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二十八章高傲要有實力說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二十八章高傲要有實力說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爸,女兒現在天天都在練功。總有一天我要取納東勒布而代之。我將把從大學里學到的現代思想以及現代的管理以及現代的種植技術等都帶回來。

你看到沒有,咱們紅霜島經過幾年的發展已經有寨民們學會了種植一些菜以及一些水果樹。

最近女兒一直在教他們種植水稻。一旦這件事能完成,咱們根本就不用再擔心吃飽肚子的問題了。

再也將不會有部落的人因為缺少食物而餓死了。」唐珠愛非常堅決的說道。

「這兩父女思想並不落後,如果真能扶持起來估計想全面掌控住他們有些難度。

因為他們已經有了一些現代思想。特別是這個女子,既然讀過大學,那肯定對於現代思想很熟悉。

不過,對於改變納西米族的現狀倒是又容易得多了。不然,需要我們去引導那也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葉凡小聲講道。

「嗯,不過,至少好溝通一些。並且這個唐家跟現任的大酋長仇怨很深。

也許只要咱們一插手溝通一下他們就願意合作。而且,我覺得這個唐珠愛也是一個巾國女子。

野心也不小,她一直想著要改變納西族人生活的現狀。一旦有了機會,相信她是不願意錯過的。」王仁磅小聲講著看了葉凡一眼,小聲笑道,「並且,這女子長得好像也不賴嘛!

雖說不像我們東方人的棕色皮膚。但她那皮膚並不全像黑人皮膚,只是跟我們相比好像略顯帶點淡淡的紫棕色了。

倒是更有風毋了。葉哥乾脆把這娘們拿下,咱們拚力的扶持她。

爾後生下一男半女的由他來繼承這裡,這維基斯群島不成了咱們的了。」

「你小子這主意還真不是一般的餿,這女的估計不怎麼好拿下。看到沒,有個性,心氣也不低。不過,仁磅同志。你不是經常自詡自已是情中聖手,這個光榮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怎麼樣?異國情調的妹子啊,古怪的品位你難道不想嘗嘗?」葉凡小聲的乾笑了一聲。

「我沒你葉老大那能量,你看看,車一刀這12段位大圓滿者都快成你的僕人了,我算個毛球。什麼樣的能力辦什麼樣的事,這維基斯群島非你葉老大莫屬了。至於小弟我嘛。能力不足埃」王仁磅一臉正色講道。

「咱們出手快些全面控制住這個屋裡屋外。」葉凡沖著傳器下達了指示,十幾條黑影突然撲出。沒有發出任何一聲求救生。屋裡如常一樣的安靜。

「你們哪來的?」見葉凡等人出現。唐珠愛居然不是很慌張,只是冷冷的哼道。看來,這女子心理素質還真不低。

「我們想跟你聊聊。」車天挪過來一椅子,葉凡也就隨屁股就坐了下來。

車天又從盒子里掏出一根香腸大的雪茄給葉老大點上了。這貨翹著個二郎腿,腳底還一盪一盪的。

而王仁磅冷酷的環抱雙手,就差一墨鏡那就成正宗的保鏢了。而車一刀卻是站在牆壁處沒作聲,葉老大那是儼然一幅港片中黑老大的作派。這個。也是葉老大要扮相的角色了。

「你是東方來的?」想不到唐珠愛居然操起了相當生硬的普通話。

「你還會講華語,不簡單嘛。」葉凡淡淡笑了笑。悠閑的噴了個煙圈。

「我女兒是個天才,不但會華語。她還會英語俄語等六國語言。華夏作為當今全球第一大人口大國,全球都掀起了學習華語的風潮,所以,我女兒會華語也正常。」這時,斜躺在床上的唐信天澤淡淡說道,老傢伙居然也是一臉的平靜。

儼然沒把葉老大的作派擱眼中的。看來,人家是藝高人膽大。估計是受女兒的熏陶也會操起幾句生硬的華語扯幾下蛋子。

「還真不簡單。」葉凡看了唐珠愛一眼,淡淡笑道。

「你們來幹什麼,晚上居然能找到我們的地方。你們也不是普通人吧?」唐珠愛問道。

「當然,普通人敢到你們這裡來嗎?」葉凡說道。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擱檯面上講就是了。」唐珠愛一皺那好看的眉頭,冷哼道。

「想跟你們合作。」葉凡說道。

「合作,什麼意思。我們部落的情況估計你們都摸得差不多了。有什麼好合作的,既沒礦產資源也窮得掉渣,根本就沒有你們需要的任何東西,如何合作?」唐珠愛問道。

「你不是想當大酋長嗎?」葉凡直拋主題,果然,就連唐信天澤都微微一愣,雙眼突然彈出一道寒光,冷煞煞盯著葉凡哼道,「年輕人,你這話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幫助你們坐上大酋長位置。」葉凡翹了翹腿兒說道。

「這天下不會掉餡餅,你們肯定有目的而來的。先講目的,不然,就免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唐珠愛居然顯得相當的霸道。

「你丫的算個屁,一個娘們,也在老子大哥面前人五人六的,真以為自己是個角了是不是?」王仁磅見葉老大瞄了自己一眼,這貨馬上一個跨步上前揮起一掌,叭地一聲就甩了唐珠愛一巴掌。雖說唐珠愛想閃,不過,兩人功底子相差太大,根本就閃不開。

「想幹什麼年輕人1見女兒被人一巴掌閃得撞向了自己,唐信天澤火大了,居然伸掌一接把女兒接住擱在了床裡邊。

而自已身子瞬間躬成了狼攻擊姿勢,一股凌厲狠辣的內息之氣隔空往王仁磅身上招呼了過去。

唐信天澤的內息之氣中葉老大感覺到了跟自己練習的有些不一樣。那股子凶厲霸氣冷酷直接就能讓人感覺到。

膨……

一聲震響,車天出掌迎擊,被唐信天澤一掌拍得倒退了幾大步才停信了腳步。

車天看了看葉凡,意思是咱可是對付不了。

葉凡心裡暗暗高興,這老傢伙一掌能拍得車天如此,那功底子還真是不弱。沒準兒比自己還要厲害。

「吃我一巴掌1唐信天澤一看頓時來了勢氣,又是揮起一掌往葉老大身上招呼了過去。

「不過11段頂階罷了,這裡沒有你顯擺的機會。」想不到牆壁角落處的車一刀突然冷哼一聲。一掌隔空往唐信天澤扇去。

一道無匹的內氣破空而去。唐信天澤頓時瞳孔猛地瞪大,雙掌拚命的往外一推想相抗擊了過去。

叭叭叭……

三聲脆響聲傳過,唐信天澤被車一刀連甩了三巴掌。臉上頓時顯出幾個清晰的指櫻

爾後人被車一刀隔空一把抓起懸挂在了空中。唐信天澤拚命的撲騰著不過那隻能講是做無用功。

「不要傷我爸1唐珠愛不要命的撲了過去想把父親從空中扯下來。

「你的對手是老子1王仁磅這貨又來勁頭了,隔空一把就把唐珠愛給硬生生的壓在了床上動彈不得。

「溫柔點仁磅。」葉凡皺了下眉頭。

「明白1王仁磅笑了笑掌力收了一些回來。

「放下來1葉凡哼道,啪地一聲,唐信天澤被車一刀給扔到了床上跟女兒撞滾成了一團。

「怎麼樣,我們有跟你們聊的資格嗎?」葉老大吐了個瀟洒的煙圈。淡淡問道。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唐信天澤這時口氣緩和了不少。

「讓你女兒當大酋長。」葉凡直接講道。

「估計她上去后就是一個傀儡吧?」唐信天澤譏諷著哼道。

「不能這麼講,咱們是合作。你們不是想改變納西族人的現狀嗎?這個願望我們可以幫你實現。我們來並無惡意。說句實話。對於這個相距我們華夏如此遠的維基斯群島我們也沒多大的興趣。不過,你們納西族人跟法眾國朱家的恩怨你們倆應該聽說過吧?」葉凡淡淡說道。

「你們是朱家請來的?」唐信天澤冷哼道。

「算是吧,只不過是合作。」葉凡點了點頭。

「我們不想跟外人合作,朱家跟我們納西族人有著幾百年的恩怨。年輕人,你並不了結我們的恩怨。你們被騙了,肯定被騙了。」唐信天澤冷冷哼道。

「噢,難道其中還有隱情。他們講好像是祖上在皮料子一塊生意場上跟你們有些恩怨。你們賣皮他們也賣皮。既然只是生意場上一些小恩怨怎麼會扯了幾百年都沒扯清楚。我這次來一來是想作個和事佬。二來,等下再說了。」葉凡裝著一臉興趣樣子。

「放屁1唐信天澤憤怒的吼了一聲。

「安靜點。不然的話,哼1車一刀出聲哼了一聲。

「我講的是實情。賣皮哪能扯出這麼久的恩怨來。我們只是把獸皮剝下賣掉。

價格很低,而他們是收皮的,我們能有什麼恩怨。最多就是被他們欺負壓低了價格,後來我們不賣給他們了。

他們當然不高興了,因為,我們的獸皮質量好,數量大。而且全是野生的,這種獸皮是很難買到的。

這些只是表面上看到的一些小恩怨。你們不曉得,我們納西族人在幾千年前就供著的一尊神像被他們卑鄙的朱家祖上給騙去了。

當年我們納西族人的祖上跟他們祖家那卑鄙祖上因為獸皮生意而認識了。

兩人當時還成了朋友,當看到我們的神像之後那卑鄙祖上就動了邪心。說是欣賞這工藝品借給他們看看,最後這神像一去就再沒拿回來。

東方人,你可能不能理解我們納西族人對神像的崇拜。這對我們納西族人來講是切骨之恨。

幾百年下來了,我們一直想拿回神像。不過,朱家很可恨。居然搬出了紅摩西亮國來壓迫我們。

幾百年前我們疲於跟紅摩西亮國打仗,而朱家卻是坐山觀虎鬥。直到五十年前我們才趁機擺脫了紅摩西亮國對我們納西族人的踐踏而自由了出來。

本來是想趁機問朱家把神像拿回來。只不過朱家更鬼,威脅我們,說是太過火的話他會把我們維基斯島彰顯於世人面前。

而且朱家自已暗中組織得有火槍隊。這對我們納西族人也是一個相當大的威脅。」唐信天澤憤怒的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