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項目落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項目落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劉主任,麻煩你們再檢查一下,看看宋老的病是不是真好了。」葉凡一臉抱歉的講道。

劉主任也沒二話,因為老傢伙自個兒都想急著去探查一番了。葉凡等人退了出去,劉主任帶著人又是一番折騰。

一個小時后劉主任出來了,說道:「還真是奇了,宋老爺子的嘴疾還真是好了。而且,似乎一點後遺症都沒留下。這事,還真是詭異了。葉助理,你還真是宋家的福神啊1劉主任一臉佩服講道。

「好了那就好,不過,還是到醫院去徹底檢查一下。我先走一步了宋董事長。」葉凡笑道。

「葉助理,請留步。這都快到飯點了,不管怎麼樣,家父的病是好了。所以,留下來吃頓飯怎麼樣?而且,關於同嶺高速的事我馬上安排香君帶些人跟你們去同嶺。還有20所學校的事我們會在一個月內兌現承諾。」宋登雲一臉誠懇講道。

「這小子還真是運道好,居然能踩中狗屎。」宋強富一臉鬱悶的在姐姐宋香君耳旁嘀咕了一句。

「別這樣講,老爺子的病能好就是最好的結果了。不過,此人我倒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看上去是歪打正著的。

不過,怎麼會這麼巧。撞一下居然好了,而且,此人先前居然敢跟我們家賭,如果說是一點本事沒有好像又講不過去。

能坐到他這個位置上的哪個是輕狂之輩。這事不能做到胸有成竹是絕不會幹的。

更何況他敢拿同嶺高速這麼大的事作為賭注。如果真是輸了到時我們一搗鼓,估計傳到上面領導耳里他會背個處分的。所以,我覺得有些矛盾。」宋香君一臉的疑惑。

「嗯,好像也有些道理。不過,我認為這傢伙是燒糊塗了。應該是歪打正著了。」宋強富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

「也許是吧,不過,我還是看不透此人。」宋香君點了點頭,不過。此女那眼神卻是有意無意的在葉老大臉上瞄著。好像想看透這傢伙似的。

看啥,還矛盾,矛盾個屁,能讓你們猜到老子就不叫葉凡了。這傢伙的賊耳朵當然能聽活宋家姐弟倆的對話了。

半個月後,遠東電力集團一行人在以喬正和為首帶領下到了同嶺市考察火電項目。

因為準備充分,再加上京銀高速穿過同嶺。而且在火電廠不遠處還要開個高速口子。這一切都有力的促成了火電項目落戶同嶺。

喬正和一回去后就進行了緊張的攻關式運作。最終於說服了集團領導,使得章河市火電項目在遠東集團黨委會上得已順利通過。

五天後。章河市牛家坪火電廠可行性研究報告審查會在章河市召開,審查會將最終確定投資額達50來個億的章河市火電廠籌建事宜。

100多位與會專家分別來自晉嶺省發展與改革委員會、電力規劃總院、省電力公司、投資方華夏遠東電力集團公司、同嶺市發展計劃委員會、晉嶺省電力勘測設計院、章河市人民政府等。

代表們在同嶺市負責該項目的孔端市長以及省里負責該項目的省委副秘書長崔揚帶領下勘查了牛家坪廠址情況。

在下午的大會開幕式上。晉嶺省電力勘測設計院詳細介紹了《章河市火電廠可行性研究報告》。

會後。代表們分為機務組、運煤組、電控組、土建組、水工組、化學環保組和技經組7個組進行討論,並形成討論情況紀要。

而省政府田初一副省長也匆匆到了同嶺,在葉凡這個省長助理陪同下接見了參加會議的代表團成員,

在討論會上,代表們就火電廠的環保方面展開了激烈的討論。章河市火電廠周邊的環保問題被多次被提起。

與會的代表們普遍關注章河市火電廠的廢污水排放、污染物排放以及雜訊問題。

對此,晉嶺省電力勘測設計院的專家稱,章河市火電廠的各項污染物排放均能滿足國家相關標準限值的要求。不會對章河市火電廠周邊產生較大的污染。

而且,在規劃中對於環境一塊的投資所佔比例也增加了不少。有力的促進了火電廠對周邊環境的影響。

晚上吃過晚飯後葉凡被田初一副省長叫到了賓館的休息間里。

「怎麼樣。最近忙得夠嗆吧?」田省長一臉笑呵呵的搶先問葉凡道。

「嗯,兩頭跑。是相當的忙。而且,事特別的多。」葉凡點了點頭一屁股坐了下來。

「羅書記有指示,說是火電項目落成后你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風州一塊上。」田省長說道。

「最近一段時間我都在忙著風州皮料子市場的整合,而同嶺這邊反倒是撂下了許多。幸好有著孔市長玉市長等同志全力相助。同嶺這邊各項目事業也展開得很好。像紅谷寨的事,以及京銀高速直到現在的火電項目的最終落戶。」葉凡說道。

「不是講你沒有關注著風州,而是……」田省長講到這裡停了一下,看了葉凡一眼,才講道,「怎麼講呢?羅書記只是指示說要關注著一些。什麼叫關注,也就是講要有亮點。而且,要注意宣傳,要讓上面領導看到這些亮點。不然的話,你在幹什麼?羅書記看不見。」

田初一講這話可是有些令葉凡感覺莫名其妙了,這麼大的火電項目難道你羅書記看不到?

不過,這貨再一細琢磨,好像老田同志是話中有話了。難道是有人在背後捅了刀子。

「田省長,不是我不想向省委彙報。只不過這件事是八字還沒一撇,叫我彙報什麼?更何況,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忙著這件事。我想等這事,比如,紅拍天真集團來過後如果有這意向時再向省委彙報具體的情況。不然的話事沒落成就彙報就怕到時沒辦成就麻煩了。」葉凡趕緊解釋道。

「唉,葉凡……」想不到田初一突然伸手輕拍了葉凡肩膀一下,想了想才說道,「關鍵的問題是許多事不透明,才致使得有些事看上去好像在瞎折騰。甚至怎麼樣,似乎是不誤正業。好了,你先回去。抓緊時間去風州吧。」

葉凡一路走一路琢磨著,心裡不由得冒騰起了怒火。

田初一絕對是好心想提醒自己一下的,而且,田省長有愛才之心。像這種話能講到這個份頭上那是相當不容易的。

轉爾,葉凡打了電話給齊振濤。齊振濤聽了葉凡的琢磨之後講道:「這事,看來,是有人在背後講閑話了。所以,你也要注意影響。要學會多跟羅書記勾通才是。」

「齊叔,有些事是見不得光的。你也知道我是有些小身手的,比如講風州花家的帝王鑒這件事。

花家那位花東成硬要帝王鑒才肯出面整合風州的皮料子市常而這件事我不可能往省委彙報如何去乾的。

在外人眼中似乎就是我葉凡失蹤了幾天。給人一捅上去就變成了瞎折騰或者說是工作散漫,似乎我葉凡去旅遊玩樂而置風州的事業而不顧了。

可是效果出來啦,花家不是同意了。而且,這段時間風州那邊整合得很順利。

聲勢造得也相當的大。一旦條件成熟,我會去法眾國跟紅拍天真集團合計一下,邀請他們到同嶺來考察。

這些難道省委就看不見,怎麼能講我不『關注』風州的發展?」葉凡有些憤然的講道。

「你要明白,風州的發展是省委決定下來的。你的步子邁得還是太輕了,要大刀闊斧的加快進度才行。

不然,效果不明顯當然上面會覺得你對於風州的事業不怎麼關注。雖說你在同嶺幹得火火烈烈的,但是,這些跟風州的事業相比,還是遜了不少。

而且,兩相一對比。某些同志會認為你置風州事務於而不顧。為什麼同嶺幹得這麼熱火而風州幾個月下來了還沒多大的動靜。這事,你要好生的琢磨一下。看看能不能造些聲勢出來讓上面的領導都能看到風州在你葉凡的帶領下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嘛是不是?

當然,你也不要有太重的思想包袱。這人哪,要做事就要聽耳朵的。

某些人哪是不干事專門喜歡出嘴。對於這種人,咱們沒必要去跟他們鬥氣。

咱們反倒要加快步子,把事干成了看他們還能怎麼講閑話著了。

所以,對付閑話的最鋒利的武器就是以事實說話。」齊振濤哼聲道。

晚上的時候,葉凡再次拿出從血滴子山洞中掏來的東西。

這玉瓶上滿文葉凡已經請人翻譯過來了,自然是狂喜了。因為,這玉瓶里的藥丸有一半都是良性的毒藥。還取了個好聽的名字——血春丸。

這血春丸據說是當初血滴子的頭領們合力研製的,其中劇毒草藥有是百種。加上一些高手的血滴,而且,還要血滴子的首領們合力用內息蘊潤。

最後融制而成。每一顆都來之不易,就是在雍正時期這藥丸也是萬金難求其一。

而且,這箱子里還有幾顆血滴炸彈毒丸,據瓶上說明,雖說這毒丸僅有小指頭大,但一爆開之後可以把方圓幾十米範圍內的動物給毒死。端的是厲害無比。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