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零九章一嘴之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九章一嘴之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

啪啪……

兩聲掌聲響起,車軍居然拍起掌來,轉爾,這貨賺足了眼球才講道:「遲浩強同志,你是大錯特錯了。(最穩定,我車軍當然代表不了組織,但是,孔端同志能代表組織嗎?」

「我沒講孔市長代表組織,車書記,還請你不要動不動就亂蓋大帽。

這組織的問題是很嚴肅的,車書記如此的干是把組織當兒戲了常掛嘴上,這是一種嚴重的對組織不嚴肅的行為。

更何況,我遲浩強不是被子虛烏有的亂扣帽子給嚇大的。」遲浩強今天也是豁出去要跟車軍拚到底了。

反正都撕破臉皮了,這臉皮乾脆就不要了。因為遲浩強知道,車軍是要拿自己開刀去逼孔端罷了。

只要自己表現堅決,孔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這也是遲浩強唯一的救命稻草了,這裡除了孔端是再找不到能救自己的人了。

至於葉老大,遲浩強才不信這傢伙會好心幫自己呢?

「你沒講,在坐的可全聽見了。」車軍冷煞煞問道。

「車軍同志講話可得注意著點了,剛才我孔端耳朵不聾眼睛沒瞎,浩強同志什麼時候講過這話來著?車軍同志,這裡是常委會,還需要嚴肅點,注意影響。特別是對你來講搞思想工作的同志,更要注意這項工作的嚴肅性。」孔端冷哼了一聲。

「剛才孔市長是不是問過葉助理說是針對你的這件事給你口頭警告的事。爾後關於孔市長的建議葉助理回答了沒有?」車軍冷冷問遲浩強道。

「這個……這個……」遲浩強一下子額角冒出汗珠來了。

「哼!遲浩強同志,葉助理還沒有回答你馬上說是服從組織決定。

你到底是在服從哪位同志代表的組織決定?明擺著嘛,我實在沒想到,這事組織上還沒決定你就搶先下嘴了。

當然嘛,如果葉助理也這樣看法的話那我車軍也同意孔端同志可以代表組織是不是?」車軍還真不是一般的餿,把孔端馬上就搬到了葉凡的對立面。

對於這種大事大非的問題,葉凡不可能嘴軟的。因為在這裡能代表組織的只能葉凡這個黨委一把手。

「浩強同志,你心也太急了。」葉凡冷冷的哼了一聲。啪地一聲,點燃煙后火機被他扔到了桌面上。

這當然是警告遲浩強了,老遲同志手一嗦,趕緊說道:「葉助理,我沒有那個意思。我真沒那個意思,我剛才糊塗了,太急了。一時講錯話了……」

遲浩強吶吶著滿臉通紅如血。比打了雞血還雞血。

不過,遲浩強沒發現孔端的心裡可不是滋味。你也沒必要如此的心急全然不把我孔端擱眼中是不是?我孔端好歹也是地委副書記嘛。

「所以嘛。遲浩強同志的處分上還得加上對組織關係搞不清楚。對領導大不敬這一條。我看記大過處分都太輕了,應該立即以黨委名義上報到省委。」車軍可是下決心了要『擺死』遲浩強。

「只不過講了不當的一句話罷了,車軍同志何必一直糾住不放。而且,浩強同志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虛心接受組織批評,難道還真要一棍子打死人。車軍同志,搞思想也不是這樣子搞法。」孔端淡淡哼道。

「一句話,還不當。孔市長講得也太輕巧了。有些話一出嘴可就回不來的。

而且是嚴肅的思想上錯誤。浩強同志難道不知道什麼叫組織嗎?我看他是故意為之。

這樣子干把咱們的葉助理擺在了什麼位置。難道孔市長還真同意浩強同志的話不成?」車軍抬出葉凡來壓人了。(最穩定,孔端還能講什麼。再講下去可是越描越黑了。

「好了,這樣吧。以我們同嶺市市委黨委集體名義給遲浩強同志警告處分。至於說記不記入檔案暫不記入吧。我得看他這段時間的表現了。如果能將罪立功……同志們看呢?」葉凡貌似在問別人,車軍氣得差點鼻子都歪了。

心說你丫的都這樣子決定了還問我們個球球。而且。今天你葉凡拍板了,孔端一方也不可能反對。咱就兩個人跳天上也沒屁用了。

不過,轉爾車軍眼珠一轉,說道:「行行!我完全同意葉助理的決定。那就看遲浩強同志後面的表現了。相信如果浩強同志繼續這樣子下去的話……」

車軍一幅言語未盡樣子,葉凡在心裡罵了一句這傢伙還真是『餿』。顯然要挑拔離間。

這表現可圈可點了,遲浩強你今後不得不倒向葉凡了,不然,就是表現不好。那孔端怎麼看,還不得跟葉凡死磕了。

這倒霉的可憐孩子,王龍東看了頭快垂到桌子面上的遲浩強同志一眼,心裡大呼他嗎的就是痛快,平時這老傢伙多囂張,你丫的也有今天。

而後邊關於如何說服神路集團的事倒成了雞肋,草草的倒也收場了。

不過,當葉凡剛回到辦公室喝了杯茶時這時秘書田青進來了,說是孔市長在外面。

他來幹什麼,難道還真為遲浩強講情,他不可能如此蠢蛋吧,這都是上了常委會的事兒了,葉凡心裡想著走了出去,把孔端招呼進了辦公室。

「葉助理,我來主要是向你彙報一下神路集團的事。」孔端開門見山的講道。

「那敢情好,孔市長肯定有神路集團剛才不便於在公開場合講的秘密了是不是?」葉凡點了點頭一臉的微笑。

「也談不上什麼秘密,主要是聽說了點小道消息想跟葉助理聊聊。如果有助於咱們工作的開展就更好了。」孔端講道。

「你繼續說。」葉凡說道。

「宋香君這個女子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外國渡過的,所以在她的眼裡根本上就沒有咱們國內這種人際關係的概念。

在她的心裡頭只有利潤跟利益。作為神路集團下屬的工程公司的總裁。

她只想把公司作大作強,其它的像是講人情這一套在她面前都沒用。對於這一塊,畢雲理跟遲浩強同志其實都是動過腦筋的,甚至找過一些關係想去壓制她。

不過,結果效果當然是不好。而且好像還惹怒了這個女人。所以,後頭就是堅決不見了。」孔端說道。

「那看來,神路集團並不像前期某些同志了解的那樣好像是沒有政府高層一塊的關係。我相信雲理同志跟浩強兩位同志能搬出來的關係應該能到副省部級吧。他們都沒用了,看來,我們要爭取到這個項目還真是相當的棘手了。」葉凡說著,表情有些嚴肅。

「他們倆個雖說扯了些關係,都是副省級。但份量並不是很大,更何況,人家是答應給你說說,到底怎麼樣講的這個咱們就不清楚了。這嘴長在人家領導臉上,話講出來意思可是大不一樣。關鍵是估計是領導的態度沒怎麼著力。比如跟你隨口問了一句,哪又有什麼作用。」孔端鬱悶的搖了搖頭。

「孔市長作為同嶺市政府一塊以及火電項目的負責人,應該有為他們解決這事的想些輒子吧。雖說孔市長負責的是火電項目,但高速項目可是火電項目的鋪路石。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相必孔市長也早就看出來了。」葉凡淡淡說道,自然要把孔端的實力壓榨出來了。

「這事,我也跟他們商量過,而且也找了些關係。不過,說句實話。最後還是沒能說服宋香君同意這事。

既然人家不同意,當然也不相見了。唉……講起來有些丟臉。我是實在是沒有輒了。

不然,還真不想來麻煩葉助理。你的事太多了,而省里又盯得緊,崔秘書長這段時間因為去公幹了一回。

這一回來聽說還沒有拿下神路集團那是當場就甩了臉子了。就是我孔端這個市長的桌子都給他磕下去了。

指責我不關注此事,不熱情此事。這都是哪兒跟哪兒了,我孔端還要怎麼樣盯著,難道丟下市裡一大攤子事專門跑牛家坪去蹲點守著不成?

他們的**也太過份了。不是我孔端發牢騷,是某些同志確實太過份了。

好歹我們同嶺市才是火電項目籌劃小組的主導力量。省里下來的同志完全顛倒主次了。

在咱們的地方指手劃腳不說還橫加指責。後來我實在是氣不過了就沖崔副秘書長講請他出面去搞定神路集團。

你猜怎麼著,一講到這裡,人家是直搖頭。說他們是來協助我們開展工作,主要針對的就是牛家坪基礎設施按標準建設。

至於京銀高速的事跟他們沒關係。這又是哪跟哪兒,京銀高速的事關係著火電項目,怎麼一講起要去說服神路集團的時候就變成我們自己的事了。

這年月,硬骨頭誰都不想去碰。光在後頭當婆婆指手劃腳的誰都會。今天我就跟葉助理講句掏心窩子的話。

難道我孔端不想爭取到這個大項目,有這種可能嗎?我可是土生土長的同嶺人。

我比他們要急得多。可是有些事不是我們急就能急下來的事。這事,我真是費盡周折而沒輒了。

所以,現在過來想跟葉助理交流一下。希望葉助理能不能想些輒子把這事拿下來了。

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田省長已經親自給我打過電話。要求在一個星期內解決火電項目的鋪助工程京銀高速穿過同嶺的事。」孔端一會兒憤怒一會兒又苦澀著,自然葉凡相信這貨有表演的份頭。自然,出的就是『悲情牌』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