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一十七章這傢伙很狡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七章這傢伙很狡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羅書記,這引資拉項目也需要前期的圖宜瞪岵壞煤猶撞恢欣恰

我到風州這邊,說句實話,地區財政局是人家風州的。我在這邊要部下沒部下要錢沒錢,工作還真難展開。

所以,不得不想輒把同嶺支持風州地區發展的錢先壓了一壓過來用用。

過段時間一旦這邊皮料子市場形成,迎來了紅拍天真集團這筆款子馬上可以還給他們是不是?

而且,時間也緊。這其中涉及到許多的關節都要去理順。不然的話光是一個花家就能把這條路給堵死了。

如今花家的事徹底解決了,第二步就是首先投些錢整合一下風州的皮料子市場,這一點也做得差不多了。

緊接著的就是要實施第三步了。也就是說服紅拍天真集團。我準備就在這兩天內會到法眾國一行與紅拍天真集團正式的接洽一下。

一旦這些事都能拿下來的話,到時規劃絕對不會小的。我初步的估算過,加上花家等人的投資,應該不下10個億。

這跟天風渠前期相比的話應該不遜於他們而有過之是不是?而且,皮料子一塊市場的形成光是初級階段就有如此的成果。

一旦展開發展下去,前景是大好的。更何況,我還有個想法,這皮料子市場一塊完全可以融合在天風渠的發展中去。

作為天風渠一個附屬的發展鏈。關於這事我已經跟蔡亮同志探討過了。

不過。有些遺憾,他們沒同意。說是天風渠是省委省政府確定的今年全省的大工程。

怎麼能讓皮料子這種小項目摻和進來。要是搞得兩頭都不合拍就怕影響到天風渠生態建設。

他們的考慮也不無道理,我知道同志們擔心的是怕無法完成省委省政府交辦的事。

不過,我的想法跟他們不一樣。我認為二者之間並不是相對的而是完全可以融合在一起的。

比如說,咱們的皮料子工廠在天風渠範圍區內建成,皮料子發展起來了而隨著的風州畜牲業方面也會得到惠及。

到時畜牲業一塊不是很大的範圍都是劃在了天風渠生態發展帶中嗎?

反過來,畜牲業跟皮料子一塊的發展也能有力的促進天風渠生態發展是不是?

二者本來就是相輔相成的,何必硬性要分開。」葉凡也有些惱了。直接就解釋開了。

「這想法還真不錯,有些新意呢,羅書記,你怎麼看?」想不到田省長首先搶著講話了,葉凡心裡不由得有些感激。這是人家田老頭在直接的相助自己。至少,田初一如此的講,羅坎成總得看他一點面子。

果然。羅坎成想了想說道:「嗯,是有些意思。如果二者能有機的結合。倒不失為拉動風州發展的一個有力的契機。

不過。當然,有些同志有不同的看法也正常的。這二者要結合在一起而且還要產生效益,其中肯定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問題的。

同志們會慎重也純屬正常。但是,再慎重也要放開些眼光,不能把眼光只局限於一個方面反倒失去了綜合發展的有力機會。關於這個方面,你可以跟蔡亮同志再次溝通。不過,我想。如果你要取得風州的同志的認可。

估計紅拍天真集團的落戶才是最主要的吧。不然的話如鏡中花水中月,你講得再好聽也是白搭。」

講完后羅坎成盯著葉凡。

「放心。紅拍天真集團肯定要拿下。這事我們前期的工作做得很充足。相信也能讓紅拍天真的高層們看到我們的條件以及賺錢的機會的。商人以利為主,有利可圖的事我不相信他們不幹。」葉凡也堅決的表了態。

「那就好。我羅坎成希望能早日看到這種景象。」羅坎成居然一拍大腿,手一揮,笑了。

望著葉凡的背影遠去,田初一笑道:「羅書記,你這可是狠狠的敲打了一下他了。小夥子心裡肯定會不痛快著了。」

「不痛快1羅坎成神秘一笑,看了看田初一說道,「我正是要他不痛快。這位小葉同志啊,過得太過於舒坦容易自我滿足。只要讓他不痛快時才會奮起。老田,你看我這激將法會不會奏效?」

「絕對奏效,葉凡沒辦法。人家蔡亮同志的天風渠幹得如此的紅火。難道你這省長助理是吃乾飯的。

肯定得奮起,要奮起就得把風州的皮料子市場建立起來。要拿得出手來才能讓別人看到你葉助理的成績嘛。

特別是要讓羅書記看到是不是?這規劃,估計還不能小了。不過,這樣子小葉同志可就有些頭疼了。

皮料子市場的整合省里只是給了人的支持,而關於財款一方面沒拔分毫。

這樣子干咱們是不是有點太摳門了一些。而葉凡同志也聰明著,居然玩了把戲把同嶺本該給風州的錢壓了一壓。

這個,蔡亮同志當然不痛快著了。不過,葉助理很狡猾嘛,居然說這錢還沒到風州,人家是去同嶺借的。

這個說法也合乎情理之中。畢竟葉凡同志是同嶺一把手嘛。蔡亮同志打落了門牙只好往自已肚皮吞了。」田初一居然笑了。

「哈哈哈,初一啊,我看你這架勢好像很關注小葉同志嘛。不過,這次的事不是要我個人看到,記也爽朗的笑了。

「關注小葉同志,那當然。我是全省什麼事都得抓一把。這小葉同志在經濟建設一塊是個能手,這一切我都看在眼中的。這個,相信羅書記的眼光比我更准了。」田初一當然也不忘小拍一記小馬屁了。

「哈哈哈,你個初一礙…」羅書記又笑了。

第二天,天風渠正式啟動儀式在風州地委書記蔡亮同志主持下隆重舉行了。儀式也相當的老套,並沒有什麼新花樣。不過,聲勢搞得很大。

而且,蔡亮同志還有意沒意的看了看身側的葉助理同志。那嘴角掛著的是一絲微笑。

葉凡曉得,老傢伙在向自己示威,顯擺顯擺罷了。葉助理同志倒也是微笑面對,一下午都沒講幾句話。

不過,你想躲,你想低調偏偏就是某些人不讓你低調。省電視颱風采欄目主持人蘭竹妹子拿著話筒,一臉笑盈盈的沖著葉老大就笑問道:「葉助理,繼財政部掛勾幫扶紅谷寨之後幾天前你們同嶺落戶了50個億的火電項目?今天看到風州天風渠項目正式啟動,你有何感想?」

「高興1葉凡就吐出了簡短的兩個字。

「能高興就好,希望葉助理負責的引資工作也能如天風渠生態建設一般的節節開花。」蘭竹笑了笑。

這娘們,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葉老大在心裡罵了一句,臉上卻是掛著微笑,說道:「借你吉言,到時也請蘭記者過來給宣傳一下造造勢嘛。」

「我還真是期盼著有這一天了。」蘭竹笑道。

「肯定會有的。」葉凡態度非常的肯定。

「呵呵,如果葉助理負責的皮料子市場能整合成功,到時引來紅拍天真集團這隻金鳳凰。

沒準兒到時的剪綵儀式比這天風渠還要搞得隆重了。作為風州地委負責人,我蔡亮很期盼著這一天早日到來。

都是為風州的建設添磚加瓦嘛。葉助理是來送富裕的是不是?」蔡亮這話可是帶著些挑釁味兒了。

而側旁的羅書記跟田初一副省長卻是互相看了一眼。兩人互相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這一切葉老大鷹眼盡收眼底。

心說怪了,兩隻老狐狸在整什麼,難道還真想我跟蔡亮打打擂台。他們來個坐山觀虎鬥,還真有可能了。

面對蔡亮的挑釁,葉老大當仁不客氣的微笑道:「也說不定啊,這種可能性也是相當大的。就怕到時蔡書記,這個,呵呵,不好說了……」

蔡亮一聽差點噴血了,微笑一下子收縮了回去,哼道:「那我還真是拭目以待了,今天省委羅書記和田省長都在。

相信到時更隆重的皮料子整合市場的形成剪綵儀式兩位領導應該會來。

到時還請葉助理提前打個招呼,需要什麼蔡亮我會全力安排同志們去辦的。」

「真有那麼一天的話我跟初一同志必定到。」想不到羅書記居然接話就說。

這個,可是相當的明顯了。如果葉凡搞不到那種程度,那可就要挨拍子的。

「葉助理在負責那是肯定會拿下的,人家50個億的火電項目都能拿下,這皮料子市場難道還整合不了?我相信葉助理的能力和膽識。」蔡亮進一步逼著葉凡把這事擔待下來,蔡亮的用心葉凡當然是心知肚明。

紅拍天真集團最多投資幾個億,這皮料子整合一塊再怎麼來講都難以超過以羅書記提議為首的天風渠建設。

如果真超過了,那豈不是有點打羅書記臉子的架勢。蔡亮的心還真不是一般的毒。葉凡幾乎被逼入了絕境,不管怎麼樣干都沒有好結果。

「會讓你蔡亮同志看到的,那一天,必不久遠。羅書記安排我來風州,就是為了風州建設的。搞不好風州引資這一塊工作,我葉凡無臉回省委彙報。這個,也不是我葉凡做事辦事的風格。」葉凡的話講得是斬釘截鐵。而且,居然略顯囂張味兒,那就是答應了你蔡亮的挑戰了。

感謝『大城小事誠誠』『夏天的物語……等兄弟打賞,狗哥祝你們以及訂閱的兄弟們春節快樂。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