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二十章朱家的下馬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二十章朱家的下馬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來者還真不善,存鈞擋不住,估計是朱家人想當面讓他出醜了。抑或是想顯擺一下武力,也許還存著試試自己這邊是否有高手的目的了……葉老大暗哼了一聲。

這貨很是隨意的揮手往空中一轉,笑道:「這茶不錯,亞叔是長者,還是你先品品吧。」

話音落地之後那茶杯詭異的在藍存鈞面前兜了一個圈子又緩緩的往亞叔那邊飛去了。

「嗯……」亞叔好像有些意外,應了一聲後手往前一推,茶杯停頓了一下。

只是稍微一頓之後還是繼續往自己飛來。亞叔一看,臉微微有點紅了。這個傻瓜也能看出來好像是自己輸了似的。

老傢伙好像也惱了,雙掌賣力的一推,不過,茶杯還是緩緩的並沒有絲毫的停頓往自己身邊而來。不久就到了亞叔的嘴唇邊。

亞叔臉此刻憋成了紫茄子,雙手著實的豎起來擋在了嘴巴前面不讓茶杯靠近。

「還請亞叔不要介意,葉某從來都是尊重長者的。」葉凡淡淡說著,一隻手掌往前又輕輕的動了動。

好像一隻無形的手在拿著茶杯硬是把亞叔的雙掌給按壓到了兩側,而那杯熱茶卻是沒有溢出分毫愣是湊到了亞叔嘴唇邊上。

而且,茶杯微微開始傾斜,不久,茶水被葉老**成一條線愣是擠進了亞叔的嘴裡。

而此刻的亞叔那是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老傢伙早不是坐椅子上了而是成了蹲馬虎架子。

一杯茶被葉老**進了亞叔肚皮。連茶葉都沒放過才空杯飛到了那女子托著的銀盤上。

堂廳中朱家人早目瞪口呆,杯子飛回銀盤上那個漂亮的法眾國姑娘還仿若作夢一般獃獃的托著盤子沒有任何動作。

「還不退下去。」朱由笑哼了一聲,臉色有點難看。

「哈哈哈……」亞叔突然笑了,身子唰啦一身站了起來,哼道,「葉先生少年英傑,可否答應去後山竹林過幾招。」

「葉某從來不想白白浪費力氣。」哪曉得葉凡居然不給面子。

「白白浪費,那葉先生的意思如果要過招就要咱們朱家出些什麼是不是?」朱由笑淡淡哼聲道。不過。比剛才態度好了不少。

「那當然。」葉凡也沒謙虛著,直接點頭講道。既然這家人如此的翹皮,那咱也不客氣了。

「請說。」朱由笑皺了下眉頭哼道。

「首先得答應紅拍天真集團去我們華夏晉嶺省風州地區一行。當然,得在我戰敗亞叔之後了。葉某如果沒這能力,此事就當葉某沒提過。」葉凡乾脆提出了條件。

「我可以答應先跟你們談,不過嘛,談歸談。要讓紅拍天真真的進駐你所講的風州地區那就得額外加上一件事。」朱由笑說道。

「什麼事?」葉凡問道。

「擺平我們朱家的對頭。」朱由笑也是一臉莊重的提出事來了。

「關於擺平你們朱家對頭的事我得先聽聽原為。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你們紅拍天真怎麼樣到風州的事先作決定。」葉凡早曉得朱家會提出條件的。也不客氣了。

「那行。咱們先看看亞叔的開狼之術。」朱由笑點了點頭。

一行人又坐上了車子,不久進了一大片的竹林之中。這竹子跟華夏的南竹也差不多樣子。

「這裡是我經常練功的地方,說起來叫你到這裡來切磋我肯定佔了便宜。畢竟這裡我是相當的熟悉,對葉先生來講是有些不公平的。」亞叔此人還不錯,首先還要解釋一下。

「亞叔,這個也算不是不公平。其實,對於華夏晉嶺省的風州地區我也只是聽說過這名。

要不是朱娜如此的介紹。我哪曉得這地方。所以,葉先生以武力即使是幫助我們擺平了對手。

但對於生意場來講對咱們朱家也是不公平的。所以。既然一開始都是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礎上的。

用華夏一句話講那就是彼此彼此了。所以,亞叔。你不要不好意思。

拿出全部的力氣,讓華夏來的朋友們看看咱們朱家的亞東麗珠島個個都是好騎士。

勇敢的騎士是從來不怕挑戰的。」朱由笑居然豪情大顯。

葉凡心裡恍然大悟,我說剛才朱由笑穿著的怎麼那般的彆扭。

原來穿著的就是歐洲古典的騎士服。而且是跟皇室的服裝相融合著的。看來,朱家在古代也有著一些輝煌的歷史。

好像又不對,因為騎士或稱武士,是歐洲中世紀時,受過正規軍事訓練的騎兵,後來演變為一種榮譽稱號,用於表示一種社會階層。

後來在紛亂的局勢中,國王和貴族都需要一些在戰爭上具有壓倒性優勢的兵種,為此他們會悉心培育一些年輕人,使之成為騎士。

而騎士的身份,往往不是繼承而來的,其本質也與貴族不同,除了和貴族一樣能夠獲得封地之外,騎士也必須在領主的軍隊中服役,並在戰爭時自備武器與馬匹。

騎士其實只是最低層的貴族。這個也沒什麼好顯擺的。葉凡一時有些猜不透朱家服飾如此設計的緣故了。

「葉先生請1亞叔擺了個標準的騎士禮。

「呵呵,這次由他跟你來。」葉凡呵呵笑指著車天說道。因為,葉凡剛才通過茶杯對決之後已經試出了亞叔的功底子,不過是十段位開源之階罷了。

對於這個剛入門十段的強者來講,車天完全可以對付。而且,車天有著『歡喜佛蝶跳』。

估計亞叔把對決地點定在這裡估計就是想利用這些竹子了。這一切使得葉老大想到了《虎藏龍》此影片中那一場在竹林中對決的精采場面。

而車天的假翅膀在這裡將派上用場,即使是亞叔的輕身提縱之術再高也跳不過假翅膀的。

「葉先生,你這是對我們騎士最嚴重的侮辱。」亞叔豁然大怒,瞪著葉凡。

「不不,亞叔,你誤會了。」葉凡擺了擺手。

「亞叔是誤會了,恐怕是葉先生要搞車輪戰術不成?」朱由笑略顯譏諷,哼道。

「你們都誤會了,要說搞車輪戰術,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因為,本人認為這位車天先生完全適合跟亞叔切磋。

因為他們倆個實力是處於同一個檔次的。至於我嘛,高車天一點點。

如果跟亞叔切磋,即使是僥倖贏了,那對你們朱家來講也是很不公平的。

再說了,既然我們這次下來就是為了解決朱家的事的。自然得帶些高手過來是不是?

這個,一來是顯示我們這次來是有誠意的。二個也想向你們表明,高手也是不容易請到的。

憑著你們朱家的財富,什麼樣的高手請不到。不然的話,你們朱家早自已解決完這件事了。

何必等我們過來。」葉凡擺了擺手解釋道。

「那當然,亞叔是我們朱家的老人了。要說到錢,我們朱家還是有些的。

但是,有些高手,比如像亞叔這樣的高手不要講難請到,就是見都難見到。

既然葉先生如此的自信,那也行。如果這位車先生能跟亞叔打成平手我就答應可以先跟你們談談紅拍天真到風州的事。」朱由笑一臉正色講道。

「那行,車先生,請1亞叔一臉憤然的又擺了個標準的騎士禮儀。看老傢伙的架勢,這次是非拿下車天不可了。

「客隨主便,我先上去了。」車天也沒客氣,哼了一聲,找了根碗口粗的竹子腳在上面幾踮之下就上去了。身法靈活如狸貓。

亞叔果然有些興奮了,一把劍遞了過來,黑色的寶劍顫慄了一下,他抽出往天上一豎嘴裡突然大吼道:「忠誠——信仰——榮耀——勇氣1

在騎士文學中,騎士往往是勇敢、忠誠的象徵,每一位騎士都以騎士精神作為守則,是英雄的化身,歐洲的騎士制度和日本的武士制度亦有相似。

每當騎士遇到自己無法剖保往往會帶領著自己的隊友,喊起:「忠誠——信仰——榮耀——勇氣」,最後,這些騎士會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自己的家園,騎士們永遠不會背棄自己的家園,即使代價是死亡。

而亞叔在還沒開始搏鬥前就喊出這話來,看來,是真把車天當成一名強勁的勁敵了。而且,亞叔顯得更為興奮。

就見他身子一竄到了兩根竹子中央,黑色劍鋒往兩根竹子點了兩下。

一股強悍的氣勁發出。其中一根竹子詭異的好像人似的一彎腰點頭,硬是把另一根竹子的竹尾巴給壓到了四米高空之中。

就在這時候,亞叔身子一騰展臂往上一提就停在了被壓彎了腰的竹尾巴上。

而另一根竹子也適時的一抬頭那被壓彎的竹子在慣性作用之下往天上迅速的翹了上去。

唰啦一聲竹子恢復了常態,而亞叔拿著寶劍已經站在了高達十五六米的空中的竹尾巴上。

「好1朱家來的十幾個人當場拍掌叫好。亞叔這一手上竹的功夫估計平時練習多時了。

當然比車天的上法看上去叫絕得多了。不過,車天的最大殺器就是那對假翅膀此刻還沒展露出來。

不過,葉凡還是發現。竹子在亞叔的踩踏之下好像有些不堪重負的左右搖晃著。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