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四十七章四象對三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四十七章四象對三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怪了,怎麼有點像是?」這時,聽到震魂鈴聲響,蕭歲松那本來半閉著的眼光突然睜開了,嘴裡有些疑惑的吶吶著,雙眼盯著雪丫手中飛舞出的震魂鈴。

「叔,是不是這鈴鐺很有名?」蕭天得側頭小聲問道。

「如果真是那家人的鈴鐺的話倒是要小心一點了。」蕭歲松有些凝重的看了看那鈴鐺,說道。

「哪家人的?」蕭天得緊追著問道。

「泰山挑洛塵峰、飛鈴鐺雪丫丫、美雨鏢威亞當、英jiojio依血鞭……」蕭歲松摸了一下下巴。

「這不是當年世間十大高手的名號嗎?」蕭天得吶吶了一句,轉爾,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問道,「難道是飛鈴鐺雪丫丫的雪家出來的人?」

「有點像,你聽這鈴鐺發出的聲音。你們也許感覺不到,但是,我能感覺到一點。這鈴鐺不但有攻擊的作用,而且能發動音波攻擊你的精神。因為,這丫頭的鈴鐺攻擊的是他們三個而不是咱們,所以你沒有多大的感覺。」蕭歲松臉色開始凝重了起來。

「如果真是雪家出來的人,哪還真有些麻煩。難道是花家請動了雪家出來。不過,也不對埃雪家聽說幾十年都沒人顯身了。像雪家這樣的大家,花家怎麼可能說動他們出來?庸俗之輩罷了。」蕭天得有些不信。

「天得,你看。那丫頭片子好像是這四個人的頭兒似的。這四個人也是圍著成四個方位。估計也是一種陣法吧。

倒還真有點像是雪家出來的了。你別小看了風州花家,既然他們有咱們心動的帝王鑒,但也不能排除他們花家還有能令武林高手們都心動的秘密東西了。

清朝時留下了許多的神秘。花家當年也甚是得到皇家的恩寵,落下一兩件神秘之物也正常。」蕭歲松並沒有那麼樂觀。

「嗯,有道理。」蕭天得點了點頭,說道,「這帝王鑒傳說跟雍正的血滴子組織有關係。

都幾十年過去了,咱們雖說已經琢磨出一些端倪出來。但還是沒有吃透。

不然。獲得了血滴子秘密,咱們華山派何至於到現在還縮在這山村。

武當少林又如何。聽說不光是血滴子秘密,沒準兒還有些武林秘笈以及一些財寶等珍奇玩意兒。」

「雍正時的血滴子組織是一個龐大的組織,比咱們國家現在最神秘的管理武林以及國家安全一塊的a組厲害得多了。

那個時候,血滴子成員擁有很大的權力。殺一個三品大員根本就不用請示上頭。

那個時代被他們殺了多少大臣,其中留下了多少的財寶以及一些好東西那是肯定的了。

血滴子其實就是雍正爺剷除異已的殺器。而且,後來血滴子也變味兒了。

血滴子高手們也會利用手中殺器亂殺人。比如。你不聽話人家也可以行使權力。

這個秘密幸好僅有咱們知曉,不然。將惹來無窮的後患。不過。今天這幾個年輕人也扎手的。

如果雪家也摻和在其中,難道是雪家也知曉了帝王鑒的真正秘密不成?」蕭歲松小聲說道。

「不一定。」蕭天得搖了搖頭,看了潭中正戰得激烈的七人一眼,說道,「我估計他們應該不曉得這個秘密。

這個秘密可是我們祖上用死亡換來的。當年有一位祖上因為落入血滴子手中被迫幫他們幹了些事,所以才知道這個秘密。

後來那位祖上被他們滅口,只不過是僥倖沒死罷了。」蕭天得說道。

「怪了。那個胖臉的傢伙怎麼也使的是鈴鐺?」這時,蕭歲松看了看場中。眼神更是一正。

「兩鈴鐺一樣嗎?」蕭天得盯著天通跟雪丫手中的鈴鐺觀察了起來。

「差不多,應該就是雪家的震魂鈴鐺了。」蕭歲松講到這裡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那豈不是代表真是雪家出手了。不然,也不可能同時派出兩個十段位強者過來。

不過,如果真是雪家出手,怎麼只派了這幾個人過來。雪家的實力應該不止這個數吧?」蕭天得又有些疑惑不解。

「絕對不止,飛鈴鐺雪丫丫在幾十年前就是十段位以上的高手了。如果還活著的話至少是12段位頂階了。沒準兒跟瑟一的境界差不多了。」蕭歲松說道。

「嗯,世界十大高手。哪一家的實力也不比咱們差。」蕭天得也感覺有些頭痛。

「你上我下1天通突然喊道。

雪丫一點頭,鈴鐺往上飛彈而出直擊蓋飛揚的頭部。而天通則是鈴鐺往水裡一鑽如魚雷一般潛著就往蓋飛揚的腳下而去。

而車天的厚背刀一陣子旋轉往古洋身上砍去,王仁磅幸好有著柔極刀。此刀刀芒閃爍著招招直點邱林的要害之處。

不過,王仁磅功底子太淺了。要不是這柔極刀在幫襯著這貨早被邱林一腳給踹到水底喂王八去了。

儘管這樣,兩人也倍感壓力。

這時,古峰乾笑一聲。寶劍突然在陽光下一閃脫手飛出。一招鷹抓山鼠隔空在內息控制之下狠礪地攻擊向了車天。

那劍來得太快,車天來不及閃了,只好雙臂一展展開了車家最大的秘密。

那『歡喜佛蝶跳』瞬間展開,車天一動身子拔地就到了空中。煽動著巨大的翅膀,那厚背馬刀往古峰頭上砍去。那凌厲的刀氣形成一條風刀一般著實厲害。

「好小子,居然變鳥人了1古峰一劍落空,臉色微微有些發紅。氣得雙腳在水面上狠狠的一踩,陷進水裡五厘米左右。

整個人利用水的慣性之力騰到了空中,連人帶劍往車天的腳步橫割了過去。

「那劍有些特色。」蕭天得看著王仁磅說道。

「羅浮宮的柔極刀,那傢伙還不到十段,居然也能逼出刀芒來。世間估計只有柔極刀才有如此的妙法,有著擴大內息之氣的作用。」蕭歲松點題道。

「這刀還真他娘的不錯,居然能擴大內息。等下弄過來玩玩不錯。」蕭天得臉中閃過一線貪婪神色。

「玩不了的,羅浮宮的鎮宮寶刀之一。你拿去了人家會來討要的。」蕭歲松搖了搖頭,轉爾卻是說道,「不過,這樣一來倒是證實了剛才的推理不一定正確。」

「怎麼說?」蕭天得趕緊問道。

「原本以為是雪家來人,現在看來,這夥人相當的雜亂。你看那個背著個假翅膀的傢伙好像不像咱們國家人。

應該是印度人跟國人的雜交品種。所以,這些人未必是雪家請來的。

也許,還真是一夥烏命之眾,只是為花家討帝王鑒罷了。各自為了利益罷了。這年月,錢帛美女動人心埃」蕭歲松講到這裡倒是鬆了口氣。

「嗯,不小心看倒也看不出來。叔的眼神好能看得出來。不過,他們是必敗無疑了。

咱們的蓋長老以一敵二居然遊刃有餘。剩下的二對二遲早會敗了。我看,根本就不用發動『奪命連環三絕劍陣』的威力就足夠了。」蕭天得摸了一下下巴,神情也彼為輕鬆了起來。

「情況好像有些不妙。」車一刀看了看潭面。

「蓋飛揚的功底子太強了,雪丫跟天通合手只能堪堪逼住他。要不是有雪家的震魂鈴鐺在施展音波攻擊,估計早敗下來了。」葉凡嘆了口氣。

「車天跟王仁磅根本就對付不了邱林跟古峰。兩人都比他們兩個功底子深得多。看來,這一局是輸定了。」車一刀臉色有些陰沉。

「只能是孤注一擲了,看看天雷陣有沒用了。不過,他們估計也還沒施展蟀傘!幣斗菜檔潰而像唐城他們幾個那是看得雙眼放光,連腿兒都在打閃著。

「厲害,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大開眼界了。」唐城小聲的嘀咕道。

「當然,個個高手,人家就是踏波走路這一套咱們中任何人就無法做到。而且,你看看,連腳底板都沒濕過。想不到葉助理居然能請到如此多的高人。此行值了。」劉強也是一臉的佩服相又看了看葉凡。

「你現在才曉得1唐城哼了一聲。

「我實在有些不明白,葉助理是省長助理,一個政府官員怎麼有這麼多高手朋友。而葉助理自己絕對也是個高人。」劉強說道。

「這不是廢話嗎?葉助理不是高人能請得動這些高人朋友嗎?你看到沒,他們全叫葉助理哥。這什麼意思,葉助理才是老大。要當老大就要拿出當老大的實力來。」唐城居然略顯得瑟的瞄了劉強一眼。

「四象合一1天通突然大吼一聲。

唰啦啦幾下。

四人迅速回到原位,車天騰空。四把兵器突然脫手飛出,在空中詭異的旋轉著,好像直升機的螺旋槳片一樣飛旋轉到了三人空中。

劈嚓一聲脆響。

四把兵器詭異的溢出一點東西,這東西居然融合在了一起。一道電光閃過,直接就劈向了蓋飛揚。這老傢伙根本就有些不屑的揮起手中寶劍就往上擱去。

……

好像撞擊在了一堵合金鋼牆上,一道麻酥傳來。蓋飛揚手中寶劍差點脫手飛了出去。

老傢伙在水中連漂了三大步才停下了腳步。不過,嘴一張,一口鮮血再也沒忍不住吐了出來。而且,老傢伙那頭髮在雷電作用下居然根根豎起。活脫脫一直即將要發飆的老刺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