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零三章痰也能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三章痰也能傷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爺爺,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以前這小子沒有出現時我跟菲菲多好。

我們倆從小就認識的,打小我們就情投意合。這小子就是要橫插一扛子,是他騙了菲菲。

他能給菲菲什麼,一個政府的小幹部,工資一個月不到二千塊,能養活菲菲嗎?

菲菲過的是什麼生活,她是一時糊塗了,我要給她幸福。絕不能讓她被這小子迷惑住而後悔一輩子。」南雲告宏指著王龍東兇巴巴的大叫道。

又是叭地一聲,南雲告宏也給南雲笑笑煽了一耳刮子。葉凡清楚的看見南雲告宏掉了兩顆牙齒飛砸進了土裡。

葉老大不由得心裡有些扒涼。南雲笑笑家法嚴厲,估計後面的事自己難解決了。

這種人,治家過後肯定就會嚴懲對方的。既然能對自己人下狠手,難道還會善待敵人。

「以後記住,南雲家頂天立地在這金陵都一千多年了。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什麼樣的女人不想進南雲家的大門。

那隻能講她們眼瞎了。我們南雲家要的是光明正大的娶媳婦,今天算是給你們一個小懲。

下次給我記住了,南雲家的家風不是寫在書里的,而是要記在腦子裡。」南雲笑笑站起來嚴厲的訓叱了一番過後突然雙手一展。

葉凡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身子居然不聽使喚的朝著南雲笑笑飛去。

這貨趕緊死命的想穩定住身子。不過,身子還是在動,只是慢了一些罷了。

而車天一看趕緊扇著他的『歡喜佛蝶跳』騰到空中,雙手往南雲笑笑直劈了過去。隔空兩股凌厲的內氣如風刀一般的劈向了南雲笑笑。

「今天,我南雲笑笑要讓你們看看。皇清園好進是不好出的,凡是跟我們南雲家作對的,下場那就是殘廢。

年輕人,我不會要你們命的。不過。今後,你們將一輩子在床上渡過。

這就是找我們南雲家麻煩者下常南雲家在菲菲的事上作得不對,但是,也輪不到你們這群小年輕來指責。

來吧,今天拿出你們全部的力氣來。不然的話,你們就得躺著回去了。」南雲笑笑那臉如寒冰一般,此一刻好像突然間變成了一個冷酷的魔神。

只見他話一完。一隻手往空中一拳破天而去。

啪……

一聲脆響,車天連人帶翅膀被南雲笑笑一拳給捅得直往天上飛去。

那當然不是車天自願飛的。而是倒退著飛的。直到飛到了五六十米高度時下邊又是一股大力扯來。車天像發重磅炸彈直往土裡砸將了下來。

葉凡急得不行了,拚力想撲過去接住車天。不過,南雲笑笑只用了他的另一隻手愣是把葉凡給扯得難進分毫。

「拚啦1葉老大大吼一聲,十幾把飛刀甩了出去。

「這個不夠看年輕人1南雲笑笑淡淡的笑了笑手掌一轉,十幾把飛刀全到了他手中。

老傢伙還故意的看了看手掌一捏。再展開時葉老大那堅硬可堪比最硬的合金剛的柳葉飛刀早變成了一堆細粉末。

因為這柳葉飛刀是一種特製的骨頭製作的,所以,南雲笑笑張口一吹。那骨粉飛走了。

一道鈴鐺沙啦一響,一條細繩直衝車天而去。一下子就套中了車天的假翅膀。自然是雪丫出手了。

「你是雪家人吧。」南雲笑笑淡淡的看了雪丫一眼,不過。手卻是沒停。

一道柔和之力傳了過去,一扯之下雪丫跟車天同時被扯到了空中往遠處砸去。

王仁磅跟藍存鈞以及天通幾人想撲過去救人,不過,顯然南雲剛不會讓他們如願的,出手給阻住了。

「雪姨1雪紅一看,趕緊撲過去想撈人。

「哼,三人一堆更好1南雲笑笑臉一板一卷之下,空中頓時颳起一陣狂風,如龍捲一般卷著雪紅往樹上砸去。

「你敢傷我家小姐的話雪家要滅了你們金陵南雲家。」眼見雪紅就要撞樹上了,空中正跟車天糾結在一起無法施救的雪丫一看,拚命的掙扎著大叫出聲了。

「雪家,又怎麼滴,老夫南雲笑笑隨時候教雪青紅。」南雲笑笑根本就不賣面子,連雪紅的媽媽雪青紅的名字都叫出來了。看來,南雲家消息一點不閉塞。而是對國術界的動態是很清楚的。

滋啦一聲,雪紅給南雲笑卷帶著擦著樹丫掛在了樹上。而人好像也受了重傷生死不明樣子。

「老匹夫,我跟你拚啦1空中的雪丫突然詭異的一動,一顆紅色圓珠子砸向了南雲笑笑。

「雪紅,哥來了1葉凡一股悲愴湧上心頭,覺得很對不起兄弟姐妹們。

這貨雙手一陣子亂舞,幾十把飛刀砸了出去。不過,還是沒用。就連藏在飛刀中的幹將也給一種無形的氣場給擋住了根本就近不了南雲笑笑的身側。

在隔著他一米距離就停在了空中,任葉凡拚出全身內息都無法前進絲毫。這個,當然是因為內息差太遠倒致的。這就是實力,真正的硬體實力。硬體不行軟體再強也不行。

「這小刀還不錯,控劍之術,好!正好可以給剛兒用用。」南雲笑笑冷酷的一笑,手一搓葉凡的幹將就到了他手中。

他順勢的在幹將上一擦巴,葉凡頓時有種心被人糾住的感覺。自然是心愛之物給人破壞了。其實,像此劍用了如此的長久。自然跟葉凡有了一絲感覺罷了。

滋啦……

就在這時候,一道布帛破裂開的聲音傳來。

「好小子,還留有一手。」南雲笑笑頓時臉色相當的難看,因為,他身上的袍子居然被葉凡的落寶金錢給划裂開了一個長達十幾厘米的口子。

也許是剛才鬆懈大意了給葉凡那可以詭異的改變方向的落寶金錢鑽了空子。

滋地一聲怪想,南雲笑笑憤怒了。一把抓來,頓時,在鷹眼下。

葉凡震駭的發現南雲笑笑發出的內氣居然可怕的擰成一條透明鐵鏈子樣的東東如蛇樣往自己這邊纏了過來。

葉凡趕緊雙臂展開,雙手一個太極畫圓一陣絞動。瞬間,周遭空氣降了許多。一時之間周遭水霧冒騰了起來,好像要陰雨天快下雨的樣子。

南雲笑笑那本來半眯著的老眼突然睜大了不少,老傢伙好像感覺非常意外似的盯著葉凡看了看。

而那條透明內息之鏈居然停在了空中。似乎是老傢伙想看看葉凡到底想幹什麼似的。

就在這時候,葉凡周遭濕度越來越大。空氣中肉眼就能見到一些細如髮絲樣的雨毛形成。

而南雲家的弟子們全驚呆了,有人驚乎道:「怪了,難道人工降雨了?」

「詭異,你看,好像在那小子周圍才有。咱們這邊就沒有,真是太怪了,這個怎麼搞的?」某位弟子也是驚呼出聲了。

「一點水功罷了,小子,今天我要讓你看清楚什麼叫水功。什麼叫正宗的水功,魯班門前也弄斧頭,可笑1南雲笑笑淡淡的哼了一聲,不過,聲音雖小,但在場的弟子們全聽見了。

只見南雲笑笑一講完,那條內息之鏈一下子散開過去。不久,一股如潮的內息出來在空中一轉,再一旋轉。

頓時,周遭好像突然颳起了十幾級的龍捲風一般。就連遠距南雲笑笑上百米遠的弟子們都能感覺到那股子風刀子刮臉的刀寒之氣。

空氣濕度越來越大,不久,南雲笑笑面前居然下起雨來了。雨點足有豆粒子大。比葉老大搞的雨毛厲害得多了。

再不久,只見南雲笑笑手往雨處一招。瞬間,周遭幾十米範圍內的雨粒子凝聚在一起。

一個排球大的藍色水球詭異的出現在空中。

「老祖宗厲害,居然能隔空生水,凝氣成球。」有人大聲的驚嘆道,自然有拍馬之嫌疑了。

而葉凡的水球卻是透明的,不久,一點火星出來。水球也閃現了,只不過是略帶點淡紅之色。

「那小子也會這個,不過,球太小了,就乒乓球大,有屁的用1一個墨鏡男子拖長聲音叫道,頓時引來了一陣子鬨笑之聲。

「球雖小炸死你小子綽綽有餘滴。」王仁磅尖聲笑道。

哧,葉凡的小球被南雲笑笑的藍色水球給包圍住了。葉老大拚出全身勁氣想控制住水球炸開。

不過,顯然不奏效。也不曉得南雲笑笑用了什麼法子,居然硬生生的把葉老大的水球給淡封在了藍色水球里。

葉凡感覺好像自己身體被巨蟒勒住了似的。隨著藍色水球慢慢變小,葉老大滿臉憋得通紅。

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因為,這淡紅色水球可是跟葉老大全身氣機想聯繫在一起的。被南雲笑笑控制住了水球就等於控制住了整個人。

「就這點東西,呵呵,不夠看啊年輕人。」南雲笑笑以一幅勝利者的姿勢,嘴角掛著一縷淺淺的微笑掃了大家一眼,老傢伙略為也顯得有些得瑟了。

轉爾,老傢伙臉一板,手一動。藍色水球加緊了勒緊力度。

「爆1葉凡憋足了最後一口氣,嘴一張。毒丹田中突然噴出一股子彈樣的黑色彈丸直奔南雲笑笑而去。

「哼……,痰也能傷敵嗎,年輕人,你還沒到那程度。」南雲笑笑一伸指,輕描淡寫的彈向了黑丸。rq!~!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