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不得不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不得不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民生,那是你們政府的事。我們是小老百姓,我們只談利潤。當然,我們神路集團一年下來捐贈的款數也有上千萬,能講我們不關心民生嗎?生意歸生意慈善歸慈善。兩者不可能混淆一談。」宋香君冷冷哼道。

「宋女士的意思是同嶺高速項目你們是肯定不考慮是不是?」葉凡問道。

「絕對不可能考慮,就是我家老爺子的事擱下也不可能考慮這事的。

神路並不是宋家一家的,宋家也僅僅是最大的控股罷了。本著公司利益,公司發展的宗旨。

我們無法接受你們的無理規劃,所以,關於這事,不可能再談。可以肯定的答覆你們,不可能同意你們的無理要求。」宋香君口氣越來越堅決。這女人,看來也是冷酷到了極點了。居然不顧及老爺子的事了。

「哪就抱歉了,咱們還有必要坐在一起嗎?」葉凡淡淡的擺了擺手。

「有必要。」宋香君說道。

「宋總難道還有變通的法子?」孔端趕緊問道,剛才可是把孔端給氣壞了。這事眼見她跟葉老大扛起來就要給黃了。

「我們給錢就是了,只要葉助理能請到國家保健局的專家過來。我們宋家額外給200萬算是引介費。這個,也不算是少了吧。」宋香君說道。

「200萬,很多嗎?」葉凡看了孔端一眼淡淡哼道。

「如果葉助理嫌少的話還可以再加一點。260萬總行了。拿來搞點小投資還是能令葉助理一家人小日子過得較舒坦的。

我們曉得,你們這些當官的就拿點工資也不容易。如果要『伸手』的話又怕紀委的同志找上門來。

咱們給你們引介費我們可以請出公證處的同志以一種可以接受的合理方式處理這事。

絕不會跟紀委那邊掛上勾來是不是?」宋香君哼著狂妄到了無邊的地步。

「呵呵,雖說我工資不高。不過嘛,本人沒興趣。既然沒辦法談下去了,這飯吃得也差不多了。孔市長,我先走一步了。等下記著把賬給結了,政府再沒錢,這餐飯錢還是能出得起的。」葉凡講著就站了起來。

「葉助理。香君也是急了點,你別再意。其實,我們這次來是有誠意的。老爺子現在還躺床上,葉助理如果能請到國家保健局的專家的話宋家絕不會含糊的。再加一些都可以的。」宋峰可是急了。

「呵呵,只有一個要求。把同嶺高速規劃到京銀高速中去。至於說交通部那邊我們可以打通關節。如果你們不能答應這個要求,那就沒什麼好談的。」葉凡笑道。

「你……無恥1宋香君氣極了,人也站了起來指著葉凡。

「無恥。你講得對。我這人就這樣子,是個無恥之輩。不過。能為人民而無恥。我葉凡甘願無恥幾百回。這叫無恥之道,宋女士,你還達不到這種無恥之境界。所以,你不會明白我的心。我葉凡的無恥之心,唯天可表。」葉凡冷冷哼道話講得慷慨激昂,而且神情盯著宋香君冷煞煞的。

11段位高手氣勢發出,宋香君沒來由的退後了一步。似乎感覺這傢伙一下子形象無比高大。高大到能令你心生顫慄到畏懼的地步。我這是怎麼啦。一個小官員怕他幹什麼,宋香君心裡莫名的對自己的軟弱行為有些鄙視了起來。

「香君。老爺子還在床上。咱們賺錢重要,但老爺子的病更重要。更何況。同嶺高速規劃進來也不可能虧本。只是目前投資大了許多罷了。咱們完全可以再拉些股東進來共同開發是不是?跟老爺子的病比起來,這些都不算什麼。」宋峰惱了,下重音提醒侄女。

「葉助理,你真能請到保健局的專家嗎?我們難以相信。」宋香君沉吟了一會兒轉爾居然講出這話來。估計也想到了現實狀況。

「不要套我的話,對於有些事,你們認為千難萬難。對於葉某嘛,說句不中聽的話。請個把專家還不是張張嘴的問題。」葉凡大顯王八之氣,今天要徹底把宋香君踩在腳下。要踩得這女人沒有脾氣才行,這就是葉老大踩人的風格。

就連孔端都覺得這貨也太囂張了,國家保健局的專家如此好請的話人家宋家不早請來了。

還張張嘴的事兒,那國家保健局又不是你葉老大自家後園子。這貨肯定在吹牛,孔端如此的想著心裡相當的失望。

「行,這話是你講的。只要你葉助理能把專家請來。我們答應修改規劃。把同嶺高速納入到京銀高速之中,到時如果葉助理請不來專家,我宋香君要你在晉嶺日報上登報向我們宋家致歉。」宋香君居然要賭。

「這話可是你講的。」葉凡淡淡哼道。

「我宋香君雖說只是一女流之輩,但比某些只會耍嘴皮子所謂的官員強得多。你們男人崇尚一言九鼎。我宋香君也能做到。就怕某些人到頭來找不到一塊遮羞之布時會找借口失言。」宋香君真是跟葉老大昴上了。

「講得好。」葉凡突然轉身輕拍了兩聲掌聲,爾後坐了下來,看了宋香君一眼,淡然說道,「今天我這個所謂的某些官員就要讓你宋女士看看,什麼叫能耐,什麼叫耍嘴皮子。」

葉凡講著,馬上掏出手機,找到號碼后拔了過去。不久就通了,笑道:「張姐,最近忙吧。」

「忙得很。」張瑩月笑道,轉爾說道,「聽說你升省長助理啦,你這官升得,還真是超過咱們國家的長征火箭了。」

「掛個虛名罷了,沒提級別。而且,額外的事整了一大攤子,忙死了。天天奔來跑去的勞碌命埃」葉凡說道。

「我還真想像你這樣子忙一下,可是沒有機會。」張瑩月笑道。

「張姐肯定是有機會的,不過,小弟我想求你一件事兒。」葉凡也不想閑扯了,直接拋出了話題。

「你呀你,直接說就是了,還拐彎抹角的幹什麼?」張瑩月以埋怨口吻說道,

「是這樣的,我一個朋友叫宋……」葉凡把大致情況講了一遍。

「要請保健局的專家,這事是有點麻煩。保健局說句實話並不是我管的。不過,我先打聽一下,你稍等。」張瑩月說著掛了電話,葉凡坐下來喝起茶來。

而包廂里暫時很平靜我,宋香君也悶聲喝茶。時不時會盯著葉凡看一眼。而且,隨著時間拉長,宋香君估計是認為葉老大在拖時間,而宋香君的臉上掛上了一線微微的淺笑。

而孔端的心自然是七上八下的不是個滋味,至於宋峰,卻是一臉的憂鬱。因為他已經認為葉助理在吹牛了,就怕到時老爺子的病又是一場空了。

15分鐘過後,張瑩月來了電話,說是明天會下來,叫宋家作好準備就是了。

「謝謝!謝謝葉助理。」宋峰激動得不行了,站起來走到葉凡面前自個兒伸出雙手硬是緊緊的向葉凡的手掌握去。

「怎麼樣宋總,葉某的事可是完成了。不過,專家來是否能治好宋老的病我不敢保證。

但是,你可以打聽一下劉方海同志是什麼人。如果認為我葉凡請的人不夠權威的話我葉凡登報道歉。

如果夠權威的話宋家就得馬上派出人員跟我們同嶺這邊負責同嶺高速項目的負責人聯繫。

協商此事,爭取在幾天之內把這事敲定下來。當然,宋女士也可以把剛才講的話忘了,我葉凡絕對不會再提這事。」葉凡說道,最後還要刺激一下這個翹皮的女子。

果然,宋香君一聽,哼道:「只要劉專家一到我們宋家,不管能否治好老爺子的玻我會馬上安排一個副總過來跟你們接洽同嶺高速接入京銀高速的事。」

第二天中午10點,葉凡剛到省城正在去宋家的路上。米月打來電話,彙報說是劉方海帶著幾個隨同到了晉嶺龍江市。

宋家隆重的迎接了他們,而且專門派出了豪華賓士到機場迎接。而省保健局的局長以及省衛生廳的負責這一塊的李副廳長都來了。

「病情怎麼樣?」葉凡問道。

「劉方海一到宋家說是事太忙,所以馬上組織人手對宋老爺子進行了全身的檢查。

不過,情況好像不容樂觀。劉主任講宋茂林年歲高了,今年都八十好幾了。自然衰老是世間規律,而且,宋茂林年輕時為了打拚太過於透支精力。

更何況,年輕時宋茂林的嘴就受過傷,骨頭當時已經受傷了。當時年輕,肌肉什麼的都相當好。

現在不一樣了,一到老了,皮膚肌肉經絡等都萎縮了。所以,才會倒致這嘴合不上的嚴重後果。

劉專家親自動手給宋茂林接過,不過,還是會滑落下來。後來跟帶來的幾個同志一起商量過。

得出的結論就是主要是下頜處的神經方面有些問題。

基本上是沒有什麼辦法了,硬要治病的話就是動手術硬性的合起來。但是,效果估計沒有大用。

一旦把固定嘴巴的架子拿掉后馬上又會掉下來。而且,考慮到宋老老了,動手術的風險也相當的大。搞不好情況會更糟糕。」米月有些鬱悶的講道。

「那劉專家的意思是不治了?」葉凡問道。

「其實就是這個意思了,他們也表示抱歉。」米月說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