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解開暗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解開暗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看上去不會是呆傻吧?」葉凡問道。

「不像是呆傻,倒有點像是中了暗算似的。」包毅因為也練過,還是四段位的強者。所以,想到這一塊上了。

「別急,我馬上就回來。等檢查過後再說了。」葉凡勸道。

「你不知道,龍東剛變成這個樣子。孔端說你請假了,而火電項目方面不能缺人,所以聯合車軍一起招開了個臨時頭的常委會。把火電項目一塊的負責人給換了。現在轉給了副市長羅峰在擔當著。」包毅憤然的講道。

「下手夠麻溜的嘛,老子不就出去了三天居然馬上就折騰出事來了。」葉凡哼了一聲擱了電話后包了輛車子直奔水州而去。

在車裡葉凡打了電話給龔開河表示感謝。

「你是怎麼逃開丑無端的魔掌的?聽說此人可是有著半先天尊者的能手。」龔開河貌似很關切的問道,葉老大心知肚明,知道龔老頭想探探自己有沒什麼收穫了。

「幸好是運氣好,其實,丑無端跟蕭瑟一硬拚之下也受了傷。而正好碰上了丑無端的死對頭,那人叫洛恨天。兩人就鬥了起來,最後連我也給打暈了,醒過來后發現兩人都死了。」葉凡是半真半假的說道。

「死啦,可惜了。」龔開河有些遺憾。

「嗯,不過,即便是不死也不能為我們所用。反倒是死了來得乾淨。我已經土葬了他們。墳堆就在江都省東河市田縣的水丘鎮一個深山裡頭。」葉凡把具體的地點報了出來。當然是為了取得龔開河的信任。不然,很難騙得過龔開河的。

「死了就是了,只要你平安。這幾天估計逃命也特別的累,好好休息幾天再去上班吧。你的假我安排人去請的,晉嶺省委那一頭沒什麼事。」龔開河說道,倒也沒再問什麼。

「我明白,不過,估計是休息不了啦。」葉凡嘆了口氣。

「唉。你呀,叫我講你什麼好。叫你專心在a組工作你又不想干。這下子知道累了吧,兩頭都掛著,當然累。

而且,聽說最近晉嶺省委還叫你負責風州地區的工作,兩頭奔波就更累了。

人不是鐵打的,還是要注意休息著。雖說你功底子好身體好。但也要注意著。」龔開河倒是嘮叨了一大段話,葉凡聽得心裡熱乎乎的。

匆匆趕回同嶺市已經是晚上了。葉凡也顧不及勞累。把洛飛帶著直奔市第一醫院而去。

其實,經過檢查,葉凡驚喜的發現。洛飛的身體並沒有他父親洛恨天講的那般嚴重。

也許當時洛恨天太忙來不及細緻的檢查。洛飛除了受了傷之外一條腿是完好的。

另一條腿只是暫時經絡受阻。估計是當時被丑無端給點穴住了。只要能打通這些阻滯,洛飛還有雙腿飛跑的機會的。

至於說傷情嚴重當然嚴重,不過,相信以現代的醫療手段加上葉老大的針灸之術,完全康復是沒有問題的。

安排好洛飛的治療過後葉凡直奔王龍東的房間而去。發現包毅和米月正守在過道里聊著什麼。

「情況怎麼樣,醫院怎麼說?」葉凡直接開口問道。

「醫生說是查不出病因來。因為他的身體狀況很好,一切生命體征都正常。只是人不能動不能言語。如果講是中風也像。」包毅答道。

葉凡匆匆進了病房。

一見到葉凡進來,王龍東是拚命的轉著眼珠子。嘴裡更是激烈的咂巴著唔唔叫著,不過,即便是葉老大也聽不清楚這貨要講什麼。

「龍東,別急,我先給你檢查一下。」葉凡說道,王龍東唔唔著好像還能聽懂,居然安份了不少。

葉凡施展開內息緩緩的逼入王龍東經絡之中,身體大部分經絡都是通暢的。

不過,每處經絡的要害之處都有些阻滯,這個肯定就是造成王龍東無法行動的原因。而面部等地方的阻滯特別的厲害。

葉凡拿出了金針開始施展開了。

二個小時過後,葉老大滿身大汗淋淋。不過,效果不怎麼好。

於是,葉凡打了電話。不久擱下了電話。三個小時過後,車一刀匆匆進來了。

「前輩在華山沒受重傷吧?」葉凡問道。

「受點輕傷,還行,三天了也恢復得差不多了。就是皮膚方面要慢慢來,對於內息倒也沒什麼大礙了。」車一刀說道。

「那就好。」葉梵谷興的點了點頭,說道,「前輩,這次回來我找到了一種良性的毒藥,也許對於你的治病有些作用。不過,這段時間太忙。等我琢磨透了過後再跟你說這事兒。這事急也急不來,沒摸透的話我怕盲目下藥會傷了你。」

「沒事,一切你拿主意就是了。需要我怎麼樣配合你講就是了。」車一刀顯得非常的豁達。

而且,一聽說了這個福音車一刀還略顯激動。畢竟,能繼續活下去總比知道自己只有二年小命來得好。

而且,車家還有著深仇大恨要車一刀去處理。自然,他希望自己能活下去。

「我請你過來主要是因為我發現王龍東是被人暗算的,下手此人功底子相當的高。

也許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手法而不代表此人功底了很高。這些都有可能。

不過,光憑我一個人的內息居然無法全部幫他打開受阻滯的經絡。」葉凡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借我的功力合起來行事?」車一刀一想就明白了。

「沒錯。」葉凡點頭道。

「這樣子干可是有著相當大的危險性,要是咱們的內息差別太大,不相融而且產生了逆反,控制不好的話還會要了這位王龍東同志的小命的。他的身體狀況怎麼樣?」車一刀非常凝重的講道。

「他有著四段身手,當然,即便是這樣也經不起咱們折騰的。不過,我覺得成功的可能性有著八成。

因為我有秘法可以促進融合。而且,咱們可以試著一點一點的加大內息力度,王龍東真受不了時總是有反應的是不是?

而且,咱們先在他經絡中找個損傷性不大的地方把咱們的內息先融合一下再說。如果發現有逆反的話就停下來。」葉凡說道。

「這法子也不錯。」車一刀點了點頭。

又是一番折騰之後直到凌晨四點鐘才完全解除了王龍東身上的束縛。

「龍東,到底怎麼回事?」葉凡也顧不及疲勞,直接問道。

「我那個女朋友你還記得吧?」王龍東斜靠在病床上,說道。

「好像叫賈菲菲,一個有些刁蠻的大小姐。聽說還是金陵市賈府的人。賈府很有錢,在京城開得有個金都大酒店是不是?」葉凡講道。

「沒錯,前次在京都大酒店咱們跟賈家的人還鬧了個不痛快。那個時候我生氣了就走了。結果這麼久了再也沒見過菲菲。本來想是散了就散了吧,只是心裡還是相當難過的。

雖說菲菲有時有些刁蠻,不過,她本質並不壞。而且,善良起來時特別的善良。人很純真。

大前天晚上我剛回到家裡卻是碰上了菲菲那個叫『牛指』的胖傢伙跟班。那傢伙顯得很狼狽,蓬頭散發的不說而且身上還多處紫腫著。他是翻進我房間里的。後來我問他發生什麼事了,他扯著我就要跑,說是菲菲出事了。

我馬上請了假,在路上才了解到菲菲有個堂兄叫賈勇,此人那天我們在京都也見過,很翹皮。賈勇一直想把菲菲介紹給金陵市南雲家的南雲告宏。

因為賈勇跟南雲告宏是好朋友。而且,賈家專註於商業一塊,在政府這一塊是賈家的薄弱方面。

而南雲家就有好幾個在政府部門任職的家人。而且級別還挺高的,副部都有好幾個。

所以,賈勇的意思就是跟南雲家聯姻,兩家融合后發展更快。不過,菲菲一直沒理睬南雲告宏。

這次居然被賈勇給押了回去。當然,這個也是菲菲的父親賈天則的意思了。

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王龍東一個出身普通的小官員的。被押回去后菲菲一直被人看著跑不出來。而且,天天有人去勸她嫁給南雲家那位告宏小子。

不過,菲菲一直堅持著折騰著不讓步。不過,後來,菲菲的跟班,也就是牛指偷聽到一件事。

好像是賈家指示人要給菲菲下藥,生米煮成熟飯後相信菲菲即便是再折騰也是沒法子了。

牛指一聽趕緊找了個機會偷跑了出來。所以找到我去救菲菲。因為當時聯繫不上葉哥你,而包毅雙恰好出任務去了。再說時間緊迫,來不及了。

我想,現代社會他們能把我怎麼樣?於是就去了,想說服賈家的人或者是先把這事折騰開至少能拖上一段時間。

到時葉哥你回來了咱們就有辦法了。想不到我一到賈家,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把我擱在眼中。

而且叫我馬上滾蛋什麼的。而且賈勇還囂張的說是過幾天就是菲菲出嫁的日子什麼的。

還皮笑肉不笑的要給我請柬到時請我喝喜酒什麼的。實在是太欺負人了,我實在氣不過,跟他們爭了起來。

結果賈勇發火就打了起來。後來我就不曉得怎麼回事了。」王龍東一臉憤怒的說著,轉身起來從床頭櫃里拿出了那張請柬,說,「你們看看,他們多囂張。把我整進醫院居然還敢把請柬擱在我身邊。也不怕別人會查到他們身上去。簡直是無法無天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