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兵來將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兵來將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我還聽說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水又怎麼樣,照樣子被土給滅了。」蓋飛揚不服氣的講道。

「老蓋,你難道沒體會嗎?一根柔柔的毛線在你的手中用內息之氣灌注之後就能讓它成為一根硬實的鋼筋。為什麼用水這種材料就不行呢?」蕭歲松說道。

「這個……」蓋飛揚一時語塞,答不出來了。

「就這水門板有啥好顯擺的,看本人的水牆的厲害。」葉凡冷笑一聲,水牆居然詭異的脫離開了水面飛到了空中,猶如鋼板牆一般的往對面的蕭天得頭上砸了下去。

「哼……」蕭天得一聲大哼,雙掌往水裡絞動著。瞬間形成一條尖錐形,大似兒臂粗的水槍。

此槍旋轉著往空中的水牆戳了過去。自然是想戳破葉老大的水牆搬回點面子。

不過,顯然蕭天得的水錐槍沒用。旋轉是在轉,不過,愣是戳不進去。而且,葉凡推著的水牆還在往蕭天得頭上硬壓下去。而蕭天得的水槍也在節節敗退。

眼見就要到蕭天得的頭上了,如果再不能戳破蕭天得就要受這一強悍的水牆一擊了。

雖說是水,但在葉老大的水功之下估計比撞上鋼板也好不到哪裡去的。

不過,蕭天得畢竟是蕭天得。見水槍不抵事兒。乾脆手一松。兩把銅色寶劍從環著腰部的地方唰啦兩聲彈了出來。雙劍在空中交叉著發出一聲鳳嗚般聲音形成一個刀風旋渦樣東東。

頓時。一股很尖利的刺耳聲音傳來。

啵啵啵……

葉老大的水牆居然有崩潰的預兆了,一見這個不行了,估計這兩把寶劍有些來頭了。

葉老大往上一跳就到了水牆上方。腳底下湧出渾厚的內息之氣,頓時,快裂開的水牆頓時猶如一塊厚重的冰塊樣東東。

這當然是葉老大水功加上渾厚的內息之氣凝聚壓縮了水致使得這水都快變成固化的冰了。

而且在葉老大雙腳控制之下以雷霆萬鈞之勢往蕭天得頭上硬壓了直去。

蕭天得的雙劍雖說是華山的鎮山之寶,但是畢竟面積太校跟龐大的水牆相比就弱了不少。

眼見水牆就到了頭上,蕭天得一轉,寶劍環回腰間。這貨趕緊往側面一閃到了五米開外。外帶著的就是一遍水花四射。

不過。葉老大的水功還真是了得。雙腳一扯那堵水牆跟著就又到了蕭天得頭上並且更猛地壓了下去,速度奇快,眼見閃不過去了。

有些華山弟子嚇得大叫了起來。

蕭天得撐開雙手一把拖住了葉凡的水牆。

葉凡雙腳一蹬,水牆顫慄了一下又往下壓了一截。蕭天得臉龐頓時漲得通紅。

雙腳被水牆壓下緩緩的往潭水裡浸了過去。雙方還在硬頂著。足足過去了五分鐘,兩人全身都給汗珠子浸透了。

不過,蕭天得的雙腳已經沒入水裡到腳踝了。而且,還在往下緩慢的沉著。

「給老子下去1葉老大貌似生氣了。雙腳突然離開了水牆騰到空中。

再次落在水牆上跺腳,啪啪兩聲脆響。蕭天得的雙腳一下子沉入到水裡直到了膝蓋處。

眼見就要到大腿處了。蕭天得臉漲成了紫紅之色。這貨突然張口大叫道:「依兒……」

「叫依兒有屁用。叫老子都沒用了1王仁磅在岸上往地下呸了一口,這貨雙拳捏得緊緊的又不敢發聲叫『加油』。不過,臉上卻是一臉的興奮。

葉凡雖說也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但覺得蕭天得不可能隨便亂叫的。於是施展開內息之氣更強悍的壓制了下去,力圖一次就把蕭天得壓圬為止。

蕭天得往水下一沉,水立即就到了脖頸處,眼見就要到鼻孔住了。如果到這裡的話即便是壓不死你也能把你給淹死了。而華山派的弟子們早嚇呆了。至於蓋飛揚等人也是一臉的陰沉。

勝利就在眼前,葉老大再一鼓勁頭水沒到了蕭天得的嘴巴。

不過。就在這時候,水下突然爆炸般的彈出一股巨大的水柱。碗口粗。但這水柱來勢極猛。瞬間就到了葉凡利用水功壓製成的水牆面前。轟隆一聲巨響傳來之後。

而這邊蕭天得也逼出了全部的氣勁夾著兩把寶劍狂戳水牆,葉凡在雙方攻擊之下再加上來得突然。

水牆終於彈砸散開濺起一片瀑布樣的水花而去了。方圓幾十米範圍都是水雨攻擊的片區,就連遠隔二百米處岩石上的華山弟子們都忙不迭地拿著東東來擋住水雨。

這水雨可不簡單,即便是這麼遠的距離彈射過來猶如利箭一般。唐城也是揮劍擋住了,不過,感覺力道特別的大差點把自己給震倒了。這貨心裡暗暗咋舌。

尋思著這還了得,要是近距離那還不得直接被這散開的水雨給戳個窟窿。

葉老大生氣了,鷹眼看去,發現水下隱隱有一物在狂燥的動著。似乎呈長條形的,葉老大一掌泰山壓頂一掌狠擊了下去。

啪……

潭中水波震蕩,水下又彈出一股水柱直擊葉凡而來。而蕭天得也旋轉開寶劍攻擊向了空中的葉凡。

就這樣,水柱不斷的攻擊葉凡,跟蕭天得配合著輪翻攻擊著。其目的就是不讓葉凡腳落在水面上。這樣一直在空中閃騰著,躲避著,那是相當的費力氣的。

短短五分鐘,葉老大額角全是豆大的汗珠子。而蕭天得也好不到哪裡去,這貨根本就是在拚命了。

葉老大發狠了,手腕一動,三把柳葉飛刀夾雜在水勢攻擊之中直衝蕭天得而去。

滋啦……

礙…依兒……

蕭天得大叫了一聲,背上頓時吃了一柳葉刀,給劃出一個長達十幾厘米的長口子來。鮮血頓時就染紅了後背。

「門主……」蓋飛揚慌得大叫了起來,而華山派的弟子們全都捏著拳頭怒視著王仁磅一夥。個個都拔出了寶劍一幅就要上前的架勢。

「想群毆就上1王仁磅呸了一聲。

「安靜1蕭歲松那中氣十足而又略帶點沙啞的聲音傳來。其實,不是蕭歲松不想群毆,而是因為他沒鬧明白車一刀的真正功底子,不敢造次。再說門主還在苦戰,以保護他為主。要是有個閃失還了得。

蕭天得這貨不要命了,血紅著眼,雙手詭異的一搓。那雙略帶點銀色的寶劍怪異的在空中一閃,在陽光照耀之下一晃,詭異的居然融合成了一把劍。

此劍略帶點紫青之色,在陽光照射之下居然在劍體周遭形成一道道細如毛髮樣的紫色的劍芒。

「難道是傳說中的紫霞劍芒,聽說發出的劍芒能讓對手一時處於紊亂之中而倒致精神失神而遭到毀滅性的打擊。」這時,雪丫也是一臉凝重的說道。

「這是華山派的殺招,只有掌門跟派中核心長老能學到。此招威力其大,但是也極為耗費內息。一招之下估計會抽空施展者一半的內息之氣。所以,不能滅了對方自己估計就得完蛋。」這時,車一刀臉色也有些凝重了起來,看了看說道,「如果段位足夠的話還可以隔空用內氣控制著此劍殺敵於十里之謠。當然,我看蕭天得是不可能有那種能力的。段位太低功力不足以,但短距離完全可以做到。」

「這估計就是傳說中的以氣控劍吧?」雪丫問道。

「算是吧,大凡功底子深厚的高手。能做到內氣直噴而且噴出去后還能應用自如之時就能達到以氣控物了。

當然,可以跟能不能控又有相當大的差距離的。要以氣控物手法的動用那是要相當的嫻熟。

不然,那物體離開你的手之後根本就不聽使喚著你還怎麼樣去控制它?那又何談以氣控物?」車一刀畢竟是高手,見多識廣著。

就在這時候,一顆巨大足有水桶粗的可怕頭顱從潭中冒了出來。是一顆蛇頭,呈三角狀,頭跟鯉魚頭有點類似。比鱷魚他娘的還要丑一些。

「好大的巨蟒1天通手一嗦差點把手中的一塊石頭都給掉地下了。

「嗯,絕對千年以上。難道是華山派養的看山巨蟒。」車一刀吶吶道。

「這種巨蟒厲害嗎?」王仁磅感覺自己講這話時怎麼聲音都有點兒打顫慄。

「不厲害你去試試,估計十段位高手都難以降服它。」車一刀皺了下眉頭,也隨時的做好了騰空搶救葉凡的準備。

蕭天得踩在巨蟒頭上,那巨蟒一甩頭,蕭天得發力之下身子在慣性作用下居然升騰起足有十幾米高。

由下至下,紫霞劍在空中交揮著紫色的劍芒往葉凡頭上扎了下去。

而下邊那巨蟒的蟒嘴一張開,足有農村人洗腳時的木盆那般的大。一股帶著濃烈腥騷事兒的淡紅色液體夾成一條線細樣子脫嘴飛向了葉凡。

葉凡一看趕緊一挪身子想滑開,不過,那紅線太過快了。根本就來不及閃開。

葉老大感覺腳底下有些沾乎,旋即感覺一股巨大無匹的大力傳來把自己雙腳扯得往潭下而去。

而頭上的紫霞眨眼間就到了頭上。

雙方夾擊之下葉老大隻能先是手一旋轉,山塞版的血滴子飛彈了出去到了紫芒面前張開了瓜瓣攻擊了上去。

倒是一抓就抓住了紫芒,不過,怪異的就是葉老大想扯卻是扯不下來。而且,在收攏血滴子時發現那紫芒十分的強悍,居然無法的收攏血滴子。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