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五十七章王龍東傻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五十七章王龍東傻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前輩,有一件事我不明白。這帝王鑒既然有關血滴子的秘密,那又為什麼會給雍正爺賜給晉嶺省風州的花家?還有,前輩好像比丑無端略遜一些,功底子應該不會是12段位頂階吧?」葉凡趕緊問道。

「這事其實還是一件小秘事,傳說風州的花家那代祖上好像是雍正爺的私生子什麼。

這個,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只是聽父親有說過這個。我們負責守候這裡,其它的我們都不去管。

直到有人來為止。至於說我的功底子,不止12段位,而也是僅一隻腳踏入先天尊者段位。

只能講是走了一半的『先天尊者』吧。不過,丑無端的內息比我的要精純。

所以,我不如他。不過,幸好這洞里有些秘密有知曉。才用暗石之法傷了他。

不然,你根本就見不到我了。我知道他也還剩下一口氣,在偷聽我們的講話。

那又怎麼樣了,反正都得死了。老夫我先走一步了,丑無端,咱們黃泉路上再見。」洛恨天嘆了口氣,眼神越來越暗淡,最後頭一歪,死了。葉凡嘆了口氣上前檢查了一番,可以確定死了。

「唉,半先天強者又怎麼樣,不照樣子最後落得個一杯黃土解決的地步。人哪,何苦……」葉凡嘆了口氣走向了丑無端。

「小子,老丑我這輩子唯一做錯的事就是認識了你。自從認識你后一直倒霉到現在。下輩子老夫是再也不想見到你了。你個掃把星。」丑無端知道再難以掩飾。乾脆出聲哼道。

「怎麼能這麼講,其實,小丑同志,你是很幸運的。沒有我的話你就得暴屍荒野了,最後估計想去黃泉地府都難。我葉凡就做件善事讓你能找個土坑好好的去。小丑同志,別怪我,這事都是你自個兒整出來的。我在華山好好的折騰著你出來幹什麼?」葉凡淡淡說道。

「好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1丑無端冒火了。罵了起來。只不過聲音還是有些有氣無力的。

「這話怎麼說來著?」葉凡以一種勝利者的姿勢盯著丑無端。

「要不是我出現在華山,你們一伙人還能回家嗎?蕭瑟一跟老夫的功底子差不多,甚至更厲害一些。那傢伙要不是中了我的暗算,你們一個個都得留在華山。所以嘛,你們得感謝我才對。」丑無端在死前居然還露出得瑟之神情來。

「我有些不明白了,這帝王鑒就是花家跟華山派好像都沒有琢磨出藏秘密的地方。怎麼你倒是知根知底的?」葉同饒有興趣,問道。

「呵呵呵。小子,你想老人家我會告訴你嗎?」丑無端居然笑了。很開心的樣子。一笑那鮮血就從嘴裡冒出來了。

「你帶進地府有屁的用?」葉凡哼道。

「我樂意怎麼樣?這秘密天下只有我丑無端曉得。我就要把它帶回地府。就要讓你小子成一個糊塗鬼,永遠挂念著這事兒。」丑無端突然狂笑了幾聲,那鮮血流得更多了。

葉凡一個縱步上前伸手點了幾指稍微的控制住血流。

「看到沒,你小子還希望我能多活一陣子。來吧,有屁快放。」丑無端哼道。

「你是怎麼跟三毒教結仇的?」葉凡問道,「三毒教有什麼我還不知曉的秘密?還有這血滴子你又知曉哪些秘密。」

「這些我當然都知道,不過嘛。本人是不會告訴你的。就要讓你成為一個糊塗蛋1丑無端翹皮的講道。

「哼,如果不講的話等下我不會讓你好死的。」葉凡陰森森的講道。

「有什麼你儘管往我身上招呼。無所謂了。」丑無端嘴還真是硬朗。

叭地一聲,臉被葉凡甩了一巴掌。不過。丑無端居然還咧開嘴在笑,在盯著葉凡笑。

葉凡給氣著了,揚起手來正想干第二巴掌,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幹下去。這貨嘆了口氣乾脆坐在一邊的石頭上想先休息一下子再說了。

「就沖你沒幹第二巴掌我告訴你一個小秘密,蕭瑟一肯定不會放過你。」丑無端說道。

「這算個屁的秘密,傻瓜也能想得到。不過,本人才不怕他。只要華山派不怕被滅門。」葉凡淡然哼道。

「滅華山,你小子心氣兒也太高了。華山派,不像你看到的表面那麼簡單的。

千年大派,內藏玄機的。不過,本人答應告訴你就告訴你。蕭瑟一有個情人,此女叫崔紅。

原為峨嵋派的一個女弟子。不過,被蕭瑟一看上了。也跟峨嵋派商量過,不過,峨嵋派不肯讓崔紅還俗。

最後就折騰了起來。最後,崔紅自個兒跑下山了,後來留了頭髮,現在浦海市開了個公司叫『越成集團』。」丑無端說道。

「這個跟我有啥關係?」葉凡哼道。

「你小子傻啊,如果蕭瑟一要對你下手,你完全可以把崔紅給控制住嘛。

到時,蕭瑟一還不得翻過這賬來。崔紅雖說是峨嵋派的核心弟子,但其功底子並不是很高,最多就五六段的身手嘛。

你小子一隻巴掌就能搞定她。這不等於為自己貼了張保護符。」丑無端哼道。

「也有點道理,不過,蕭瑟一估計七八十歲了吧,崔紅也差不多了吧?」葉凡問道。

「崔紅並不老,估計到現在才三十幾歲左右。是蕭瑟一後來認識的。蕭瑟一這傢伙居然跟崔紅對上眼了,就是喜歡這女子。而且,我懷疑崔紅的孩子就是蕭瑟一的種。怎麼樣小子,老人家對你夠好吧。」丑無端說道。氣息已經是越來越弱了。看來,老丑也要往黃泉而去了。

「好個屁,那些秘密都不告訴我這叫好?」葉凡哼道。

「一碼歸一碼。」丑無端搖了搖頭。

「其實,本人根本就不怕蕭瑟一,他也不算什麼?」葉凡哼道。

「你小子別太自高自大,就你現在這11段位身手又怎麼樣,欺負起小角色還湊和。

真要跟蕭瑟一較量,就是十個抱成一團也經不起蕭瑟一兩巴掌的。以前你們不是跟我斗過了嗎?

你們兩個十二段頂階加上你們一群人又怎麼樣?不是我丑無端看不起來。你的確優秀,但再優秀也要懂得審時度事。

莽夫死得快就是因為沒腦子。」丑無端極端不屑的哼道。

「看看這是什麼?」葉凡突然揚起了手掌。

「這個……這個……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丑無端那帶血的瞳孔突然睜得老大,嘴裡一直在叫著。

「一切皆有可能,你說說,我會怕華山派嗎?」葉凡一線笑意掛在嘴角邊了。

「哈哈哈,有趣!有趣啊!蕭瑟一,你將會遇上史上最難纏的一個年青人。哈哈哈……」丑無端狂笑了幾聲。嘴裡噴出大量的鮮血,最後一倒。真的『去了』。

葉凡檢查了一番后把兩人都給埋在了二里之地一片楓樹林子里。

「老丑。你慢走啥。別怪我……」葉老大還默哀了一分鐘,爾後轉道直奔洛恨天住的竹樓而去。

發現雖說是竹樓,但還是搞得相當的不錯的。鄰近還有幾座竹樓。葉凡走了一遭下來,都沒發現人。

直到了樓尾處才發現有個傢伙臉上塗著藥水,手中打著綁帶正獃獃的會在一塊石頭上。

「我父親死了是不是?」那個中年人看了葉凡一眼,表情非常的淡漠,說道。

「你叫洛飛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洛飛只是從鼻腔里哼了一道聲音出來。

於是葉凡把洛恨天交代的事講了一遍。爾後拿出了洛恨天死前寫的血書。洛飛看完后,說道:「我不需要你照顧。我自個兒沒問題。」

「你都殘了還怎麼生活,而且。這裡好像很偏僻,連條小公路都沒有。周遭又沒有人煙,你放心,跟著我回去。而且,這個也僅僅只是一筆交易。別以為我葉凡會如此的發善心的。要不是交易我才懶得管你。」葉凡勸道。

「殘了,那是我父親認為的。其實我還有一條腿能走,你看看,我走給你看看。」洛飛倔強的站了起來,一拐一拐拄著拐杖還真的走了一圈下來。

不過,後面葉凡好說好歹這傢伙才同意跟葉凡去。走前葉凡背著他去看了父親的墳,拜了一番后才離開的。

「這裡是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江都省東河市田縣水丘鎮。」洛飛答道。

「我在這裡幾天了?」葉凡問道。

「三天了。」洛飛說道。

「想不到居然到江都省了,真是沒想到。完蛋了,快跑1葉凡彼為有些感慨,趕緊趕到水丘鎮向各位兄弟朋友們問了好。

想不到多位同志在電話裡頭聽到葉老大聲音時都有些哽咽開了。

「葉凡,你不曉得。你失蹤三天,龔頭兒差點把共和國翻了個底兒朝天了。這次他動用了作為a組組長最大的特殊權力,調動了好些部門共同配合。龔頭兒對你還真是上心著。」鐵占雄講道。

「唉,這次的事搞得大家兄弟都給累著了。真不好意思。」葉凡講道。

「講這些都見外了,只要老弟你能平安就是了。」鐵占雄說道。

不過,就在這時候,包毅來了電話。葉凡接通后就聽見包毅在電話裡頭焦急的說道:「葉助理,王龍東出事了。」

「出事,出什麼事?」葉凡趕緊問道。

「也不曉得怎麼回事,他說家裡有事就請假了。不過,今天早上人們發現他回來了。

不過,是被人送進醫院的。只是,人一下子好像中風了,而且連話都講不出來。

而腿腳都不能動,只能見到他眼珠了在轉著。好像有什麼話說可是嘴巴動的幅度太小,只能是咂巴了一下,爾後一直唔唔著誰也聽不清楚他要講什麼。

而且是口水直流,外邊的人馬上傳開了,說是王書記中風變傻了。而且,有些人就事整事。

說什麼王龍東跟人搶女人被人打傻了。還有的人講王龍東貪污了幾百萬紀委的同志找上門來故意的裝傻。

還有……反正什麼樣的版本都有。這對龍東來講是很不利的。」包毅說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