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零八章反咬一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八章反咬一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高速項目可是火電項目的鋪墊,要是因為高速項目的落空而招致火電項目也落空了。

到時省里難道會眼巴巴的放過我們。恐怕到時在坐的哪位同志都得挨板子。

咱們不是怕挨板子,而是因為咱們自己不處理這件事而挨板子就不對了。這個,說難聽點就是瀆職。

同志們哪,我看,這事不能就此擱置了。一定要嚴肅處理才對,這是一個態度跟思想問題。第二千六百零八章反咬一口

如果出了事都不負責任,那今後上行下效,哪咱們還怎麼樣開展工作。

下邊的同志亂干一氣,出事了人家說上頭都不用擔待咱們根本就不用負責任。

因此,這事千萬使不得。」想不到車軍居然將起孔端的『軍』來了。

「車軍同志,我並不是講不追糾責任。只是講現在咱們當務之急是把神路拿下才是。如果都糾結於責任上面而忘了正事,那還真是對同嶺人民以及對全省不負責任。」孔端氣得沖著車軍就去了。

「嗯,事分輕重緩急。我看現在並不是追糾責任的時候。正如孔市長所講。現在當務之急是拿下神路。不然,如果因為神路問題而致使得火電項目落空了那咱們在坐的全得是同嶺人民的罪人。」這時,同嶺區區委書記任信天趕緊補充一下。

「話可不能這麼講,如果責任都不追糾了我看事更幹不成?那思想可就鬆懈下去了。」這時,組織部長陳大海也出嘴幫襯起車軍來了。

「陳大海同志,難道輕重緩急你不懂什麼意思嗎?」孔端惱火了,奔第二千六百零八章反咬一口著陳大海去了。

「這點倒不勞孔市長牽挂,大海雖說沒什麼能耐。但好歹也還是咱們華夏第一學府燕大的研究生。輕重緩急,我想問孔市長,哪個輕哪個重?」陳大海也火了,直接反駁了過去。

「這還用孔市長教嗎,當然是火電項目重。而京銀高速項目是火電項目的重要附屬品,當然也重要了。而解決掉這件事更重要。

至於其它的,先緩一緩。只要能拿下京銀高速致使得火電項目完美落戶咱們同嶺才是重中之中。

事情解決了。咱們大家都高興。至於說某些同志需要負些什麼責任,那留待以後再講了。

更何況。咱們完全可以給某些同志一些機會。將功折罪嘛!人嘛,總是有些牽挂的。遇上這事兒,某些同志也是努力了。

但努力這個東西不能講你努力了就能完成。比如說我任信天想成為億萬富翁,也不是我想和努力就能辦到的。這需要成為億萬富翁的土壤跟機會。

所以,多給同志們一些機會。這壞事也能變成好事是不是?何必一棍子硬要打死,黨的宗旨是治病救人而不是遇上一點小事就下重手。

如果事事都如此的干,哪我試問。在坐的哪位不曾經出過一些小毛玻

人無完人金無赤金,咱們不能過於苛刻的提要求。至於說研究生嘛!咱們這個時代好像也不少嘛。也不能講研究生就能懂得『輕重緩急』了。

曾經不是聽說有兩個研究生結婚後幾年不生子。後來去醫院一查全正常。最後醫生一問,才曉得兩人根本就沒有同房過。

其中丈夫還講。我身上的份子可以飛到老婆身上,精子跟卵子一結合不就生子了。這是什麼理論,對他們來講就是高深的理論。

但對咱們這些常人來講,這個普通到任何成年人都曉得的授精理論他們這些高知識份子居然可笑到如此的地步。」任信天倒是倒出了一大堆的理論來。語含譏諷反擊著陳大海別拿那注水的文憑來顯擺。

「信天同志,我看你根本就沒有分清楚什麼叫輕重緩急,完全是顛倒黑白嘛!剛才不是講了,不處理何以讓後來人擔待起責任?

沒有擔待大家都抱著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思想,這工作還怎麼開展?工作無法開展何談拿下神路集團。

反正都不用負責任,去的同志也會抱著這個思想而無所謂。這處理看似只是一件小事,實則是一件大事。

至於你講的分子理論嘛,不過,人家好歹還是高知識份子。總比某些土八路要強一些。」陳大海也是牙尖嘴利,譏諷信任天這個只拿到黨校大學文憑的人是『土八路』。

「輕重緩急,呵呵,講得好。事是要分清重緩急,但也得注意輕重並存。

這事怎麼講來著,車書記跟陳部長講得還是有些道理的。既然神路的事給『拖著』了。

而且當初在常委會上可是有下過斷言的。要是三天之內不能見到神路的宋香君某位同志就輸了。

而且,輸了就得馬上向常委會彙報。某些同志啊,思想還是太麻痹大意了。

怎麼能把當時常委會上的記錄都給忘了。」王龍東突然插嘴,提醒了某邊的同志一句。

車軍頓時大喜,說道:「對對!當初常委會上可是有記錄的。我記得葉助理當時拍板的,給了遲浩強同志三天時間。

當時還講如果三天內不能辦成這件事就得馬上討論一下另想輒了。我實在是沒想到啊,浩強同志居然拿常委會不當回事。

常委會是幹什麼的,我相信浩強同志心知肚明。在明明知道的情況下居然還犯下如此的大錯。那就是個性質問題了。

這個,已經不是浩強同志麻痹大意所造成的,而是浩強同志故意為之。」講到這裡,車軍故意的停了一下看了臉色越來越黑,嘴唇在顫慄著的遲浩強一眼,問道,「浩強同志,你到底想幹什麼?難道還真想讓京銀高速的事給黃了。爾後。是不是連帶著連火電項目也給攪黃了?」

「我沒有那想法,作為一名老黨員了,我遲浩強有著堅定的黨性原則。

有著為黨為人民貢獻自己的思想,我只是一心只想把神路的事辦下來。

這段時間下來,我哪天不是在琢磨這事兒。神路集團我已經去過n回了,這腿都跑細了鞋子都跑爛了幾雙,我哪點又做錯了。

怎麼可能有哪種想法。還請車書記不要血口噴人胡亂給人扣帽子。」遲浩強急得都站了起來。這貨嘴唇抖瑟著。講話已經有些不利索了。

「想把神路的事干下來,天曉得你心裡什麼想法。別以為在坐的都是傻子加笨蛋。

你想乾的無非就是一個『拖』。爾後還是『拖』。拖到最後怎麼辦。京銀高速黃了,連著火電項目都黃了。

到時,這省委的板子拍向誰?葉助理作為省長助理兼同嶺一把手難道能脫開干係嗎?

還有,更重要的就是孔市長,這火電項目在同嶺一塊可是他挂帥的。

就是龍東同志這個副帥也脫不了大幹系。某些同志的邪惡用心我車軍不得不講了,這事,一定要嚴肅處理。

快速處理。葉助理孔市長。乾脆今天就在會上先處理好這件事爾後再決定神路的事。

咱們兩頭並進,正如龍東同志所講的。既沒有丟掉責任也能把事給辦成了。」車軍越來越來勢了。而且把火引向了葉凡。連孔端都給波及了。

「葉助理,浩強同志在這件事上是處理有些不當。思想太過於麻痹所致。不過,也許他是一片好心想把事給辦成了。結果是好心辦了不當的事。我看處理的事是不是擱後面來了,我還是擔心火電項目,當務之急埃」孔端趕緊強出頭了。

「嗯,火電項目是咱們市的大事,絕不能馬虎了。正如車軍同志所講,兩頭並進吧。

當然,簽於遲浩強同志也有求勝心切才倒致了這件事的發生,帶來了不良的後果。

同志們,火電項目有多重要,就不必要我再饒舌了。省里的專家組隨時駐紮在同嶺,他們過來就是相助咱們同嶺市的。

不處理的話首先他們那一關就過不去。會給省里領導留下咱們同嶺市黨委政府草率為之的不良印象。

處理肯定要處理,這個,怎麼樣處理……」葉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了一下,好像是口渴了要喝茶。隨手拿起茶杯。

其實這貨是在以緩延時間的方式敲打遲浩強。

「實在不行給個口頭警告怎麼樣?而且不用記錄進入檔案。在這件事上我們要求浩強同志在後面加把勁頭爭取戴罪立功。如果後頭能表現突出,完全可以撤消這個口頭警告是不是?」孔端一看不行了,看這架勢葉老大已經舉起了屠刀,遲浩強挨一刀那是肯定的了,因為車軍也在湊熱鬧。既然要挨一刀當然得旬最輕』的刀了。

「我完全服從組織決定,葉助理,我會把這個口頭警告時刻掛在心理。在後邊的爭取中豁出我的全身力氣把事辦好。希望葉助理能給我這個機會。」遲浩強一看也不行了,得趕緊表態爭取主動。

「組織決定,遲浩強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車軍突然厲聲哼道。

「我有什麼意思,我就是服從組織決定,難道服從組織決定也錯啦?

車書記,雖說你是搞思想工作的,但服從組織決定也錯了的話你給個正確解釋。

難不成要服從你車軍同志的個人決定不成?如果你能代表組織的話那我也沒話說了。」遲浩強還不忘反咬車軍一口,自然暗指這傢伙想坐葉老大的位置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