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門主出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門主出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打得好1唐城帶頭大叫了一聲,劉強等人也叫好了起來。

「三環吞月1蓋飛揚怒了,大叫了一聲。三個長老迅速的背靠著背,三把寶劍頓時就豎起來了。

從劍上劈出一股能震人心魂的劍息之氣融合在一起往空中的四象天雷轟擊了過去。

轟隆一聲巨響。

天雷碰三環之氣,潭中之水激起了高達三十來米的水柱。三位長老被水柱騰得到了空中。而王仁磅四人卻是被水柱之氣給壓得全掉進了潭水裡。

「好1華山派弟子們大叫了起來。

而叫好聲剛落,一道劍爆之氣又分成四道分別往水潭中的四人分擊了過去。

這就是奪命連環三絕陣的厲害之處。這三招殺招是最可怕的。環環相扣,不滅了你是會不停止的。

「用最後一招,天雷滅世。」王仁磅一看不行了,一邊閃著掙扎著比了個手勢。四人在水中四面排開。雙手一陣涌動。四把兵器全都糾纏在了一起。

從水中唰啦一聲劃破水柱騰到空中。四把兵器旋轉著,一道太陽光照射在四把兵器上。

一道乒乓球大的火球形成。瞬間,在柔極刀的放大作用下乒乓球大變成了排球大。往空中的三把寶劍融合體飛去。

瞬間就到了根前。

滋啦啦,火星冒出。

接著就是一聲震天動地的轟隆聲傳來。潭中頓時騰起足有四五米高的水柱。

水柱大如水桶。接著不斷湧出了七根水柱子。在水柱子的邊緣散炸開了一顆顆如手雷樣的水彈。

轟隆隆的爆炸聲不斷升騰而起,潭中只能見到一片巨大的水滴子。已經不見了七人的身影。

良久,潭水才落了下去。令大家大跌眼鏡的就是居然不見了七人身影。

「去哪了?」唐城嘀咕道。

「在水下。」葉凡哼道,鷹眼早透過水麵到了水下。潭水翻騰開了猶如噴泉一般的嘩啦響著。而潭面猶如煮沸的開水咕咕翻湧著不斷。

不久,七人全都浮了上來。

蓋飛揚剛衝出水面,現場的人全都差點笑起來了。因為,這老傢伙那一頭披揚的頭髮居然不見了,估計是給那詭異的火雷給剃了個光頭。在陽光下猶如一個上千瓦的大號燈泡反射著太陽光特別的顯眼。

老傢伙滿臉漲得通紅。他是徹底的怒了,拔水而出一把寶劍狠狠的扎向了王仁磅。

「慢著,這局我們認輸1葉凡突然大叫了一聲,不過,蓋飛揚顯然不肯放過天通四人。那寶劍旋轉著還是往四人身上不要命怕扎了過去。

「哼1車一刀突然一揚手,哧溜一聲怪異聲響起,蓋飛揚整個人連帶著寶劍都給抓到了空中。

車一刀再狠狠一甩手。蓋飛揚整個人像一個破麻布袋子一樣被甩得往上百米遠處的石壁撞了過去。

蕭歲松來不及震驚了,趕緊伸手一抓。隔空一股大力傳出去把蓋飛揚硬是扯了回來。

剩下的像邱林和古峰見蓋飛揚都吃癟了自然也不敢再有動作。只是獃獃的看著車一刀。不曉得這老傢伙到底什麼功底子。居然連蓋飛揚在他手中猶如玩具一般,太厲害了。

而華山弟子跟唐城幾人也早就瞠目結舌,一個個獃獃的看著車一刀,石岩上頓時就多出了幾十尊的活人化石。

「唉,還是輸了1王仁磅有些喪氣,這貨耷拉著腦袋上了岸,一屁坐在了一塊石頭上連濕衣服都懶得換上了。

「不必氣餒。實力差太多。」葉凡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閣下好身手1蕭歲松看了看車一刀。淡淡哼道。

「彼此彼此罷了。」車一刀面無表情,說道。

「閣下。既然你是主帥,那行,下一場咱們試試。」這時,蕭天得看了葉凡一眼。

「請1葉凡沒再二話,作了個請的手勢。

「哈哈哈……反客為主了,好好1蕭天得狂笑了一聲,雙腳往地下猛力的一踮,在雙腿反震之力下一個鷹展長空伸開雙臂往空中而去。

滑行足有二十來米后往下滑落再延伸,到了潭的中央。雙腳落地后踩在水面上。鞋子只是微微往潭裡沉了二三厘米后又往上浮了上來。

嗎的,a組的情報還真是老掉牙了。這蕭天得早就突破十段位了,組裡居然說人家才九段頂階。真是要命得很,葉老大不由得在心裡發了句牢騷。

不過,葉凡也沒什麼好怵的。在鷹眼的生物雷達波探測之下覺得蕭天得的氣勢最多就是十段位第一個層次左右。葉老大自個兒第二個層次了,當然也沒什麼好怵這傢伙的。

而且,葉老大有鷹眼加『幹將』飛劍,更是勝了一籌。當然,葉老大也不敢盲目樂觀,人家蕭大少作為華山派的掌門,沒點絕活或秘術的話那豈不成了笑柄?

「呵呵呵……」葉凡也是一展雙臂,費家的虎鷹之功施展開來。躍起足有五米之高,在空中一個滑行幾十米距離瞬間就到了蕭天得的對面。落在潭面時水波絲毫不驚。

蕭天得表現得居然非常的平靜,看著葉凡,說道:「閣下年紀輕輕居然有如此身手,不錯。」

「你也差不多。」葉凡淡淡說道。

突然,蕭天得往後猛地一退滑漂到了四十米開外。葉凡卻是冷靜的盯著他,不曉得這傢伙突然滑開是想玩什麼把戲。

「想不到這個年輕人如此的不簡單,看上去不滿三十吧?」邱林看著葉凡,有些驚駭的講道。

「絕對是個天才。天得38歲破十段門檻,我們認為他已經是天才了。

想不到世間還有比他還天才之輩。而且,今天來的幾個人都相當的年輕,不會超過四十歲。

也不曉得這位姓葉的小夥子從哪裡網羅來這麼多的高手。這小夥子,估計出身不怎麼簡單。」蕭歲松說道臉上居然略顯佩服神情。

「他的師傅就是個能人,也不曉得是誰?不過,等下子看看他的招式也許能揣摩出一點什麼來。」邱林點了點頭,略顯擔心的說道。「也不曉得門主是否能承受得住?」

「如果單論實力,也許天得還有可能輸掉這場戰鬥。但是,呵呵呵,你忘了這地方叫什麼了?」蕭歲松輕鬆的笑了。

「呵呵呵,我還真給忘了。困龍潭,困龍之潭嘛1邱林也是一臉輕鬆的笑著。

「困龍潭,困龍之潭。難道這潭裡有什麼特別的設施會陰人?」葉凡的賊耳朵遠隔幾十米居然聽到了蕭邱的談話,不由得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萬江如海。給本門主起1就在這時候。蕭天得雙手突然的翻掌開往水裡一舀,一股大力傳來。

水波震蕩著。不久,潭水被蕭天得的內息之氣硬是劃出一片來如豆腐塊一般的騰到了空中。在空中詭異的形成一塊門板大的水板。水板看上去略顯藍色,有點像是哈里波特的魔法地毯呼嘯著往葉凡身上壓了過去。

「跟老子玩水,你還嫩了點。」葉凡心裡一陣乾笑,因為,蝠王南陵候可是玩水的行家。他的『水功』可是當世一絕。

當然,葉凡也得先看看這傢伙的實力再說。所以。隨手的往水下一拍,一股大力劃破空氣反震在了水面上。

頓時濺起七八米高的水花。葉凡再次往前一扯一推。水花在『水功』的詭異凝聚之下,瞬間成了一塊厚達半米,寬達三米的雄壯水牆。蕭天得的水門板在葉老大的水牆面前就顯得相當的單薄了。

嚓嚓……

兩聲怪異聲傳來,蕭天得的水板碰上水牆后自然瀑散開去成了水珠子來了個天雨散花歸於困龍潭了。

「那小子的水功比天得還要厲害。」邱林嘆了口氣有些遺撼。

「估計是專修『水功』的,天下武技無奇不有。修毒功的有,修鐵沙功的也有。

修水功的當然也有。不過,要論真正的『水王』,沒人能比如蝠王南陵候了。

剛才葉姓小子水壁厚,那是因為他功底子比天得要高。不然,誰的水壁先散還講不定。」蕭歲松賣弄起來了。

「蝠王南陵候,好像沒聽說過此人啊?」一旁的三長老古洋忍不住問道。

「我也是聽老門主講的,傳說蝠王的水功練到極至之處,一撐拍下能卷帶起一片江河。

這個當然有誇張之意,實際上來講,他一掌下去可以把咱們整個困龍潭的水面給捲起還是有可能的。

這些,無非就是內勁運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當然,這種厲害之處其境界沒有傳說中的境界也是不可能達到的。唉,世間又有幾個人能達到傳說中的境界。

就是咱們老門主也正處於這個門檻中央也只是剛剛跨出一步罷了。

不過,再給他幾年時間,必將進入傳說中的境界。」蕭歲松那一絲顯擺一閃而逝。要論起來蕭瑟一還是蕭歲松的親哥哥。哥哥厲害當弟弟的當然會得瑟了。

「水功再厲害也只是捲起水來,水這麼柔又能起怎麼樣?」蓋飛揚有些不服氣的哼道。

「錯了老蓋。」蕭歲松笑道。

「我哪點又錯了,以前十事有九事都是我錯。但是,這次肯定得贏一次回來。」蓋飛揚略顯得意的笑了一聲。

「當然錯了,雖說水是至柔極性之物。但是,你沒聽說過嗎?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積土為山,積水為海。海納百川,那是多大的容量,多寬載的力量。」蕭歲松說道。

感謝『盟主哥……打賞,兄弟已經升到官術粉絲榜第八位了。難道能升到傳說中的第一位,哈哈……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