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五十二章全球驚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五十二章全球驚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時之間,各國特勤組織們馬上都招開了緊急會議。在破解研究a組是不是有什麼大的行動,要準備怎樣的措施應對。或者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大的秘密。比如外星生物礫石等。

葉老大一人失蹤倒是折騰得全球都沒得安寧開了,這個,葉老大絕對沒想到的。

龔開河沒有絲毫猶豫,拔通了紅色加密電話。那邊的聲音久久的在龔開河同志耳旁回蕩著——救不回葉凡同志,你不用來見我了。給同志們講清楚,講明白,哪個敢有絲毫鬆懈,a組全體將軍將受黨紀國法處置。

不久,費家莊也湧出幾十號人坐著車子分散而去。

水州盧家等都派出人手往四面搜索而去。

而齊天的響虎師團早就待命,一輛輛軍車直奔各地而去。

特種是水州獵豹師團全體早就待命,一個個嚴肅的站著,幾百號人都身著便裝,不過,武器全都在身上。

陳軍這個副師長早就一臉嚴肅的站著。而獵豹首長鄭方早皺緊了眉頭。此刻臉色嚴肅得嚇人。

「同志們,考驗你們的時刻到了。」鄭方大喊道。

「明白1全體獵豹隊員齊聲叫道,聲音震天而去。

「出發1鄭方手一揮,一輛輛綠色軍車一字排開從洞門而出。而在外邊的第二集團軍全體將官也是一臉嚴肅的待命在山洞外邊一個很大的練兵場上。

一個個引勁等著。因為,基地司令員正在招集緊急會議。藍月灣基地所有將官都筆直的站在會議室里。

屏幕一下子閃了一下,露出了軍界委員會副主席錢風雲的身影來。

「敬禮1猴平將軍一聲大叫,唰啦一聲,雖說是隔著屏幕,但全體將軍們都個個腰挺筆直,來了個標準軍禮。

「同志們,考驗你們的時刻到了……」錢風雲的聲音回蕩在了會議室里。

雖說是搜救葉凡。但保密工作絕對做得好。像藍月灣也僅有知曉葉凡身份的將軍會知道。下邊的同志就是一切行動聽指揮了。

魚桐大熊山基地下邊,一艘黑色幽靈悄悄的進入到了深達2000米的海底。基地司令錢森更是一臉嚴肅的親自站在指揮位置上。

「小子,快給老子醒來。」一聲炸雷般的聲音響起,葉凡終於睜開了有些迷糊的雙眼。

這貨發現丑無端那醜臉居然快湊到自己臉上了。這貨不由得苦笑了一聲,心說這次估計是要真正的完蛋了。落這變態的老傢伙手中還有什麼活路。

「前輩抓我來幹什麼?」葉凡表情淡漠,問道。

「沒想到吧?」丑無端嘎笑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老貨卻是一臉的得瑟著了。

「是沒想到,天下事居然還有這般的巧。在華山派居然會遇上你。」葉凡苦笑了一聲。「不過。我不明白前輩抓我來幹什麼?對於你來說,我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有沒用不是你小子講的,得由老人家我來定。」丑無端哼道。

「咱們這是要去哪裡?」葉凡看了看周遭,發現好像是在一輛車子裡頭。

再仔細一看,頓時有些訝然了。丑無端居然搞了輛軍車,雖說路兩邊都有人盤查什麼,但一看這車牌子都直接給放行了。因為。這還是相當級別的車子。葉老大差點氣歪了鼻子。

「怎麼樣小子,老人家想得周到吧。不管你有多大的能耐。誰敢攔咱們這輛車子。哈哈哈,司令員的車子就是牛逼礙…」丑無端狂笑不已。

「哪裡搞來的?」葉凡不由得問道。

「問這麼多幹嘛。你給老子老實點就是了。不然的話你小子可是有得苦頭吃了。」丑無端臉一板哼道。

「前輩何苦為難咱一個低階武者?」葉凡問道。

「低階,你小子不得了。才多大,居然十段第二個層次了。你老人家我在你這個年齡階段時也不過九段左右。怎麼樣小子,考慮一下叫聲師傅?」丑無端說道。

葉老大差點要笑出來了,想不到老丑同志居然想收自己為徒。

「我有師傅。」葉凡搖了搖頭。

「你那師傅屁用,估計就十段左右吧。想想,跟著老子混好處多多。」丑無端不屑的講道。

「好處,有啥好處?」葉凡也略為來了興趣。

「看看這是什麼?」丑無端把那個精緻的盒子給扔到了葉凡面前。葉凡打開了盒子,掀開絲綢,發現裡頭躺著一座七層的骨塔。

此塔跟普通的塔也沒什麼兩樣,只不過是用整根骨頭雕刻的罷了。

不過,在葉老大的鷹眼下還是發現了端倪。這塔頭上居然鑲嵌著一顆紅色的寶石,寶石晶瑩剔透,一絲雜質都沒有。

即便是在葉老大鷹眼放大n倍的情況下還是沒發現任何的雜質。光是這顆寶石拿到市場上拍賣的話絕對不下千萬。

而且,在塔座座基旁邊有一印鑒,仔細一看,刻著清世宗愛新覺羅?胤禛幾個字。這不正是雍正的正式名號嗎?

「這是帝王鑒?」葉凡問道。

「當然,有人叫他帝王鑒,其實,它還有另外一個別號。普天之下也沒有幾個人曉得的。不然,華山派早被人家踏平了。」丑無端摸了一下沒毛的下巴,略顯得瑟,講道。

「噢,還叫什麼?」葉凡一臉疑惑,問道。

「血滴塔。」丑無端說道。

「血滴塔,咋取這麼煞氣的名兒。估計有來頭吧?」葉凡問道,反正也跑不掉,不如跟這老傢伙聊聊緩和一下情緒,看看能否找到機會逃走了。

「當然有用啦。血滴子你總聽說過吧。」丑無端哼聲道。

「血滴子,世人皆說血滴子是雍正皇帝的特務組織粘桿處所獨有的一種暗器,像鳥籠,專門遠距離取敵人首級。此東西一放出去用內息控制著,張開后套住你的腦袋一扯腦袋血淋淋的就搬家了。而且是一套一個準。我就有一個仿製品。」葉凡說道。

「他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1丑無端搖了搖頭。

「難道還有世人不知曉的秘密?」葉凡也來了興趣,追問道。

「當然,血滴子是有遠距離取人首級的作用。但是,它還有一種作用。因為。跟血滴子配合在一起還有一種良性劇毒之毒藥。」丑無端說。

「毒藥,還良性,這個,好像有些矛盾。既然是毒藥了還怎麼良性?」葉凡有些不明白了。

「你懂個屁,毒藥當然也有惡性跟良性的。惡性的毒藥好配製,而良性的萬葯難配成一貼。因為,良性的毒藥可以救人。而且效果奇佳。不過,也太難配製了。」丑無端有些遺憾樣子微微搖了搖頭。

「我明白了。前輩在三毒教的蛇窟窿中生活了幾十年。天天與毒蛇為伍。如果講是沒中毒那是不可能的。就像是車一刀一樣,他只能活兩年了。估計前輩所中之毒更厲害吧?」葉凡說道。

「聰明1丑無端贊了一句,看了葉凡一眼,說道,「現在明白了我抓你來的原因吧?」

「猜到了一點,莫非是這血滴塔關係著雍正時的血滴子組織。前輩想憑此找到那種良性的毒藥好解身上的毒?」葉凡說道。

「你只講對了一點,還有一點就是。這良性的毒藥也需要。怎麼講呢,用現代術語來說就是需要一種『媒介』才能發揮作用。不然。即便是你有此好東西在手也發揮不了作用。」丑無端笑道。

「媒介,難道我就是那媒介?」葉凡若有所悟。

「太聰明了。對頭對頭1丑無端嘎嘎笑了兩聲。一雙眼神在葉凡身上掃描著,好像在看一個花姑娘似的。葉老大不由得全身雞皮疙瘩都快冒出來了。

「我不明白我怎麼成為媒介?」葉凡咂了下嘴問道。

「你不是一個現成的毒人嗎?不對,你只能講是一個半毒人。當初宗無秋想利用祖宗的手掌上的雄渾之毒把你煉成一個毒人。

不過,估計是在其中發生了什麼變故,使得這毒人沒有煉成反倒是便宜了你小子。

使得你成為了一個可毒可不毒的人。這種人更是難求了。作為媒介是最合適不過了。

到時找到良性血滴子之葯后你先服下,爾後通過內息之氣傳給我就能治好我身上的毒。

小子,只要你好生配合,沒準兒老人家我一高興還能留你一條小命。

不然的話,你會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兒的。」丑無端又凶想畢露。

「呵呵,如果沒有我配合,大不了咱們一起死。」葉凡淡淡一笑,覺得還是有機可趁的。

「一起死,你小子想得太美了。老人家我是不可能陪你一起死的。老子在蛇窟中被壓了幾十年,這人生還沒享受過。現在正是享受的時候。到時藥到病除之後就是老人家我快活人生的時候。」丑無端搖了搖頭開始閉目打坐了起來。

葉凡是施展鷹眼四處滑動著眼神,不過,知道在丑無端手想逃走估計是不可能的了。人家一巴掌就能要了自己小命兒。

不久,居然換了一輛車子轉到了一個私人的小型號飛機上衝天而去。

這丑無端雖說在蛇窟呆了幾十年居然還有如此的手段,此人的確厲害。

葉老大在心頭暗暗佩服不已。望了望天空,問道:「前輩要帶我去什麼地方?」

「嗦什麼?」丑無端不滿的哼了一聲后又打坐了起來。不久,葉凡感覺被丑無端戳了一指后就暈了過去。

也不曉得是什麼時候醒轉了過來。

感謝『2號盟主哥……大俠』飄紅打賞,感謝『6號盟主哥……大俠』重賞,感覺……大俠』打賞。狗哥謝啦。

今天是1號,保底月票在哪裡。為了拿到保底月票,狗哥沖了。連爆4更,我要月票!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