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逼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逼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講得好啊,葉助理的魄力還真不一般。到時真有那麼一天,我會建議省電視台將以更隆重的方式為你們宣傳。」蘭竹居然拿著只話筒輕拍了起來,哪的聲音會場同志們都能聽見。

下午吃過飯後羅書記一行人匆匆回省里了。

而葉凡交待一些事務后也匆匆趕往了京城。

進到紅葉堡後葉凡就問洛飛在哪裡,李松說是洛飛在堡后的樹林子里打拳。葉凡也就直奔而去了。

見到土飛石揚,葉凡心裡很是高興,隨口問道:「洛飛,恢復得怎麼樣了?」

「效果很明顯,右腿已經有刺痛發熱的感覺了。這個,我清楚,絕對不會是傷勢惡化。

而是先生你給的葯起作用了。估計是在刺激著經絡恢復,肌膚再生。

還有,這段時間下來,我也吃了許多的珍貴老山參,這些,都是喬小姐安排得周到。

感激的話洛飛不會講,這些,我都記在心底了。一旦恢復正常,洛飛一切聽先生安排。」

「洛飛,咱們是朋友。你父親把你托負給我,我不是個光耍嘴皮子的人。你能過得好,我看著心裡痛快著。咱們除了辦事外還有許多的事要干。比如,你的生活就是一塊。到時等你傷全好了,是不是也得考慮成家了。」葉凡一臉誠懇講道。

「我知道。」洛飛點了點頭,臉色微微有些紅了。對於洛飛。葉老大當然想讓他恢復到鼎勝時期,洛飛可是一個大高手,有著12段位實力。

到時一恢復,如果車一刀也能恢復,兩人還真是葉老大的左臂右膀了。

爾後,兩人在樹林子里切磋了起來。葉老大努力汲取著洛氏家族幾百年下來積累的武技經驗。

而洛飛也能從葉老大處學到a組最新的搏擊技巧。算是相得益彰吧。

晚上8點,葉凡提了兩瓶灑直奔費家莊而去。

費一度早就在村口等著了,一見到葉凡就問道:「葉哥。我的事什麼時候有著落?」

「急啥,首先得把師伯的大事敲定下來才能輪到你的事了。兄弟,心急是吃不了熱豆腐的。慢慢來慢慢來別毛燥著了反倒對你的身體不利。」葉凡輕拍了拍費一度肩膀,安慰著笑道。

「你當然不急,我可是急得不行了。你都大高手了,我現在還沒到七段位。跟你們那一伙人走在一起都覺得抬不起頭來。葉哥,你看看。你們那伙人個個都是八段位以上。這叫我情何以堪?」費一度居然想當的煽情。

「哈哈哈,你小子。那行。我儘快搞定你的事。不過,有件小事得你去處理一下。」葉凡笑道。

「啥事,葉哥請直說。」費一度略顯興奮,他知道葉凡的性格。如果你幫他辦成了事,你的事也就快成了。

「還不是前次花家那個在水利部任副司長的花滿良的事。這次花家自從拿回帝王鑒之後對於我的工作是全力支持,把整個家族的生意都頂上去了。

人家都那樣子賣力,咱們總不能眼巴巴看著花滿良上不去是不是?還有。如果花滿良上不去,就怕到時會影響到花老爺子的心情。

辦起事來自然就大打折扣。你不曉得。我在風州的日子也不怎麼好過。

一山難容地虎,偏偏省委就把兩隻虎擱在了風州。我估計。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到時,不是我退出就是蔡亮滾蛋。你想想,我能退出嗎?……」葉凡講道。

「蔡亮滾蛋,葉哥,不要講了。這件事我給你擺平。不就一個司長位置,我費一度豁下這張老臉去爭了。」費一度大有捋胳膊上陣打架的樣子,逗得葉凡都笑了。

打了這傢伙一拳,笑道:「這事我還真不好意思,你去辦肯定又得隱晦的托出你老爺子的威名了。就怕到時費書記會責怪你的。」

「沒事,有些事人家心知肚明就是了。又不是需要省部級要員那種位置,那個我費一度沒這臉子拿下的。

一個司長還是能拿下是不是?當然,也不一定就要用到老頭子的威名,咱在這京城也算是一少吧。

總是有幾個圈內朋友。像花滿良的事其實也容易。葉哥放心裡去,這事你就不要管了。

一個月之內,包準著拿下。到時叫花滿良好好的請咱們一頓就是了。」費一度居然又囂張了起來。

「那個還用講,花家還是有點小錢絞保你小子定好地方,咱們要去京城最貴的地方就餐。」葉凡也是笑道。

「那當然,只用貴的不用對的。」費一度調侃了一句。

「你小了就顯擺吧。」想不到堂廳里突然傳來了費青山的笑罵聲。

「嘿嘿,我這可不是顯擺,咱們費家莊,也是有實力的是不是?像大伯這坐地老虎在咱們華夏國術界可是響噹噹的。哪個敢來咱們費家莊折騰?」費一度乾笑了兩聲又拍起費青山馬屁來了。

「你小子別在老人家面前打馬虎眼,時下高手輩出,就連葉凡等幾個曾經我看著的低階者現在都超過你大伯了。唉,這坐地老虎都快成一隻沒牙的紙老虎了。世事難料啊一度,你還是要注意奮起,千萬別學你大伯這樣子。」費青山嘆了口氣樣子有些落寞。

「師伯,放心,你的事我有八成把握。再說了,這頹廢可不是師伯的專利。在我的印象中,師伯一直是個積極向上勇不服輸的人。」葉凡安慰道。

「噢,有新情況是不是?不過,你小子也別專門拍馬屁。你師伯沒你講的這般偉大。人都是有七情六慾聽。遇上不順心的事自然能振作起精神頭來了。當然,要我費青山隨便的就此認輸那是不可能的。」費青山也來了興趣。

「假如講有兩個12段位高手再加上我這個11段位再加上一個10段位以西門家的四象合之一陣把挪功之術融合相助。我相信師伯突破的機率大了不少。不過,因為目前兩個12段位的高手都需要療養。所以,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才行。」葉凡解釋道。

「什麼,你到11段位了?」費青山眼中閃過相當大的驚訝。這驚訝絕不會是裝出來的。

「運氣好,前次不是講過丑無端想挪走我身上的功力去突破。結果反倒給我落下了好處。不過,我這11段位還是有些虛。還需要經過磨礪才能夯實基礎而成為真正的11段位高手。」葉凡也沒瞞著,當然,對於血滴子之謎葉老大是一點也沒透露。這是屬於葉老大自己的秘密。

「運氣好也是運氣,你小子叫我怎麼樣講你。方成能收到你這樣的弟子真是他三生有幸。唉,也不曉得他是否還活著。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沒消息。」費青山又嘆了口氣。

「葉哥還真是連踩狗屎,我費一度咋就沒這命。」想不到費一度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你小子的,以為踩狗屎這麼容易是不是。你問問葉凡,估計這狗屎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僥倖成功的。而且,丑無端是什麼人,擺明了是要吸干葉凡的功力的。你讓他吸一下試試。」費青山伸手就給了費一度一個爆栗。

「輕點大伯,我這小腦殼可是經不起你這樣子來一下的。」費一度一邊閃著一邊埋怨道。

「唉,葉凡,你讓我看到了在我眼皮子底下成功突破半先天強者的一個希望。

以你這練功的速度,估計再過得二三年就是12段位強者了。再努力一把勁頭,10年內成為像丑無端蕭瑟一這樣的頂尖高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師伯還真是希望自己能看到那一天。雖說我費青山這輩子是沒有可能達到這種境界了。

但是,能親眼看到你達到,我也心安了。」費青山頗為感嘆了一番。想了想又皺起了眉頭,問道,「蕭瑟一估計不會善罷罷休的。

你還是要隨時提高警惕。雖說咱們是現代社會,法制社會。而且有槍有彈的完全可以制服他。

但是,有些人瘋狂起來時是不會顧及太絞奔詞故喬鉧組之力把蕭瑟一拿下正法了,那又還有什麼用,於事無補是不是?」

「我明白,我已經安排得有人盯著華山派了。」葉凡點了點頭。

「那就好,你還得抓緊練功。爭取更上一個新台階,咱們二到三年後要跟橫斷家族再決一常

這次比斗的重要性我也早跟你講過,那已經不是兩家之間的恩怨。

而是橫斷家邀請高手跟我們家邀請高手進行對斗。完全代表了兩國在國術界的高境界高層次的比斗。

這關係著國威民氣。這一次,咱們是絕不能輸的。」費青山又恢復了平時那昂揚的氣勢。因為他的心裡裝著華夏。

第二天早上,葉凡一行人坐飛機直奔法眾國而去。

此行的目的就是拿下紅拍天真,要是引不來他們葉老大根本就沒臉再迴風州了。那葉老大的事業也將止步於同嶺了。估計想在晉嶺省再混出人樣來那就比登天還難了。

法眾國是位於西歐的一個半議會制半總統制國家,與比利時、盧森堡、德國等國接壤,隔英吉利海峽與英聯邦國隔海相望。法國在19至20世紀早期是僅次於大英帝國的世界第二強國。

控制紅拍天真集團的法眾國朱家最中心的別墅卻是在尼巴亞爾省,是法屬的海外剩

由幾個小島組成,而朱家因為有錢,早就由祖上盤下了一個小島,叫在亞東麗珠島。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