳又什麼的啥意思?」老頭問道。

「聽說這個村子是以前華山派的駐地?」天通問道。

「華山派,那是人家電影中亂編的。這世上哪有華山派,小年青,我看你真是電影中毒了。」老頭子淡淡笑道,不過。葉凡的鷹眼可不是吃素的,發現這老頭子一聽說華山派雙眼中絕對有射過一線隱晦的寒光。

「前輩。我們要拜見蕭天得掌門。」葉凡乾脆直接拋出核心人物來。

「蕭天得。我們村沒這個人。雖說老人家我老了,耳目都不怎麼靈光了。但我們村就這麼大,所有人我都知道。」老傢伙巴嗒了一口旱煙,吹了口煙霧出來。

「呵呵,我們是來要風州花家的帝王鑒的。」葉凡直接拋出主題。果然,老傢伙雙眼再也難掩飾寒光,一雙眼犀利的盯著葉凡。哼道,「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的。」

「可以這麼說吧。」葉凡也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看了老頭一眼。哼道,「蕭瑟一把帝王鑒拿走了,說是我們隨時可以來拿。今天我們來了。難道,莫非是蕭掌門把帝王鑒弄丟了沒面子見人?」

「年青人,別激人,你這招沒用。」老傢伙搖了搖頭,又掃了葉凡等人一眼,有些屑的眼神,說道,「就你們幾個,也想拿回帝王鑒。可笑1

「可不可笑不是光耍嘴皮子就能做到的,老頭,咱們玩兩手。」天通來了興趣,舉手一抓隔空十幾米抓向了老頭子。

老傢伙一看,果然有些動容了。這個胖臉傢伙居然能隔空吸抓。一見那股大力傳來,老傢伙也不敢怠慢。

旱煙竿子往外一盪,空氣中傳來一聲清脆的『啪』響聲,天通退後了一步。

老傢伙雖說還是坐在石頭上只是晃了晃身子。不過,葉凡早就發現,那塊粗糙的大石頭已經被天通的反震之力給震得裂開了。而且,石頭陷進了土裡半尺左右深度。

「好啊,有兩手,再來!再來1天通貌似孩童狀騰空而起足有三米多高。在空中隔著一招『蓋天鋪地』壓了下來。

那強大的氣波震得遠達十幾米處正玩著的小朋友們都感覺到了,嚇得小孩子們一鬨而散跑得遠遠的看著。而池塘里的水居然無風起浪,在瑟瑟的顫慄著。

「回去1老頭再不敢怠慢,瞳孔一收縮。整個人彈了起來。雙掌上舉,一招『石破天驚』往空中的天通回擊了過去。

一股狂風在老頭的掌力上空形成,卷帶著路旁一些散落的稻稈也跟著在空中亂花樣的舞動著。

亂草在瞬間就形成一個排球大的草球狀物在老頭手中旋轉著隔空砸向了空中的天通。

滋滋……

詭異的事發生了,草球跟天通的掌力猛烈的撞在了一起。雙方的掌勁在空中草球上來回的扯動著,一會兒往老頭那邊壓了下去,一會又被老頭逼了回來。怪異的就是草球居然沒有散開飛去。好像這是一堅硬的鑽石級草球似的。

「1天通臉漲得有些紅了。這傢伙估計是覺得有些丟臉子。一聲大吼,隨著老頭子額角的汗珠子掉在地下。

草球像炸彈一樣的炸開了。頓時,那些指頭長的草段子像利箭一樣的四處散開狂亂的飛紮了出去。

有幾十段草段子彈向了上百米處的孩童們,葉凡卻是沒有出手相救。因為,葉凡早曉得有人來了。

果然,孩童們側面突然扯來一股大力。那幾十截草段子頓時就連成了一條線。

在空中一旋轉,詭異的成了一條很長的小繩子。這小繩子似乎一下子變成了鐵鏈子似的往空中一劃好像一草鞭子一般抽向了還在空中被老頭子內勁之氣頂著的折騰著的天通。

葉凡瞄了一眼車天,車天一看,馬上伸手往空中一扯。劈向天通的草繩子感覺到下邊一股大力傳來。

頓時草繩子的頭歪了下來往車天的身上招呼了過來。看上去猶如一條長蛇樣子在空中顫慄著,發著沙啦啦的刺耳聲音,它好像是活了似的。

不過,車天也早有準備。掌力突然的往外一震,草繩子在耳旁擦過往池塘里劈劃了過去。

……

一聲巨響,天通跟先前那老傢伙硬拚了一掌,雙方都往後倒退著到了幾十米開外。

天通在空中還轉了幾個身子還落地堪堪停了下來。而老傢伙卻是遠地打了幾個轉兒再斜向後退了幾十米才停住了身子。

此一刻,老傢伙眼中震駭一閃而逝。估計是想不到這個胖臉的年青人居然有著跟自己相當的實力吧。

而此刻池塘里的水如瀑布一般被草繩子劃開激起足有七八米高的水柱子。

「傍花拂柳1遠處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蒼啞聲音。隨著聲音響起,草繩子從水中起來,一下子居然把池塘里的水給卷了起來,外圍是水,裡面是草繩子。那水看上去像是冰凌一般往車天身上招呼了過去。

「一破1車天也吼了一聲,空中回蕩著車天的喊聲。雙拳突然往草繩子硬砸了過去。

……

連著十幾聲好像拳頭擂悶鼓的聲音傳來,不曉得的還以為是在打鼓。

草繩子終於被車天的十幾拳給擂得散了,已經變成了草屑,一截截僅有半厘米左右。空中頓時是草屑亂扎。

唰啦啦的響著全扎進了池塘里,不久,池塘里一下子浮出了幾十條大魚。

而塘水也給染成了紅色。當然全是魚血了,一股魚腥味以及血味飄來。這池塘頓時成了屠宰常

陸續有死魚浮上來,不久,池塘面上居然飄滿了死魚。白花花加上紅艷艷的一片,場景令人相當的震撼。

這時,從孩童們側面走出一個留著披肩長發的老頭。其人的面相看上去非常的彪悍。鬍子拉碴不說,而且長相相當的滲人。比魯智深還要魯智深了。

「大哥來了。」先前的老頭問候道。

「哪裡來的年青人,身手居然如此的了得?」那位大哥沒理葉凡,直接問先前石頭上的老頭。

「他們來要風州花家的帝王鑒。」老頭看了葉凡等人一眼,哼聲道。

「那得問問老夫手中的劍同不同意。」大哥轉過頭來,冷煞煞的掃了葉凡幾人一眼。

「閣下好狂的口氣,不曉得閣下是華山派中哪位?」葉凡本想尊稱一下,一聽這傢伙如此的狂妄,當然也就不客氣的了。

「蓋飛揚。」蓋飛揚頭一甩,頭髮頓時飛揚了起來。樣子極為的狂妄自大。

「沒聽說過。」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轉身問王仁磅道,「兄弟你聽說過這名兒沒有?」

「世界這麼大,阿貓兒阿狗兒也能叫出名來咱還不得被累死了。」王仁磅一臉正色的講道。

「小子你講什麼?」蓋飛揚大怒了,一掌劈向了王仁磅。

「生啥氣嘛老頭。」想不到雪丫居然伸掌直拍了過來,啪地一聲,雪丫退了三大步,而蓋飛揚僅退了一步。

雙方功底子立判,葉凡心裡也暗暗吃驚。想不到這華山派四大長老之老大絕對比自己功底子深。

估計是十段位第三個層次或大圓滿的強者。這千年大派果然有些根基埃

「老頭,吃我一鈴鐺……」雪丫也生氣了,抬手就要甩出震魂鈴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