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零一章排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一章排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告宏,別跟他們嗦了,那邊有貴客到了。叫他們進去。在角落處安排一桌就是了,咱們南雲家不怕人多,來一個村也有得吃。別因為一些鄉野粗人壞了規矩。」這時,南雲剛轉過身來,淡淡的說道。那臉上,極盡鄙視。顯然把葉老大等人貶成了吃白食的。

「請1南雲告宏作了個手勢,後邊自有人帶葉凡等人進去。這傢伙還真是聽話,真給葉凡等人找了一個最偏僻的角落處安頓了下來。葉凡等人也不惱,一臉悠閑的坐了下來。

不過,不久,葉凡等人卻是發現自己這一桌靠牆壁處卻是來了七八個眼戴墨鏡的傢伙。

看架勢是來防止自己等人鬧事的。葉凡用氣波揣測了一下,發現這些傢伙還真有些實力。其中好像還有五六段位的高手。

「看來,咱們招人不待見了。」費一度笑道。

「不速之客嘛1藍存鈞笑道。

「裡頭有高手的。」葉凡挪喻了一句。

「噢,有多高?」王仁磅嘻笑著哼道。

「就這樣吧。」葉凡伸開手比了個五或六。大家自然明白了其中有五段或六段的高手了。

「還行還行,還湊和。」王仁磅大條的點了點頭,這貨現在也突破到九段位了,自然不把五六段的低手擱眼中了。

不久,在某省擔任省長的南雲定周在金陵市市長周成東陪同下帶著幾個弟弟以及還有金陵市市政府的一些官員朋友們在大門口出現了。

一時間現場鬨動了。大家都站了起來拍掌歡迎。頓時,現場是掌聲雷動。

「今天是我侄兒南雲告宏大婚,各位請坐。」南雲定周一臉淡定的笑著講著客套話緩步進來了。老傢伙一臉的淡定得瑟,在周星拱月之下而進。

不過,葉老大一桌人還是坐著的既沒有拍掌也沒人站起倒是令得南雲定周微微一愕之後停頓了一下就轉過頭去了。

而金陵市市長周成東卻是偷偷地打量了葉凡一伙人,臉上雖說掩飾得極佳的面掛微笑。但那一線詫異還是被葉老大的鷹眼給捕捉到了。

不過,南雲定周的微微停頓還是被賓客中一些老油條門發現了。所以,一時之間,估計有幾十雙眼睛在偷偷地打量著葉凡一桌的詭異的客人。

更令賓客們皺眉的就是雪紅這丫頭早就不管不顧的在桌上大快剁矣了起來。

因為,別人都還沒人動筷子動杯的只等著主人說動筷才能開始,這些人嘛,都是名流。啥叫名流,這就叫名流。只有葉老大這一桌動過酒杯了。自然又令得這些老油條們在心裡鄙視了一句『鄉下人,沒吃過東西』啥的了。

這南雲家的酒席是安排在底層的大廳里,不久,一個頭髮全白,身罩清朝那種老袍子,腳底下蹬著一雙布鞋子的老頭子手拄著一拐杖。旁側一個看上去並不是很老的老婆子,兩人在一伙人陪同下從外邊進來了。

「南雲老爺子到1這時,一個中年主持人拿著話筒扯著嗓門大叫了一聲。頓時,全場起立又是掌聲雷動。

葉凡偷偷用『生物雷達波』掃描了一下,心裡頓時一驚趕緊收波了。因為,南雲笑笑居然有意無意的眼神在葉凡一伙人面上掃過了。並且,好像還衝葉凡笑了笑。

「厲害,好像被他發現了。此人,難道比我功底子還高?不會吧,應該是錯覺。」葉老大在心裡鬱悶的叫了一聲。

南雲笑笑眼神略微停留就收了回去,緩步往在堂正中而去。兩把太師椅子,南雲笑笑老夫老妻的,大馬金瞪先ァ

「各位請坐1南雲笑笑作了個往下按的手勢,掃了大家一眼,葉凡發現,老傢伙的眼神在自己一桌人身上停留的時間絕對長了許多。

「今天是我的孫兒南雲告宏大婚之日,南雲家是土生土長的金陵人。

自從唐朝時代祖宗就在這金陵大地上落戶安家了。平時多蒙各位照顧,南雲家也是和和氣氣的下來了。

今天,老夫在這裡多謝各位光臨這皇清園……」南雲笑笑講話很得體,很大氣。而且,一點不擺老資格。頓時又是迎來了一陣子如潮般的掌聲。

喝了半杯茶不到,外邊又是一陣子熱鬧。來了一大幫人,新娘子賈菲菲頭上蒙著紅綢的在一夥身著旗袍的漂亮姑娘圍扶之下緩步進來了。

「看到沒,不是扶,是架著走的。」王仁磅冷笑了一聲沖王龍東講道。

「嗯,四個有點身手的姑娘手腳一起來的。不過,掩飾得很好。一般人是很難看出其中端倪的。」葉凡淡淡的也哼了一聲。

「菲菲1王龍東氣極了,唰地一聲就要站起來,不過,被葉老大給一把拽住了,小聲講道,「別急,等下有好戲看。」

王龍東悻悻然坐了下來,雙眼冒著火。

這時,南雲告宏從大堂上滿面笑著跨步而到了賈菲菲面前。這傢伙還來了個標準的英國騎士禮,半膝跪地親吻賈菲菲手掌。

而且,這傢伙那雙眼神居然看的不是賈菲菲這個新娘,而是有意無意的看了王龍東一眼,嘴角掛著一線得瑟的笑。

「笑吧,等下有得你小子哭滴1費一度瞄了那傢伙一眼冷哼了一聲。

「各位珍貴的來賓,先生們女士們公子小姐們,下邊最重的節目開始。」主持人講到這裡特地停下來掃了全場一眼,賺足了眼球才說道,「新郎新娘拜天地……」

「好哇,拜啊1有人大聲的喝彩起來。頓時又是如雷般的叫好聲合著掌聲腳踏地的聲音響起,現場沸騰了起來。

而南雲告宏也挺了挺身子,一條紅綢帶著中間一朵大花帶著對面的賈菲菲。

「拜天地是要拜的,不過嘛,停1葉凡突然以化音迷術一聲冷哼,那聲音雖說不大,但全場幾百名來賓全都聽得清清楚楚的。就連坐在太師椅上的南雲笑笑也看了葉凡一眼。不過,老傢伙很鎮定。

「誰在喊停?」南雲告宏的二弟南雲茂德大喊了一聲。

「我1葉凡站了起來,昂首闊步的帶著一幫兄弟們緩步走向了大堂正中。葉老大彼有股子江南四大才子耍酷的荒唐感覺。

「你是誰?」南雲茂德一聲喝叫,旁邊那些戴墨鏡的傢伙悄悄的轉到了他的身側。

一股無形的氣壓在雙方之間悄然形成,周遭的空氣驟然間好像產生了一種氣常

使得在這個氣場圈內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種有種窒息的感覺。下邊圍著的來賓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子膽怯。

有些人不經意間就退後了十來步站遠處看熱鬧。當然,更多的是好事者們往前逼進。

這個時候,外邊有警察。而金陵市市長等眾多官員都在場,在財富如山,權勢如山的賈南兩家莊嚴的大婚場所難道還真能發生什麼不測的事嗎?賓客們相信,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騷包事。

「王龍東的大哥。」葉凡面色平靜,回道。

「年輕人,你剛才講那話是什麼意思?」這時,側面坐著的南雲剛看了葉凡一眼,淡然問道。

「我想這事南雲當家的應該最清楚吧。」葉凡說著,看了再另外一側的賈天則一眼,哼道,「想必這事賈董事長也不糊塗是不是?」

「呵呵呵。」賈天則回以一笑,說道,「年輕人,我不明白你講這話什麼意思。

今天是小女跟南雲兄大兒子南雲告宏的大婚之日。如果年輕人覺得還缺點什麼花頭的話可以直接講嘛。

賈家雖說也算不上什麼大戶人家的,但千兒八百的還是能拿得出手的是不是?」

老傢伙還真是陰,居然把老子貶成討白食的了。葉凡在心裡冷哼了一聲,嘴裡卻是說道:「既然賈董事長跟南雲當家的都不願意麵對這個問題。那就由我弟弟王龍東來給大家講講這事吧。」

王龍東一聽站了出來,說道:「我跟菲菲認識不短的時間了,海誓山盟過。我們倆情投意合,誓言今生今世在一起……」

不過,王龍東剛講到這裡,南雲告宏可是忍不住了,大喝一聲道:「放屁!菲菲幾年前就是我的未婚妻了,這個,好多親友可以作證。而且,菲菲一直愛著我,怎麼可能愛上你這潑皮無賴之流,真是可笑,可笑至極了。」

「呵呵,年輕人,想折騰的話你可是選錯了地方。」賈天則臉一板冷哼道,「我從沒聽菲菲講起來有人叫王龍東,更沒聽說過她怎麼樣。

在她眼裡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的賢侄兒南雲告宏。而且,倆人情投意合,早就敲定了日子。

年輕人,這麼荒謬的話你也講得出來。我看你是找錯地方了。去吧,去吧,我希望今後不要再看到你了。」

講到這裡,賈天則臉一板沖賈勇說道:「賈勇,去拿一萬塊錢給這位叫王龍東的年輕人,不夠的話派輛車子送他們走。」

「請吧王先生。」賈勇作了個請走的手勢。

「想不到賈董跟南雲剛當家的也會幹出強買強賣的事來,可笑1王仁磅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強買強賣,年輕人,講話可是要負責任的。」南雲剛臉一板哼道,他瞄了一眼,兩個西裝墨鏡男悄悄的到了王仁磅的身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