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一十六章褒貶份量不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六章褒貶份量不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已經超過傳說中的境界。」車一刀講道。

「超過傳說中的境界,那又是什麼境界,好像從沒聽說過。這傳說中的境界就是『先天大尊者』。難道這世上還真是有往上更高一個層次的境界。那還了得,就是半先天都能嚇死人了,至於先天尊者我從沒見過。還要往上一個層次,怎麼可能。」車天張大了嘴巴。

「這個,說句實話,我也不清楚。到底有沒這種高手我也從沒見過,就是『先天大能者』來講也是沒見過。最多就是像丑無端之流的半先天強者。」車一刀講道,轉爾問道,「前次你們去金陵市的南雲家不是出現了一個隱身的強者,那人莫非就是先天大能者境界的高人?」

「這個我們也鬧不清楚,人都沒看見。而且,南雲家那個高手女子到底什麼境界我也不清楚。

只能猜測是此人比12段位大圓滿者厲害。但到底怎麼樣,琢磨不透。

如果講是半先天,有三成可能,但是不能完全肯定。如果那位女子是半先天,而那位隱著的神秘人肯定就是先天大能者了。」葉凡講道。

「唉,都是高人啊,南雲家也著實厲害。居然有如此多的高手。好像比寮國的三毒教實力還要雄厚。而且,這樣的家族居然不顯山露水。著實隱藏得很深。」車天嘆了口氣,這傢伙有些喪氣。

「高手比他們多。但人馬未必會多。」葉凡搖了搖頭,想了想,說道,「關於傳說中的境界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來,當初我師傅走之前有跟我聊起這些事。只不過當時我有些暈乎著,迷迷糊糊之中倒也聽了個大概。」

「公子請說。」車天急不可耐了,而葉凡發現車一刀居然也差不多神情。看來,對於高人。練功者是他們的粉絲了。

「傳說先天大能者還分為四個小階,分別叫——人關,地關,天關,大圓滿。

突破大圓滿之後就可以往超先天境界進發了,那個境界叫做『念氣境界』,也是分成四大小階。分別叫——陰盤、陽盤、陰陽盤、控念。

當時也是聽我師傅講了一遍下來,至於說這些境界威力有多大。怎麼樣突破什麼的師傅都沒講。

也許是認為我功底子太弱。講了也是白搭。也許是這些境界只能意會無法言傳。

就像是我們突破上一層的功底子一樣,每個人的突破之路都不一樣。前輩們只能談自己的經驗而無法教你突破。

因為,前輩們的經驗拿到後輩們身上沒多大用。但也僅能起到一些借鑒和參考的作用。

當然,也只是局限於咱們這個層次,對於先天高手來講是不是這個樣子就難講了。

也許層次不同眼光也不一樣了。就拿我們來講,完全可以用特殊方法相助一個三段頂階高手突破到四段開源是不是?」葉凡講道。

「嗯,這就是個層次感問題了。」車一刀點了點頭。

第二天早上。駐紮在風州的省委副秘書長萬達成同志來了電話。說是天風渠生態帶啟動儀式明天在風州正式舉行。屆時省委羅書記、田初一省長都會過來。

「蔡書記搞得很響亮嘛。」葉凡笑道,心裡也琢磨出點味兒來了。估計是蔡亮在拿此事作文章。意思是你葉凡搞的皮料子市場一塊風聲太小,而老子整的天風渠才是風州發展的主導。

這那邊『風大』當然其負責人臉上就有光彩了。這風州。還真變成了葉老大跟蔡亮角逐的擂台了。

下午的時候葉凡匆匆趕到風州,全面聽取了皮料子市場一塊的整合以及前期的建設。

在萬達成以及行署專員林強和地委副書記周昌中陪同下走看了幾個皮料子基地。

主要是花家作坊外邊早就選定了一塊很大的地皮,準備作為跟紅拍天真集團合股投資的籌碼。

「花當家真是個信人,這速度不慢嘛。」葉凡一臉含笑沖花成東笑道。

「還行,既然答應葉助理的事我花東成一定會儘力辦到。更何況,花家事業的拓展對花家來講也是件好事。以前東成一直糾結於帝王鑒。現在不一樣了,心結一旦解開才發現花家基業差點到了懸崖邊上。幸好葉助理一擊重拳擊醒了東成。東成不勝感激啊1花東成一臉誠懇講道。

「花司長那邊應該有什麼表示吧?」葉凡呵呵笑道。

「昨天晚上他跟我通過電話,說是作為風州人,當然得為風州的發展作些貢獻。

關於風州天風渠項目申請等他已經遞上去了。直接交給費副部長的。

費部長說是會抓緊研究一下這件事。估計近些天下來部里會派人到風州實地了解一下情況。」花向北插嘴答道。

「那就好。」葉凡笑道。

「葉助理,良滿講了。過幾天會隨考察團回來專門拜訪葉助理。」花東成略顯感激。

葉凡心知肚明,無非是花滿良盯上了部里人事司長的位置罷了。而花滿良曉得自己跟費家大公子關係不錯,而要讓費副部長鼎力相助自己,非得費大公子『出嘴』才行。

而這個媒介就是自己了。

「拜訪說不上,咱們都是朋友,回來后咱們坐一起小喝幾杯就是了。」葉凡淡然笑道。

「葉助理,前次你建議我們花家作坊不但是一個古老的手藝作坊。而且還可以以博物館的形式出現。

這個想法我跟家裡人商量了一下,覺得非常的好。這樣一來,我們的生產沒有停下,而參觀的遊客們卻是能大大的為我們作免費宣傳。

一來提高了花家的知名度,二來,我想,這作坊也是跟紅拍天真集團談判的有力籌碼。

既然要搞就搞大些,我們花家還是有珍藏幾件當初御賜的衣服以及一些物件的。

到時就擱在博物館正好是一個證明。」花東成略顯得意的講道。

「好!好!非常的好。」葉凡連點了三下頭。

傍晚五點鐘,省委羅書記帶著省委一行人匆匆到了風州。

葉凡帶著風州地委班子以及行署幾套班子早到了城外去迎接。

羅坎成簡單寒暄幾句后直奔地委招待所而去,飯吃得很簡單。爾後,羅坎成的秘書悄悄找到葉凡,說是羅書記要見他。

葉凡直奔羅書記的住處而去。

進到外間一個小會客廳里時發現田省長也在坐。

「聽初一講你最近兩頭連跑著,也著實是累著了。而且,同嶺那邊火電項目成功落戶,我很高興。」羅書記招呼葉凡坐下來開門見山的首先誇了葉凡一句。

「累是有些累,但這是我在完成工作,也沒什麼。至於說火電項目,這是全體同嶺的幹部以及省里關注的結果。

特別是田省長一直關注著這件事,還專門派了崔副秘書長過來長期駐守。

火電項目的落戶離不開田省長以及省委領導的指引。我們同嶺的同志只是幹了具體的事罷了。」葉凡一臉謙虛,講道。

「葉凡同志什麼時候也學會了謙虛嘛1小葉同志一記馬屁拍過去,田初一心裡也相當的高興,轉爾說道,「不能光講省里嘛,你們同嶺的幹部們才是主力軍。省里只是監督引導了一下罷了。特別是羅書記,別看事多,可是隔三岔五的都會問一下同嶺的火電項目的。」

「初一同志見笑了,要說起關注。我是有問一下同嶺的火電項目。不過,風州的事可是牽挂著我的心的。」羅書記講到這裡貌似無意的掃了葉凡一眼。

「羅書記,風州的事是大事,是全省今年確定下來的大事。小葉我一刻也不敢忘記。最近這段時間下來也一直在往風州跑。同嶺那邊倒是沒有多少時間料理著。幸好同嶺的幹部同志們素質都過硬,一切事務都能有條的處理了下來。」葉凡趕緊說道。

「跑,我是聽說葉凡同志跑得很勤快的。不過嘛,你這往哪裡跑,有時一連幾天還不見了人影。

請假是請了,不過嘛,好像,是不是風州的工作幹得累了想休息了。

真想休息就直說嘛,何必還什麼。人嘛,都有累的時候是不是?

上級領導會體諒你們的。」羅坎成語氣中居然略帶點譏諷味兒,似乎有怪罪葉凡不得力似的。

估計是誤會葉凡不把風州的事當回事。

葉老大心裡有些苦澀,一咬牙,講道:「羅書記,其實,這些天下來我一直都在忙著風州的事。就是跑上竄下的都在為風州的事忙著。羅書記的交待我是一刻也不敢懈怠的。」葉凡說道。

「我不喜歡耍嘴皮子,我羅坎成只想看到成果。比如人家天風渠在蔡亮同志主持下搞得就很紅火嘛。

不但提前開工,在資金沒到位的情況下到處籌措資金,各段位都是按規劃在進行著。

聽說蔡亮同志為了搞好天風渠生態發展帶。時常是帶飯巡視水渠,這種精神值得褒獎,它充分的體現了我黨對工作的負責以及生活中艱苦樸素的二方面。

而且,不到幾個月,聽說蔡亮同志也拉來了好幾個客戶,他們都有意外在天風渠周遭地帶建廠辦公司。

這為活絡天風渠經濟發展帶注入了新鮮的血液。為促進和拉動天風渠生態發展帶的早日形成鋪好了路。」羅坎成哼聲道。

這話可是直接就批評葉凡光顧著玩也不看重風州事業的意思了。而且有隱晦指責葉凡挪用資金的意思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