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零七章擱置處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七章擱置處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至於說工作到時再觀察情況而定了。當然,如果葉助理態度堅決的話那隻能先幹事了。至於蔡亮的秋後算賬只能是等著挨拍子就是了。

被抽調到的同志到時一聽到自己名字那可全都傻眼了,全在暗中叫苦著了。

「是啊葉助理,我們病真好了。」一時,又有好幾位同志現場表了態。

「葉助理,你看,既然同志們的病都好了。這個,衛生廳的專家就沒必要麻煩人家了是不是?這風州的路不好走,來一趟很不容易。要是把專家們都給顛壞了怎麼辦?」地委副書記周昌中笑著『圓朝了。

「我再問一句,同志們真不需要衛生廳的專家們下來嗎?就怕到時某些同志沒有徹底好清楚臨時頭在工作時又病了就麻煩。我看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好。如果哪位同志檢查出了有病還是先休息著。

我們籌備組也好提前換人是不是?同志們,有病一定要治,而且要治好。

工作嘛,等身體康復后再說了是不是?」葉凡自然要敲打一下這夥人了,這廝一臉親和的說道。

「真不需要了,我們都檢查過了,真全好了葉助理。」陳秋趕緊又補充道。

「我們都希望能馬上投入工作中去。」一個中年人講道。

「那好,既然同志們病都好了那就從現在開始,咱們籌備小組正式成立了。

希望各位能精誠團結。勁往一處使,引導以花東成花家為首的風州皮料子市場走入正軌。

這樣吧,花家一行人都到了。達成同志,你把他們叫過來。咱們坐一起合計合計。」葉凡說道。

「一群軟蛋套子1張杳沒忍住,啪地一聲把打火機給砸桌上了。趕緊又偷偷地看了蔡亮一眼,不好意思神情。

「就幾個專家就嚇壞了一群人,想靠這些人能做成什麼大事?扶不起的阿斗礙…」蔡歸搖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

「人家是省官,能壓死人。不要講他們這些小兵小蝦。就是咱們腿兒都要打閃著。」蔡亮冷哼了一聲,臉色陰沉得有些嚇人。自然講的是反語了。

「聽說下午林專員跟周昌中要聯手參加風州皮料子協會成立大會。到時,相關企業的老總們都會參加。這傢伙的動作不小,行動也特迅速。」蔡歸搖哼道。

「干吧,也不一定成功。」蔡亮哼道。見張杳跟蔡歸搖都不理解樣子,不由得講道,「紅拍天真只是來看看。人家會瞧上咱們這裡,我是很不相信。

人家是什麼檔次的企業。不要講咱們風州這經濟最不發達地區。即使是省城龍江市人家也未必能看上眼。

投資你這裡還不如去沿海發達地區了。那地方人家有一套完備的皮料子製作鏈。

咱們風州雖說皮料子製作的量相當的大。但既沒形成市場也更沒有規模。

搞一些粗製濫造的玩意兒還行。要跟這些皮料子件的大腕們合作,根本就不夠檔次。

我看,即使是能成功,估計也將淪落為他們的生產基地罷了。而咱們風州這邊的商人實際上能撈到的利益並不會高到哪裡去。而且,還有可能被人家白白吞掉,連自己的傳統玩意兒也失去了。

關於整合我蔡亮不是沒想過,就怕整合不當適得其反那就更是得不償失了。

要是那般容易整合的話不早形成產業鏈了。這種事在什麼地方都不容易。在咱們風州更難。」

「對頭,那一頭才是重頭戲。還是蔡書記高瞻遠矚能看透這一切。看來。我們是瞎操心了。」張杳神情又輕鬆了起來。

「嗯,蔡書記講得很在理。很有可能造成這種結局。咱們在地委委員會上一定要提醒某些同志別因為指揮失誤。

那對我們風州皮料子市場可是災難性的要擊。咱們的市場本來就薄弱。可是傷不起埃

蔡書記,咱們得向上級領導反應這個問題了。不能再由著某些同志胡攪蠻幹下去了。

你撈政績要光鮮可以,可不能『傷著了』我們風州。他倒是一撅屁股可以拍拍就走人,一句話『交了學費』就推脫掉了。

而咱們可是要是風州長期生活下去的。光是這耳朵估計就能拿棉球給塞起來了。」蔡歸搖一臉的憂鬱,講道。

「這次他想一撅屁股就走人那是不可能的,這次的事不一樣。省委羅書記在盯著的。到時這屁股要撅之時就是他掉帽子的時候。不過,對於某些同志咱們提醒一下還是應該的。到時記錄在檔案上。出了事咱們也好有個說處是不是?」蔡亮冷哼了一聲。

「對對,要提。不提的話還以為咱們全體同意了。對於他的這種作法,本來好多同志都看不順眼。也太囂張了,也太亂來了。根本就不顧及咱們風州的實際情況。還講要搞大搞強,搞個屁。到時『肚子』搞大了他能消化得了嗎?純粹是在玩虛的。」張杳對葉凡特別的有意見,這貨一臉的憤憤然。

下午剪綵完畢後葉凡剛回到辦公室就接到米月電話,說是天景集團的老總丁同山董事長已經全權交待陳雄關於紅谷寨旅遊景區投資項目談判協約的簽定。

「路怎麼講的?」葉凡問道。

「他們講願意把紅谷寨子那條路所需資金的三分之二金額划入紅谷寨旅遊項目規劃中一起合算。而剩下的三分之一他們堅持應該由市政府出,這是民生工程。政府出一部分是應該的什麼話講了一大堆。這事訪怎麼樣處理還請葉助理給個明示。」米月講道。

「嗯,他們講得也有些道理。的確是民生工程,即使是沒有他們投資咱們也得把這條路給修出來。當然檔次就降低了不少。這事,我看可以同意。不過,你問過孔市長沒有?」葉凡同意了。

「問過了,孔市長說是這事只要玉市長決定下來就是了。不過,那水州盤帝集團跟江南傳媒那邊要不要以招標形式敲定這件事?」米月問道。

「當然要招標,而且還要搞得轟轟烈烈的才是。有競爭才能多出錢嘛!不然的話就一定公司怎麼能引來更多的金鳳凰。一旦招標下來談起條件來咱們腰竿子也能硬朗得多了。」葉凡笑了一聲。

「明白了,我會跟玉市長商量一下這事的。」米月講道。

「對了,紅谷電站納入旅遊景區項目中這件事天景集團的管理層怎麼個態度?」葉凡又想起這事來了。

「他們也同意了,畢竟紅谷電站是個能賺錢的電站。不會虧的事他們肯定早查過了。

更何況,紅谷電站撐控著旅遊所需要大量的水,沒有水旅遊景區猶如被人拿捏住了脖頸。

估計回去后他們就馬上展開了調查,覺得既能賺錢又更靈活掌控的東西還是納入景區規劃中較好。

只不過對當前的他們來講只是多投些資金罷了。這對天景集團來講只不過是向銀行貸款數量的多少罷了。」米月說道。

五天後葉凡忙完風州的事又匆匆趕回了同嶺。

常委會議室,各大常委會都就坐了。

葉凡看了同嶺市政法委書記遲浩強同志一眼,發現這傢伙一臉耷拉著似乎無臉見人樣子。而畢雲理卻是面現得瑟正仰頭抽著煙。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風州忙著,今天回來主要是聽聽市裡幾個大工程都進行得怎麼樣了?」葉凡說道。

「葉助理,我……我沒辦好。」遲浩強頂著個包公臉,半拉著頭首先說道。

「沒見到神路的老總宋香君?」葉凡問道。

「她根本就是躲著不見人,咱有什麼辦法。人家一個女的,總不能衝到她家裡去,唉……這事……」遲浩強一臉的慚色。

「當初可是講好三天之內的,現在都拖了快一個月了。葉助理,這事可是拖不得的。

既然某些同志一直在拖著,那就得擔當起這責任來。這個是五十個億的大工程,省里都盯得緊的。」老畢可是堅決的不放過遲浩強了,自然是要報以前的被羞辱之仇了。

「葉助理這段時間一直在風州忙著,這事,我總得等他回來再彙報是不是?」遲浩強憤怒的瞪眼了畢雲理一眼。

「呵呵,特殊情況下可以電話彙報嘛!我不得不講,這是某些同志的態度出了問題。你即便是辦不成事也得及時的彙報是不是?怎麼能拿五十個億的大工程當兒戲?這完全是在藐視省里領導。」畢雲理跟遲浩強的矛盾是不可調和了。

孔端氣得咂了下嘴可是覺得無從下嘴又閉上了。因為兩人都是自己圈內的,講誰呢?

「電話裡頭一時講不清楚,我怕適得其反了。而且,要說負責任,哪我請問。前期項目工程可是你老畢同志你負責的。你拖的時間比我還要長,我遲浩強可以負責任,但你老畢難道就不該負起以前的責任嗎?」遲浩強直接出槍了。

「現在不是談責任的時候,葉助理。我看這事先擱一邊。咱們現在關鍵的是先把『神路』的老總宋香君的事先解決掉。

今天正好各位常委們都在,咱們群策群力拿個可行的法子出來。

不然,在這裡天天嘮叨責任也是於事無補。更何況,這事也的確太緊了一些。

像這麼大的項目動輒就要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能拿下。就一個月時間也著實有些為難咱們的同志了。這事,需要各位同志們的諒解才是。」孔端終於忍不住了出口擺了擺想把這事先擱置過去。一旦風波停了再提及處分那就太冷了一些。即使是要處理也將會輕了不少。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