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一十五章車家倒出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五章車家倒出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據說此丸是採集各種劇毒的動物或鳥類身上的毒液配製而成的,比如眼鏡王蛇,還有鶴頂紅。就連海里的劇毒魚類等也沒有放過,比如海蛇等。

這些毒液提煉出來經過血滴子組織中的專家們合力研製的。當然,在那個時代這玩意兒當然厲害了。在現代只能講是雞肋了,人家幾顆手雷的威力絕對能強過這玩意兒。

不過,對於現代社會落在葉凡手中還是有用的。在跟高手對決之時突然搞出一顆炸開的話威力還是相當大的。

而且,內家高手的內氣外放之後更能操控著這毒丸,威力當然更是擴大了不少。

葉凡今天晚上就要先試試血春丸的威力,如果能試驗成功的話就用此丸再經過自已這個半毒人的媒介之後為車一刀治玻而且,葉凡猜測。

這血春丸對於增強自己體內毒丹田的能力肯定有用處。這毒丹田在危及關頭能噴出舛咎刀雜詼允值拇蚧欠淺5某銎娌灰獾摹

好幾個傢伙都曾經中過自己的毒痰。其實不能稱之為毒痰了,根本上就是葉凡把毒丹田中的毒氣逼到嘴裡混合著口水用內息壓制而成的口水炸彈了。

就連蕭瑟一這種高手都著過自己的道,葉凡看到了毒痰彈丸的巨大威力。

如果能提高品質。再加強毒性。到時,緊急情況時噴出來那就是一大殺手鐘,也是葉老大保命武器之一了。

現在幹將被金陵市南雲家的人拿走了,那天雖說神秘人相助擺平了王龍東的事。

但是,幹將飛劍並沒有能拿回來。而且,葉凡發誓,要憑著自己的能力讓南雲家自個兒送回飛劍。

現在當務之急是治好車一刀的病,因為。車一刀可是自己最大的殺器之一。

二來,車天對自己如此的忠心,葉凡也不願意看到車一刀就此毒發身亡。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費青山的突破需要車一刀相助。

調息好后,葉凡吞下了一顆血春丸。

雖說早就有思想準備,不過,這血春丸帶給葉老大的痛苦還是令葉老大是相當的發怵的。

首先。毒丹田猶如擱在一口油鍋中油炸似的。葉凡曉得,這是毒丸毒性在發作了。葉老大拚命的把內氣往毒丹田逼去。以期能減少些痛苦。

不過。這種痛苦好像是來自神經一樣,根本就無法解除。葉老大咬牙堅持著。足足一個小時過後痛楚減少了不少。估計是藥效發生作用了。

葉凡剛鬆了口氣,想不到一股冰寒從毒丹田一下子就冒了出來。似乎毒丹田一下子又給扔進了北極幾萬年未化的寒冰之中。

不久,葉凡全身居然詭異的蒙上了一層白白的如寒霜般的冰霜。冰霜是越來越厚重,似乎有變成冰塊的可能性。

不過,幸好還是冰霜而不是冰塊。否則的話葉老大恐怕會不會被凍死就難講了。

爾後就是忽冷忽熱,整整折騰了三個小時葉老大才感覺到了極大的舒坦。這舒坦就是否極泰來。葉凡甚至有種在娘們身上折騰過後的感覺。

這他娘的都是什麼東東,居然能讓人有種騰雲駕霧的感覺。難道這就是血春丸為什麼有個『春』字的緣故吧。春嘛……

舒坦過後葉老大感覺毒丹內好像很充溢。知道這毒功又厲害了不少。這貨一張口,啪地一聲一口毒痰直擊三十米外一顆大樹而去。

叭地一聲。兩人合抱粗的大樹居然硬生生的被這毒痰炸開后炸出一個木頭的坑來,足有小臉盆粗大。

而且,樹面上一片的焦黑,隱隱的還在繼續往裡面腐蝕進去。這毒看來還真是有了品質的改變了、

這要是炸人身上還了得,當然,葉凡的對手全是高手。想一口痰就炸死他們好像也不可能。看來,還得加強才行。

就這樣,連續五天。每天一顆,感覺毒丹田是越來越豐潤了。葉凡曉得也差不多了,估計也是毒丹田能承受的最大限度了。再吃顆血春丸的話估計得把自個兒先給毒死了。

「車前輩,準備好了沒有?」葉凡看了看遠處一顆大樹下正調息的車一刀一眼問道。而車天像個保護神一般站在父親身側不遠處。

「早準備好了。」車一刀脫口而出。

「前輩可是考慮好了,這樣子干危險性相當的大。而且,對於這種丑無端所講的所謂的良性毒藥血春丸。本人也是從來沒試過,還有,方法方面也是從丑無端身上琢磨出來的。就怕到時……」葉凡講到這裡嘆了口氣。

「無所謂了,反正都是一個死。現在不死一年過後也要死,如果僥倖能成功的話就值了。

不過,如果不能成功,希望葉先生能照顧著點我兒車天。今後葉先生能達到半先天境界時能否助我兒踏平三毒教。

不然,車家之仇永遠都報不了。我在九泉之下也難安。」車一刀還是有些牽挂,對於死倒是看得很開,人顯得很豁達。

「沒問題,咱們開始吧。」葉凡點了點頭。

於是,丑無端的法子又使了出來。車一刀扇動著那對蟒皮子做的『歡喜佛碟跳』騰到了空只。一股巨大的吸力往車老大身上招呼了過去。

而葉凡也放鬆了身心,配合著車一刀把自身毒丹內的良性毒性副出以內息再融合了本身的內息之後由車一刀吸去。

過程相當的驚險,車一刀最壞的表情的時候就是鼻孔流血全身打著擺子。甚至向車天交待了後事。

不過。幸好苦盡甘來。一夜之後,車一刀精神好了不少。

「謝謝葉先生,我感覺全韶至少逼出去了一半。就這個樣子我至少多活上5年了。

而且,因為毒質的減輕,功底子方面好像也十足了許多。」車一刀一臉感激,講道,「葉先生今後有什麼事只要叫車天傳個話就是了,上刀山下火海這種話我不想講。我只想說。只要車一刀有這口氣在,定必相助葉先生完成。」

「別急車前輩,你的毒素也要慢慢來。等你身體能承受之時我們再來一次,相信就差不多了。

我要你活的不是5年,而是幾十年。以著車前輩這種12段位頂階的身後,身體完全健康之後如果有機會還要衝擊半先天境界。

你們車家之仇最好是由車前輩你帶頭去完成。葉某到時一定會鼎力相助就是了。」葉凡的話講得很大氣,車一刀跟車天的眼圈居然都紅了。看來是動情了。

「講得好,如果宗無秋能死在我車一刀手中。那將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快事。借你吉言。車某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車一刀突然豪興大發,轉爾說道,「葉先生,你覺得車某家的『歡喜佛碟跳』怎麼樣?」

「一對奇特的玩意兒,有了它的話如虎添翼。可以實現我們普通人在空中短時間自由飛翔的夢想。」葉凡笑道,心裡一動,覺得車一刀估計是不是還有什麼秘密沒講出來。

「沒錯。的確能實現。而且,我們家的歡喜佛蝶跳耐打耐磨耐火耐酸。不是那麼容易給人打壞的。

而且,沒有內息灌注之下時很小很輕便。貼身上如物一般,,平時有內息相助是收放自入一點不累及身子。」車一刀略顯得意的講著看了車天一眼,說道,「可惜的就是這種東西正宗的太難尋了,就是我身上這對也是蟒皮做的山寨貨,跟車天身上這對沒法比。

不過,如果葉先生真有興趣的話我知道一個地方還有一對。那一對比車天身上的品質還要高。

車天借著這對假翅膀飛行高度只能達到上百米。而那對翅膀完全可以相助葉先生騰到幾百米甚至更高的高空中自由翱翔。而且,體積更好而更好使一些。」

「還有這種寶貝,父親,在哪?」車天也是興奮不已。

「講起這個還真是一大秘密,只不過要拿到這秘密危險度很高。自從到了華夏后我早就有這個想法,只不過一直因為危險度太高沒給葉先生講。葉先生是車家的大恩人,我車一刀不想葉先生遭到不測。」車一刀很誠懇的說道。

「太危險我看就算啦。」車天有些遺憾。

「沒事,車前輩可以先講講這秘密。咱們合計一下,如果實在是太危險的話倒是可以暫時擱一下。如果咱們有七八分把握的話就可以去揭秘了。」葉凡問道,倒也是興趣得很。

對於這對假翅膀,葉老大也是嚮往得很。曾經也考慮過像車一刀一樣搞個蟒皮或什麼皮的假貨出來。

不過,後來車一刀講即便是這蟒布子的假翅膀都難搞。車一刀也是經過多年的內息相蘊潤才使用得靈活的。不然,笨重不說,還成了身體的一個負擔,那就太雞肋了。

「這歡喜佛蝶跳並不是我們車家之物,而也是祖上從印度歡喜寺得到的。

傳說歡喜寺中還供著一對歡喜佛蝶跳,那一對才是最正宗的貨色。至於說是用什麼材料製作的,樣子怎麼樣我也不清楚。

不過,這秘密只有我們車家曉得。當年祖上也是救了寺中一長老才獲得了車天這對假翅膀的。

據那位長老說是即便是車天這對假翅膀也是寺中之寶,那就更別說那對一直供在寺中的假翅膀了。

傳說那對假翅膀是歡喜寺創寺之人『釋加沙意』大師經過上百年的蘊潤製作磨合才形成的。

一直以來都是供在歡喜寺中,當然,大師在圓寂之時有交待。如果寺中那位僧人能讓這對翅膀認可的話就可以取走了。其實就是你能使得動它。

只不過相當的遺憾,一千多年下來都沒人得到認可過。寺中高手也試過,不過,佛息注入之下並不能讓這對假翅膀鼓漲起來。

一直沒人拿走爾後就成了歡喜寺的鎮寺之寶。」車一刀講道。

「釋加沙意大師功底子很高吧?」葉凡問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