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零四章救星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救星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黑丸炸開了。

頓時,一股巨大的黑霧騰起。

「小子,敢放毒1黑霧中傳來南雲笑笑那非常憤怒的吼聲。老傢伙手賣力的一揮終於攪散了黑霧。

不過,霧盡後人顯得相當的狼狽。頭髮一下子就蓬亂如鳥窩,而且為了防毒,老傢伙臨時頭動用了最精純的內息之氣。這最精純的內息是藏在心臟處的。

是人體精華所在,跟心血差不多。這種東西一旦損失了就難補回。只能再經過苦練再增加了。跟內息是不一樣的。

不過,臉上還是沾上了一點。左腮邊頓時就給毒霧鼓得腫起一個膿包,有旺仔小饅頭大。

葉老大可是絕不會手軟的,趁機那乒乓球大水球終於在這一瞬間炸開了。剛從毒霧中冒出頭的南雲笑笑被正中的炸開了。

叭地一聲,南雲笑笑居然被水球給炸得來了個瀟洒的空中飛人砸摔倒在了幾十米開外。而且是直接就砸進土坑的,身上自然全是泥巴了。

而葉老大因為用力過多,臉色也是蒼白一遍。

「父親……」南雲剛一看撲了過來。

「退一邊去。」南雲笑笑怒了,展開身子瞬間到了葉凡面前。一腳狠狠的踢向了葉凡的腿部。

這次倒是近身肉搏,雙方在幾分鐘之內連著碰了幾十拳。最後地一聲,葉凡被南雲笑笑給踢到了幾十米開外直接就撞在了樹上。這貨衣服也全破了。狼狽相跟南雲笑笑有得一比。

「父親,退下療傷,不然很麻煩,這毒很厲害。」突然,也不曉得什麼地方傳來一道相當空曠的聲音。聲音是女子發出來的,葉凡迅速一個轉身鷹眼施展開搜索去。

「哼……」女子冷哼了一聲,葉凡突然感覺眼睛一陣子扎痛。人一暈眩正想閃開,不過。顯然晚了。

一股大力傳來硬生生的把葉凡給扯到了空中。那股大力像是耍猴一樣在空中胡亂的擺動著。

而葉凡也隨著這股大力在空中如發了羊皮癲風一般在空中亂七八糟的旋轉弔頭折騰著。

而南雲笑笑在人扶持下退回去療傷了,而車天等人一看趕緊撲了過來想共同想抗那股不曉得在什麼地方來的詭異大力。

啪啪啪啪……

一連串爆響聲過後,王仁磅藍存鈞車天以及天通包括雪丫都給那股大力煽得跌倒在了幾十米開外頓時撞成了一團。

一個個震驚的看著空蕩蕩的空中全身好像都快散架了,想爬都爬不起來了。

而那股大力更是擺弄著葉凡,這貨在空中都給旋轉得快散架了。而鼻血跟耳朵處以及嘴巴等處在那股詭異的壓力之下都冒血了。

葉凡曉得,那人是要把自己活生生的在空中折騰得全散架了。估計連骨頭都得給她拆了。這種法子對人體來講是一種最殘烈的死法。

不過,葉凡拚出最後的力氣在想抗著。不過。跟這泰山氣勢的大力相比,葉凡的拚命也只能講是最後在作垂死掙扎罷了。

接著。那人好像玩膩了。葉凡被大力扯得往樹上撞了過去。那人一下子不玩死葉凡。只是在樹上來回的撞著。葉凡全身都給鼻血染紅了。

「不許傷我哥1雪紅不要命的撲了過去一跳之下想抱住葉凡。

「小丫頭,不在學校呆著來這裡湊什麼熱鬧。既然喜歡你哥,那你們就湊一對吧。」那女子冷酷的哼了一聲,一股大力傳來扯著雪紅往葉凡身上砸了過去。

此刻的雪紅猶如一發炮彈,如果砸中葉凡的話估計兩人也就差不多了。

「不要傷我哥1雪紅在空中撲騰著還在大叫著。小妮子滿臉憤怒著,不要命的想掙脫那股大力。不過,猶如蚍蜉撼樹毫無意義。

「妹子。你快走吧。」葉凡張口一喊,頓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周遭十幾米都給染紅了。

「哥。如果你死了我要滅了南雲家滿門。」雪紅大叫道。

「那你就先殘了吧,丫頭片子。口氣還不校想滅我們南雲家的人還沒出世。就你,丫頭片子。」那人顯然生氣了,雪紅被扯得一轉往遠處一顆巨樹上撞去。

「不要傷我妹子1葉凡眼睛都冒血了,硬生生逼出最後一口毒丸往空中亂爆了過去。因為見不到那人,只能是憑感覺想炸開那人兇悍力道的束縛罷了。

「丫頭,口氣蠻大的嘛。不過,我雪家的小公主也不是你能欺負的。給我掌嘴1突然,一道更為詭異的聲音淡然響起。

話音剛落地,一道白色身影好像被什麼硬扯著從樹林子里飛了出來。

叭地一聲。

那道白色身影被狠甩了一巴掌像尊雕像樣子被硬砸進了土裡。頓時就是土飛草揚濺起足有七八米高的灰宵。

「天眉1南雲剛慘叫了一聲風一樣的撲了過去。

「沒輪到你1又是啪地一聲,南雲剛被如法炮製也被什麼甩了一巴掌,嘴巴頓時腫得像豬頭也給砸進了草土坑裡。就落在那個叫『天眉』的白衣人旁邊。自然,灰塵土屑又來了一回了。

「丫頭,我給你出氣了。」那道聲音響著,啪啪啪,幾十個耳光甩了下來,凡是南雲家的人全都給摔得躺在了地下。此一刻,地面上已經沒有了站著的人。

因為葉凡這邊一夥也全給那位叫『天眉』的白衣人給甩得躺在了地下。一眼看去,地下躺下了幾十號人,場面不得不說相當的壯觀。

而雪紅也穩當的落地了。

「丫頭,還不錯,已經五段了。唉,送你10年內息助你到六段開源,你好好讀書吧。」那人話音落地后雪紅全身一陣子顫慄。

「前輩,10年內息給我哥葉凡吧。」雪紅趕緊叫道。

「你這丫頭,那小子花心得很你還為他著想。不過,給他沒用。」那人嗔怪了一聲后雪紅再次顫慄,十幾分鐘過雪紅恢復了平靜。不過,看神彩來講應該是突破了。

「什麼人如此厲害,我的娘,說讓人突破就突破。老子咋沒這好運?給老子突破12段就好了,可惜了。」天通有些不滿的嘀咕了一句。

「掌嘴1叭地一聲,天通給人幹了一巴掌。

「幹嘛打我?」天通摸著自己那腫得老大的臉憤憤然的問道。

「哼,雪家的規矩忘了嗎?還老子老子的,你是誰老子。老身給你一巴掌算是輕的了。不然的話拆了你這骨頭都不算過份。回去跟青紅講一聲,叫她關你一個月以示小懲。」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可是……可是我不曉得你怎麼樣稱呼啊前輩?」天通一下子恭敬了起來。這貨還表現得滿臉的委屈著。

「青雪會知道。」那人哼了一聲過後就再沒聲音了。

「前輩,我想見見你,謝謝您了,您對雪紅真好。」雪紅跳著叫道,往四周圍亂瞄著。

「呵呵,丫頭,老身疼你。」那人講著,轉爾又說道,「南雲家的給老身聽著,把新娘子還給別人。不然,唉……我走了……」

那人講完后再沒聲音了,雖說雪紅又叫了好久就是不見了人。估計是真走了。

「罷了,你們帶走賈菲菲吧。」南雲剛嘆了口氣擺了擺手。知道有這位見不到面的老前輩在不鬆口的話南雲家今天還真是麻煩了。

唉……老祖宗,你去哪裡了。咱們家都快給人滅掉了,南雲剛在心裡相當鬱悶的嘆了口氣。

這時,土坑中那白色衣裙的人動了動終於站了起來。抖落身上的泥土後葉凡頓時有種傻眼的感覺。

因為,如此的神秘高手居然是個姑娘。好像並不大,看上去二十來歲左右。

其人一身白色衣裙,嘴角邊雖說還沾得有血,但那張臉的確堪稱極品絕色。

其人圓潤滑溜的鼻子鑲嵌在羊指白玉般的臉猶如天上一輪白色白樣的令人既感覺到神秘而又想親近之。而那雙丹鳳眼此刻表現的不是溫柔而是一種廣寒宮嫦娥樣的冷厲。

此女跟喬圓圓鳳傾相比這女子顯得很特別。一臉的冷漠,她的眼神只是從葉老大臉上滑過後沒講一句話就轉身走了。

「天眉,傷著沒有?」南雲剛趕緊問道。

「管好你的兒子。」女子冷哼一聲,一點面子沒給南雲剛留下一轉身緩緩而去。

而南雲剛只能是苦笑著搖了搖頭望著那道白影消失在樹林子里。

葉凡一伙人互相扶掛著從後門走的,當然,賈菲菲也跟著在一起。

「謝謝……」王龍東的聲音有些哽咽。

「咱們是兄弟1葉凡伸手拍了拍王龍東肩膀。

「菲菲,你真要跟他們去嗎?」這時,賈家當家人賈天則冷冷的盯著女兒。

「賈家,不回來也罷。既然你們能幹出這種事來,我還有什麼好講的。」賈菲菲一臉的憤怒怒視著父親賈天則。

「這話是你講的,我再問你一句。」賈天則那臉顯得特別的冷,猶如冰豬肉一般。

「爸,我走了1賈菲菲冷著個臉。

「我不是你爸!你走,今後就不用回金陵賈府了。我賈天則沒有你這個女兒,走1賈天則指著賈菲菲氣得聲音都在抖瑟。

「放心,從此後我不會再踏進賈府一步。」賈菲菲這次態度空前的堅決。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