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二十四章寧志和的邀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二十四章寧志和的邀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朱董,我有個要求。」葉凡決定了下來馬上就提出來了。

「你說葉先生?」朱由笑問道。

「如果我們能幫你擺平跟納西米族的麻煩之後,這島上的資源以及一切你們將不能再去管了。」葉凡說道。

朱董微微一愣,旋即就明白了,笑道:「葉先生,我對維基斯島不感興趣,我的興趣在生意場上。

一個未開發,並且還是野蠻文明時代的原始部落控制的小島有什麼意思。

葉先生只要能擺平我們朱家的麻煩,其它的事我們不管。至於說維基斯島葉先生怎麼處理都行。

不過,我想,如果想把維基斯島納入某國範疇估計難度很高。

雖說現在此小島群沒人有興趣,但是,如果一旦哪個國家有興趣之後大家都會來興趣的。」

「呵呵呵,朱。這維基斯島是屬於納西米族部落的。

我只是想,如果能把我們扶持的人推上去。那就要開發維基斯島。

比如搞些生態旅遊什麼的,我們一來是要把納西米族逐漸的帶入現代文明中,這是在做好事。

二來就是順當著賺點小錢花花是不是?」葉凡笑道。

「嗯,葉先生有遠見。維基斯島如果真能開發出來,賺些小錢還是有的。

不過,難度估計是相當的高。主要的難度來自於納西米族,他們太排外了。

除非葉先生能先降服了納西米族進爾由自已扶持的酋長上去。

不然的話一切都是空談。」朱董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笑道,「當然,如果葉先生真能拿下他們,今後要搞開發什麼我們倒是有些興趣。比如。咱們一起合作賺錢不是更好。」

「講得好。合作賺錢。朱董,認識你很高興。下邊,我想問問朱董。你們到底有多少高手?」葉凡問道。

「我們這邊就亞叔功底子最高,其它的還有六個。不過,亞叔你來講。對於功底子一塊我是不怎麼清楚。」朱董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們這邊的人全由葉先生調度。這次行動以葉先生為主。」

「行1葉凡點了點頭。

「另外六個用你們華夏人的術語講就是四到六段左右身手,不會超過六段位了。

所以,一直以來,光靠我們這幾個人根本就是不可能拿下若大的納西米族。

光是納東勒布手下五員幹將加上他就能把我們全部解決掉。

而人家六大酋長可都是高手,實力最弱的也有著六段及以上身手。」亞叔說道。

「對了,除了總酋長以久剩下的六大分酋長哪個功底子最高?」葉凡問道。

「南納島四酋長空化估計有著十段位身手。跟我差不多層次的。

而且,有次他出來找我們麻煩時我跟他搏擊過一次。用你們華夏人的話來講就是『旗鼓相當』。

而每個酋長身邊都有貼身的保鏢,個個身手都有著四段及五段左右。

這樣一合算下來。納西米族估計四五段身手的都有著二十來個。

而六大酋長都是六段到十段身手。而總酋長納東勒布身手絕對比我高。

雖說我們沒有較量過,但我知道自己不是他五合之敵。他是個勁敵。

而他身邊五大保鏢估計都有著七段及以上身手。這些人合起來就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根本就不是我們朱家所能抗衡的。幸好這些年下來我們購得有槍支。他們不善於用槍,只是用古代的弓孥等。

不然的話,我們朱家早被他們滅掉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朱家控股著紅拍天真集團,在全世界來講也是100強企業。

影響力也相當的大,如果納西米族真的敢滅了我們朱家的話那肯定招來國際法庭的調查。

到時納西米族將曝光在全世界眼皮子底下。那他們還有什麼活路,估計這個也是他們一直不敢對我們全面動手的緣故了。

而最近幾十年下來我們只是小打小鬧了好多回。每次都有人員傷亡。

但波及面不是很大。這個也是我們朱家能隱忍的最大限度了。

當然,我們朱家對他們也有所忌憚。如果真要控制他們只要請出某些國家軍隊出手就是了。

但是不能這樣子干,那樣一來將徹底激怒納西米族。他們奈何不了一個大國,但是,他們逃出去后要跟我們朱家死磕是完全有可能的。

因此,雙方都有忌憚。所以也沒發生什麼重大的流血衝突了。」亞叔說道。

「紅霜島六島主唐珠愛功底子如何?」葉凡問這話是大有深意的。因為紅珠愛是個女子,如果能拿下就好控制一些了。

「她是幾大酋長中唯一的女姓,聽說才20幾歲。還是個姑娘,至今沒結婚。

此女本來是我們扶持的最佳人選,可惜功底子太低了,估計就六段左右身手。

就一個六七段身手的酋長相擔任總酋長那是不可能駕馭幾十萬的納西米族的。

而論實力方面來講最佳人選當然就是南納島四酋長空化了。只不過此人嵥傲不遜。

而且野心很大,一直想取納東勒布這個總酋長而代之。只不過他能力還是不足了一點。

如果能跟我們合作也許還有些希望,只不過他根本就不會跟我們合作。

因為此人的民族意識非常的強,而且也是排外最強烈的一個。

有的時候沒錢時還會幹海盜的事兒。當然,也不是經常干。就是缺錢時去做幾單生意爾後就收手。

更何況此人如此的強勢咱們如果扶持他上去后根本就不會聽我們的安排。到時不是推了一個白眼狼上去。」亞叔說道。

「我不明白,為什麼唐珠愛這個女子反倒是最佳扶持人選?」葉凡有些不解問道。

「那是因為唐珠愛的父親唐信天澤十幾年前跟納東勒布爭總酋長時被打殘了,在床上一躺就是十幾年了。

聽說當年爭總酋長時納東勒布還使過陰手,有些不怎麼光彩。

不過,納西族人只信強者,他們才不管你用什麼手段。唐信天澤儘管心裡不服氣,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只好窩下了這口氣,不過,經他們一戰之後幾年前這紅霜島倒是由他的女兒唐珠愛順利的接手了。

當年唐珠愛僅有18歲,本來是年齡跟資格以及功底子都不夠的。

不過,也許是因為納東勒布心裡有愧所以也沒提出反對。大家看大酋長都不反對了,再說唐家在紅霜島威信很高。

島上部落人都不反對了其它島的酋長們當然也就不講閑話了。

不過,還聽說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隱情,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葉先生,你說說,唐珠愛是不是最佳人眩估計她是最想報父親被打殘之仇了。

奈何是能力不足無法實現這願望了。而咱們如果去扶持下根本就扶不上去。

即使是咱們把納東勒布幹掉,但唐珠愛也因為威信不夠這總酋長估計還得花落別家了。

到時咱們不是白白為他人作嫁衣了。」亞叔有些鬱悶的講道。

「空化此人既然有著如此的部落觀念想一時之間改變他是很難。而且此人太強勢了,此人就不考慮了。而其它的人又是威信不足。我看,就選唐珠愛了。」葉凡說道。

「唐珠愛怎麼行?葉先生,我剛才可是把事分析清楚了。唐珠愛能力太差,根本就不可能服眾的。」亞叔有些急了,聲音粗了不少。

「呵呵,這事就這麼定了,我會想到辦法讓她能服眾的。」葉凡笑道。

亞叔只好鬱悶的咂巴了一下嘴也不好再講了,因為人家朱董都同意葉凡是這次行動的主帥了,你還嗦什麼也惹人煩是不是?

「不過,我們這次來的人手還不夠。我們先回去,過段時間就是五一節加上星期天有幾天時間空閑我們再回來。到時你們這邊把人馬準備停當后咱們就出發。」葉凡說道。

爾後葉凡等人回到了華夏。

不過,葉凡剛回到同嶺就接到了寧志和電話,笑道:「你小子倒是活得快活,整天東忙西跑的聽說在同嶺都很難碰上。這二天又幹什麼去了,不會又是協助紀委辦案子吧?」

「寧叔取笑了,出了一趟國。到法眾國去遊說紅拍天真集團到風州去投資。我就一說客,天生的勞碌命,真是命苦埃」葉凡苦瓜著講道。

「出國免費旅遊了還苦,這樣的苦差事你小葉同志多給我來幾回。」寧志和沒好氣的哼道。

「寧叔,那不一樣。某些同志借公差出國旅遊的事是有,而咱出去還真是辦事。

你又不是不清楚,最近我這日子過得很窩囊。外掛了一個省長助理的空頭銜一點屁權力都沒有。

時不時還要去風州受人家的窩囊氣。在同嶺還好些,咱也算是地主。

一到風州咱就是客人。這客人想做些事是不是得看主人面。

有些事惹別主人了人家就甩臉子了。這不,上頭硬逼了下來,如果不能把紅拍天真成功引到風州的話我可是要爬回去了。

寧叔也是清楚人,這引資哪有那般的容易。而且紅拍天真還是大企業,世界100強企業。

風州那旮旯地方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葉凡訴苦道,反正扯著費方成的老臉跟寧志和也能攀上一點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