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零五章葉老大的待遇很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五章葉老大的待遇很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菲菲,你真忍心離開吧,菲菲……」這時,一個長相跟賈菲菲有些相似的婦人冒著眼淚喊道,轉爾看了丈夫賈天則一眼說道,「天則,菲菲只是一時糊塗,你別講這話。」

「不要講了,從此後,我賈天則沒這樣的不孝女。走1賈天則指著賈菲菲吼道。

「我走了」賈菲菲轉身走去。

「你會後悔的菲菲,到時別再求著賈家。我是不會見你的。你就是死在外面跟我何干?」賈天則吼道,看來是氣極了,連死都給冒出來了。

「放心,我相信我的兄弟王龍東會讓她過上好日子的。至於賈家,我想說一句的就是,後悔的肯定是你們。」葉凡冷冷的哼道。

「你算什麼東西在這裡大放屁詞。」賈罩德沖葉凡喝叱道。

「京都的老總賈罩德是不是?」這時,費一度突然出口奔著賈罩德就去了。

「年輕人,你想幹什麼?」賈罩德更沖的對著費一度哼聲道。

「我不想幹什麼,不過,明年的今天京城將不會再出現金都酒店。」費一度一臉冷酷哼道。

「就你嗎?」賈罩德一臉不屑的看著費一度。

「沒錯。」費一度一臉微笑道。

「有氣魄,我賈罩德就喜歡跟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兒賭一把。」賈罩德著實給氣著了,口齒居然有些不清了。

「我贏定了。」費一度淡淡哼道。

「金都將永遠屹立京城。明年的今天如果不見了金都。我賈罩德這三個字倒著寫。」賈罩德露出了少有的狂妄之態。

「你叫我費一度就行了,同理。明年的今天如果京城還有你們京都酒店的話你叫我『度一費』就行了。」費一度也是冷煞著臉哼道。

「成交1賈罩德居然伸出了一隻手,費一度也不慢。啪地一聲,兩人的手掌在空中相擊了一下。

「我作證。」這時,南雲剛不屑的看了費一度一眼。

「我也作證,明年的今天如果京城還有京都大酒店,你們叫我『凡葉』就是了。」葉凡淡淡的說道。

「我們都作證,叫我『磅仁王』。」王仁磅一臉笑意說道。

「叫我鈞存藍。」藍存鈞也說道。

「只要你們有哪本事。叫我『紅雪』就是了。」雪紅也來添亂了。下邊車天等都插嘴說了。見這邊一伙人如此的齊心,南雲剛跟賈天則臉色陰黑如墨。

「南雲天眉,這名好聽。怪了,她跟南雲剛啥關係?好像不怎麼鳥他似的。」一出皇清園,天通忍不住嘀咕道。

「這女的太厲害了,葉老大,你估摸著她有著幾段身手?」藍存鈞忍不住問道。

「南雲笑笑估計有著12段位身手。而那姑娘絕對比他還厲害。」葉凡想了想說道。

「天爺,難道是傳說中的境界?」天通吐了吐舌頭。一臉的崇拜。

「我感覺12段位頂階對內息的控制以及運用沒她那般襯手。似乎車一刀前輩也不行。那女子。如果琢磨不錯的話估計跟華山派的蕭瑟一差不多。傳說中的『半先天』強者。」葉凡有些鬱悶的講道。

「哈哈哈……」天通腫著個臉大笑了起來。

「笑個毛病啊?」王仁磅不滿的瞪了這個興哉樂禍的傢伙一眼。

「又不是笑你,我是笑葉老大。看到沒,這姑娘沒出現前咱們驚才艷艷的葉老大可謂是帥呆加上天才。

現在怎麼樣,被那姑娘比下去了是不是?人家那歲數,估計跟葉老大差不多吧。

人家多厲害,你葉老大在她面前耍猴子一般。真是大快人心啊,大快人心。」天通咧著嘴笑得直打跌埃

「沒準兒她只是保養得好。說不定已經五六十歲了,怎麼可能比過我的葉哥哥。」雪紅不滿的瞪了天通一眼。眼神在雪丫臉上滑過。因為雪丫也三十幾了,看上去卻是像個丫頭。這跟雪家的『童子臉』有關係。

「不可能。那姑娘,絕對不超過30歲。葉老大在她面前屁都不是1天通今天不『壓死』葉老大是不會閉嘴的。

「我是屁都不是,不過,要耍耍你天通同志還是有這能力的是不是嘛,要不,咱們就在這裡玩幾手?」葉凡淡淡的掃了傢伙一眼,哼道。

而且,葉老大手腕動了動,嚇得天通趕緊溜到了雪丫的身後,哼道,「誰說要跟你這變態打,老子又不是自虐狂。」

「閉上你這鳥嘴,不然,有得你小子樂滴。」葉老大突然霸氣大發。

「盡懂得欺負咱們這些老實人。」天通不滿的嘀咕了一句,不過,又不敢再刺激葉老大了。只好鬱悶的在心頭了。

「你們講最後出現的那位神秘人是誰?那才是真正的大高手。看到沒,那個叫南雲天眉的在她面前也是耍猴一般。唉,這年月,就咱這小身手真是不經看了。得突破再突破才行埃」王仁磅有些鬱悶的講道。

「唉,半先天還是猴子。咱們這些小七段小八段的真是連猴子都不如了。」藍存鈞也有些鬱悶的嘆了口氣。

「這個南雲家很神秘,居然有如此的高手。估計實力也不輸給所謂的名門大派華山吧。奇怪了,以前並沒有聽說過這種家族。」葉凡有些疑惑。

「真正的高人是不顯山露水的,就像南雲家。不過,這段梁子可是結定了。

我估計南雲家不會就此罷休的。今天咱們把菲菲硬拉走了,南雲家的臉子也丟盡了。

咱們回去還是得加緊練功,早日更上一層樓才是。不然,挨打的總是咱們了。」藍存鈞臉色相當的慎重。

第二天下午天黑的時候葉凡總算是匆匆趕到了風州。

聽說帝王鑒拿回來了,花東成那是老淚縱流。大打中門,花家院子以及月湖一帶都掛上了大紅燈籠。搞得比過年還要隆重。

「謝謝您葉助理,東成永世不忘葉助理對花家之厚恩。」花成東太激動了,冒著眼淚從葉凡手中接過了帝王鑒。

而且,這老傢伙是馬上就跪下了。

「使不得花當家的,快請起。」葉凡趕緊伸手扯著花東成不讓他下跪。

「不行,葉助理,您就讓我東成謝謝你一下。我們花家上百年來的心愿總算是完成了。葉助理您是我們花家的大恩人,這三拜是非拜不可,這是我代表花家感謝你葉助理。」花東成這老頭非常的倔強,掙扎著就是要下跪。

「葉助理,你就讓我父親完成這個心愿吧。」花向北居然也跪了下來。

居然就這樣跪著從月湖的石橋上一直走到了家裡的大堂供上了帝王鑒。

而花家幾百號人馬一看花東成這當家的都如此了哪還敢站著,頓時,黑壓壓的幾百人都跪著走的。全都以最隆重最虔誠的禮儀迎回帝王鑒。

「唉,一個開啟血滴子門庫的骨頭鑰匙罷了。他們還當寶貝供著,真以為是皇上的什麼是不是?世人皆可笑唯有我獨醒埃」看著這盛大的場景,葉凡在心裡頭不由得感慨萬分。

「這傢伙還真是有些邪乎了,居然相助花家找回了帝王鑒。」風州地委統戰部長蔡歸搖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看了看蔡亮這個一把手一眼。

「踩了狗屎罷了。」常務副專員張杳冷哼了一聲。

「那又怎麼樣?」蔡亮生氣的哼道,猛地灌了一大杯茶進肚皮。

「蔡書記,你沒看見花東成對那傢伙的恭敬味兒。差點要叫『葉祖宗』了。

估計,從此後姓葉的將收服花家了。這事如果一擺開,在花家鼎力相助之下,如果真的給統合了風州的皮料子市常

再加上紅拍天真投資進來。哪咱們可就棋輸一著了。」地委委員副專員陳斌同志有些急了。

「急啥,一個花家想統一風州的皮料子市場也是不容易的。這事講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花家雖說有皮料子這一塊上有些名旺。但現在競爭太激烈,別的商家未必肯吃虧的。到時,這裡頭估計又有得好戲看了。」蔡歸搖搖了搖頭有自己的看法。

「唉……」蔡亮嘆了口氣,掃了大家一眼,說道,「其實,這件事說起來我心裡也相當的矛盾。從事實本身來講我們應該相助他去完成這件事。總歸來講都是為了咱們風州地區嘛。不過……」

講到這裡蔡亮停了下來。

「那傢伙太不識相,到時真辦成了這件事的話估計咱們連口湯都沒得喝了。

這事一定要辦,但不是由他來挂帥而辦,而應該由我們風州,由你蔡書記領軍去辦才對。

他算個什麼東西,以為披著個『助理』皮子就能到咱們這裡人五人六的。

這風州還是蔡書記在主政,不是他葉凡。」張杳很激進。自然,有拍馬的嫌疑。

「張老弟,不能這麼講。好歹人家也是省長助理,官大一級壓死人你難道沒聽說過嗎?更何況,他也是我蔡亮的領導,咱們對領導還是得尊敬著才是。」蔡亮還戴了幅假面具道貌岸然一下。

「花家的派場搞得很熱鬧啊,聽說花東成這老古董居然給葉助理下跪了。看來,葉助理的能耐還不是一般的大呀。」風州地委宣傳部長董青青臉上寫著一些佩服沖茶几對面的行署專員林強講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